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八章  蓄力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亚利珊德拉像平日一样早早地来到埃尔隆德的诊室报道,她进来的时候埃尔隆德正背对着她照镜子。

“小哥哥早!”亚利珊德拉大喊着,抱住埃尔隆德的腰。

“早上好,亚利珊德拉。”

埃尔隆德温柔地转过身蹲下来,亚利珊德拉却被他吓得跳脚。

 

“小哥哥你怎么留胡子了!”

亚利珊德拉说着,伸手摸了摸埃尔隆德的下巴,硬硬的,手指碰上去有点疼,亚利珊德拉好奇地这边碰碰那边戳戳,还拔了一下埃尔隆德的胡子,埃尔隆德吃痛地喊了一声。

“亚利珊德拉你这样很不礼貌哦!”

“小哥哥对不起。”亚利珊德拉抱歉地用小手揉揉埃尔隆德那刚刚拔过胡子的下巴,“小哥哥你为什么要留胡子啊?胡子好硬,摸上去好痛。”

“小哥哥想换一个打扮。”埃尔隆德笑着揉揉小女孩的头发,“好了我要上班了,快出去吧,听话。”

“哦。”

没有得到满意答案的亚利珊德拉嘟着嘴走出了诊室。埃尔隆德关上门,再一次照了照镜子,镜子中的自己有着和年龄不符的络腮胡,略显沧桑的同时,也有着一份别样的性感。

 

这样应该就没人能认出我了。

 

他心满意足地摸了一把下巴,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被埃尔隆德的胡子吓到的不止亚利珊德拉,格洛芬德尔也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一个月来埃尔隆德的种种行为都让他感到莫名其妙。

 

“瑟兰,你说埃尔隆德整天都在想什么?最近一个月,他不仅不刮胡子,而且每天给你做完晚餐后就开始闷在房间里喝酒,喝完了就睡觉,瑟丹说埃尔隆德那点可怜的工资都花在酒上了。他不会是因为得不到你的原谅就开始自暴自弃了吧?”

 

格洛芬德尔说完,把瑟兰迪尔的早餐南瓜粥递给他。瑟兰迪尔接过碗,小口地喝粥,没有回答格洛芬德尔。善解人意的格洛芬德尔没有再继续说关于埃尔隆德的事情,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说起喝酒……瑟兰,你知道灰港每年春季的喝酒比赛吗?获胜者的奖品是两箱金币!比我半年的俸禄还多。唉,要不是你怀孕了,否则这两箱金币我们赚定了。”格洛芬德尔遗憾地摇头,瑟兰迪尔喝完粥,笑着把碗塞在格洛芬德尔的手里。

 

“这不过是几个无聊的有钱人为酒鬼们打造的狂欢节,我没有身孕也不会去参加的。酒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灌的。”

“唉,真想念多卫宁啊!”

正当格洛芬德尔思念着明霓国斯的特产佳酿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格洛芬德尔过去开门,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贵客。

 

“格洛芬德尔。”

“女王陛下您怎么来了!真的太意外了!”

格洛芬德尔行礼之后,忍不住单手轻轻抱了女王一下。凯勒布理安也大方地拍了拍格洛芬德尔的肩膀,随后招呼自己的侍女们把礼物都放在了卧室的桌子上。

 

“女王陛下。”

瑟兰迪尔低头抚心行礼。凯勒布理安坐在他的床边,握住瑟兰迪尔的手。

 

“其实本来想更早些时候来看你,但是又怕打扰到你养身体,怎么样?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谢谢您女王陛下,我现在好多了。灰港离洛瑞恩路途遥远,谢谢您这么辛苦地来看我,还带这么多礼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你再这么客套我可要生气了。”凯勒布理安微笑着说着,随后侧过身从身后的侍女手中拿来一个小布包,“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瑟兰迪尔正要伸手打开的时候,格洛芬德尔突然开口阻止了他。

“瑟兰你先等一下,让我猜猜是什么!女王陛下,其实我也会读心术的!我猜……这是你给瑟兰的小宝宝准备的衣服对不对?”

格洛芬德尔好奇地凑到瑟兰迪尔床边问凯勒布理安。

“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格洛芬德尔大人。”

凯勒布理安浅笑着回答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拆开了布包,发现里面有大小不一的好几件宝宝穿的衣服,男女款式都有。

 

“我不知道你宝宝的性别,所以两种衣服都准备了,以防万一。”

凯勒布理安刚说完,就看到了瑟兰迪尔和格洛芬德尔鄙夷的目光,他们就这样笑而不语地对视着彼此,最后三个人都憋不住笑出声来。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孩子的性别到出生的那一刻才知道,不是更让人期待吗?我才不要破坏这份神秘感。”

“说的也是。”瑟兰迪尔表示了同意,只是格洛芬德尔有些失望地撅起了嘴。

“唉没劲,还以为能提前知道呢。”

“格洛芬德尔,桌上有你最喜欢的糕点,我特意让厨师在出发来灰港前做的。”

凯勒布理安用食物分散了格洛芬德尔的注意力,果然这个金发吃货很快就笑逐颜开地开始拆起礼物来。

 

“你们先聊,我去给其他人送糕点,谢谢您女王陛下!”

格洛芬德尔乐呵呵地捧着糕点出去了,凯勒布理安的侍女们也跟着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瑟兰迪尔和女王两个人。没了格洛芬德尔这个闹腾的活宝,卧室终于清静了下来。瑟兰迪尔和凯勒布理安相视微笑了片刻后,瑟兰迪尔伸手轻轻拥抱了女王。

 

“真的谢谢你,凯勒布理安。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做点什么表达我的谢意,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瑟兰迪尔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着摇了摇头。凯勒布理安牵过瑟兰迪尔的手,紧紧握住。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有机会回报我的。好了不说感谢的事情,你现在和埃尔隆德怎么样了?”

“我还爱着他,我不想骗自己。可是你知道……他夺走了我太多东西,我的父亲,我的王座,都是他间接夺走的。我知道他是无辜的我不该怪他,但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地惧怕,惧怕他会再次夺走我的孩子,那本来就有他的骨血的孩子。所以现在我和他约定,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即使我知道这个约定是不合理的,站不住脚的,但是我就是想自私一次,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他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慰藉。”

 

瑟兰迪尔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眼神里有无尽的温柔,也有着掩盖不了的脆弱和无助。凯勒布理安伸手抚摸瑟兰迪尔的脸颊,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瑟兰,你应该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当你握紧拳头,你拥有的只是掌心的东西;当你摊开手掌,看似放手,但却有机会拥有更多。我相信埃尔隆德不会夺走你任何东西,相反的,他会把他拥有的,或者他暂时没有的,都想尽办法送还给你。你或许曾经失去很多,但是如果你摊开你的掌心,那些你以为你要用力抓紧的东西,都会牢牢地守候在你的身边。”

 

“凯勒布理安……”

瑟兰迪尔刚想回应些什么,女王就已经悄然消失,只有她刚才握过的手还留着属于她的温热。

 

谢谢你凯勒布理安,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温柔旖旎的三月过去,几场如酥的小雨过后,灰港进入了春光无限的四月。埃尔隆德留着胡子,穿着老式的长袍,低调地站在喝酒比赛的报名队伍当中。他填完报名表后,虔诚地双手合十祈祷了片刻后,再把表格递交给了工作人员。收表格的年轻男孩望着埃尔隆德的背影,摇头叹息。

 

唉,这估计又是一个痴情的傻瓜吧。


-tbc-

评论(28)
热度(46)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