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五十五章 逆转(上)

深秋时节,即使是明霓国斯这样的南方王城,依然敌不过秋天独有的萧瑟和凄冷,尤其是在晚上。

庭葛自从发现美丽安,安纳塔和瑟兰迪尔可能已经结为同盟之后,几乎每天都在书房熬夜到凌晨。他除去忙于国事之外,还要每天召集信任的重臣开会,商量计策怎样对付眼下这棘手的局面——两个王储和他的妻子正摩拳擦掌地想要干掉自己的外孙,甚至还有他自己。

“来人,给我拿条毯子来!”

庭葛被这凉如水的秋夜冷得龙颜大怒,但是他的怒吼并没有引来任何侍从,正当他猛然起身想要推门出去的时候,门缓慢温柔地被推开,抱着毯子的美丽安站在门外。

“陛下,我在寝殿里觉得冷,我想书房一定比寝殿更冷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您送条毯子来。”

美丽安把毯子递给庭葛后,又回到门口站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姜茶进来。

“陛下,您先去去寒再忙吧,别冻坏了身体。”

美丽安替庭葛吹了吹姜茶,想侍奉国王喝下,庭葛自己接过了碗,冷漠地放在桌子上。

“我还有些事情要忙,你不用等我回去了。”

“陛下,您还记得吗?您以前是不喝姜茶的。那年您还是王子的时候,我执意违背我父母的阻拦,和你一同出征北方的铁丘陵,那年冬天,整个骑士团的骑士们都靠着我和侍从们煮的姜茶取暖。之后您胜利了,也因此登上了王座成为了国王,我成了王后。虽然后来我在宫廷里学做了更多珍馐佳肴,但是您说,您最爱的还是我煮的姜茶,这姜茶,是回忆,是纪念,也是相濡以沫的爱情。”

美丽安说着,眼睛里竟不经意地噙上了眼泪。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极少的印记,她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在营地里给骑士们煮姜茶的贵族少女。那时候的她没有锦衣华服,却是庭葛眼中最美的风景。

是什么改变了你?是我?还是这波云诡谲的宫廷?

庭葛望着美丽安的泪眼,心里还是有了一些触动。毕竟数十年的陪伴,不是一朝一夕能完全推翻的。

“我没有不喝你煮的姜茶,等凉了一些我就喝。”

庭葛说着,表情仍旧如冰如霜。但是美丽安却因为这句话破涕为笑,那明媚的微笑仿佛能照亮了黑夜。

“谢谢,谢谢陛下。”她擦了擦眼泪,身体更靠近庭葛一些,“我知道我最近可能做错了什么事惹陛下生气了,心里一直都惴惴不安,现在看到陛下还愿意喝我煮的姜茶,我总算安心了。”

“你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庭葛抬起眼睛饶有兴致地问,美丽安委身蹲下,暧昧地更靠近庭葛一点,像一只优雅慵懒的猫。

“我不知道我具体做错了什么,但是我是陛下的Omega,我能感觉得出陛下对我的不悦。”美丽安伸手抚摸庭葛的手背,她的眼神里带着些委屈,声音里也夹带着些许的哭腔,“陛下不陪我入睡的日子,我一直在想,或许是我对星空关心得不够,引起了宫廷中一些王公大臣的猜疑,可是陛下,我这样的身份,对星空无论是太亲近还是太疏远,都会被人拿来指摘,再加上星空这孩子,也有种刻意游离在王权之外的感觉,我如果太亲近他,或许会引起他的反感……”

“你说的'刻意游离在王权之外'是什么意思?星空是王子,他早晚都会成为国王,这是他的权力,也是他的义务,他不可能游离在王权之外,这是你做的不周,不要把过错推在星空身上。”

“陛下我这样猜测是有根据的,只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美丽安紧张得往后退了两步,姿态也不如刚才那样妩媚,她跪坐在庭葛的面前,抬头仰望着他。

“你说,别吞吞吐吐的。”

庭葛因为疲劳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但是这是关于埃尔隆德的事情他又不得不听。

“我听有大臣说,埃尔隆德殿下常年生活在民间,回到宫廷后不仅没猎到鹿王还卧病许久,没有……王者之相。”

美丽安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庭葛握着姜茶碗的手则越来越用力,神色表情也已经到了怒不可遏的模样。

“这不是他刻意游离在王权之外,他只是病了,甚至可能是被人毒害才会这样一病不起的。现在梅格洛尔殿下回来了,等他治好了星空,我看谁还敢在宫廷中大放阙词!”

“可是如果是星空刻意不配合治疗呢?陛下,吉尔-加拉德失踪了,星空有拜托你寻找吗?那是他的养父啊!他失踪得蹊跷,星空的表现更蹊跷,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但是又不敢和陛下提,我知道陛下已经对我有不满意了,可是为了星空能登上王座,我还是觉得我有必要把我的猜测告诉陛下。”

“你说下去。”

庭葛放下了姜茶,眼睛死死盯着美丽安的眼睛,似乎可以就这样看出她内心深处最隐秘的秘密。美丽安深吸一口气,望着庭葛深不可测的灰眸说:

“我怀疑星空是刻意不想治好自己的病,所以他支走了自己的养父。他想把王位让给春天!他从来都没放弃过这个想法,所以他的病也永远都不会好!陛下,我们都见过他们怎样不顾一切地爱着对方,而春天对王位的执着我们比谁都清楚,星空如果深爱着春天,肯定会想尽办法把王位还给春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星空刻意游离在王权之外。”

庭葛听完美丽安的这番话,虚脱地背靠着椅子。他的脑海里不断闪过埃尔隆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在监牢里执意不肯承认自己王子的身份,他在昏迷中不停地呼唤瑟兰迪尔的昵称,他甚至还很明确地表示过他不想称王……

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就像当年我对露西恩的期待一样!星空和他的母亲一样,只想把王位让给自己那没有资格登上王座的爱人!

“陛下……”

美丽安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庭葛起身扶着美丽安站起来,用手理了理她那头秀丽柔美的长发。

“我想听听看你的意见。当你发现星空刻意远离王权之后,你有什么对策可以让他重新打起精神吗?”

“陛下,我的确有个办法,不过我不知道您愿不愿意采纳。”

美丽安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唯唯诺诺和哭哭啼啼的模样,她自信地望着自己的丈夫,她那早已被她剖析得没有秘密的丈夫。

“我心里也有个想法,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不谋而合。”

庭葛抓着美丽安的肩膀,笑着等待她的答案。美丽安风情万种地将双手箍住庭葛的脖子,凑到庭葛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时候该让星空明白,他的王途是由白骨和鲜血铺上的了。”

庭葛说着,揽着美丽安的腰离开了书房。

秋末的时候,格洛芬德尔邀请梅格洛尔,瑟兰迪尔和埃克西里昂吃饭。平日里一直以坚毅冷峻示人的埃克西里昂爵士看到爱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飞奔过去,把他整个人都抱起来,箍在自己的怀里转了两圈。

“我不过是出差了两个月而已,有这么想我吗?”

看到这样热情的埃克西里昂,大大咧咧的格洛芬德尔也忍不住脸红了,他看了看站在远处的瑟兰迪尔和梅格洛尔后,浅笑着低下了头。

“格洛芬德尔的任务完成了,我们的计划就等于成功了一大半。”

梅格洛尔望着远处恩爱的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说道。

“梅格洛尔殿下,不管怎样,我都要提前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瑟兰迪尔侧过身看着梅格洛尔,神情和语气里满是歉意。

“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还有他们,我担心你们每一个人。”

梅格洛尔说着,郑重地拍了拍瑟兰迪尔的肩膀。

“你们都是最优秀最美好的年轻人,你们应该是建设这个国家的人,而不应该成为王途路上的石子。”

“如果所有的石子牢牢地为了王国的未来抓紧身下的土地,那每一颗石子,都会有他的意义。”瑟兰迪尔回答梅格洛尔后,朝着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一边跑一边大喊,“哎!还吃不吃饭了!”

“吃!这两个月出差在外太累了!我现在恨不得吃一头猪!”

“你怎么就这点出息,那么多山珍海味都不想吃只想吃猪?”

“唉,这就是你不懂猪肉之美了……”

……

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勾肩搭臂说说笑笑地走进了的亲王府,埃克西里昂笑着跟着他们走了一路,随后在门口等待还在远处的梅格洛尔进门。

“梅格洛尔殿下!快进来啊!”

埃克西里昂在门口大喊,梅格洛尔眯起眼睛,看了看那秋日温暖却不刺眼的阳光。

只愿这阳光和笑容常在,能陪伴他们一同跨过接下来那无尽的寒冬。

—tbc—

评论(34)
热度(53)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