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王途(ET,ABO)

第六十七章 权戒

 

“瑟兰迪尔你听清楚了,欧瑞费尔是因为露西恩死的!是因为埃尔隆德死的!你的王位也是埃尔隆德夺走的!你真正的仇人从来不是我!……”

 

不是这样的……他没有做错什么,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

 

瑟兰迪尔流着眼泪从梦魇中挣扎着醒过来,卧室里空无一人,却有一股清新的香气。他擦干眼泪,起身坐在床头,这才发现窗台边放了三盆兰花——极其名贵又难养的品种,连宫廷都很少放置这样的花卉。而整个灰港会选择送兰花给他的,只有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望着盛放的兰花,想到前两天格洛芬德尔和他一起吃饭时对埃尔隆德的日常吐槽。

 

“今天瑟丹医生给埃尔隆德发工资了,也没见他给你买什么东西。”

“格洛芬德尔,埃尔隆德没理由一定要给我买东西。钱是他赚的,和我没关系。”

瑟兰迪尔当时冷静地回答了格洛芬德尔,好友没有继续接话,只是撇撇嘴后接着吃饭。自从“冷饮事件”过后,格洛芬德尔大致也猜到了瑟兰迪尔的心思,尽力克制了自己对埃尔隆德的评头论足。他们谁都没有再提买礼物这件事情,然而就在两天之后,埃尔隆德的礼物就这样悄然地出现在了他的卧室里。瑟兰迪尔不知道灰港的花市行情,但如果是在明霓国斯,这三盆兰花的价格肯定已经耗掉了埃尔隆德大半个月的薪资。

 

瑟兰迪尔闻着屋子里那和自己信息素相近的味道,皱紧了眉头。

 

埃尔隆德在药房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回到卧室换衣服然后准备给瑟兰迪尔做晚餐,可是他一进屋,迎接他的是满屋的花香。三盆兰花原封不动地回到了他的窗台上,修长的枝叶舒展开来,花朵们点缀其中,优雅地散发着花香,看起来清冷孤傲,正如它们该属于的主人。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埃尔隆德不明白礼物被退货的原因,他不敢去问格洛芬德尔,他用脚指头都想得到这个金发贵族看到瑟兰迪尔退回礼物后有多“幸灾乐祸”,瑟丹没有这么八卦,他想来想去或许也只有梅格洛尔能给他一个靠谱的答案。

 

“你还别说,我真替你问过了。”梅格洛尔还没说完就先叹气,埃尔隆德顿时慌了,几乎是屏息静气地等待着梅格洛尔的答案。

 

“春天说,这三盆兰花太贵了,不符合他现在平民的身份,还有就是他认为他和你现在只是普通朋友,不适合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最后就是,他不喜欢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而且窗台上放着兰花,会让他想起自己在明霓国斯的寝殿。灰港是他的新家,他不想把卧室搞成第二个王储寝殿。”

梅格洛尔一边说,一边看着埃尔隆德的眼神从失望到绝望的变化。的确,平时省吃俭用攒下的工资给自己心爱的Omega买了花,一句感谢都没有得到反而收到了那么多的反效果,论谁听了都会受打击。

 

“是我做得不好,我只知道他喜欢兰花,却没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份,这种品相这么好的兰花,肯定会让他想到过去的宫廷生活,至于他不想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可能也是因为我曾经伤他伤得深。总之都是我考虑不周全,我不怪他,我只是恨自己。”

 

埃尔隆德这番深情诚恳的道歉连梅格洛尔听了都快动容了,他们这几个人,甚至包括瑟兰迪尔,都没有否认埃尔隆德对瑟兰迪尔的一往情深和体贴入微,只是瑟兰迪尔过去承受的伤痛太过沉重,埃尔隆德只得更加细心地揣摩瑟兰迪尔的心思,把自己完全置身于瑟兰迪尔的立场来想问题,最后才能融化瑟兰迪尔那冰封的,以及被命运捉弄而得变得敏感的心。

 

“埃尔隆德,我知道你该送瑟兰迪尔什么礼物,他一定不会拒绝你,只是,这礼物极其贵重,你不一定能拿到。”

梅格洛尔脸色凝重地说着,但是埃尔隆德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只要不是什么杀人放火才能拿到的东西,我都愿意试一试!”

“明天吃过午饭,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

 

第二天中午,埃尔隆德向瑟丹请了假,跟着梅格洛尔去了灰港最大的古董城。这是多瑞亚斯最著名的古董交易场所,甚至其他国家的贵族富人都会来这边淘淘宝贝。

 

“明霓国斯有些贵族会卖掉一些自己的东西来换现钱,比如有些珠宝和首饰,是无价之宝,还有些宝贝是王族流落在民间的,只要不是明霓国斯派人来征收,一般都是卖家开价。”

梅格洛尔走到古董城最里面的一间店铺,店主看到梅格洛尔,脸上一时间堆满了笑容,哪怕梅格洛尔的表情已经严肃得仿佛要杀人。

 

“梅格洛尔殿下,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你好久了!想通了是吧?现在瑟兰迪尔殿下失踪了,生死未卜,这权戒怕是没人再会惦记了,我给你打个折吧!哎……哎梅格洛尔殿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梅格洛尔实在听不下去,伸手攥住了店主的衣领不放,埃尔隆德虽然也很生气店主这种不尊重瑟兰迪尔的态度,可是他更想知道的是他们说的这枚权戒是什么。梅格洛尔松开了手,随后揽着埃尔隆德的肩膀让他走到柜台前看那枚戒指。戒指上镶着一颗硕大的白宝石,在古董店微弱的光线下,宝石闪着柔和却不乏贵气的光泽,一看就不是普通贵族会戴的戒指。

 

“春天的情况稳定之后,我来到古董城,想买个酒壶给瑟丹当礼物,却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欧瑞费尔的象征兵权的戒指。当年美丽安的雇佣兵杀害了欧瑞费尔后,这枚戒指就失踪了,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估计是雇佣兵把戒指卖了,辗转几次之后被卖到了这里。春天小时候也见过这枚戒指,欧瑞费尔答应过要把戒指传给春天,可是他没有等到那一天。”

 

梅格洛尔说完这个故事后,哽咽着背过身去,不敢再看这枚戒指。

 

“我没有告诉瑟丹他们关于这枚戒指的事情。我和春天和格洛芬德尔现在住在瑟丹家里,早就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公贵族了,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赎戒指,我又不想让春天有心事,所以只是拜托老板替我留着。现在你来了,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这枚戒指应该由你拿回来,欧瑞费尔曾经舍身救你的父母和你,这是你欠欧瑞费尔,也是你欠春天的。”

 

埃尔隆德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权戒,他没有回答梅格洛尔,而是直接问店主。

 

“你刚才说,会给我们打折。”

“是的,梅格洛尔殿下可是亲王殿下,我无论如何都得给亲王优惠的。”

“那你会给王子多少优惠?”

 

埃尔隆德说完,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对王族成员了如指掌的店主很快认出了埃尔隆德,他赶紧低头行礼,整个人紧张得微微发抖。梅格洛尔没想到埃尔隆德会因为一点折扣就这样暴露自己的身份,伸手想要把他的口罩继续戴上去,埃尔隆德打掉了梅格洛尔的手,眼睛直直地望着店主,眼神带来的压力让店主简直连气都喘不过来。

 

“王子殿下您怎么在这里……那么瑟兰迪尔殿下是不是也在灰港……”店主小声地猜测着,越猜越不敢说。

 

“你也是做生意的人,我不会为难你。我再问你一遍,你会给王子多少优惠?”

“我是用一箱白宝石换来的,王子殿下,我不赚您的钱,不亏本就行。”

“好,一言为定,你替我留着戒指。”

 

埃尔隆德重新戴上了口罩,转身离开。梅格洛尔小跑着跟上了他,在他身后追问着,“星空,你准备怎么赎回戒指?”

“我不在药房里做门诊了,我可以出诊,问贵族们收上门费,我多跑几家,总有一天会攒够的。”埃尔隆德自信又坚决地说着,仿佛这枚戒指命中注定就是他的一样。

“我有个来钱快的办法,但是可能要冒点风险,你愿意尝试吗?”

梅格洛尔深吸一口气,不敢再说下去。

“瑟兰可以为了孩子忍受魔法保胎,我为什么不能为了他冒一次险?”埃尔隆德走近了梅格洛尔,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无坚不摧,最终打碎了梅格洛尔的犹豫不决。

 

“每年新春,灰港都有一场喝酒比赛,赢家可以拿到两整箱的金币,恰好可以换权戒。”

“今年的比赛具体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五号,四月五号。”

“好。”


-tbc-

评论(32)
热度(65)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