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王途(ET,ABO,最终章)

第七十四章 王者归来

 

“陛下,梅格洛尔殿下来信说,瑟兰迪尔殿下和埃尔隆德殿下已经启程了,两天后就能到明霓国斯了,请您放心。”

 

加里安在收到梅格洛尔的来信后第一时间冲到庭葛的寝殿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已经久卧在床的国王听到这个消息后,原本惨白无光的脸上突然有了血色,他欣喜地微笑,上扬的嘴角和眼角让他看起来健康了不少,甚至还年轻了几岁。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加里安,你说我要准备点什么?孩子们快回来了……我不能就这样躺在床上。”

庭葛绕着床边踱来踱去,嘴里也一直自言自语着。

“陛下您先休息吧,殿下们最早也要明天晚上才到呢,您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准备。”加里安看着庭葛摇摇晃晃像是要倒下来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开始担心,他现在的“精力充沛”会不会是一种回光返照。

“不,加里安我没有时间了。快,你快去吩咐侍从,我要沐浴更衣。还有,把我几个最信任的几个王公大臣叫来,我要重新拟一份继位诏书给春天,上次我给星空的那份太草率了,我要重新写一份更好的。”

“是,陛下。我这就去办,您能先躺回去吗?侍从们准备好了我就叫醒你。”

加里安一边劝着庭葛,一边扶着他上床躺好。

“快去。”庭葛又提醒了加里安一声,加里安行礼之后,小跑着离开了国王寝殿,但他不是去找侍从和王公大臣,而是紧急召集了所有的药师。

庭葛躺在床上,看着那有着精美壁画的天花板。他看到壁画的颜色像流动的油彩,逐渐地融合在了一起,所有的色彩都像旋窝一般地旋转起来,庭葛看着看着,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回到了过去。他想起瑟兰迪尔丧父的第一个星期,他搂着年幼的小王储讲故事,告诉他长大之后他会成为睿智又英勇的国王,会代替他Ada的位置继续保护这个国家。再后来,瑟兰迪尔长大了,无论是骑马射箭,还是舞文弄墨,没有任何一个王公贵族可以和他比肩,每当听到旁人的夸赞,他也只是谦虚地低头微笑。每一件他交给瑟兰迪尔做的事情,瑟兰迪尔总是能出色地完成,无数次他虔诚地单膝下跪着,望着自己的国王,眼神里满是期待,期待着国王,那个他视作父亲的人,能给他肯定和鼓励。

 

可是后来呢?我都做了些什么?

 

庭葛突然发现原来自从埃尔隆德成为王储后,他几乎都没怎么关心过瑟兰迪尔,他只记得自己踢过瑟兰迪尔一脚,挺重的一下,瑟兰迪尔甚至倒在了埃尔隆德怀里。

 

那个时候的春天,是有身孕的……

 

庭葛想到这个细节,突然觉得自己从心口到喉咙到指尖,身体的每一寸都在疼。他开始止不住地咳嗽,咳得满嘴的血腥味,却怎么都停不下来。他闭上眼睛,看到的全是瑟兰迪尔捂着肚子倒在埃尔隆德怀里的场景。

 

春天,对不起,对不起……

 

庭葛在心里一遍遍默默地道歉,他不再咳嗽了,用着最后的力气喘息起来。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看到了很多人,很多他生命中重要的人,露西恩,美丽安,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安纳塔,他们一个个都曾经亲昵地拥抱过他,给过他最真挚的爱和关心,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在他的身边。

 

来人啊,谁来陪陪我……不要让我一个人,我不想一个人……

 

突然,窗外下起了暴雨。初夏的大雨和疾风吹开了寝殿的窗帘,也吹灭了那奄奄一息的烛火。

 

原本在马车里沉睡的瑟兰迪尔一下子惊醒过来。他和埃尔隆德,格洛芬德尔,艾克希里昂还有梅格洛尔正在赶往明霓国斯的路上。

“瑟兰,我们还没到呢,你再睡一会儿吧。”

埃尔隆德搂紧了瑟兰迪尔的肩膀,亲吻他的发顶。瑟兰迪尔掀开马车的门帘,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只有马车里的烛光微微闪烁着,天空一片昏暗,乌云遮住了月亮和所有的星辰,像是要变天。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我建议我们不要再赶路了,你们看这天色,怕是要下大雨了。”

梅格洛尔掀开车厢的主门帘和坐在里面的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和格洛芬德尔说。熟睡的格洛芬德尔甚至都没醒过来。

“那我们就找地方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赶路吧。”

埃尔隆德建议道。瑟兰迪尔抱着儿子,眉头紧蹙,像是不同意这个建议,不过他也担心孩子们的安全,就默认了下来。

 

马车停在了驿站,驾了一路车的梅格洛尔和艾克希里昂早就昏睡了过去,格洛芬德尔依偎在艾克希里昂的怀里,一车的人只有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醒着。

 

“瑟兰,你再多睡一会儿,我来守着宝宝。”

埃尔隆德搂着瑟兰迪尔说道。瑟兰迪尔靠在埃尔隆德怀里,闭上眼睛。

“我不知道怎么的,有点心慌也有点胸闷,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可能是天气关系,快下雨了,空气闷热潮湿,你现在身体还弱着,会感到不舒服是正常的。别说话了啊,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埃尔隆德低下头亲吻瑟兰迪尔的额头。突然,天边划过一丝光线,随后没过多久,就是一声巨雷,雨水倾泻而下,气温一下便冷了起来。埃尔隆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瑟兰迪尔身上。瑟兰迪尔抱着有着埃尔隆德味道的外套,觉得既温暖又安心。

 

突然,他好像在衣服的内插袋里摸到了什么。

 

“埃尔,这是什么?”

瑟兰迪尔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打开那封书信。其实他刚摸到这信纸的时候,心里就隐约有了答案,这种材质的纸张,只有宫廷才有。

埃尔隆德没有阻止他,他也觉得是时候让瑟兰迪尔看到庭葛的诏书,他只是担心瑟兰迪尔知道了诏书的内容后,又会避免不了地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勾起那些伤痛的回忆。

 

“埃尔,这是什么?”

瑟兰迪尔捏着诏书大声质问埃尔隆德,甚至把所有人都吵醒了。两个熟睡的宝宝惊醒后,都开始大哭起来,而雷声又在此时轰然而下,森然的白光照在瑟兰迪尔满是泪痕的脸上。

 

“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在我来灰港找你之前,他……认可你了。可是瑟兰,我不希望这份诏书影响你对未来生活的安排,我说过,你不欠多瑞亚斯,更不欠庭葛,你有权力决定你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我……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份诏书等了多久?我穷尽一生,都在等他对我的肯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希望得到他的肯定?他在我心里,就像我的Ada一样,所以当你夺走这一切的时候,我才会那么心痛……”

埃尔隆德不再说话了,而是把泣不成声的瑟兰迪尔紧紧抱在怀里。梅格洛尔,格洛芬德尔和艾克希里昂都陷入了沉默,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瑟兰迪尔经受了那么多伤痛之后,仍然想要回去见庭葛的原因。

 

他只是想要一个家,和一个爱他的家人。

 

“我们上路吧,我来驾车。”

埃尔隆德坐上了马车,艾克希里昂随即坐上了另一个驾驶位,其他人也默契地坐进了马车里。他们迎着疾风骤雨,往明霓国斯驶去。他们又足足赶了一天的路,因为天气原因,直到第二天黄昏时分才赶到明霓国斯。

 

初夏的王城,萧瑟得像是深秋一般。宫廷的大门向他们徐徐拉开,迎接他们的却是绕梁不绝的哀乐——庭葛在昨日深夜离世,他趴在书桌上,手里攥着羽毛笔,书桌上摊着刚写完的诏书。

 

瑟兰迪尔来到国王大殿,缓缓走向国王的遗体。梅格洛尔和格洛芬德尔小声地劝退了所有的王公贵族,最后只剩下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两个人留在了大殿里。

 

瑟兰迪尔摸着庭葛冰冷的手背,眼泪噙在眼眶里,却掉不下来。

 

“埃尔,关于吉尔-加拉德的死,我一直都很抱歉。”

“我知道,你生产那天……”

“你不知道。”瑟兰迪尔松开了庭葛的手,看着埃尔隆德,“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不幸之中,这是我最难过最遗憾的一件事情。你为了我杀了自己的养父,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都过去了,瑟兰,别再提了。”

埃尔隆德看着庭葛的遗体,又触景生情地想到吉尔-加拉德惨死在自己手里的模样。他一直试图说服自己,都过去了,但是他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没法过去的。瑟兰迪尔和吉尔-加拉德这两个人,命中注定有一个会离开他。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再也没有亲人了,我们只有彼此。”瑟兰迪尔张开双臂,拥抱埃尔隆德,“埃尔,虽然我没能在陛下活着的时候证明给他看,但是我知道,他在天有灵,一定会看到我的成绩。我想收下诏书,继承多瑞亚斯的王位。”

“你真的想好了吗?”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问,“你真的愿意重新回到宫廷吗?你应该很清楚,即使有国王的诏书,你毕竟不是血统最纯正的王子,你依旧会面临很多质疑……”

“可是我有你啊。”

瑟兰迪尔说着,抱紧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轻抚着瑟兰迪尔的背脊,细嗅着他金发之间隐约的兰花香气。

 

尾声

 

庭葛下葬三年后的新春,瑟兰迪尔正式举行了继位典礼,凯勒布理安女王和伊欧文女王更是在中午时候就早早来到了明霓国斯,她们和瑟兰迪尔,埃尔隆德以及格洛芬德尔一起在后花园聊天看孩子。两个女王逗弄着三岁半的莱戈拉斯和阿尔玟,她们一人抱一个,喜欢得不得了。

 

“小叶子,你以后想做什么呀?”

凯勒布理安柔声地问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撅了噘嘴,调皮地眨了眨湛蓝的大眼睛。

“我要当弓箭手!”

童言无忌的他逗得在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傻瓜,你以后和Ada一样,是要成为国王的。”

格洛芬德尔轻轻点了一下莱戈拉斯的小鼻子,小男孩在凯勒布理安的怀里笑得扭来扭去。

“其实我想好了,以后叶子和暮星当不当国王,由他们自己决定。”

瑟兰迪尔说完,整个花园突然都安静了下来。

“陛下您的意思是?”

伊欧文小心翼翼地问,但是又不敢明着说出口。格洛芬德尔更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只有凯勒布理安搂紧了莱戈拉斯,对着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意味深长地微笑。

 

“我和瑟兰都希望,等我们老去之后,多瑞亚斯的统治者将会是这个国家最出色的领导人,而这个人,不一定是莱戈拉斯或者阿尔玟。我们的父辈没有做到的事情,有我们来做。”

埃尔隆德向其他人解释道。

“可是这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改革,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凯勒布理安走近他们,再次确认了一遍,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牵着彼此的手,肯定地对女王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起,静候佳音。”

女王莞尔,随后牵着伊欧文的手,转身消失在后花园。

 

The end

评论(26)
热度(83)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