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六十二章 自由

“嗨,宝宝,我们终于见面了——虽然你还躲在Ada的肚子里,但是没关系,Ada能摸到你,你也能隔着Ada的肚皮摸到Ada对不对……其实你已经不是摸摸Ada而是踢踢Ada了……没关系……我知道我绑住你太久了,你需要活动活动。没关系,Ada不疼,真的。”

瑟兰迪尔靠在鹿王的腿边,抚摸着自己渐渐长大的腹部,通过和宝宝对话来分散自己那已经被疼痛控制住的注意力。胎儿每长大一分一毫,都是在撕扯着他的血肉之躯。他疼,但是又怕失去这份疼,如果他的疼痛是宝宝正在茁壮成长的证明,他情愿一直这样疼下去,也不要不痛不痒地迎来一个没有活力的胎儿。

他左手捂住肚子,右手紧抓着长剑,以防有敌人来袭。身边的鹿王似乎通人性一般也警惕地睁大着双眼,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守护着自己身边的王者。动物对周围环境的敏感性比人总是要更高出一些,当雄鹿发现梅格洛尔的马车驶来时,它焦躁的嘶鸣唤醒了快要疼得晕厥的瑟兰迪尔。

“瑟兰!”

格洛芬德尔第一时间跳下马车跑到瑟兰迪尔身边。他预料到瑟兰迪尔会是什么模样,但是亲眼看到之后,心里的冲击仍然超过了预期太多。那个无论在宫廷还是军营,总是把自己收拾得一尘不染的瑟兰迪尔,现在却满身满脸的血污和汗水,捂着腹部坐在地上。

“格洛芬德尔……”

瑟兰迪尔费力地喊着好友的名字,像孩子一样朝他伸出了双手。格洛芬德尔蹲下身抱起瑟兰迪尔送进马车里,瑟兰迪尔已经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他摸索着爬到车厢的角落,抱着腹部大口喘气。

“你陪着他,我来驾车,我们必须立刻赶往灰港,去找神医瑟丹。”

梅格洛尔一边对格洛芬德尔说,一边把鹿王牵到马车边。聪明的鹿即使没有被缰绳牵引,也温顺地站在马车边等候。

“可是他现在这样能经得起舟车劳顿吗?”

“必须得走。一来这里不安全,我怕会有遗留的叛军找上来,二来他必须马上到一个药材齐全,没人打扰的地方安心住下来。你照顾好他,有情况的话立即叫我停车。”

“梅格洛尔殿下您不是还有魔法吗?再用一次好不好?他太痛了……”

格洛芬德尔实在心疼瑟兰迪尔,还是迟迟不肯上车。梅格洛尔按着格洛芬德尔的肩膀,用力一点点把他往车上推。

“他的身体和腹中的胎儿已经适应了五个月的魔法,现在魔法失效,他和宝宝也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去适应,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真正地好起来。好了我们必须上路了。”

梅格洛尔果断关上了马车的门帘,挥起马鞭就走,不给格洛芬德尔再犹豫和迟疑的时间。马车缓缓起步,匀速地加快。格洛芬德尔拉开一小块门帘观察着窗外,夜色越来越深,路上的灯也不如明霓国斯那般通明,黑暗和未知让格洛芬德尔感到恐惧和忧虑,再加上瑟兰迪尔时不时传来的痛苦的呻吟,他真的恨不得自己能变成飞洋过海巨龙,带着瑟兰迪尔尽快结束这难熬的逃亡。

“瑟兰你还好吗?要不要我让梅格洛尔殿下驾得慢些?”

格洛芬德尔在瑟兰迪尔身边蹲下来,握着他的手放在胸口。瑟兰迪尔咬着牙忍痛缩在马车的一角,他的手心满是汗水,还有因为忍痛被指甲掐出来的凹痕。

“不……不用……我可以的,格洛芬德尔,你知道我可以的对不对?”

瑟兰迪尔说着,还不忘给好友微笑让他放心。格洛芬德尔伸手擦去瑟兰迪尔额头上的汗水,撩开他黏在脸颊上的湿润的金发,用干燥温暖的手掌和拇指掠去他因为疼痛不断流下的眼泪。

“瑟兰,我知道你爱这个孩子比爱自己更多,可是如果你实在坚持不了,一定不要硬撑……”

“格洛芬德尔你什么意思?那是我的孩子!他那么……勇敢,那么聪明……在我用魔法控制他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给我……没有给我添任何……任何麻烦,他那么懂事……长大以后……肯定会是个贴心的孩子,你……居然要我放弃他!”

瑟兰迪尔激动地大喊着,仿佛格洛芬德尔要夺走他的孩子一般暴怒。格洛芬德尔没有怪他,他知道人在持续的疼痛中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在孕期中的Omega也会变得尤为脆弱和敏感。

“对不起,瑟兰,我不该这么说。你一定能挺过去的,我相信你。”

格洛芬德尔说着,伸出双臂想要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但是瑟兰迪尔似乎真的生气了,没有让格洛芬德尔碰他一下。

“瑟兰你误会我了……”

格洛芬德尔真的是满腹的委屈,瑟兰迪尔伸出手揉了揉好友的肩膀示意他已经不生气了,可是身体却是始终和好友保持了距离,哪怕他现在渴望拥抱和鼓励渴望得发疯。

格洛芬德尔也没有再勉强抱他,只是安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不时给他倒些水喝。

行程已经过了大半,空气渐渐变得湿润,风里似乎也有了海的味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海平面渐渐散开,驱散了不堪一击的黑暗。

“瑟兰,我看到海了!我们快到灰港了!”

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一样,从小生活在处于内陆的明霓国斯,看过群山也看过森林,但是就是没有见过海洋。他盖上窗帘,刚想和瑟兰迪尔说一起看海的计划,却看到瑟兰迪尔已经整个人横在车厢里,意识有些模糊,眼神似乎也有些涣散了。

“瑟兰你不能这样睡……来,我抱着你,抱着你就不疼了啊。我们快到了,我们很快就能看到海了。你一直很想看海的不是吗?”

格洛芬德尔搂紧了瑟兰迪尔鼓励他,瑟兰迪尔的嘴一直在动,格洛芬德尔把耳朵凑近了听,但是他说得太轻了,轻得仿佛是他自己说给自己听的秘密。

“瑟兰你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格洛芬德尔的声音始终是这么柔和和温暖,瑟兰迪尔只有在他面前才能抛下自己所有的坚强和隐忍,把最真实的一面展露出来。

“我……坚持不了了……太疼了……我爱我的孩子,他这么好……他是维拉给我的礼物……可是我……没这个福气拥有他……真的……太疼了……”

瑟兰迪尔说完,闭上了眼睛,泪水凝在睫毛上,身体像蝴蝶一样折叠起来躺在格洛芬德尔的怀里。

是怎样的痛,才会让这样一个勇敢坚忍了一生的人,在最后关头不得不流着眼泪认输。

“停车!梅格洛尔殿下停车!”

格洛芬德尔拉开门帘大喊,梅格洛尔猛地拉住缰绳收住马的脚步,随即钻进马车里替他诊脉。瑟兰迪尔已经彻底晕了过去,连手都没有再捂在他视为一切的腹部上,而是温顺地垂在身体两侧。

“你别担心,他没事,等他醒过来之后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疼了。”梅格洛尔说完,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抱着,“我抱着他,你来驾车,他现在没有知觉,你可以跑快一点。”

“好,我来驾车。”

格洛芬德尔已经担心到六神无主,只管按照梅格洛尔的吩咐做事。他擦掉了不知何时挂满脸颊的眼泪,飞速向灰港驶去。梅格洛尔抱紧瑟兰迪尔,随后动用魔法幻化出一个巨大的,蓝色透明的气泡,把瑟兰迪尔裹在里面,气泡慢慢上浮,悬在车厢中,瑟兰迪尔蜷缩在里面,仿佛自己也是个沉睡在母体里的婴儿,完全没有被马车的颠簸影响。梅格洛尔凝视着睡在气泡里的瑟兰迪尔,全神贯注地维持着魔法气泡的安全和稳固。

春天,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快要到家了。那里有海港,有海鸟,有无尽的自由和快乐。答应我,再坚持一下。

黎明破晓前,血色继位典礼终于告一段落。埃尔隆德奉庭葛的命令,安排埃克希里昂带着骑士团把叛军押入大牢,加里安带领药师们给伤病骑士治疗,侍从们拖走战死的骑士们和叛军的尸体,清理宴会上的残羹剩饭以及满地的血污。天一点点亮起来,大殿也随着侍从们的清洁工作变得重新干净亮堂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埃尔隆德安排完工作后,来到洛瑞恩和洛汗的使节面前表示谢意和歉意。使节们已经集结好了各自的队伍,看样子是要回国了。

“我有太多的歉意和感激之情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给两位,说实话我甚至不知道两位会带着骑士团参与到这场政变中帮助我。我没有好好招待你们,而你们却为我牺牲了战士。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我还在一天,多瑞亚斯和洛瑞恩和洛汗的友谊永不褪色,他日你们有任何困难,多瑞亚斯也会挺身而出。”

“埃尔隆德殿下的歉意和谢意我们收到了,会转达给我们的国王。两位女王陛下也托我带话给您:这次两位女王会出手相助,是因为她们相信贵国的瑟兰迪尔殿下的忠义,以及贵国的金花家族成员格洛芬德尔两个月来坚持不懈的游说最终打动了她们。两位女王都是向往和平的人,不会轻易出兵,但是她们真心地希望和多瑞亚斯发展友谊,她们也不想看到居心不良的人坐上多瑞亚斯的王座,所以才破例出兵。两位女王陛下都衷心希望多瑞亚斯经过这次政变以后能得到重生,也希望埃尔隆德殿下不要辜负她们对您的期待。”

“两位女王陛下的祝福我收到了,请转达我的谢意。”

埃尔隆德和两位使节互相行礼告别后,还没有离开的外宾只有河谷国国王巴德了。巴德还没来得及清理身上干涸的血渍,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这位尚武的国王倒也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甚至像朋友一样拍了拍埃尔隆德的肩膀。

“仗打赢了,我也该走了。”

巴德潇洒地挥挥手,召集了本国的使节们一同离开。

“陛下,我真的没料到您会出手相助,我除了感激和抱歉,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埃尔隆德向巴德行了多瑞亚斯最高的礼仪,巴德愣了一下,随即洒脱地单手抱了抱埃尔隆德。

“我相信任何有骑士精神的人看到瑟兰迪尔殿下这样忠诚勇敢的亲王,都会想要站在他身边的。埃尔隆德殿下,如果你真想谢我,光你一个人不够,要你和瑟兰迪尔殿下一同和我喝酒才行!”

巴德说完,没等埃尔隆德回应,就挥挥手离开了大殿。埃尔隆德望着他的背影,默默行礼。

政变过去一个月之后,埃尔隆德打包好了行李,向加里安告别去寻找瑟兰迪尔。当加里安把神医瑟丹在灰港的地址写给埃尔隆德的时候,埃尔隆德看着这是个药房的地址,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就和当初自己寄住在梅格洛尔家里一样,只是梅格洛尔碰巧认识很多医生朋友而已。

“加叔,我走了。”

埃尔隆德抱了抱加里安后,小跑着离开了药房。

“星空!”

加里安叫住了他,埃尔隆德转过身,当他看到加里安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又忍不住跑回去再一次拥抱了这个自始至终都那么疼爱他的长辈。

“你和春天,你们,你们都要好好的。”

“我们当然会好好的,我还会带他回来看你。虽然我知道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埃尔隆德最后拍拍加里安的背,终于不回头地离开了。加里安目送着埃尔隆德远去,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瑟兰迪尔已经怀孕六个月的事实。他目送着埃尔隆德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之后,他抬头望向天空,虔诚祈祷。

维拉在上,我恳求你们忘记这两个孩子曾经被迫向你们发下的毒誓,我恳求你们,只要他们平安,我愿意替他们背负他们所有的苦难。

埃尔隆德背着行囊小心翼翼地在宫廷里行走,他打算悄悄地离开,不打算和庭葛告别,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义务向庭葛告别。他对这个国王一切的忍耐,到今天完全结束。

庭葛似乎也料到了埃尔隆德会不辞而别,他甚至专门派人盯着埃尔隆德。当庭葛的侍从拦下埃尔隆德的时候,埃尔隆德毫不留情地把剑抵在侍从的颈部。

“殿下,殿下您不要冲动,陛下吩咐我们说,如果您要离开,只需要给他五分钟的时间,让他和您做最后的道别。他说有东西想要交给您托您转交给瑟兰迪尔殿下。”

侍从的话无疑再次激怒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扯了扯包带,立刻跑到了庭葛的书房,甚至是不敲门直接冲了进去。

庭葛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恢复了冷静,也没有责备埃尔隆德的无礼。不过埃尔隆德的怒火却没那么容易熄灭,可以说他待在这宫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燃烧他的心。

“陛下,您料事如神,您早就知道我会去找瑟兰迪尔,并且只要他不回来,我也不会再回明霓国斯半步。我不会转交给他任何你要给他的东西,当你夺走他的兵权让他发毒誓不和我争夺王座的那一刻,你就和我,和他再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我给你的最后的告别。”

“星空,你先看看,如果有不对和不合适的地方,我再改。”

庭葛颤巍巍地起身,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份诏书交到埃尔隆德手里——瑟兰迪尔的继位诏书,只要庭葛离世,瑟兰迪尔就能凭这份诏书,名正言顺地登上王座。

“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给我这个?!”

埃尔隆德攥着这精致的继位诏书逼问庭葛。年迈的国王悲痛欲绝地捂住了耳朵闭上了眼睛,跌坐在椅子上。

“我会给他的,这是他应得的荣誉。”

埃尔隆德带着诏书,狠狠甩上门,决绝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宫廷。在离开宫门的那一刻,他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宫廷外的空气。

我终于自由了。


—tbc—

#终于解释了洛瑞恩和洛汗的援兵是怎么来的了,之前所有的谜团也都揭晓了,如释重负的我#

评论(30)
热度(62)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