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章 归真(中)

埃尔隆德穿着沉重又闷热的拖地囚服,手腕和脖子上都绑着锁链,他庄严地迈向他的刽子手,等待他砍断自己的头颅,再按上一个没有自己灵魂的,头顶王冠的脑袋。

“现在我宣布,埃尔隆德将继承我的王位,成为多瑞亚斯的新任国王!”

庭葛挺直了腰板,中气十足地对着台下仅有的几个人宣布道——即使现在只是彩排,他也是这么的一丝不苟。埃尔隆德顶着那“摇摇欲坠”的王冠,缓缓转身,俯视台下。台下的几个贵族和一些侍从们纷纷牟足了劲拍手,几个人的掌声硬是营造出了掌声雷动的效果。

“星空,掌声结束之后要做什么你还记得吗?”

庭葛温柔地摸摸埃尔隆德的肩膀。

“掌声结束后,我要进行继位演讲。”

“开始吧。”

庭葛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埃尔隆德看着台下零星的人,想象着台下高朋满座,觥筹交错的场景,瑟兰迪尔也坐在台下,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各位尊敬的国王,使节,贵族,大臣们,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你们今天能聚在这里,参加我的继位典礼,尤其是远道而来的他国国王和使节们,你们的到来,不仅代表你们对我的祝福和肯定,更象征着国与国之间的友谊又迈向了一个新的里程。请允许我在这里,再次表达对各位的感谢之情。”

掌声默契地响起,埃尔隆德借此机会喘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相信在座的各位,对我是有一定了解的。但是我仍然想在今天这个隆重的典礼上,向所有人重新认真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埃尔隆德,我的母亲是多瑞亚斯的前公主露西恩,我的父亲是罪臣贝伦。露西恩公主被贝伦掳走后,在多瑞亚斯的一座叫瑞文戴尔的小城里生下了我,最后因病去世。贝伦伏法之后,我被一个药师收留,在瑞文戴尔长大,直到去年秋天才回到了明霓国斯,和前国王相认。

我回到明霓国斯后,向前国王学习了治国之道,在其他两位王储的帮助下参与管理宫廷的财政和骑士的训练,最后得到宫廷中绝大多数贵族大臣的支持,成为了多瑞亚斯最终的王储人选。

我深知自己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我从小长在民间,对宫廷政治,治国,带兵等等许多方面都有需要长期不断地学习。今年我还会陆续拜访中土各国,增进我们之间的友谊,发展我们之间的合作,届时我们对彼此的理解也会更加的深刻,希望在我的带领下,多瑞亚斯与各国的友谊能迈向一个新纪元。

最后,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我们共同的美好的明天干杯!”

埃尔隆德背诵完这谎话连篇的演讲后,在掌声中逃离了后台。

“星空你去哪里典礼很快就要开始了!”

庭葛站在台上喊,台下的所有人见状都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去找王子回来。埃尔隆德在那一声声“殿下“,“殿下”的呼唤声中躲进了衣帽间的门后,把身上那千斤一般重的礼服脱下来抱在手里。没有了礼服的束缚,他自如地穿梭在会场的后台,厨房,衣帽间,终于找到了正忙着清点最终参会人员数量的格洛芬德尔。

“哟,王子殿下您怎么在这里?陛下正满世界找您呢。”

格洛芬德尔一边说着一边计算着人数,始终没正眼看过埃尔隆德一眼。埃尔隆德夺过他的纸笔,拎起他的领口把他抵在墙边。

“你告诉我,为什么孤山和铁丘陵的大使也来了?这和瑟兰有没有关系?他们会不会对瑟兰造成威胁?为什么你事先不写在名单里?你这样是欺君你知道吗?!”

“欺君?王子殿下还没戴上王冠,就开始给我定罪了。”

格洛芬德尔扯开了埃尔隆德的手,他们的力气都很大,格洛芬德尔的礼服扣子都被扯掉了两个。

“格洛芬德尔现在不是我们吵架的时候,我只想知道他们来做什么?你心里有没有数?瑟兰知不知道?”

“你想我回答你什么?你知道他们既然这样大大方方地进来了,就是你的客人,和其他的宾客都是一样的。当然了,你也可以去向陛下禀告,或者直接把他们轰出去,怎样都可以。你是今晚的主角,你可以为所欲为。”

格洛芬德尔恼怒地抓着自己的领口,准备去衣帽间找人补救一下。埃尔隆德没有阻止他,他对着金发贵族的背影轻声承诺:

“我不会成为主角的。”

“可是你是他心里的主角。”

格洛芬德尔说完,穿过忙碌的侍从们离开,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此时会场已经响起了继位典礼的乐章,典礼很快就要开始,埃尔隆德现在必须立刻赶回会场门口,在侍从们拉开大门后,准时地走上红毯,领取王冠。

在临走前,他最后看了一眼会场上的来宾。他扫视了几圈,都没有找到瑟兰迪尔的身影。

不,我必须当着瑟兰的面把王位还给他。

埃尔隆德第一时间冲到了乐队指挥身边,让他停止了乐队的演奏。宾客们听不见乐声了,以为那是典礼开始前的征兆,一时间全场肃静了下来。然而过了许久,会场上什么都没发生,来宾们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场面变得十分尴尬。

庭葛无疑是此刻最震怒的人,但是他不能冲到乐团那里去兴师问罪,为了今天这喜庆的日子他甚至不得不强忍着自己的火气不对任何侍从发火,但是埃尔隆德知道国王此刻的怒火已经到了极限,他支开了所有的侍从,后台只剩下了他和庭葛两人。

“是我停止了乐团的演奏,陛下,瑟兰迪尔殿下还没有到,我希望再等等。他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我能在他的祝福下登上王座。”

庭葛听了埃尔隆德这番话,非但没生气,反而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他狡黠地眯着眼睛,凑近埃尔隆德的脸,他那洞察一切的目光,仿佛能把埃尔隆德生吞活剥一般,让他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

“星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记住,今天是你的继位典礼,你最好乖乖地接过王冠戴上,不要轻举妄动。好了,出去准备吧。找人通知乐团指挥,重新奏乐。”

“是,陛下。”

埃尔隆德深知现在是最后的时刻,之前所有的忍耐都是为了今天,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庭葛置气。他气定神闲地找侍从给他穿好礼服,安排侍从通知乐团奏乐,自己则回到会场外面,看着面前的大门缓缓打开。继位典礼的会场像一颗巨型的,晶莹璀璨的钻石,明晃晃地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在全场来宾的瞩目下走上红毯,庭葛在红毯的尽头等着他,他每向前迈一步,他就离王座近一步,他的步伐是那么的慢,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他的迟疑。

终于,他鼓足勇气,在走到红毯中央的时候突然转身来面对所有的来宾。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很快会场里就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

他沉默了许久后,从容不迫地开口,似乎一切都已经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一般地波澜不惊。

“我知道按照继位典礼的流程,我应该是戴上王冠之后再发表演讲。但是有些话我必须现在说出来。”

“埃尔隆德!”

庭葛此时顾不得形象,怒火中烧地喊了埃尔隆德的名字想叫醒他,埃尔隆德没有丝毫地停顿,继续说了下去。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绝大多数人之前都参加过多瑞亚斯的立储典礼。那时候,王储还不是我,是瑟兰迪尔殿下和安纳塔殿下,我是去年秋天才刚回到明霓国斯的,所以你们对我很陌生,即使你们知道一些我的故事,恐怕也不全面不客观。今天趁这个机会,我想好好地向各位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埃尔隆德,我的母亲是露西恩公主,父亲是贝伦,也就是你们常说的,掳走公主的罪臣。在这里我想澄清一点:我的父母是真心相爱的,不存在掳走这一说,我的父亲也不是罪臣。”

“埃尔隆德你给我住口!”

庭葛忍无可忍地走到埃尔隆德身边,埃尔隆德却在他靠近自己的前一刻抽出了腰间的国王佩剑,他甚至把那明晃晃的剑在庭葛面前晃了几下。来宾们纷纷发出惊呼,一些女客甚至尖叫着远离了红毯两侧。

“陛下请您退后一些,我的剑不长眼睛顾不到您。”

埃尔隆德握着剑柄,眼神凌厉地扫视台下。

“好了,为我的父母正名之后,我再说回我自己。我母亲因病去世后,我由我的养父抚养长大。我的养父是个药师,不懂江山社稷,只懂得治病救人。我由他养大,所以我也是这样一个人。不过我的养父非常有野心,他希望我能回到明霓国斯做回王子,所以我回来了,说实话我很不适应明霓国斯,无论是它的人文还是气候,可是我不后悔来这里,因为我在明霓国斯遇到了我此生的挚爱,瑟兰迪尔亲王。”

台下的来宾们又是一阵惊呼,议论声一度盖过了埃尔隆德的声音。庭葛已经听够了埃尔隆德的这些“胡言乱语”,他把早就部署在外的骑士们召集进来,试图抢下埃尔隆德的剑,然后把他强行押到王座上。但是埃尔隆德仍然像是喝醉了一般肆意地挥舞着手中的利剑,不让任何人靠近他。

“如果谁想出来打断我,大可上来和我比武。如果没有这个胆量,就在台下好好听着!我说了,我的剑不长眼睛!”

埃尔隆德平举着剑,在红毯上原地转了一圈。台下的许多宾客已经害怕得离开了会场,没多久就只剩下几桌人还有胆子和耐心听埃尔隆德继续说下去。

“相信在座的各位,熟悉瑟兰迪尔殿下多过熟悉我。他是从小生在长在明霓国斯的亲王,也是庭葛陛下最初认定的王储人选,可是就因为他的血统不如我的高贵,庭葛陛下近乎残忍地剥夺了他的王储之位,也摧毁了我们的爱情。我知道王室看重血统胜过一切,可是除去血统之外,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吗?瑟兰迪尔殿下从小在王城长大,懂治国之道,更是带兵出征的将帅,在外交方面也有一定建树。而我呢?我说了,我只会治病救人。国家需要的是国王而不是一个药师!如果今天,我戴上了这顶王冠,那对多瑞亚斯来说将会是空前的灾难!天灾不能预防,我们只能祈祷;但是我们可以阻止人祸。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我只想尽我最大的力量,为明霓国斯做些什么,而我能做的,就是把王座让给最适合成为国王的人。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敢问有哪位勇士,敢上台来反驳我的言论?我可以奉陪到底!”

“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给我滚下来!”

庭葛举着权杖猛地向埃尔隆德挥去,他已经气得快要站不住脚了,却依然奋力地挥舞着权杖想要打醒自己的外孙。而埃尔隆德早已不再是那个在庭葛面前唯唯诺诺的小王子了,他不留情面地一次次用剑挡住庭葛向自己挥来权杖,那锋利的剑刃差点就要削断多瑞亚斯祖传的木质权杖。骑士们手足无措地站在庭葛身后,胆战心惊地看着国王和王子厮杀,不知道帮谁才是正确的。

来宾们不想被殃及池鱼,纷纷离开了会场,最后只剩下孤山,铁丘陵,洛瑞恩和洛汗的四位使节以及河谷国国王巴德仍然不怕事地留在这里,仿佛在等待这场空前绝后的闹剧的收尾。正当会场彻底安静到只有权杖和利剑相碰撞的声音之后,会场的大门再次徐徐打开,瑟兰迪尔骑着鹿王,和美丽安一同走进了会场,身后的骑士们排着整齐划一的方阵,光是他们震天的脚步声就能让人闻风丧胆。

“呵,看来是我来晚了啊。”

瑟兰迪尔说着,收紧了缰绳,在埃尔隆德和庭葛,以及庭葛的骑士团面前停了下来。

—tbc—

#奇蠢无比的一章,心累……#

评论(30)
热度(51)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