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三章 约定

埃尔隆德在离开明霓国斯的第二天下午来到了灰港。他停下马车,看着远处宁静的海洋,听着时不时传来的海鸟的鸣叫声,想起他刚和瑟兰迪尔恋爱的时候,做过要一起去看海的约定。

“埃尔,你见过海吗?”

瑟兰迪尔半躺在他的怀里,纤长的手指轻绕着他黑色的发丝。

“我见过。”
埃尔隆德侧过脸看着自己的爱人,温柔地回应他。

“哪里的海?灰港吗?”

瑟兰迪尔来了兴致,翻身趴在床上看着他。他的双眸因为好奇和兴奋变得明亮耀眼,他就这样盈盈地望着埃尔隆德,期待着他的答案。埃尔隆德抓住他的肩膀,顺势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下。

“我唯一看过的海洋,是你的眼睛。”

“你胡扯什么啊……”

瑟兰迪尔笑着挣开埃尔隆德,身体还没支起一半就被埃尔隆德热吻和抚摸给重新压了下去。瑟兰迪尔轻轻搂着爱人黑色的后脑,接着又温柔得像幼鸟的羽翼一般抚摸爱人不断起伏的后背。他的动作总是这么柔软,即使在欲望达到顶峰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抓疼或抓伤埃尔隆德一分一毫。他忘了自己是王储,也忘了自己是战士,他在埃尔隆德面前,只是一个比花瓣更柔软的Omega。

“嗯……我们夏天去灰港好不好?带上格洛芬德尔和埃克希里昂,我和他们之前约好要一起去看海的……啊……不要……嗯……好好好,就我们两个,不带别人……”

直到瑟兰迪尔求饶,埃尔隆德才松开了自己咬着瑟兰迪尔乳尖的牙齿,他奖励一般地用舌头轻舔刚才惩罚过的地方,又用嘴唇轻轻啄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淫靡的声响。瑟兰迪尔红着脸看着他,胸口还因为埃尔隆德刚才大胆的举动起伏着。埃尔隆德抓着他的手腕,慢慢举高到头顶,让他再也没有办法挣脱开自己。

“瑟兰,就我们两个,我们去灰港看海。”

“好。”

埃尔隆德得到爱人的应允后,俯下身亲吻他。而瑟兰迪尔也不再躲闪和羞怯,他吮住埃尔隆德的唇,任爱人撬开自己的唇齿,全身心地陷在他的温柔里。

可是去年夏天我们为什么没有来灰港?我们后来做了什么?

埃尔隆德闭上眼睛,看到了他残忍地脱去瑟兰迪尔的衣服用信息素侮辱他,逼他分手,之后瑟兰迪尔冒着生命危险去洛汗商谈马匹出口的事情,最后,他在洛汗标记了瑟兰迪尔。

再后来呢?又发生了什么呢?

埃尔隆德恍然发现自己和瑟兰迪尔的爱情似乎就在那一刻出现了断层。明明应该是一切幸福和快乐的开始的标记,却成了他和瑟兰迪尔爱情的坟墓。

他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给了我,我却在他交出自己之后,没有给他哪怕只有一天的幸福和快乐。

埃尔隆德不敢再深思下去,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驾车上,一秒都不想再耽搁了。

瑟兰,再等等我,我很快就来了。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黄昏时分,埃尔隆德在一座傍海的山脚下停下了马车。他拴好马,伴着海浪声走上石阶,他的心跳开始加速,心里既忐忑又兴奋,当他来到瑟丹的住址后,抬起不住颤抖的手,敲响了那朴素却隐藏了无数幸福可能的大门。

木门吱吱呀呀地被打开了,梅格洛尔见到埃尔隆德后,猛地把他拉进门内,来不及做基本的寒暄,像做贼一般偷偷摸摸地把他往自己的房间里塞,直到关上了门他才松了口气。

“梅格洛尔殿下你这是怎么了?瑟兰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埃尔隆德都被他搞得懵了,梅格洛尔替他把行李放在房间的角落,随后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来,自己也拖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

“加里安和你说了吗?关于春天的情况。”

梅格洛尔凝重地望着埃尔隆德,却只得到了埃尔隆德不明所以的摇头。

“这老家伙……”梅格洛尔小声埋怨了加里安之后,紧抓着埃尔隆德的肩膀,凝视他的双眼。埃尔隆德被他的力道和注视弄得紧张不已,他猜到了什么,却又害怕自己猜对了什么。

“是瑟兰出什么事了吗?梅格洛尔殿下你别再卖关子了,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我带你去见他。但是你答应我,一定保持冷静。”

“好。”

埃尔隆德不知道梅格洛尔这话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他甚至已经准备好去拥抱瑟兰迪尔冰冷的尸身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肚子隆起,安静沉睡的瑟兰迪尔。他虽然有着身孕,脸颊却仍然比之前瘦削苍白,唇色也淡得发白。

埃尔隆德控制不住地想走到床边看个清楚,但是他还没跨近一步就被梅格洛尔推搡着推出了门。

他怀孕了……他在我标记他后没多久就怀孕了!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为什么?!

“为什么我没有发现?”

埃尔隆德抓住梅格洛尔的手臂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念出来。

“他为了替你扫清王途上的障碍,所以托我用魔法保住他的孩子。魔法作用期间,脉搏,信息素,甚至他的肚子都不会有任何变化,所以你没有发现。”

梅格洛尔镇定地望着悲伤和愤怒交织的埃尔隆德,他那冷静淡定到冷酷的表情,无疑更激怒了埃尔隆德。

“他让你用魔法你就用吗?!万一魔法结束他没挺过去怎么办?那是个活生生的孩子!他长在他肚子里,总有一天会长回他应该有的大小,他是个Omega,怎么能忍受得了这种痛苦?”

“可是他忍过来了!为了你们的孩子他忍过来了!埃尔隆德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不是你指责我控诉我的时候……”

梅格洛尔还没说完,就看到埃尔隆德望向了他的身后。梅格洛尔转过身,看到格洛芬德尔正提着茶壶站在他们身后。格洛芬德尔把本想砸向埃尔隆德的茶壶放在身后,随后一步步逼近埃尔隆德。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还有脸来!”

格洛芬德尔抓住埃尔隆德的衣领,逼着他看自己的眼睛。埃尔隆德知道自己的确欠瑟兰迪尔太多,而眼前这个人在瑟兰迪尔最脆弱无助的时候,做了很多本该由他来做的事情。他没有任何反抗,但是格洛芬德尔也没有做任何暴力的动作。

“我不会打你,你是他的Alpha,你受伤了,他会感知到。他睡得浅,我不想吵醒他。现在趁他还不知道你来了,我请你立刻带着你的东西回你该回的地方去。”

格洛芬德尔放开了埃尔隆德,向后退了几步。埃尔隆德双脚站在地上,却觉得没有刚才自己被拽着领子提在半空中来得安心。

“我不会回去的,我要留下来照顾他。”

埃尔隆德走近了格洛芬德尔,斩钉截铁地说。

“呵……照顾他?他选择用魔法保胎的时候,你不在他身边;他在来灰港的路上疼得晕厥的时候,你不在他身边;他来到灰港后的一个星期里依然被隐痛折磨得茶饭不思整夜失眠的时候,你仍旧不在他身边,现在他好了,能吃也能睡了,你却想着来照顾他了?埃尔隆德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里,你就休想见他一面!”

“格洛芬德尔,你应该明白春天需要他的Alpha陪在他身边。他的情况不好,我和你说过很多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药能比得上Alpha给予孕期Omega的慰藉和鼓励。”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梅格洛尔终于发声了。他没有偏袒任何人,只是陈述了一个客观的事实。

“我当然知道瑟兰需要他,当瑟兰疼得神智不清,或者晚上做梦时,喊的都是他的名字。可是这依然不能阻止我恨你,埃尔隆德,我从没有想过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会因为爱上一个人而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在,我就不会让你见到他。”

格洛芬德尔说完,提起地上的茶壶,转身进了瑟兰迪尔的房间,轻轻关上门。他庆幸自己终于把埃尔隆德关在了门外,却没有料到瑟兰迪尔早就醒了。

“外面很吵,出什么事了?”

瑟兰迪尔从床上坐起来。格洛芬德尔扶着他坐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而是一边给他盖被子一边回答他。

“没事,就是我和梅格洛尔殿下吵了几句。”

“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撒不好谎。”瑟兰迪尔捏了捏好友的手,笑着望着他。可是格洛芬德尔却没法笑出来,他伸手摸了摸瑟兰迪尔隆起的肚子后,起身离开。

“是他来了对不对?”

瑟兰迪尔望着他的背影问。

“是。瑟兰,如果你不想见他……”

格洛芬德尔几乎能想出一百种让埃尔隆德消失的方法,可是千言万语都被瑟兰迪尔的一句话顶了回去。

“我要见他。”

“可是……”

“格洛芬德尔,我要见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严肃地望着格洛芬德尔的眼睛,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埃尔隆德一直都守在门外,这是他离瑟兰迪尔最近的地方,他不可能轻易地离开,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在这狭窄的走道里搭一个小帐篷,日日夜夜都守在这里。

梅格洛尔走到他身边,轻拍他的肩膀。

“你不要太介意格洛芬德尔刚才说的话,这段时间他的确很辛苦,春天几晚没睡,他也差不多几晚没有合眼……”

“他说的每个字都对,梅格洛尔殿下,我真的感谢你们为瑟兰,为我做的一切,现在我愿意做任何补偿,我只希望你们不要赶我走,只要能留在这里,哪怕他不想见我也没关系……”

“他想见你。”

格洛芬德尔砰地一声推门从瑟兰迪尔的房里出来,连门都没有带上就这么气冲冲地走了。埃尔隆德显然被吓了很大一跳,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门就这样打开了。梅格洛尔拍拍他的肩膀后,和格洛芬德尔一起离开。

埃尔隆德轻柔地拉过那扇被暴力对待的门,进入房间后,再缓缓地关上。他站在门边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静静坐在床头,疼痛和失眠并没有过多的摧残他的容颜,他除了稍显疲惫之外,依旧是那么的英俊和优雅,他望着埃尔隆德,微微颔首。

埃尔隆德望着这样怀着自己骨肉的瑟兰迪尔,想说太多又怕自己可能一开口就会伤害到对方。他们就这样僵持着,似乎谁先说话谁就输了。

“你不说话,那只有我先说了。”瑟兰迪尔顿了顿,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之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现在我只关心眼前和未来的事情。我希望我们之间有两个约定:第一,孩子是我一个人的;第二,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回明霓国斯。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最好现在就提出来,之后我们不一定再有这样的机会沟通和交流。”

“你说的这两个约定,没有限制我照顾你的权利,对不对?”

瑟兰迪尔被埃尔隆德问得懵住了,他以为自己已经把所有丑话都说在了前面,埃尔隆德没有任何机会夺走他的孩子,他也不会和孩子回明霓国斯认祖归宗,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埃尔隆德居然钻了一个和孩子没有任何关系的“空子”。

可是这就是埃尔隆德啊,在他眼里,瑟兰迪尔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哪怕是他的骨肉,也只能屈居第二。

瑟兰迪尔低头莞尔,想着自己怨恨埃尔隆德不明白自己的心,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

埃尔隆德不敢猜测瑟兰迪尔微笑背后的意义,他只知道自己暂时可以留下来照顾瑟兰迪尔了,至于其他的,他不在乎。

“瑟兰迪尔殿下,我没有疑问了,我将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埃尔隆德向瑟兰迪尔行礼后,走出寝殿带上门。他关上门后,在门上趴了一会儿,仅仅是贴着门,他都能感觉到幸福和自由,他的爱人就在里面,他可以留在他身边照顾他,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呢?

而在卧室里的瑟兰迪尔也重新躺回了床上,他以为自己会很激动,会落泪会伤心,但是都没有,他只是睡着了——从第一天来灰港到现在,他没有一天比现在睡得更香甜,连宝宝都似乎安静了不少。

反正不是因为埃尔隆德。

他倔强地想着,也倔强地进入了久违的梦乡。


—tbc—

#如果觉得有一点甜了,那不是错觉!我要开始撒糖了!#

评论(29)
热度(69)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