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五章  新房客

 

在瑟丹的药房里看了一会儿海上日出后,埃尔隆德收拾整理了一下自己翻动过的书籍和材料,随后走出了药房带上门。当他正要去厨房准备给瑟兰迪尔的早餐时,药房的主人瑟丹恰好也来到了药房门口。老人一身白衣白袍,有一种超脱的,仙风道骨的气质,他微微颔首,向王子行礼。

 

“早上好,埃尔隆德殿下。”

“早上好,瑟丹医生。”

 

埃尔隆德强打着精神,却还是难言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瑟丹似乎猜到了埃尔隆德一晚没睡,打趣道:“埃尔隆德殿下,我知道你担心瑟兰迪尔殿下,可是你不能自己先累倒了啊。”

 

“我不累,我有太多事情要做,我已经来晚了。”埃尔隆德揉了揉太阳穴,低头叹息。瑟丹走到他身边,轻按他的肩膀,“和相爱的人重逢,永远都不嫌晚。不知道埃尔隆德殿下能不能拨冗,陪我这把老骨头上山采些草药?”

 

“荣幸之至。”

 

埃尔隆德微微侧身让瑟丹先行,老人也不再客套,带着埃尔隆德上山。

 

灰港依山傍海,非常适宜度假和养老。埃尔隆德跟着瑟丹走进山林,耳边的海浪声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山风和鸟鸣,还有脚踩泥土和落叶的沙沙声,清晨的山林光线昏暗,神秘却不令人恐惧,埃尔隆德在这山野中间环顾,才短短的光景,他却恍然已经不知今夕何夕。

 

“这里真的很适合居住,难怪多瑞亚斯的贵族们都喜欢来这里看病养老。”

 

“的确是这样。我在这里行医,救治过不计其数的贵族,其中也不乏瑟兰迪尔殿下这样专门来养胎的贵族Omega,但是瑟兰迪尔殿下是我见过最坚韧,也是最平易近人的一个。可惜他不属于灰港,他的命运不在这里。”

 

瑟丹说着,小心翼翼地采下一株珍奇的草药放在手上端详。埃尔隆德走近他,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瑟丹。

 

“瑟兰的命运只掌握在他自己手上。瑟丹医生,我们都知道瑟兰是国王的最佳人选,可是他为了多瑞亚斯已经付出了太多,他不欠这个国家,更不欠我们任何人,他现在选择留在这里休息,照顾他的宝宝,我们也该尊重他的选择。”

 

“你以为他真的放弃了吗?他是为你放弃的。埃尔隆德殿下,如果有一天,瑟兰迪尔殿下愿意为了你重新回到明霓国斯,登上王座,那才是他真正原谅你,愿意和你重归于好的时候。”

瑟丹起身,郑重地望着埃尔隆德,“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才能说服我们的国王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埃尔隆德看着老人深不可测的眼睛,想到他不过和瑟兰迪尔相处一个月,就几乎看穿了瑟兰迪尔的心,这等智慧和识人的深度,让埃尔隆德无比钦佩。瑟丹看着埃尔隆德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王子被自己说动了,但是埃尔隆德接下来的这番话,反而让这年迈世故的老人重新认识了爱情。

 

“瑟丹医生,我现在想不到这么远,我现在只想让瑟兰平安地诞下两个孩子,他们三个人,一个都不准有闪失。至于他愿不愿意原谅我,愿不愿意和我回到明霓国斯,愿不愿意登上王座,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他平安快乐。”

 

埃尔隆德说完,擦过瑟丹的肩往前继续走。

 

“埃尔隆德殿下。”老人轻声叫住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停下脚步,回过头望着他。

 

“你和瑟兰迪尔殿下没来之前,梅格洛尔殿下和我说过一些你们的故事。可是我仍然不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瑟兰迪尔殿下这样的王储心甘情愿地为他怀上子嗣,放弃自己唾手可得的一切。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值得瑟兰迪尔殿下这般付出,瑟兰迪尔殿下更值得你对他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埃尔隆德殿下,我将全力帮助你和瑟兰迪尔殿下,我更希望,多瑞亚斯的未来,能掌握在瑟兰迪尔殿下和你的手里。”

 

“谢谢你,瑟丹医生,其实你已经帮助了我们太多了,反而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埃尔隆德说着,羞愧地摇头,瑟丹拍拍他的肩膀,健步如飞地往前走去。

 

“你们什么时候和好,就是给我最大的回报。”

 

埃尔隆德和瑟丹一边采药一边讨论着瑟兰迪尔的情况,没多久太阳已经完全升高,在天光大亮前,他们一同下山。

 

“对了埃尔隆德殿下,我和梅格洛尔殿下都没有告诉瑟兰迪尔殿下他怀的是双生子,他那么聪明又敏感,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如果提前告诉他是两个孩子,只会增加他的心理压力,他怀这两个孩子已经太辛苦了,没必要再承受这个。”

 

瑟丹停下脚步,神色严肃地对埃尔隆德说道。

 

“瑟丹医生你们真的是太贴心了,我之前就在担心瑟兰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说实话,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担心远胜过快乐。我只恨命运为什么总是对他不公,即使是送给他这世间最美的礼物,却又是一场考验。”

 

埃尔隆德想到瑟兰迪尔那高高隆起的腹部和他不与之相配的纤瘦的身体,心痛得走不下去。瑟丹拍拍他的肩膀,先行向山下走去。

 

而此时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才刚起床。格洛芬德尔搓了毛巾给瑟兰迪尔洗脸,又拿清水和盐让他漱口。瑟兰迪尔虽然很不习惯也不喜欢这样被人照顾着,但是他又实在是需要这样细致的照顾,随着腹部越来越大,他能自己处理的事情也跟着越来越少。

 

“瑟兰,你说,你肚子里会不会不止一个宝宝?”

 

格洛芬德尔摸了摸瑟兰迪尔的肚子,瑟兰迪尔也跟着低头看自己的腹部。

 

“梅格洛尔殿下和瑟丹医生都说是一个孩子,那应该就是一个孩子了。幸亏是一个孩子……我不觉得我的身体有能力同时生下两个孩子。”

 

“哎呀瑟兰你真是……全中土最好的两个药师都在这里了,你担心什么?别说两个孩子了,就算你怀的是四个孩子,也肯定没问题的。”

 

格洛芬德尔拍着胸脯说着,仿佛生孩子的是他一般笃定,瑟兰迪尔歪着头看着自己那永远那么乐天派的好友,心里的愁云似乎也跟着散去了。

 

“你以为我是在下蛋吗?还四个呢……”

瑟兰迪尔坐直了身体,精神不错的他终于有力气开玩笑了。

 

“下蛋好啊!你下完了我来孵!”格洛芬德尔顺着瑟兰迪尔的思路陪他一起闹,他离开了床沿,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像母鸡的翅膀一样扇了两下,“你看我这姿势怎么样?”

 

“别逗我笑了等下我该肚子疼了……”

瑟兰迪尔捂着肚子,靠着床头轻声地笑着。格洛芬德尔见瑟兰迪尔笑了,这才拍拍屁股起身,走到床边给瑟兰迪尔掖被子。

 

“我去拿早餐。”

 

格洛芬德尔说着,走到门口推开门,却看到梅格洛尔正好想敲门进来。

 

“春天,格洛芬德尔,你们一起来客厅吃早餐吧,瑟丹医生有话要对大家说。”

 

“好我们这就来。”

 

格洛芬德尔关上门后,走到床边扶着瑟兰迪尔下床。他们都不知道瑟丹要说什么,也无从猜测。当他们来到客厅时,瑟丹和梅格洛尔已经分别坐在了主座和左侧,埃尔隆德正在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果汁和牛奶,而整个客厅里都弥漫着熏肉和煎蛋的香气。

 

埃尔隆德倒完所有的饮料在左侧坐下后,瑟丹站了起来。他微笑着扫视了每个人的眼睛,又清了清嗓子,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其实,我作为一个平民,面对在座的王室成员,我是没有资格站在你们面前说话的。我现在只能以一个房东的身份,来给大家开个小会。”

 

见在场的四个人都认真地听着,瑟丹这才继续进入正题。

 

“之前瑟兰迪尔殿下情况危急,我们只管着照顾瑟兰迪尔殿下,所以有些话我也没有来得及说,现在埃尔隆德殿下也加入了我们这个大家庭,人多了,难免就会有摩擦和矛盾,我作为药房的房东,在这里先立个规矩:大家能有缘聚在这里,我希望大家都能和睦相处,如果有人对此有意见,那我只能请他离开这里了,我这间药房小,容不下不能这样的贵族。不知道各位对我这个规矩有意见吗?”

 

“我没意见。瑟丹医生,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谢谢你对我的帮助,这一个多月来辛苦你了。”

 

瑟兰迪尔第一个作了表态,梅格洛尔和埃尔隆德也很快表示同意,只有格洛芬德尔沉默了许久。

 

“格洛芬德尔大人你的意见呢?”

 

瑟丹转向了仍然沉默的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在桌子下轻轻摸了摸格洛芬德尔的膝盖,格洛芬德尔也把手叠在瑟兰迪尔的手背上,示意他自己知道分寸。

 

“瑟丹医生说得对,人多了,难免就会有摩擦和矛盾,同样的,人和人的立场和经历的事情不同,也难免会有分歧和隔阂。我会尽量做到和大家多沟通交流,和大家和睦相处。”

 

格洛芬德尔的弦外之音在场的人都听得明明白白,他说得滴水不漏,连瑟丹都不知道怎么接话,瑟兰迪尔更是用力地抓紧了格洛芬德尔的膝盖不放手。最后是埃尔隆德起身,打破了这份沉默。

 

“格洛芬德尔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认为,我们这几个人之所以今天能聚在一起,不仅是缘分。我们之间都是朋友,是有感情基础的,并且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瑟兰能平安地诞下他的孩子。我们之间有交情,又有共同的目标,我相信没有什么矛盾是我们无法解决的。”

 

格洛芬德尔几乎都要起身反驳了,却被瑟丹抢了先。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的话,我们吃早餐吧。今天所有的早餐都是埃尔隆德一个人准备的,非常辛苦,大家给他个面子,尽量吃完不要浪费。”

 

瑟丹说着,笑眯眯地给每个人盛菜,格洛芬德尔接过满满当当的一盘熏肉和煎蛋,把没说出口的话都混在食物里吃了下去。而埃尔隆德全错都没有好好吃饭,不是给瑟兰迪尔盛菜就是痴痴地望着他吃。瑟兰迪尔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全程都没有抬头。这顿早餐的“色香味”早超出了传统早餐该有的氛围,对梅格洛尔和瑟丹这两个上了年纪的人真的是“大开眼界”。

 

“嗯……我想起来药房里的小狗阿花还没吃早餐,我去喂狗了。”

梅格洛尔端着剩下的煎蛋,一溜烟地离开了客厅。瑟丹吃完早餐后也晃晃悠悠地起身走了,最后只剩下埃尔隆德,瑟兰迪尔和格洛芬德尔面面相觑。

 

格洛芬德尔喝完牛奶后,看了看瑟兰迪尔,发现他在埃尔隆德灼热的眼神下,几乎没怎么动盘子里的东西。

 

“我们去房间吃吧。”

 

“好。”

 

格洛芬德尔一手端着早餐,一手托着瑟兰迪尔的腰离开了客厅,临走前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望了埃尔隆德一眼。

 

“埃尔隆德殿下,谢谢你的早餐。啊对了,煎蛋太淡了,下次记得放盐。”

 

格洛芬德尔完成了心里既定的吐槽后,扶着瑟兰迪尔踏出了客厅的大门。

 

“孕期不能多吃盐!”

埃尔隆德终于忍不住追出去大喊一声,格洛芬德尔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像是国王宣布散会一般无视埃尔隆德的解释。

 

埃尔隆德望着那两个金发背影,默默为他们送行。正当他们已经远去,埃尔隆德也快放弃,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瑟兰迪尔回头看了他一眼。

 

埃尔隆德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眼神,他只知道仅仅是一个回望,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就都有了意义。直到他忙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再次回想那个眼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曾经见过那个眼神。

 

他和瑟兰迪尔第一次一起晨跑的时候,瑟兰迪尔跑在前面,回过头看他时候的眼神。那是他第一次正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也正是在那一刻,悄然地走进了他的心。埃尔隆德不停地交替回忆着这两个美好的清晨,沉沉入睡。


-tbc-

评论(34)
热度(68)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