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王途(ET,ABO)

第六十六章 冷饮

 

埃尔隆德在灰港住下后,除了准备瑟兰迪尔的每日三餐之外,并没有每天都守在瑟兰迪尔身边照顾他,而是来到瑟丹的药房开了门诊。

 

“埃尔隆德殿下,你不是说你已经来晚了吗?”

瑟丹不明白埃尔隆德这样做的意义,不过他很喜欢埃尔隆德这样的年轻又不乏经验的医生帮忙。

 

“他身边有格洛芬德尔这样细心的人照顾着,我不担心。他现在还没有做好面对我的准备,与其每天都见不到他,希望一次次落空,我倒不如帮您一起照看药房,替您分担点工作。”

 

埃尔隆德说完,把黑色的长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还戴上了自己特意缝制的口罩,以防人们认出他王子的身份。瑟丹看着他全副武装的样子,笑着问他:

 

“王子殿下,我该给您多少工钱呢?”

“够抵我和瑟兰的房租就行。”

埃尔隆德笑着回应瑟丹,口鼻被遮挡的他,只露出了一双弯弯的笑眼。

“这样,我按照普通药师的薪资给你发薪水。你是要谈恋爱的人,身边多少得留一些买礼物的钱吧。”

瑟丹说着,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埃尔隆德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行礼之后一溜烟跑去了自己的诊室。

 

从此以后瑟丹的药房就多了一个神秘的蒙面药师。很多人都好奇他为什么戴着口罩,瑟丹只是解释说药师曾经脸部受过烧伤,戴口罩只是为了不吓到患者。病患们也只管看病,没有这么多的好奇心,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

 

初春的时候,埃尔隆德接待过一个叫亚利珊德拉的7岁小女孩,小手臂骨折的她在瑟丹的药房养病,见埃尔隆德的诊室没人就会钻进来和他聊天。埃尔隆德也经常会备一些小点心给亚利珊德拉,给她讲一些自己编的小故事。只有亚利珊德拉知道埃尔隆德的脸根本没有烧伤,这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

 

“药师小哥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亚利珊德拉睁着蜜色的大眼睛望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放下了写病例的笔,严肃认真地回答这个鬼精灵。

 

“亚利珊德拉,这不是你现在该问的问题。”

“你就告诉我嘛!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亚利珊德拉伸出了小手指,埃尔隆德低头浅笑了一会儿,伸手勾上了小女孩的手指,亚利珊德拉咧开嘴笑了,用拇指和埃尔隆德的拇指按了一下。

“我们拉钩了,你可以告诉我啦!”

“好,我告诉你。嗯……我喜欢的人,也是个小哥哥,他有蓝色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有很漂亮的金色的头发……”

 

正当亚利珊德拉入神地听着的时候,埃尔隆德突然看着前方不说下去了。亚利珊德拉焦急地回头一看,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有蓝色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和漂亮的金色头发的小哥哥。

 

“埃尔隆德殿下,你该准备瑟兰迪尔殿下的晚餐了。”

格洛芬德尔面无表情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走,却没想衣角被亚利珊德拉拉住了。他好脾气地蹲下来,笑盈盈地摸摸小女孩的头发。亚利珊德拉凑近格洛芬德尔的耳朵,小声地说了些什么。格洛芬德尔笑着起身,随后瞪了埃尔隆德一眼,嘭地一声带上了门。

 

“小哥哥,你的男朋友生气了啊。”

亚利珊德拉轻轻地说着,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小心翼翼地望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差不多猜到了亚利珊德拉对着格洛芬德尔说了什么,他大笑着抱起亚利珊德拉举高到头顶,亚利珊德拉又惊又喜,在埃尔隆德的怀抱里咯咯地笑。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的男朋友比他还漂亮。等有机会我带你去见他,他怀孕了,不方便出门。”

“真的吗?太好了!我要见小哥哥的男朋友!”

亚利珊德拉在诊室里嬉闹大喊。埃尔隆德把她放下来,随后手指放在唇部做禁声的动作,亚利珊德拉立刻安静了下来,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放在唇上,发出可爱的嘘声。

 

“这是我们的秘密。”

“对,这是我们的秘密。”

 

格洛芬德尔是真的生气了,他当天晚上就把这个啼笑皆非的乌龙事件告诉了瑟兰迪尔。已经有些犯困的瑟兰迪尔看着满屋暴走的格洛芬德尔,顿时都有些精神了,想笑又不敢笑。

 

“气死我了!那小姑娘夸我好看!好看是什么意思?配得上她的‘’小哥哥‘’的意思吗?”

 

“唉,你真是……和小孩计较什么。”

瑟兰迪尔捂着笑疼了的肚子,拉过被子准备睡了。

 

“不管,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报仇。”格洛芬德尔气得腮帮都鼓大了一圈,“你觉得我该不该报仇?”

“该,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瑟兰迪尔打着哈欠回答道。

“你不心疼?”格洛芬德尔说着,摩拳擦掌了起来,瑟兰迪尔眯着惺忪的眼睛,微笑着朝他点头。

“我不心疼,放手整他吧,格洛芬德尔大人。”

 

一个星期后,埃尔隆德接到了一个棘手的任务——瑟兰迪尔想吃冷饮。从前在明霓国斯的时候,埃尔隆德的确做过一些很好吃的冷饮给瑟兰迪尔——牛奶冰棒,冰柠檬薄荷茶,都是祛暑的法宝,可是现在是乍暖还寒的早春,瑟兰迪尔又怀着孩子根本不能吃冷的东西,埃尔隆德不明白深爱孩子的瑟兰迪尔怎么一下子变这么任性了。

 

“孕期的Omega都是比较……嗯,挑食的嘛!他想吃什么就尽量给他做,你那么爱他,肯定会有办法的。”

格洛芬德尔双手背后,像个老人家似的语重心长地对埃尔隆德说着,埃尔隆德不禁怀疑想吃冷饮的就是面前这个古灵精怪的贵族,但是孕期Omega的确也会燥热难耐,这股燥热来自身体内部,Omega此时会想吃冷的东西降温也是人之常情,再加上瑟兰迪尔怀的是双胞胎……

 

埃尔隆德想着,心酸胜过了对格洛芬德尔的怀疑。金发贵族见埃尔隆德神色凝重的模样,也有些于心不忍,赶紧退出了他的房间。

 

之后的一个星期,埃尔隆德都没有待在药房。药房在瑟丹的管理下还是正常运作着,梅格洛尔按照埃尔隆德的食谱准备瑟兰迪尔的三餐,格洛芬德尔照顾瑟兰迪尔的起居,埃尔隆德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但是只有瑟兰迪尔想念着埃尔隆德做的营养餐,每一道菜每一碗汤,都是他每天的期待,虽然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有多喜欢。

“格洛芬德尔你老实告诉我,埃尔隆德去哪里了?”

 

埃尔隆德离开的第七天,瑟兰迪尔终于忍不住问了格洛芬德尔。正当格洛芬德尔不知道该怎么向瑟兰迪尔坦白那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突然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格洛芬德尔仿佛解脱一般过去开门,却发现门外没人,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亚利珊德拉单手提着一个食盒。

 

“这是药师小哥哥要我给他男朋友的。”

亚利珊德拉怯生生地看着格洛芬德尔。格洛芬德尔接过食盒,蹲下身亲了亚利珊德拉胖乎乎的小脸蛋。

“谢谢你小妹妹。”

“药师小哥哥说,怀孕要少吃冰,小哥哥你不要贪凉啊。”

亚利珊德拉在门口对着躺在床上的瑟兰迪尔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

瑟兰迪尔笑着回应亚利珊德拉。小女孩见瑟兰迪尔同意了,便乐呵呵地离开了瑟兰迪尔的卧室,在离开之前,她又调皮地转过身来说,

“小哥哥你真好看,怪不得药师小哥哥那么喜欢你。”

 

亚利珊德拉走了以后,瑟兰迪尔打开食盒,里面放着一碗新鲜的水果,苹果,橙子和奇异果被切成了小块,而碗底垫着一排冰块,水果因此有些凉,却没有到冰冷的程度。冰块和碗之间,有一个小信封。瑟兰迪尔小心地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小小的字条——

 

“瑟兰,灰港不产水果,我花了几天去周边买了些水果回来,很抱歉我不能做冷饮给你吃,只能给你做一些冰镇的水果做甜品。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为了你和宝宝的健康,再坚持三个月,好不好?——爱你的埃尔。”

 

瑟兰迪尔把信封塞回食盒,然后把食盒整个地塞到了格洛芬德尔怀里。

 

“吃吧,你要的冷饮。”

 

他瞪了格洛芬德尔一眼之后,拉过被子睡了。格洛芬德尔打开食盒看了看字条,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嘴上还是嘟囔着“谁知道他真给你做冷饮了”,瑟兰迪尔不想再和他讨论关于冷饮的事情,直接一口气吹灭了烛火。格洛芬德尔也没心思吃了,他把埃尔隆德的这一番好意放到了桌上,随后也躺回自己的床上睡了。

 

瑟兰迪尔在漆黑一片的卧室里,仿佛还能闻到水果的香甜气息。

 

埃尔隆德,谢谢你。

-tbc-

评论(17)
热度(49)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