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七十二章  如一

 

地处南方的明霓国斯,天气到了五月便已经开始有些热了。无论宫廷还是民间,人人都穿着轻薄的单衣,只有庭葛仍然穿着早春时候的衣服,入夜了甚至还要再加衣。自从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离开了明霓国斯后,他的身体开始每况日下,再加上他身背着繁重的国事,宫廷上下又没有一个他信赖的继承人,他只好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常常忙到半夜都不能休息。

 

每天睡前,他都会在自己的记事本上记下一个数字:孩子们离开他的天数。直到妻子和孩子们相继离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也只是个平凡的老人,思念着,记挂着在远方的孩子们。好在梅格洛尔每个月末都会派渡鸦送信过来,告知一下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的情况,而这每一封信,都是庭葛的救命良药。

 

今天,又是月底了。庭葛其实已经有些困了,可是看不到信,他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他甚至等不到加里安把信送到书房,就急不可耐地自己去药房找加里安。其实加里安一早就拿到了梅格洛尔的传书,只是他没有勇气拿给国王看。

 

“加里安,梅格洛尔的信到了吗?”庭葛走进药房,加里安恭敬地想搀扶他坐下来,庭葛挣开了加里安的手,固执地站在药房中央,“梅格洛尔的信从来没有延迟过,这次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陛下,瑟兰迪尔殿下生了一对龙凤胎。”

加里安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把好消息告诉庭葛。他从来没有看过庭葛有过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年迈的国王先是欣喜万分,他的嘴唇因为高兴而微微颤抖,却说不出话来,眼泪随着他的声音不断地落下,他在药房中央踱来踱去,激动得连坐都坐不下来。

 

加里安看着他这个状态,根本不敢告诉他信上的全部内容。他想着先糊弄过去,能瞒一天是一天,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连一个晚上都瞒不过去。

 

“信呢?我要看。”

庭葛擦干了眼泪,伸手问加里安要信的原件。

“陛下,时间不早了您先回去休息吧。”

“不过是看一封信,不会耽误太久的,快,快给我。”

那白发苍苍的老人,现在却表现得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加里安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从怀里掏出信纸交给了国王。庭葛颤巍巍地打开信纸,默念着信上的内容,他翻来覆去地看,最后绝望地跌倒在地上。

 

“春天,春天……”

他坐在地上,喊着瑟兰迪尔的小名。信纸悄然飘落在地上,上面短短的两行字里,既包含着生的喜悦,也包含着死的遗憾。

“陛下,陛下请节哀。”

加里安其实没比庭葛好过多少,可是他仍然要打起精神,照顾好国王的情绪。

“是我害死了他,是我……是我……”

庭葛悔恨地忏悔着,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最后甚至全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陛下……陛下您醒醒!”

加里安擦干眼泪,冲出书房来到门外的走廊上大喊:

“国王病重!赶紧叫所有的药师来书房汇合!”

 

虽然埃尔隆德救了瑟兰迪尔,不过瑟兰迪尔仍旧没有立刻醒来,还是处于昏睡的状态。格洛芬德尔把他们两人的床重新挪到了并排的样子,方便照顾,也方便他们万一谁先醒过来,能第一眼就看到彼此。梅格洛尔和瑟丹负责照顾两个新生儿,格洛芬德尔则负责照顾两个大人。

 

“之前我反对你们在一起,现在好了,你们集体装睡不理我是吧?好吧,你们真的赢了,我好想念当初和你们吵吵闹闹的日子,你们醒过来好不好?你们知道我这个人最怕寂寞了,你们醒过来陪我说说话好不好?”格洛芬德尔坐在瑟兰迪尔的床边,左右手分别牵起他们两个的手,“还有,你们都不知道你们的宝宝有多可爱,你们怎么还舍得睡呢?再睡下去,他们都要长大了啊!你们再不醒过来,我就告诉他们,我和艾克希里昂才是他们的Ada,你们怕不怕?”

 

他开着玩笑,眼角却渐渐湿润了。这一个星期以来,他日日夜夜守护着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可是这两个人,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

 

“既然你们都不要他们了,那我要给孩子们起名字了!男孩叫核桃酥,女孩叫杏仁排,我说到做到你们信不信?”

 

“咳……咳咳,不可以。”

“瑟兰!”

格洛芬德尔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可是瑟兰迪尔握着他的手的触感不是假的。瑟兰迪尔缓缓睁开眼睛,嘴角挂着疲惫的笑容。

“我刚听到有人要给我的孩子起名字,我就醒了。”

“你骗人!你老实招来你偷听多久了?”

格洛芬德尔喜极而泣地趴在瑟兰迪尔的身上,瑟兰迪尔揉了揉好友的金发,伸手擦掉他的眼泪。

“有一会儿了……我一开始只是听到有人说话,听不清内容,后来我听清了,是你在给孩子们起名字,我才相信自己没有死,我还活着。”

“你当然还活着,宝宝们那么可爱,你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他们?对了我去叫梅格洛尔殿下和瑟丹医生把宝宝抱过来……”

“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打断了兴奋不已的好友,“埃尔呢?他在哪里?”

格洛芬德尔愣了一下,随后慢慢地挪开身体。瑟兰迪尔侧过身,看到埃尔隆德静静躺在他身边的那张床上,原本像黑色瀑布一般的长发里,有了几根雪白的银丝。他的脸色和嘴唇苍白得宛如冬霜,整个人仿佛已经失去了灵魂一般,只是一副身体还残存在人世。

 

瑟兰迪尔掀开被子下床,坐到埃尔隆德的床边。格洛芬德尔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低头沉默。

 

“其实我知道的,是他救了我。我有过片刻的清醒,我看到他守着我,整个房间里都是蓝色的光芒,之前陛下救我的时候,我看到过这样的光。但是这次我感觉到了更多的光和热,我感觉那些流逝的血液都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里,但那不是我的血,是他的魔法……”

 

瑟兰迪尔俯下身,蹲在埃尔隆德身边,亲吻他干涸得有些破碎的嘴唇。

 

“瑟兰,我们……我们看看宝宝好不好?”

格洛芬德尔只好用孩子来分散瑟兰迪尔的注意力,然而瑟兰迪尔丝毫不为所动。

“让我陪陪他,格洛芬德尔,我想单独和他说说话。”

“好。”

 

瑟兰迪尔坐在地上,手不停地摸着埃尔隆德瘦得有些瘪进去的脸颊,“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就是这么在床边守着你,我想看看你这个贪睡的侍从,醒过来看到我会是什么表情,肯定非常的有趣。加叔都快被你气死了,可是我就是不让他叫醒你……”

 

瑟兰迪尔说着,想到埃尔隆德当时尴尬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含着眼泪笑起来。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当时看着你,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我很想亲近你,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我没有安全感,我对宫廷里所有的人都抱着防备的心,但是我想亲近你,我希望你是那个可以照顾我的人。”

 

他吸了吸鼻子,仰起头强忍着快要落下的泪水。

 

“后来你醒了,睡眼朦胧地看着我,看到你的眼睛,我更确定了我的感觉是对的。但是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这些想法,我是王储好不好?”

 

“现在我终于把这些秘密都告诉你了,你能不能像我们最初见面的时候一样,睁开眼睛看看我?”

 

“你现在是不是仍然睡得很舒服,瑟丹医生家的枕头是不是也柔软得像天边的云朵?我抽掉你的枕头你还会不会从云上掉下来?”瑟兰迪尔重复着他和埃尔隆德第一次见面的那些对话,趴在他的床边哽咽着。他的手紧紧地攥着埃尔隆德的枕头,却再也没有勇气抽走它。

 

“不,不要抽走我的枕头。”

埃尔隆德闭着眼睛说着,像是在说梦话。

“埃尔?埃尔你醒了是不是?”

瑟兰迪尔猛然抬起头,不断用手抚摸埃尔隆德的脸颊。

“很高兴认识你,瑟兰迪尔殿下。”

埃尔隆德喘息着说着,仿佛这几个字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瑟兰迪尔捧着他的脸颊,深吻下去。瑟兰迪尔的吻细密地落在埃尔隆德的唇边,脸颊,带着胡渣的下巴和喉结,埃尔隆德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被这一枚又一枚的吻唤醒,他用着这仅有的力气侧过身去,和瑟兰迪尔相拥在一起。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表白不好,但是我还是想说,瑟兰迪尔殿下,我爱你。”

“爱我可以,但是你以后永远,永远永远永远都不可以赖床。”

 

正当他们亲昵地说着情话时,门口突然传来了脸盆掉在地上的声音。站在门口的格洛芬德尔看到他们彼此相拥的身影,实在忍不住心里的感动和喜悦,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和毛巾水渍做伴,大声地哭起来。

 

“你们以后都要好好的,每个人都要好好的,不许再吓我了!”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回头看了看可爱的格洛芬德尔,随后又面对着彼此相视而笑。

“我们也是,以后都不许再吓对方了。”

“好,我答应你。”


--tbc--

评论(18)
热度(47)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