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七十章 缘灭

 

喝酒比赛过去后的第一个周末,是亚利桑德拉出院的日子。埃尔隆德给小女孩拆纱布的时候,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微笑——其实自从瑟兰迪尔答应让他搬进卧室后,他每天都是这样乐呵呵的状态,甚至连坐诊时都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遭到了不少病人的投诉。

 

“小哥哥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高兴,因为你向你的男朋友求婚成功了。”

亚利桑德拉神秘兮兮地伏在埃尔隆德耳边说。埃尔隆德笑着刮了刮小女孩的鼻子问她,“我什么时候向我男朋友求婚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听瑟丹医生说的,你给那个漂亮的哥哥买了个很贵很贵的戒指,然后他收下了。他收了你的戒指,就要嫁给你的!否则他就要把戒指还给你!”

亚利桑德拉双手插腰,义正言辞地说着,仿佛是在帮埃尔隆德主持公道一般,埃尔隆德看着她人小鬼大的样子,笑得直接坐到了地上。

“是是是,他收了我的戒指,就一定要嫁给我的。”

埃尔隆德顺着小女孩的思路逗她,但是亚利桑德拉却异常严肃,这件事在她心里似乎是件很神圣的事情,不能随便开玩笑。

“小哥哥,你和他会举行婚礼吗?你们会邀请我吗?我想要那个漂亮哥哥的捧花。”

“我们会举行婚礼的,我一定会邀请你参加的。好了,你的Ada和Nana在门口等你了,快去吧。”

埃尔隆德亲了亚利桑德拉的脸蛋之后,送她离开了药房。小女孩在门口踟躇了片刻后,又转过头来说:

“一定要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婚礼啊!

“知道啦!再见,亚利桑德拉!”

“小哥哥再见!”

小女孩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终于牵着父母的手离开了。埃尔隆德望着那一家人幸福的背影,想象着自己和瑟兰迪尔牵着双胞胎宝宝走在路上的样子。

 

如果爱情和婚姻真的像小孩子理解的那么简单直接,该有多美好。

 

埃尔隆德送走亚利桑德拉后,像平时一样去厨房准备瑟兰迪尔的午餐,格洛芬德尔也像平时一样准时准点的守在厨房门口。平日里格洛芬德尔每次拿到午餐之后都会照例数落一下菜品,和埃尔隆德斗两句嘴,他们两个其实也乐在其中,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格洛芬德尔心情好的时候还会透露一些瑟兰迪尔最新的小秘密和小情绪给埃尔隆德。但是今天,格洛芬德尔只是拿走了午餐,什么都没有说。

 

“格洛芬德尔,从今以后都是我给瑟兰陪夜了。之前的几个月,辛苦你了。”

埃尔隆德说着,脸上几乎掩饰不住那份从心散发的快乐,语气里也有一些小小的得意的成分,照格洛芬德尔平日里的性子,非要和埃尔隆德斗嘴斗上个八百回合才行,但是今天,他却异常的平静,眼神里似乎还有些哀伤和同情。

 

“埃尔隆德,瑟兰真的很爱你,真的。”

格洛芬德尔说完,端着餐盘走了。埃尔隆德隐隐觉得格洛芬德尔似乎在隐藏什么事情,不过他也不想深究下去。

 

毕竟瑟兰迪尔愿意让他陪夜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埃尔隆德不在乎,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在乎。

 

晚上洗过澡后,埃尔隆德把自己的被褥和枕头搬到了瑟兰迪尔的卧室,还把原本格洛芬德尔睡的那张小床从角落挪到了瑟兰迪尔的床边,两个床之间只有一个小手臂的距离,一伸手就能摸到对方的被子。

 

瑟兰迪尔看着用力搬床的埃尔隆德,不住地摇头。

 

“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当然要近一点了,万一你有什么不舒服,或者想吃东西喝水上厕所,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我,我立刻就能醒了,多好。”

埃尔隆德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成果。瑟兰迪尔没有再说话,而是把身体往左侧,完美地把背脊对准了埃尔隆德的床。

 

“我不习惯看着别人睡,也不习惯被别人看着睡。”

瑟兰迪尔的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在埃尔隆德的耳朵里听起来就像裹着棉花一样柔软又可爱,完全不是一句埋怨或者吐槽。

“没关系,本来左侧卧就是孕期Omega最好的睡姿。我鼓励你背着我睡。”

埃尔隆德侧卧在床上,痴痴看着瑟兰迪尔的背影说。

“无聊。”

瑟兰迪尔只回了他两个字,埃尔隆德想象着他的表情应该还附赠了一枚白眼。

“晚安,瑟兰。”

“晚安。”

得到瑟兰迪尔的“晚安”后,埃尔隆德才心满意足地吹灭了烛火。卧室黑暗无边,唯一还亮着的,是他们的眼睛。

 

埃尔隆德睡不着,瑟兰迪尔一样睡不着。埃尔隆德在一片漆黑中想象瑟兰迪尔美好的睡颜,而瑟兰迪尔则在这无尽的长夜里,强忍着不转过身去看自己近在咫尺的爱人。

 

我该睡了。

 

他们同时在心里默念着,逼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瑟兰迪尔发现自己还是变成了右侧卧的睡姿,而埃尔隆德正躺在床上看着他。

 

“早上好,瑟兰。早餐想吃什么我去做?”

埃尔隆德仗着自己那俊美的脸庞和温暖无敌的微笑,愣是让瑟兰迪尔发不出脾气。

“只要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吃得下。”

瑟兰迪尔说完,恼羞成怒地侧过身去。

“好,那我去准备了。”

埃尔隆德还是元气十足地起身离开了,只留瑟兰迪尔一个人在卧室里“生闷气”。

 

虽然瑟兰迪尔一开始不习惯埃尔隆德睡得离自己那么近,也刻意保持着左侧卧的姿势,但是很少人能做到晚上睡觉一动不动,更何况是睡眠不深的孕期Omega,他没过多久后最终还是适应了每天早上和埃尔隆德四目相对地说早安,晚上睡觉时候需要埃尔隆德按摩抽筋的小腿,偶尔的起夜,以及……

 

突如其来的食欲。

 

“埃尔隆德,我想吃西瓜。”

瑟兰迪尔侧卧着看着埃尔隆德说,埃尔隆德伸手把瑟兰迪尔的手握在手心里,柔声劝说:

“可是现在还没到夏天,没有西瓜,而且你也不能吃这么甜的水果。”

“我知道,没事了我说出来就好,说出来,我心里舒服一点。”

瑟兰迪尔从来不是任性的人,即使在孕期,他也非常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尽量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他扯过被子,背对着埃尔隆德睡了。埃尔隆德下床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轻抚他的长发。

“我有办法让你吃到西瓜,但是你要先闭上眼睛。”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瑟兰迪尔笑着推推埃尔隆德的肩膀,示意他回去睡觉。

“你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

埃尔隆德更凑近了一些,瑟兰迪尔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草木的气息。他看着埃尔隆德深灰的双眸,随后慢慢阖上自己的眼睛。

“我闭上眼睛了,西瓜在哪里?”

“在这里。”

 

瑟兰迪尔没有等来西瓜,等来的只有埃尔隆德的嘴唇。他条件反射一般抗拒埃尔隆德的吻,他奋力地想要挣脱埃尔隆德的怀抱,尽管他使不出多大的力气。

 

“放开我……呜……”

 

埃尔隆德强硬地搂住瑟兰迪尔的后脑勺,半个身体都压在瑟兰迪尔的身上,但是又很小心地不把力气加在瑟兰迪尔的腹部,瑟兰迪尔很快便无法动弹,他认输地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一般任由埃尔隆德在他的唇边厮磨。虽然瑟兰迪尔极其的不配合,让这个吻扫兴了不少,不过埃尔隆德的温柔和耐心丝毫不减,还是像小动物一样一遍又一遍吸吮舔舐瑟兰迪尔的唇齿,瑟兰迪尔毕竟是他的Omega,禁不住这样的撩拨,被挑起情欲的瑟兰迪尔渐渐地张开了嘴,手也忍不住搂住埃尔隆德的脖子,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开始配合自己,试探地伸了舌头,瑟兰迪尔在那一瞬间身体本能地往后躲了一下,但随后便渐渐地放松,开始回应埃尔隆德。尝到甜头的埃尔隆德再也不给瑟兰迪尔任何逃脱的机会,他的唇舌寸步不离地攻入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被他吻得都快透不过气来,那种窒息的,濒死的感觉,甚至有了性爱的快感。在瑟兰迪尔真的开始喘粗气的时候,埃尔隆德适时地放开了他。

 

“所以……西瓜在哪里?”瑟兰迪尔轻喘着问埃尔隆德,“如果你下次还想吻我,不要用这么无聊的借口。”

“我没有骗你,真的,你再闭上眼睛试试看。”

埃尔隆德睁着认真的大眼睛望着瑟兰迪尔,仿佛刚刚那个在他口中肆意掠夺的人不是他一样,满脸都写着纯良无害。瑟兰迪尔承认自己太想念和埃尔隆德接吻的感觉,所以就顺着这个糟糕的借口再次闭上了眼睛。埃尔隆德柔软的嘴唇再次贴了上来,瑟兰迪尔小心地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嘴唇,又像奖励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发出了“啵”的一声可爱却不显淫靡的声响,逗得他们两个笑着相拥在了一起。埃尔隆德笑过之后,再次搂住瑟兰迪尔的背,送上浪漫的深吻,瑟兰迪尔彻底把自己浸入到埃尔隆德的吻里,才发现他真的没有说谎。

 

埃尔隆德的吻里,有一股甜味,西瓜的甜味,不是特别明显,但是仔细品味还是能尝得出来。

 

“西瓜……很好吃。”瑟兰迪尔轻轻推开埃尔隆德,侧过身背对着他。

“谢天谢地你终于尝出来了。”埃尔隆德瘫坐在地上,似乎运用这个魔法耗费了他不少精力,“下次还想吃什么就告诉我,不要客气。好了,吃饱了我们该睡了。”

 

埃尔隆德手撑着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好,而这一整个过程中,瑟兰迪尔始终望着他。

“干嘛这样看着我?还想吃西瓜?”

“埃尔,我有话想和你说。”

瑟兰迪尔的语气已经隐隐有些哽咽,但是埃尔隆德只想着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丝毫没有发现。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我想了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勇气告诉你。可是……我总是要告诉你的。”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是哪里不舒服吗?”

 

埃尔隆德慌了神,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你别动,就这样躺着,我们就这样躺着说。”

瑟兰迪尔立马拦住了他,埃尔隆德重新躺好,紧张得连手都攥紧了被子。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想过去,也想未来。我过去做了那么多事情,杀了这么多人,为的是什么?我和你都留在灰港,那明霓国斯怎么办?庭葛会把王位让给谁?我精心打造的王座,最后又会落在谁的手里?我以为我很洒脱,我以为我只要守住我的孩子就可以,可是我做不到,我还是会担心多瑞亚斯的未来,我还是放不下自己做出的牺牲,我思来想去,最后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埃尔隆德已经多少猜到了答案,但是还是忍不住亲口问瑟兰迪尔,他那饱含柔情的眼睛凝望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不忍心看到这样的眼神,几乎都要放弃了。

 

“你说得对,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

“说吧,你不说,我也睡不着的。”埃尔隆德伸手摸到瑟兰迪尔的手,发现他竟然略略地有些颤抖。

“我希望,你能回明霓国斯,登上王座。”

瑟兰迪尔说完,静候着埃尔隆德失望地松开他的手,或是从床上起来破口大骂,但是都没有,他还是牢牢地抓着瑟兰迪尔的手,凝望着他的眼睛。

“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卑微,仿佛是在给瑟兰迪尔一个台阶下,他期望着瑟兰迪尔能收回这句残忍的话,换成任何句子都可以。

“我承认我很自私,可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谁能像你这样爱我,包容我,甚至被我安排自己的未来?你来到灰港的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一直都很冷淡为什么?就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不会有未来,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明霓国斯继承王位。所以我对你说狠话,霸占我们的孩子,把你当成一个私人医生一样看待,可是你呢?你什么都不在乎,只是一心一意对我好,你赎回我父亲的权戒之后,连格洛芬德尔都劝我和你和好了,瑟丹医生,梅格洛尔殿下,凯勒布理安女王,他们每个人都希望我能重新接受你,我也希望自己能接受你,我也希望我们就这样在灰港平静地度过下半生,我们一定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可是我做不到……埃尔,我还是放不下多瑞亚斯。归根究底,是我自己放不下自己的责任和骄傲,我到现在还牵挂着这个国家的安危,妄想着自己能为这个国家再做些什么……”

 

“那就放手去做啊!我们一起回去,恳请陛下把王位传给你……”

埃尔隆德说着,想到他那份时时刻刻都贴身安放的国王诏书。他多想把诏书拿出来,把它作为他们还能继续长相厮守的筹码,可是他不能,他再也不想用国王的命令来左右瑟兰迪尔的决定。

“我不会回去的,埃尔,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回到那个勾心斗角的宫廷。我终于理解当年公主为什么执意要怀着孩子离开,现在我明白了,我和她感同身受。埃尔,请你原谅我作为Omega的自私。埃尔,我现在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回到明霓国斯?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安排,你是多瑞亚斯的王子我没有资格命令你……”

 

“我愿意。”

瑟兰迪尔还没说完,埃尔隆德就打断了他直接给出了答案。瑟兰迪尔震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埃尔隆德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干脆到他只能默然落泪,紧紧抓住埃尔隆德的手。

 

“我愿意……回到明霓国斯继承王位。”

埃尔隆德又把答案完整地说了一遍。瑟兰迪尔承受不了分离的伤痛,想要挣开埃尔隆德的手,但是埃尔隆德却更用力地握紧。

“瑟兰,我一直都想为你做些什么,我为你做三餐为你买兰花为你赎回戒指我做了很多事,但是我自己心里很清楚,你要的不是这些,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告诉我,你需要我做什么。今天你终于说出来了。我很高兴,真的,你不要不相信我……”埃尔隆德顿了顿,笑着擦掉脸上的泪水,随后又伸手牵住瑟兰迪尔的手,“其实我们也不是真正的分开了对不对?我还是能时常过来看你和宝宝,我们不是不能见面的对不对?”

“是。”

瑟兰迪尔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把脸贴在床单上,不忍心再看埃尔隆德的脸。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我不过就是个……长期出差的父亲,虽然不能每天照顾你和宝宝,但是我知道你们爱我,牵挂我,这就够了。来,瑟兰,你起来,不哭了,我们都不哭了,相聚的时间那么宝贵,不要浪费在流泪上。”

 

埃尔隆德下床,单膝跪在瑟兰迪尔的床边,捧起他的脸颊,吻去他的泪痕。瑟兰迪尔搂紧了埃尔隆德的脖子,直接用撬开他的唇齿,深吻下去。


-tbc-

#别担心,他们不会相隔两地的—— 一杯忍不住自己剧透的茶#

评论(21)
热度(47)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