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十九章 奖励

 

参加喝酒比赛的选手们交完报名表后,来到休息室等待初步的筛选。并不是所有报名的人都有机会参与比赛,比赛组委会会提前筛除一些看上去体弱多病却想靠搏命喝酒赚钱的人,毕竟这只是一场娱乐活动,没人希望搞出人命来,但是每年总有这样的人前赴后继地赶来报名。

 

“先生,您就让我参加比赛吧!我在攒钱买戒指给我的爱人求婚,求您了让我进去吧!”

 

站在埃尔隆德前面的一个瘦弱矮小的男Alpha就这样被火眼金睛的组委会工作人员拖了出去。 轮到埃尔隆德的时候,精明的工作人员看了看他的报名表,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

 

“你不像是南方人。”

“我是从瑞文戴尔来的。”

“你为什么来灰港?为什么来参加比赛?不会也是为了买个戒指给自己的Omega吧?”

工作人员拿着印章,打趣地看着满脸胡子拉碴的埃尔隆德问。他的手举在表格“拒绝”的那一栏上,就等着埃尔隆德给出一个足以被赶出休息室的答案。埃尔隆德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又向后舒展了自己的双臂,慵懒地回答道:

“我来灰港是为了看望朋友,来参加比赛也不是为了赢钱,我只是听说比赛的酒水是免费的,想来蹭点酒喝。”

“恭喜你,贝尔隆德先生,您可以参加比赛了。预祝您满载而归。”

 

工作人员在“通过”那一栏上,重重地敲下了印章。

 

初步筛选很快结束,共有20名合格的选手进入了初赛。初赛的酒度数不高,品质也很差,埃尔隆德喝得痛苦异常,和其他选手因为不胜酒力而想要呕吐不同,他则是因为比赛的酒实在难以下咽。他举着酒瓶一瓶瓶地豪饮,想到自己刚和瑟兰迪尔相恋的那段时间里,自己和他做过的一件关于喝酒的傻事。

 

“埃尔,我们比谁能喝好不好?如果你能喝得过我,那么今天晚上……我任你摆布。”瑟兰迪尔伏在他的耳边用性感的气声说着,他口中吐出的温热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酒香和清幽的兰花香,仅仅是这样,埃尔隆德就感觉下身胀得发痛,而这个罪魁祸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还摸上了他的下体。那硬梆梆的器官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还在瑟兰迪尔的掌心里不识相地弹了一下。

 

“放轻松,星空。你得先喝酒才可以。”

瑟兰迪尔亲了一口他的脸颊后,翻身下床拿来了几瓶酒。

“我们先喝半瓶,如果你可以坚持,我们就继续。”

“瑟兰你说过酒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灌的。”

埃尔隆德有些慌了,他不怕自己喝不过瑟兰迪尔,他只是担心如果自己喝醉了,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丑态,无论是呕吐还是胡言乱语,他都不想在瑟兰迪尔面前表现出来,他更不想瑟兰迪尔照顾醉酒的他。

 

“你怕了?”

“才没有。喝就喝。”

 

埃尔隆德一鼓作气地拿过酒瓶,咕咚咕咚喝起来。

“喂我还没说开始呢!你作弊!”

瑟兰迪尔笑着打开多卫宁的木塞,也举起酒瓶喝起来,他一边喝,一边看着埃尔隆德的表情,埃尔隆德喝得激动,完全忘记了瑟兰迪尔先喝半瓶的建议,直到喝到一滴不剩才想起来这个游戏规则。

 

“啊……看来我小瞧你了!下次再有庆典活动的时候,我一定带你去酒桌上和那些贵族们拼酒!”

瑟兰迪尔兴奋极了,他又下床拿来了一瓶酒塞在埃尔隆德的怀里,埃尔隆德接过酒,顺带也把瑟兰迪尔搂在了怀里。

“说了先喝酒的。”

瑟兰迪尔挣开了埃尔隆德的怀抱,自信地在埃尔隆德面前开了第二瓶酒。埃尔隆德也潇洒地拔掉了木塞,和瑟兰迪尔对望着喝。

接下来还发生了什么细节?埃尔隆德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最后是他赢了,但是他没有勉强瑟兰迪尔做任何事情,他们只是和平时一样依偎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脱掉了满是酒味的睡衣,裸身睡在被窝里。

 

“我猜,你一定会什么魔法,所以才能喝赢我。”

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的怀里嘟囔着,直到现在都不肯服输。埃尔隆德亲吻他光洁的脖子和肩膀,最后搂过他的后脑,让他舒服地躺在自己的胸口。

“是,我会魔法。”

埃尔隆德柔声地说着,用魔法把怀里这不认输的王储带入了梦乡。

 

直到很久以后埃尔隆德才明白,正是因为自己血统里的魔法,才让他格外地能抵抗酒精。而多瑞亚斯的王族,个个千杯不醉,安纳塔之所以不被庭葛器重,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的酒量小,根本不像王族的Alpha。

 

“加油!最后一瓶了!”

比赛裁判那鼓舞人心的呐喊和台下观众们的欢呼把埃尔隆德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台上的20人已经喝倒了大半,只剩下五个人还在奋力干掉最后一瓶。埃尔隆德第一个喝完最后一瓶,他把酒瓶潇洒地摔碎在台上,台下瞬间传来一阵疯狂的掌声和尖叫声。埃尔隆德抹了一把胡子上沾上的酒水,回头看了看裁判,裁判小跑到埃尔隆德身边,拉着他的手高举在空中:

 

“这是我们第一轮的优胜者!贝尔隆德!”

 

台下的人们高喊着埃尔隆德这个用父亲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结合出来的古怪的假名,他们的呐喊和尖叫,不禁让埃尔隆德回想起那场血色的继位典礼,就是那场该死的典礼,彻底斩断了他和瑟兰迪尔所有的感情。他在恍惚中似乎看到了瑟兰迪尔站在舞台的另一侧,随后转身即逝。

 

“各位!现在台上的五名选手,将进入最终的比赛!这一场,我们用的酒质量更好更生猛!现在请大家欢呼起来!为我们的勇士们呐喊!”

 

裁判鼓舞着台下的气氛,台上的选手们在他的一声令下,同一时刻拔掉了木塞,每一个选手都拼了命想赢,只有埃尔隆德喝着喝着,落下泪来。他看着台下那些振臂高呼的人们,不知自己参加这样荒唐的比赛,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赢了又怎样,我弥补得了瑟兰之前所受的伤痛吗?我弥补得了我之前没有给他的陪伴吗?就算最后,我替他拿回了戒指,那些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再也弥补不回来了。他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为我怀着小生命,为我双手沾满鲜血,为我放弃了他本该有的权力地位财富,而我只能在这里,像个行尸走肉一样,陪着这群无聊的人,参加这个荒唐可笑的比赛!

 

埃尔隆德喝完了最后一瓶酒,高举着酒瓶站在舞台上。

 

“本届比赛的冠军诞生了!贝尔隆德不仅赢得了比赛,更是破了我们之前比赛的记录!以最短的时间——43分钟就完成了比赛!让我们为我们的冠军欢呼!”

 

裁判为埃尔隆德高喊着,埃尔隆德却趁他不注意,在观众们的簇拥下离开了这个热到沸腾的擂台。

 

“星空,星空!”梅格洛尔从人群中钻出来,走到埃尔隆德的身边,“你怎么就走了,还没领奖呢!”

“你替我领吧……我……”

埃尔隆德说完,突然觉得眼冒金星。周围依旧是那么的吵闹,但是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的人,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飞到了天堂还是跌入了地狱,他只知道,这是自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过得最放松的一天。

 

原来,这就是喝醉的感觉。怪不得这世上会有这么多人沉迷于酒精,酒精能让人遗忘,而“记得”,是所有痛苦的来源。

 

瑟兰,我赢了,可是我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一个没用的混蛋。

 

等埃尔隆德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瑟兰迪尔守着他。他揉了揉眼睛,反复睁开闭上了几次,才确定自己没有在梦里。可是瑟兰迪尔始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仿佛是一尊雕像坐在他的床边。

 

“瑟兰,是你吗?”

埃尔隆德试探着问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傻极了,他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耳鸣突然袭来,他抱着自己的头,痛苦地蜷缩在床头。

“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么愚蠢的比赛?”

瑟兰迪尔冷冰冰地问他,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无论是心痛还是责备。

“因为我在古董城看到欧瑞费尔殿下的戒指……”

“你看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自作聪明地替我买下来!用的还是拿命换来的钱!”

瑟兰迪尔激动地站起来,他扶着自己滚圆的肚子,整个身体都因为愤怒微微颤抖着,埃尔隆德起身想要扶他坐下来,他却拘束地往后退了两部。

“你知道我不会有事的……”

“什么叫不会有事?你不还是醉了吗?你是多瑞亚斯的王子……”

“我不要当什么王子!就是因为这个身份我们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埃尔隆德厉声打断了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被他突然变响的嗓门吓到了,他捂着自己的腹部,半晌都没有说话。

埃尔隆德起身走到瑟兰迪尔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瑟兰迪尔用不出力气,只能由着他揽着自己坐下来。

“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

“这不是吵不吵架的问题……我不许你再这样冒险。”

瑟兰迪尔喘着粗气说着,腹部因为情绪激动而隐隐作痛。他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是在关心我吗?”

埃尔隆德伸手摸着瑟兰迪尔的手问,瑟兰迪尔抽出了自己的手,防备地抚在自己的腹部上。

“嗯……梅格洛尔殿下替我去拿戒指了吗?”

埃尔隆德收回了自己的手,岔开了话题。

“拿来了,在桌上。”

瑟兰迪尔看了看窗边的小桌子,埃尔隆德把戒指拿过来,随后单膝跪在瑟兰迪尔面前。

“我能替你戴上吗?”

埃尔隆德问道,声音温柔得就像冬夜里的落雪声。瑟兰迪尔没有说话,只是把左手伸给他。埃尔隆德颤抖着从盒子里拿出戒指,缓缓地套到瑟兰迪尔的指根。戴好戒指后,他抬起噙满泪水的眼睛,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侧过脸,眼睛看着别处,但是脸颊上清澈的泪痕却出卖了他的心。

“瑟兰,我能问你,要一个奖励吗?”

埃尔隆德说着,再次握住了瑟兰迪尔的手,这一次他没有逃开。

“只要……不违反我们的约定,都可以。”

瑟兰迪尔勉强地回答道。他不知道埃尔隆德会提怎样的要求,他不想欺骗自己,当他看到埃尔隆德那么拼命为自己赎回父亲的权戒,听着他在睡梦里还念着他的名字,有那么一瞬间,他就想直接靠进他的怀里,告诉他,他一直都是那么的爱他,从未改变过。可是他又担心自己一旦答应了埃尔隆德一些过分亲密的要求,自己就会彻底地沦陷在埃尔隆德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他已经坚强了太久,不想再在自己的爱人面前继续伪装下去。现在的他,拒绝不了埃尔隆德任何的要求。

 

“我能替你把脉吗?我能听一听你的肚子吗?”

埃尔隆德仰着头,无比期待地望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惊讶地转过脸,万万没有料到埃尔隆德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换来戒指,现在居然只提了这样简单的要求。

“可以。”

瑟兰迪尔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过多的情绪,但是此时的埃尔隆德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搭着瑟兰迪尔的手腕,侧脸轻轻贴在瑟兰迪尔的肚子上。胎儿似乎也感应到了Ada的存在,有了轻微的胎动。

瑟兰迪尔控制住自己想去摸埃尔隆德头发的冲动,一直僵硬地坐着,因为姿势实在太僵直,搞得他腰酸背痛,直到埃尔隆德直起身来,他才舒展了自己的身体。

“脉象很平稳,你恢复得很好。”

埃尔隆德欣慰地微笑着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扶着自己的肚子想要起身,埃尔隆德弯下腰扶住他,这次瑟兰迪尔没有拒绝,而是很顺从地借着埃尔隆德的力气往门口走去。在离开前,瑟兰迪尔突然侧过身对埃尔隆德说: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还有……格洛芬德尔已经照顾我很久了,如果你不怕辛苦的话,可以接替他的位置了。”

 

他说完后,挺着肚子蹒跚离开。站在门口的埃尔隆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愣是等瑟兰迪尔走开好远才想起来回应他。

 

“我不怕辛苦!我今天就可以和他换班!”

 

埃尔隆德朝着瑟兰迪尔的背影大声地喊着,瑟兰迪尔即使没有回头,也能想象出埃尔隆德欢欣雀跃的样子。他多想回头,给自己的爱人一个温柔的微笑,可是他做不到,此刻的他满脸都是泪水,远比之前他们说话时哭的伤心。

 

埃尔,对不起。

-tbc-

评论(28)
热度(48)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