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七十一章 重生

 

五月初的深夜,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入睡后,来到露台上看夜景。夜晚的海很静谧,浅浅的海浪被月光照亮,仿佛是海神不断舞动自己银色的裙边,春夜的微风轻抚着埃尔隆德的脸庞,风里夹杂着咸味,像极了眼泪的味道。

 

那天瑟兰迪尔向他倾诉之后,埃尔隆德吻着他的眼泪,用魔法助他入睡。随着瑟兰迪尔敞开心扉,他也渐渐开始依着孕期Omega的本能,越发依赖埃尔隆德,每天都要拉着他的手才能入睡。他们看似越来越亲密了,甚至超过曾经热恋的时候,他们珍惜着每天在一起相处的时光,仿佛每天的早餐和晚安,都是维拉给他们的恩典。

 

瑟兰迪尔能靠着埃尔隆德的魔法入眠,可是埃尔隆德自己却没有办法催眠自己。他不敢去想未来没有瑟兰迪尔陪伴的日子,他仿佛已经能预言自己将来会经历的事情——继承王位,每天忙于繁复沉重的国事,以后或许会因为政治原因和其他国家的王族Omega联姻甚至有新的王储诞生,或许还会有像美丽安这样的意图谋反的贵族,而为了应对这些可能的危机,自己或许也会渐渐变得有心机和城府,最后彻底融入了王族的生活,成为一位无功也无过的国王……光是想想,埃尔隆德就仿佛坠入梦魇一般痛苦异常,他双手按住太阳穴,紧闭双眼,手肘撑在露台的围栏上。

 

“埃尔隆德,你也没睡啊。”格洛芬德尔披着黑色的斗篷来到他的身边,只有他的金发和蓝眼睛在深夜中依然明亮。

“一想到今后的生活里没有瑟兰,我就睡不好。一开始我看着他,看累了就能睡了,现在不行了,我连看着他的勇气都没有。”埃尔隆德狠狠甩了甩头,微笑着侧过身看着格洛芬德尔,“你呢?你也睡不着吗?”

“我也是因为担心瑟兰。其实我一直不敢告诉他,等他生完宝宝,我就要回明霓国斯了。”

“什么?你要离开他?”

埃尔隆德惊讶地对着格洛芬德尔大吼了一声,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格洛芬德尔理解埃尔隆德关心瑟兰迪尔的心情,没有责怪他,而是伸手揽过他的肩膀。

“虽然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但是会陪伴他一生的人不是我,埃尔隆德,你应该能理解友谊和爱情是不一样的。我的家族在明霓国斯,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说要离开,其实真的很难做到。瑟兰现在不掌握兵权了,可是埃克希里昂还是明霓国斯的骑士,也不能轻易离开。我的一切都离不开明霓国斯,所以我注定是要回去的。其实我觉得瑟兰心里也很清楚,我早晚都是要离开他的。但是我没想到最后他的决定是把你也送回明霓国斯。我以为你们早晚会在一起的,无论在哪里,只要你陪着他,我都很安心。真的,我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比谁都希望,虽然你肯定不相信我……”

格洛芬德尔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可笑,可是埃尔隆德却完全理解了他的意思。格洛芬德尔重重地拍了埃尔隆德的肩膀,深深叹息。

“在你拿回欧瑞费尔殿下的权戒后昏迷那天晚上,瑟兰整夜都合不了眼睛,他说,格洛芬德尔,我最终还是要失去埃尔隆德了。之前瑟兰和我一样,没对你有多大的信心,他对自己也没多大的自信会原谅你,他想着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去的,他甚至都做好了独自带大宝宝的准备,但是你对他那么好,你对他越好,他就越抗拒不了自己爱你的心,然而他对你的爱,却是把你推向更远的地方。埃尔隆德,我知道你很难过,其实换做任何一个Alpha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分离,可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恨他的自私……”

“如果我现在还认为瑟兰和我分离是自私的行为,那么我真的没有资格成为他的Alpha。格洛芬德尔,你说得每句话我都能理解,我只是,我只是想再求你一件事情……”埃尔隆德哽咽着,他如鲠在喉,一时间连话都说不了,他的身体缓缓向下倾,像是要跪下一般,格洛芬德尔猜到了他要做什么,赶紧扶着他起来。

“埃尔隆德,无论你是王子还是侍从,你都不可以跪我。”

“瑟兰生下宝宝之后肯定很需要人照顾,况且我也走了……他太孤独了,你多陪陪他好不好?陪宝宝到一岁好不好?两岁?不要那么快离开他我求你……”

“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你快起来。”

格洛芬德尔用力地拉起埃尔隆德,埃尔隆德跌进格洛芬德尔的怀里,失声痛哭。

“他只有你了。”

“我知道,我会陪他,我会尽量陪他久一点的。”

正当埃尔隆德和格洛芬德尔相拥安慰彼此的时候,梅格洛尔突然冲到他们面前,一手抓住一个人的胳膊就走。

“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聊天,春天情况不好,怕是今晚就要生了。”

“什么?!”

埃尔隆德和格洛芬德尔异口同声地大喊,随后争相跑进了瑟兰迪尔的卧室。瑟丹已经在卧室里准备给瑟兰迪尔接生,身边那些被叫来帮忙的小药师们忙着出去煮开水,准备脸盆和毛巾,混乱得差点撞在一起。

 

瑟兰迪尔双腿曲张在床上,他望着门口的埃尔隆德,向他伸出了手。

 

“瑟兰别怕,我在这里。”

埃尔隆德跪坐在瑟兰迪尔的床边,瑟兰迪尔紧抓着他的手,几乎都要把他的骨节给折断,埃尔隆德感受着他的手劲,还是难以想象瑟兰迪尔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

 

“你去哪里了……我等不来你,我好怕……”

瑟兰迪尔紧锁着眉头责怪埃尔隆德,他想望着埃尔隆德,但是分娩的痛苦让他不由得大喊着不停地转头。

“怪我不好,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你了,一步都不离开好不好?”

埃尔隆德脱口而出心里本能给瑟兰迪尔的承诺,却发现这承诺本身就又是一把利刃,在瑟兰迪尔已经被疼痛撕裂的身心上再刺上了一刀。好在这句承诺被瑟兰迪尔自己的惨叫声盖了过去,他没有听到。

“春天,再用力一点。”

瑟丹大声地鼓励他,瑟兰迪尔抓紧埃尔隆德的手,在用力的同时放松自己的身体,也尽量不去把力气花在叫喊上,这些都是埃尔隆德之前教他的。他觉得自己好了很多,似乎也能用上一些力气了,至于疼痛,似乎也是到达一个顶峰之后,身体也渐渐开始适应。

“对,春天你做的很好,再用力一点,我先接第一个宝宝……”

“什么叫……第一个宝宝?”

瑟兰迪尔吃惊地转过头问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擦去他脸上的泪水和汗水,亲吻他的额头。

“你为我怀了一对双胞胎,他们以后可以一起长大了。瑟兰你别怕,你可以的,我陪着你。”

“不……我做不到的……”

瑟兰迪尔突然慌了神,而巨痛就在此时残忍地侵入了他坚强又脆弱的身体。他失声大喊了一声,那种本能的,几乎不是从喉咙而是从身体里发出的呐喊,让每个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振。梅格洛尔趁着瑟兰迪尔有些精神恍惚的时候,拉着埃尔隆德走到卧室的角落。

 

“之前我的魔法对他的身体改造得太大,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双生子。星空,我们现在只有一种选择,春天能生几个生几个,千万不能勉强。”梅格洛尔在观察了许久之后给了埃尔隆德这样残忍的结论。

“可是这两个宝宝是他的命……”生为Alpha和父亲的埃尔隆德已经几近崩溃的边缘,他不敢想象失去任何一个的后果。

“你是要活着的春天还是一尸三命的结局!”

梅格洛尔情急之下声音大了起来,瑟丹赶立即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我尽量稳住瑟兰的情绪,你们也尽量努力,我们……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他们都好好的,每一个都好好的。”

埃尔隆德说完,踉跄着回到了瑟兰迪尔的身边。就在他们握住彼此的手的那一刻,瑟兰迪尔生下了第一个宝宝,婴儿的啼哭声仿佛是天籁之音,有着振奋人心的力量,在场的每个人都欢呼了起来。

“瑟兰,你听到了吗?我们的宝宝,我们的宝宝……”埃尔隆德抓紧着瑟兰迪尔的手,眼泪不断地打在他们两个的指节上。瑟兰迪尔听到了第一个孩子的哭声,但是他却是在场唯一一一个没有感到喜悦的人,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第二个孩子上面。他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汗和泪似乎都要流干了,他了解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有能力把第二个宝宝也带到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不自信的反而是自己的身体。

 

“吉尔……加拉德的死,还有……秋猎我射你的一箭,我很……抱歉。”瑟兰迪尔侧过脸,郑重其事地看着埃尔隆德的眼睛说,埃尔隆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瑟兰迪尔怎么可能在现在这种时候提这些过去的事情。

“瑟兰你提这些事情做什么?都过去了过去了你知道吗?”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的手送到唇边,重重地亲了一口,“我们现在就专心把宝宝生下来,好不好?”

“我要说……我很抱歉……我怕我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

瑟兰迪尔还是固执地继续道歉,他眼角突然淌下泪来——埃尔隆德伸手轻轻抹去他的泪水,他不敢去猜测这份眼泪里有多少是因为疼,有多少是因为愧疚。

“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过去的很多……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解释。原谅我……埃尔……你会原谅我吗?”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哪来的原谅呢?”

埃尔隆德似乎猜到了什么,但是他死都不想肯定自己的猜测,他牢牢抓紧瑟兰迪尔的手,不断不断鼓励他。

“瑟兰,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再用点力,很快就没事了。”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我们的……我们的孩子。”

瑟兰迪尔不断地强调着“我们的”这三个字,随后呻吟着回到了平躺的姿势,他松开了埃尔隆德的手,抓紧了床单,拼尽最后一份力气后,终于听到了第二个孩子的哭声。

 

瑟丹给瑟兰迪尔剪断脐带后,和梅格洛尔分别抱着两个宝宝走到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的身边,瑟兰迪尔听着孩子们的哭声,还没来得及看到孩子的模样,就闭上了眼睛。鲜血汩汩地从他的身体流出来,浸润了床单,甚至滴在了地上。

 

没经历过生育的格洛芬德尔从头到尾都是被吓坏了的状态,现在看到这么多的血,更是吓得捂住了嘴,连哭声都不敢发出来。梅格洛尔和瑟丹也觉得情况不对,转身看了看床尾才知道瑟兰迪尔已经失血过多,不可能再醒过来。整个卧室静的可怕,只有新生儿们的哭声仍然放肆地回荡在卧室里,仿佛是想叫醒他们那已经离开的父亲。

 

“吾王永存。”

 

梅格洛尔说完,伸手抚过瑟兰迪尔的已经闭上的眼睛,随后抱着孩子离开。年迈的瑟丹此时也禁不住泣不成声,一夜之间似乎更加衰老了几分。

 

只有埃尔隆德仍然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爱人,紧紧握住他的手。他抬头看了看所有的人:

“瑟丹医生,梅格洛尔殿下,格洛芬德尔,谢谢你们,你们今晚都累了,先出去吧,让我陪瑟兰单独待一会儿。”

瑟丹和梅格洛尔理解埃尔隆德此时悲痛欲绝的心情,他们抱着孩子们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只有格洛芬德尔不肯走,他倔强地坐在地上,怎么都不肯相信陪伴了他整个人生的瑟兰迪尔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他疯魔了一般爬到瑟兰迪尔的床边,怎么都赖着不肯走。

 

“格洛芬德尔,走吧,让他们两个单独待一会儿好不好?”

梅格洛尔抱着孩子蹲下来,揽着格洛芬德尔的肩膀。格洛芬德尔从梅格洛尔怀里抱走了宝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宝宝,Ada们有话想聊,我们等下再来看他们好不好?”

格洛芬德尔带着哭腔的声音让梅格洛尔再次忍不住落下泪来,仅仅一晚上,这个孤傲的亲王感觉自己一生的眼泪都要流干了。他把格洛芬德尔劝出去之后,叹息着关门。

 

所有人都离开后,卧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的手握在手心里,唇吻过他的每一根指节。他就这样痴痴地望着瑟兰迪尔的“睡颜”,就像之前和他同眠的每个夜晚一样。

“瑟兰你还记得吗?以前的你不仅不会赖床,还会大清早就起来晨跑。后来我们睡一起了,你就学会了赖床,一定要我亲你你才肯起来。现在你也是在装睡对不对?”

埃尔隆德说完,俯下身亲吻瑟兰迪尔的眼睛,轻轻地,像幼鸟一样小心翼翼地轻啄他那小扇子一样的睫毛。

“现在我要开始吻你了,如果你觉得我吻够了,就醒过来好不好?”

埃尔隆德自言自语着,随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祈祷许久后,吻上了瑟兰迪尔的唇。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和力量都在往头部,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唇部冲去。生命,青春,希望,爱情,快乐,幸福……仿佛这世间一切的美好都饱含在了这个吻里,他是那么用力地吻,把全身的魔法都集聚在他们的唇齿之间,他的脸烧得通红,而他的手脚却已经冷得没有了知觉。

 

最后,他凭着手指仅剩的触感,摸到了瑟兰迪尔颈动脉重新跳起的脉搏后,他全身僵硬冰冷地倒在了地上,骨骼狼狈地和地板碰撞着,整个身体仿佛是一块巨大完整地冰块,轰然一声碎裂在地上。

 

而瑟兰迪尔却在此时,悄然地睁开了眼睛。


-tbc-

评论(35)
热度(59)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