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一章 归真(下)

埃尔隆德和庭葛看到瑟兰迪尔和美丽安后,放下了各自的武器。埃尔隆德仰望着骑在巨鹿上的瑟兰迪尔,刚想走过去扶着他下鹿,却被骑士们拦住。

“埃尔隆德你给我站住!”

庭葛一个箭步冲上去,把自己那不肖的外孙护在身后。

“今天是王子的继位典礼,你们这样骑着鹿骑着马进会场,还带着那么多的全副武装的骑士们,这是对我和王子,以及所有来宾的不敬!”

庭葛厉声呵斥着美丽安和瑟兰迪尔,即使他没有骑着马,那气势却仿佛站在高山之巅一般威严。

“陛下您真是说笑了,这哪是什么继位典礼,分明是您和王子殿下的比武大会啊!至于宾客们……是的,一,二,三,四,五。您和王子殿下还是有五位支持者的。”

美丽安说完,微笑着看了四位使节和巴德一眼。四位使节分别做了抚心礼,巴德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便举杯表示敬意。

“刚才我听说,埃尔隆德殿下已经把王位让给我了。按明霓国斯的律法,如果王子放弃王位,那我这个亲王应该是第二顺位的继承人,于情于理这个王座都应该是我的。我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看,陛下,我想按照流程,走上红毯,让您亲手为我戴上王冠。”

瑟兰迪尔说着,下鹿走上了红毯。

“你休想!”

庭葛说着就重新举起了权杖,埃尔隆德捉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拧,把他整个人反手箍在怀里,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安静的大殿里瞬时传来了骨节扭转的咔咔声,庭葛的惨叫,以及权杖落在地上的落寞的声响。虽然埃尔隆德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庭葛,可是狡猾的庭葛吃准了心软的埃尔隆德不会对他下手,他直到此刻依然信心百倍。

“来人,把瑟兰迪尔和美丽安拿下!”

“你们谁敢动一下试试!”

埃尔隆德箍着庭葛转身面对骑士们,利刃已经划破了国王的皮肤,流下了一条纤细的血痕。已经拉起弓箭的骑士们看到国王受了伤,不得不向后退缩了几步。

“哈哈……这可是我这一生看过最精彩的一幕戏!国王宠爱有加的王子,居然成了弑君者!”

美丽安笑得前仰后合,瑟兰迪尔则漠然地看着埃尔隆德和庭葛,那神情比局外人还要冷静几分,他似乎像是个看透人间沧桑和悲喜的神明,怜悯地望着苍生们的喜怒哀乐。

“星空……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庭葛忍痛问埃尔隆德,眼里饱含着泪水,眼泪甚至落在了埃尔隆德的手上。可是埃尔隆德却没有丝毫地松手,反而更用力地箍紧了庭葛的身体。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陛下,只要您允许我把王位让给瑟兰迪尔,我会立刻松手,向您请罪。”

“如果我不肯呢?星空?你会杀了我吗?”

庭葛说着,轻狂地大笑起来。美丽安绝望地摇了摇头,随后举手示意开战,美丽安和瑟兰迪尔的骑士团和庭葛的骑士团同时拉开了弓箭,四位外国使节也立刻起身走到美丽安身后,双方剑拔弩张,仿佛下一秒,整个大典里就会万箭齐发,变成血流成河的战场。

“先等一下,我还有些话要说。”

瑟兰迪尔话音刚落,埃克希里昂示意他的手下们放下了弓箭。美丽安对此非常恼火,但是也忍住了怒火下了命令,等庭葛的骑士也跟着放下武器后,瑟兰迪尔走到红毯中央,俯瞰所有在场的人们。

“曾经多少个夜晚,我梦到我站在这里,全中土的国王和使节坐在台下,看着我戴上王冠,走上王座。父亲去世的10年来,我每天都在为这个目标奋斗。我的童年和青春,都浸泡在对王位的渴望里。”

“你现在这样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你的父亲对你的教诲吗?!”

庭葛挣扎着朝瑟兰迪尔吼道。瑟兰迪尔看着情绪激动的庭葛,不禁笑出声来。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最后干脆坐在红毯上看着庭葛。庭葛起初怒火中烧地瞪着他,但是令他没料到的是,自己那燃着怒火的眼神,换来的却是瑟兰迪尔的泪眼。

那饱含泪水的蓝眼睛,像是碎了的蓝宝石,因为有了裂痕,在烛光下似乎有了更多光的折射,美得摄人心魄。庭葛似乎猜到了什么,他原本一直在埃尔隆德怀里奋力挣扎的身体突然僵直了下来,埃尔隆德感受到了庭葛突如其来的安静,他和瑟兰迪尔对视,对方却立刻躲开了他的眼神。

“我当然对的起我的父亲,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变过。我争夺这个王座,就是为了拥有多瑞亚斯最高的权力,权力有很多好处,其中最好的一个,就是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免受其他居心叵测的人的伤害。”

瑟兰迪尔说完,起身重新骑到了鹿王的背上。洛瑞恩和洛汗的使节走到了埃克希里昂身边,而孤山和铁丘陵的使节们则回到了美丽安的身后。巴德完全看明白了瑟兰迪尔说的这个从“谋权篡位”到“英勇就义”的曲折故事后,拔出了腰间的剑,站在了瑟兰迪尔的身后。

“记得王后殿下说过,离我们真正握手,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看来您没有食言——您之前许诺给我的孤山和铁丘陵的援兵,原来从未离开过您的麾下。”

瑟兰迪尔说着,眉梢眼角满是自信。美丽安的确对瑟兰迪尔的背叛有些意外,但这也在她的意料和计划之中。他们彼此都深知对方绝对不会对自己有完全的信任,甚至可以说他们双方从一开始就给自己铺好了后路。

“瑟兰迪尔殿下,我的谨慎和防备,到底还是比不过你最后关头的背叛来得卑鄙龌龊。你拿着我给你的军费支持,换来的却是洛瑞恩和洛汗的专属于你的援兵,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原本因联盟而站在一个方阵里的骑士们听从各自将帅的指挥,很快分成了敌对的两方。埃尔隆德见状立刻放开了庭葛,国王的骑士团也根据国王的手势集结待命。

“陛下,请您发令。”

瑟兰迪尔微微侧身,等候庭葛的命令。

“所有骑士听令!跟随瑟兰迪尔的指挥,拿下美丽安的叛军!”

庭葛一声令下,明霓国斯有史以来的第一场宫廷政变正式打响。由于庭葛,瑟兰迪尔以及洛瑞恩和洛汗两国使节带的两支队伍,人数远比美丽安的雇佣兵和孤山以及铁丘陵的三支队伍的数量来得多,瑟兰迪尔方面几乎稳操胜券。

庭葛在埃尔隆德的保护下退到了会场外,而一直在后台待命的梅格洛尔,伊兰迪尔和加里安也回到了埃尔隆德的身边。埃尔隆德见自己的好友都到齐了,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任务。

“伊兰迪尔爵士,你护送陛下离开这里,保护他的安全;加叔,你留在这照顾受伤的骑士。梅格洛尔殿下,我们一起去支援瑟兰。”

“抱歉埃尔隆德殿下这次我不能听你的。我之所以一直留在你身边,不是因为瑟兰迪尔殿下把我逐出了骑士团,我是因为接受他的命令,留在你身边保护你。所以我不能留在这里。”

骑士终于揭晓了这个自己深埋已久的秘密,一时间在场的五个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样,我来安排吧。加里安,你先护送陛下到寝殿休息,春天的队伍目前占优势,敌军威胁不到宫廷内部,宫内还有其他侍卫可以保护陛下,不用担心。伊兰迪尔爵士,我和你一起和王子殿下加入春天的队伍。”

唯一此刻还清醒的梅格洛尔做了安排,庭葛还没有从对瑟兰迪尔的愧疚中缓过来,很快就答应了梅格洛尔的安排。他此刻不像个国王,只是一个误会了孩子的,对往昔后悔不已的老人。加里安扶着他往宫廷深处慢慢走去,两个老人相扶相持的样子,不似君臣,更像是一对患难与共的老朋友。

埃尔隆德没比庭葛好过多少,他想起曾经瑟兰迪尔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那些过往历历在目,可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我的杀父仇人是谁不用你提醒我。埃尔隆德你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埃尔隆德,你以为你懂什么是爱情,其实你什么都不明白。”

“我最难过的是你不懂我,我究竟想要什么,你从来都不知道。”

……

瑟兰迪尔曾经说过的话不停在他的脑海里翻滚,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白天时候,瑟兰迪尔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穿的衣服来看他,那个饱含深情的,主动的吻,那具温柔顺从的,任他抚摸的身体……

他是在和我做最后的道别吗?他是不是准备在为我清除所有敌人后,就此和我分离?

埃尔隆德握紧了剑柄,眼睛因为悲伤痛苦和悔恨变得满是血丝,他滴酒未沾,却仿佛是个愤怒的醉汉一般拼命往前跑。他眼里看到的景象和他眼中的血丝一样,恍如一片火海,他的爱人一直都在火海中挣扎求生,他竟然从未听懂他的呼喊声。

“埃尔隆德,埃尔隆德你站住!”

梅格洛尔挡在他面前,张开双臂不让他这样冲动地继续往前跑。

“我知道你现在很激动,恨不得把命都搭进去救他,可是你也必须要冷静,至少现在先冷静下来,无论是杀敌还是救人,都需要你的冷静。至于你的痛苦和悔恨,先放一边,好不好?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放心你回到战场。”

“谢谢你,梅格洛尔殿下,我会冷静下来,谢谢你提醒我。”

埃尔隆德深吸了一口气,逼迫自己暂时忘掉自己那些负面的情绪,重新提起剑,和梅格洛尔,伊兰迪尔一起杀入战场。

瑟兰迪尔的骑士团和庭葛的骑士团仍然是战斗的主力,美丽安的雇佣兵都是些见风使舵的人,见形势不妙纷纷逃走,只有铁丘陵和孤山的两支队伍拼死抵抗。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为这样的女王效力?!她靠这样无耻的政变上台,即使成功了将来也必定有他人起义!而且你们这样拼命有什么意义!她早就抛下你们逃走了!”

埃克希里昂一边挥舞着长剑,一边对着孤山的使节大喊。

“美丽安殿下不会抛下我们的!她是和瑟兰迪尔正面较量去了!她会亲手解决你们的亲王!你们就等着收尸吧!”

孤山使节同样大声地回答了埃克希里昂,孤山和铁丘陵的队伍听到这个消息似乎还振奋了不少,反而鼓舞了士气。

埃克希里昂的怒气瞬间被孤山使节激发到极点,他趁着使节得意忘形之时刺入他的心脏,用利剑砍下了他的头颅,拽着头颅上的长发高举在头顶之上。

“这就是诅咒亲王的下场!”

埃克希里昂的举动无疑比刚才孤山使节无力的语言鼓舞更打动军心,他扔掉了孤山使节的头,带着满身血污来到埃尔隆德他们身边。

“殿下追着美丽安跑了,我担心他冲动入了美丽安的圈套,但是我又走不开。”

“我去追他们……”

埃尔隆德提着剑就走,丝毫不管自己还在战场上。一支利箭不知何时从远处飞来,要不是伊兰迪尔及时用剑挡掉,埃尔隆德早已被射穿了心脏。

“埃尔隆德你冷静点听我说,我去找春天,你和伊兰迪尔在这里搞定这些叛军。叛军清除后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你不能抛下一切就去找春天。”

梅格洛尔说着,顺手又挡掉了几支飞箭。

“不,我要去找他,之前就是因为我这样瞻前顾后,才让他陷入现在这样的困境……”

埃尔隆德还是沉浸在对瑟兰迪尔的愧疚中无法脱身,他很想听梅格洛尔的话冷静下来,可是埃尔隆德现在就像一个垂死的病人,瑟兰迪尔是他唯一的解药,他怎么都不可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担心他。

“埃尔隆德你给我听好了,春天早就为自己做好了全部的打算,你这样贸然找他只会打乱他的计划。你好好待在这里,等叛军清除,你去找加里安,他会告诉你我们的去向。”

埃尔隆德听了这话,无论心里有多么焦急和痛苦,也只得忍了下来。

伊兰迪尔在挡掉第十支箭后,终于得空说上一句话:

“埃尔隆德殿下你就别再犹豫了,做好眼前的事情吧。我刚真的差点死几回了!”

埃尔隆德强打起精神提起了剑,他恍然转身,却早已不见了梅格洛尔的踪影。

瑟兰迪尔骑着鹿王追着美丽安跑了很久,久到他们已经跑出了王城郊外,终于来到了一片树林,无路可走的两人这才迎来了最终的对抗。

“没想到王后殿下的骑术这么好,可惜你碰上的是我。”

瑟兰迪尔的鹿王走到了美丽安的黑马前面,挡住了她的路。

“成为君王的基本条件,你有,我同样也有。”

美丽安直到此刻都还无所畏惧,瑟兰迪尔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还有多少能力没有展现出来。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杀了我的父亲?!是不是因为他发现了你弑君的野心所以你想杀他灭口?”

瑟兰迪尔用剑刺向美丽安的脖颈,美丽安眼明手快地用剑挡掉,身手敏捷丝毫不亚于瑟兰迪尔手下的骑士。

“呵……原来你什么都不明白,就追着我来报仇了。对,欧瑞费尔是我杀的,但是不是因为他发现我想弑君。当年的我深爱着陛下,从未有过弑君的念头。我想杀的是露西恩这个杂种!但是欧瑞费尔亲王却始终和我作对!他护送了露西恩和贝伦离开了明霓国斯。我警告他我会向陛下告发他,但是他丝毫不怕,因为当时他是陛下最信任最喜欢的亲王,他笃定陛下不会相信我,他还威胁我要向陛下禀告我想谋害公主。我心里忐忑,我深爱陛下,我绝不能让他告发我,所以我在他出征洛汗的时候派雇佣兵杀了他。瑟兰迪尔你听清楚了,欧瑞费尔是因为露西恩死的!是因为埃尔隆德死的!你的王位也是埃尔隆德夺走的!你真正的仇人从来不是我!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赢了吗?你太天真了!你将和我一样,没有爱情,也不会有一儿半女陪伴你,你的余生都会在埃尔隆德的阴影之下最后孤独终老!”

“你给我住口!”

知道真相后的瑟兰迪尔因为过于激动和伤心,觉得腹部一阵剧痛,仿佛整个人就要这样生生地撕裂开来。而美丽安此刻也疯魔了一般轻狂地大笑了起来,仿佛已经把生死抛在了脑后。她的一生都在渴望爱情,知道无法拥有后,便想到了毁掉自己的爱人和他拥有的一切,而如今所有的梦想都已经破灭,生死对她而言都是虚无。瑟兰迪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剑刺入了美丽安的胸膛,他每刺一剑,鲜血便飞溅在他的脸上。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连剑都因为掌心的湿滑而落在地上。

他趴在鹿背上,最后实在因为腹部的剧痛让他不得不下鹿躺在地上。他的整个意识都被疼痛攫住了,无法思考,直到用手摸上了自己的腹部,才发现它已经隆起到几乎快要顶开他的盔甲。

他用了最后的力气脱去全身坚硬的作战盔甲,在忍辱负重五个月后,他终于把自己最柔软,最真实的一面袒露了出来。

梅格洛尔为时五个月的保胎魔法,今天到期。

—tbc—

#之前铺的所有梗今天算是差不多解开了80%了…然后最开心的是末尾终于做到了小标题“归真”的点题~这三小章其实就是兰兰渐渐退去自己假面的过程~#

评论(34)
热度(64)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