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五十六章 逆转(中)

入冬后的国王晨会,总是让人昏昏欲睡,连平日里总是聚精会神的瑟兰迪尔也支撑不住沉重的眼皮,走神了片刻。无论他想怎样掩饰,孕期中的疲惫和乏力总是无可避免的。

“瑟兰迪尔殿下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安纳塔小声询问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揉揉眼睛,挺直了腰板打起精神。

“冬天到了,人难免会贪睡一些。”

“这可不像是平时的你。”安纳塔把脸微微侧倾靠向瑟兰迪尔,“现在可是最关键的时刻,希望瑟兰迪尔殿下时刻保持清醒和警惕。”

“我会的,希望安纳塔殿下也是一样。”

瑟兰迪尔回应之后,安纳塔重新站直身体,听贵族大臣们议事。入冬之后,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都有许多庆典活动,这也是晨会上大臣们上报最多的事情,这对于从小生长在明霓国斯的瑟兰迪尔和安纳塔而言都已经是固定流程,没有什么可仔细听的,正当他们以为晨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任职宫廷财政官的凯勒布理鹏上前谏言,这位平时沉默寡言的王族远亲很少在晨会上发言,他的发声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陛下,临近年末,我作为财政官,正紧锣密鼓地带领我的手下一同整理宫廷的年度财务报表,好在新年来临前给陛下过目。在整理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安纳塔殿下有严重的贪腐嫌疑,数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我今天斗胆提出来,是想给各位一个真相。我不怕被宫廷的各方势力打压,我只希望多瑞亚斯的下一任国王,不会落在安纳塔殿下这样的人手里!”

凯勒布理鹏说完,给庭葛呈上了一份专属于安纳塔的收支报告。

“所有大小贵族各式各样的贿赂,他国使节明里暗里'赠与'安纳塔殿下的款项,我都做在这份报告里了,相信陛下看过那些'啼笑皆非'的明细之后,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庭葛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财政官呈上的报告。他捧着报告的手渐渐开始颤抖,脸颊气得通红,最后忍无可忍地把报告摔在了安纳塔面前,安纳塔震惊得扑通一声双膝跪下,匍匐到庭葛的脚下。

“陛下,您不能光看财政官的报告,不能光听他一家之言。有人想要陷害我,陛下,陛下您听我解释……”

庭葛没有回应安纳塔,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吩咐侍卫将他押入监牢,震怒地拂袖而去,一时间整个国王大殿的王公贵族都在讨论这件事情,而掀起轩然大波的财政官,早就跟着庭葛一起离开了国王大殿。

瑟兰迪尔站在离开王座最近的地方,他看着那空空如也的位置,耳边听不到王公贵族们激烈的讨论,他的脑海里只有早晨安纳塔鼓励他要打起精神的样子,那时候的安纳塔还是站在云端,高不可攀的王储,而现在却在转瞬间就变成了阶下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看似是状况外的瑟兰迪尔难以适从,他甚至觉得眼前一阵昏花,不由得向前踉跄了几步。

“瑟兰迪尔殿下你没事吧?”一个坚守在瑟兰迪尔阵营里的贵族不知何时走过来扶住了瑟兰迪尔,顺势俯身贴在他耳边问,“殿下,这是您的安排吗?”

“不是,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不关我的事。”

瑟兰迪尔几乎是依着本能脱口而出,他推开了身边的贵族,小跑着离开了国王大殿,他靠在大殿外的墙上,闭上眼睛大口喘气,腹部的疼痛再次因为精神紧张和压抑开始生疼起来,腹中的那个小生命仿佛跟着他一起在做无声的挣扎和呐喊。

“瑟兰,瑟兰你还好吗?”

不知何时,一句温柔的呼唤声回荡在瑟兰迪尔的耳边,接着便是一个更加温暖安心的拥抱。

瑟兰迪尔把脸埋进格洛芬德尔的肩窝里,深深吸气。

“我不相信凯勒布理鹏有这个能力和胆量弹劾安纳塔,财政大权在安纳塔手里,凯勒布理鹏一直都是安纳塔手下的傀儡,就算凯勒布理鹏有心弹劾安纳塔,也必须先通报陛下由陛下裁决王储的罪责,他敢这么做,一定做足了准备,并且背后有强大的靠山——这一定是陛下的意思,这是他给我们每一个人的警告,当他想除掉一个人的时候,就算这个人高贵如王储也不能幸免。他是国王,他有翻云覆雨的能力。”

“可是如果按照美丽安和我们的计划,陛下应该先对你动手,为什么会先拿安纳塔开刀呢?我真的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瑟兰迪尔松开了格洛芬德尔的怀抱。格洛芬德尔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那洞察世事,深不可测的眼神,那种无力的宿命感,让格洛芬德尔除了心疼,却无能为力。

“他现在还留着我,说明我还有用,至于他会怎么利用我,多半和埃尔隆德有关。”

“不会的,瑟兰你不要这么悲观,毕竟陛下曾经这么器重你……”

格洛芬德尔揉揉瑟兰迪尔微凉的脸颊后,再次把好友揽进怀里。他想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怀里的人,无论是他寒冷的身体还是他那冷到彻骨的心,可是瑟兰迪尔只是温顺地任他搂抱着,悠悠说道:

“格洛芬德尔,我们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吗?我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

安纳塔入狱这样的爆炸性新闻,在宫廷中自然是不胫而走,在深宫中养病的埃尔隆德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包括正在给他煎药的梅格洛尔和加里安。

“梅格洛尔殿下,虽然安纳塔和瑟兰是宿敌,可是我感觉陛下在这时候处决安纳塔,不是一件好事。”

埃尔隆德有些不自信地向梅格洛尔提出自己的观点,梅格洛尔把煮好的药倒进碗里递给埃尔隆德。

“殿下,这是最后一碗药了,喝完这碗药,你的病就痊愈了。”

“梅格洛尔殿下你怎么看安纳塔入狱这件事情?”

埃尔隆德执着地等待梅格洛尔的答案,还没等亲王开口,门外就传来了侍从的通报声。

“陛下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梅格洛尔说着,打开了寝殿的门。加里安也赶紧跟了上来想和梅格洛尔一同离开。但是庭葛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和他们一同退回了寝殿。

“陛下。”

埃尔隆德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你还病着,快躺回去。”

庭葛快步走到埃尔隆德身边,坐在他的床沿上。他回头看了看亲王和药师,又看了看自己的外孙。

“星空,我有些话想和你谈,但是梅格洛尔和加里安不用避嫌,因为接下来我想说的事情,和他们也有关系。”

“是陛下。”

埃尔隆德的手藏在被子里,手指紧紧攥着被套,缓解自己的紧张。

“今天国王晨会上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是的陛下,我听说了。”

埃尔隆德低着头不敢看庭葛的眼睛,也不想看他的眼睛,每次和国王的对话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逃。庭葛也不勉强埃尔隆德正视他,自顾自说下去。

“春天和赠礼,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他们有多少优点和缺点,平时做了些什么好事坏事,我心里多少是有一笔账的。只是他们是王储,你知道,王储,和其他人总是不一样的,他们有这个权力隐瞒一些自己的错误,也有权力压制他人不揭穿他们的错误。我知道很不公平,但这就是王室。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他们的过错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么最后能修正他们的人,就是我。赠礼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留下的把柄也多,除掉他简直易如反掌。春天是个品行端正的王储,无可挑剔,但是身在宫廷,又身居王储之位,手上不可能不沾一滴血,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审判萨鲁曼这件事情,春天有最大的嫌疑……”

“陛下我认为萨鲁曼的死还需要调查……”

埃尔隆德本能地替瑟兰迪尔辩护起来,庭葛没有生气,只是伸手揉揉埃尔隆德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

“我知道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你之前就反驳过我。没关系,我们会有很多时间来查明真相。当然了,其实只要你登上了王座,那么春天至多只是个亲王,亲王除掉一个曾经毒害过我的药师,也没什么好细究的,我甚至可以给他立功。一切都取决于你,星空,只要你登上王座,你就能保护所有你想保护的人。其实今天我来这里,是想问责两位药师的。”

庭葛话锋一转,起身面对梅格洛尔和加里安。

“从秋猎到现在,王子的病情一直都没有好转,而你们又是多瑞亚斯最优秀的两位药师,请你们告诉我,是王子真的无药可治,还是你们刻意不让他的病情好转,好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梅格洛尔和加里安在庭葛的问责下双膝跪地,两人都低头不语。埃尔隆德掀开了被子,和他们一起跪在庭葛身边。

“陛下,他们一直都在很用心地为我治疗,是我自己的身体不争气,明霓国斯的冬天湿冷难熬,我不适应,陛下,请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梅格洛尔,你曾经和欧瑞费尔交情颇深,还有你,加里安,你更是春天当作父亲一般尊敬的人,把星空交给你们照顾,我不放心。”庭葛说着,走到埃尔隆德身边把他扶起来,“星空,吉尔-加拉德去哪里了?我还是希望他来宫廷照顾你。”

埃尔隆德听到养父的名字,差点紧张得站不起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庭葛点了点头。

“那么,三天之后,务必让吉尔-加拉德到我书房和我见面。”

“是,陛下。”

庭葛最后拍了拍埃尔隆德的肩膀后,离开了寝殿。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埃尔隆德颓然地重新跪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三天之后,陛下一定会问我们要人。”

梅格洛尔盘腿坐在地上,问身边的两个人。

“我去认罪,是我杀了他,我必须承担责任。”

埃尔隆德第一时间做出了表态。

“可是你怎么向陛下解释?难道说是因为吉尔-加拉德知道了春天给你下毒的秘密?”

梅格洛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埃尔隆德这样做的不妥,但是埃尔隆德也事先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吉尔-加拉德也是杀害我母亲的凶手,所以我因为愤怒杀了他,陛下应该能理解我。”

“不可以。虽然你可以这么解释,可是陛下不一定会相信,并且以他多疑的性格一定还会派人继续深究,他已经一口咬定吉尔-加拉德的失踪与我们几个想要帮助春天称王有关,那么我们就要顺着他的意思走,他才不会有更多的怀疑。”

加里安起身,看着梅格洛尔和埃尔隆德。梅格洛尔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拉住了加里安的手,摇了摇头,加里安掰开了梅格洛尔的手,随后双膝跪在埃尔隆德面前。

“我向陛下承认我杀了吉尔-加拉德,一来是我嫉妒吉尔-加拉德成为药师之首,二来我的确也是希望帮助春天夺取王座。但是我也会向陛下言明,这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和你和春天都没有关系。我身份卑微,陛下不会对我的认罪再下力气去证实,只有我认罪,这件事情才能得以真正的结束。”

“加叔,我不会让你顶罪的,我已经没有了父亲,我不能再失去你,我相信春天也不会希望你以身犯险……”

“这不仅是为了你,星空,这也是为了春天,为了梅格洛尔殿下,为了所有人的平安。”

加里安不由得埃尔隆德再拒绝他,他拍了拍埃尔隆德的肩膀,诀别一般地离开了寝殿。

三天之后,加里安来到国王书房,主动向国王承担罪责,庭葛的确非常的惊讶,甚至超出了他预想的范围。

“加里安,你说,你杀吉尔-加拉德,是你一人所为,春天和星空都不知道是吗?”

“是的,陛下,这都是我一人的一厢情愿。”

加里安咬定了这个说辞,他镇定地望着庭葛,期待着自己的牺牲能换来两个孩子的平安,但是此刻庭葛却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微笑,仿佛加里安的认罪又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你的良苦用心,当然需要让王储们知道。来人,传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来我书房。”

—tbc—

评论(26)
热度(54)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