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超凡蜘蛛侠】【SE】You're so f**king cool (三)

5

Peter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蜘蛛咬了之后,听力异常发达所以产生了幻听。

Sean怎么可能喜欢男孩?他写了那么多关于男女情感的歌,他从小到大都有女孩子喜欢,我每天几乎都在替他收情书,现在他告诉我他喜欢男孩?!

“Sean,或许你只是没遇到你喜欢的女孩呢?”

Peter试探着问Sean,Sean从床上起来,走到书桌边,手撑着桌沿坐在了书桌上,“Peter,我已经26了,我很清楚自己的性向。只是我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更不想让Ben和May担心。或许以后我遇到我喜欢的男孩,我会想办法向Ben和May解释。”

“那……你有遇到过喜欢的男孩吗?”
Peter下床和Sean一样坐上书桌,两条腿在下面晃来晃去。他慢慢地把手挪到Sean的手边,想牵上去,又没有足够的勇气。

“还没有,但是我很清楚我不喜欢女孩。Peter,你不要受我影响,你谈恋爱的时候,只要遵从自己的内心,你就会知道自己需要怎样的人。”

Sean把手搭在Peter的手上,温暖厚实的手掌,指腹有练琴留下的温润的茧。Peter不敢反握Sean的手,他乖乖地由Sean握着自己的手,感受“哥哥”带给他的关心和爱护。

我知道我需要怎样的人,我需要你。尽管我已经是蜘蛛侠了,但是没人知道,Sean Parker才是我的超级英雄。

“Peter,我已经告诉你我的秘密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秘密了吗?”

Sean握紧了Peter的手背,用一种极度温柔的眼神望着他,这种眼神不属于任何一次舞台表演,杂志专访,只属于Peter Parker。Peter艰难地挪动嘴唇,他多想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Sean,可是他又怕Sean会过于担心自己,进而干涉自己的行动。他既想成为蜘蛛侠,又想成为一个听话的弟弟,他什么都想要,失去一样都不可以。

他羞愧地躲开Sean的眼神,不停地摇头。

“没关系的,Peter。我也有过18岁,你也知道我18岁经历了什么。我被迫放弃了我的梦想,只因为我把梦想告诉了Ben和May。你也在担心这个是不是?没关系,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只想知道,你的梦想,你的秘密,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Sean搂过Peter的后脑勺,让他更近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不会伤害到别人,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Peter的确没有说谎,Sean也相信自己的弟弟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说谎。他把Peter搂到自己的怀里,用额头轻碰他的额头。

“我没有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好了,我回去了,明天记得早点来麦迪逊广场花园,别迟到。”

“知道了Sean。”

Sean从桌上跳下来,走到门口开门,门把手上刚才留下的蜘蛛丝让他想到了什么。

“Peter,我在欧洲巡演的时候,听说纽约出现过一只巨大的蜥蜴,是蜘蛛侠把它赶走了。我看到网上有些蜘蛛侠的照片是你拍的,你认识蜘蛛侠吗?”

Sean回头看了看Peter,Peter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惊了一下,迟疑了片刻才想好了答案。

“我不认识他,我只是碰巧拍到了他的照片。Sean,你喜欢蜘蛛侠吗?”

Peter装作不经意地问,但这看上去的随口一问却耗尽了他所有的勇气,这远比独自对抗蜥蜴博士让他揪心。

“我当然喜欢他了,你见过比他还酷的英雄吗?如果你下次再有机会见他,帮我送一张我的专辑给他。”

Sean说笑着,打了一个哈欠。

“我明天还要早起,晚安了Peter。”

“晚安Sean。”

Peter关山门后,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在房间里跳跃起来,他甚至恨不得穿上制服出去荡几下秋千再回来。

Sean喜欢蜘蛛侠,而我是蜘蛛侠,等于Sean喜欢我。

就算我不能告诉他我的身份,但是知道他喜欢蜘蛛侠,我就很满足了。

Peter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复论证这三个问题,幸福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懒得下床的他用蛛丝把手机抓过来,发现又是下午那个陌生电话。他本来想直接挂断的,不过他想还是和对方说清楚比较礼貌。

“你好,我想你一定是拨错号码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来了。”

Peter说完,对方还是没有回应,背景音乐仍然是那首《What Goes Around and back around》。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放Sean Parker的歌给我听?”

他忍着怒火问对方,对方跟着哼唱了几句。

“You'll see.”

“You should listen to me, baby.”

“No!”

Peter忍无可忍地挂断了电话,他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又回拨了一个过去,却传来了“号码是空号”的语音提示。

如果他再打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他关掉了手机和台灯,拉过被子睡去。

6

第二天清晨,Peter起了个大早,但是Sean还是离开了。他要赶往麦迪逊花园广场彩排,还有报纸杂志的采访,没有时间和家人一起吃早餐。

不过贴心的他还是在客厅的餐桌上留了字条:

“我去彩排了,我们晚上见——Sean。”

Peter摸着纸条上Sean的字迹,想到了昨天晚上他手掌的纹路和温度。

Sean,我们晚上见。

黄昏过后,Peter带着Ben和May搭地铁去麦迪逊广场花园。

“我第一次听演唱会,我这样穿合不合适?会不会不太庄重?”

May不太满意自己的裤装,她觉得自己应该穿裙子,可是Ben执意让她穿更为方便走路的裤子。

“我们不是去高级酒会也不是去看芭蕾舞,我们是去Sean的演唱会,他的歌都是要跳着听的,穿裤子跳起来不担心,我可不想你被那些男孩子看到不该看的。”

“Oh,Ben你又在跑火车了。”

May和Ben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面,永远是这么开开心心吵吵闹闹的,Peter看着仿佛老顽童一般的他们,真的希望如果他们一直都停在这个年纪,再也不会老去,该有多好。

“老先生,您和您的太太也是去看Sean的演唱会吗?”坐在对面的几个女孩问道。

“是啊,Sean是我们的……”

Ben还没说完,May就掐了下他的大腿。

“是我们的偶像,偶像,哈哈。”

Ben忍着痛干笑了两声,几个年轻女孩被他逗得也笑了起来。

“你们的心态真年轻。我能和你们合影吗?”

“当然行了!来Peter,给我们合个影。”

“好。”

Peter拿出相机给他们照了几张,正当大家都愉快地聊着演唱会的曲目时,Peter的手机又响了,又是那个陌生号码。他刚想开口教训一下这个已经三番五次骚扰他的人,但是对面的背景音乐却让他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背景音乐仍然是《what goes around and back around》,只是这一次,是Sean正在彩排的声音,他还在和舞台布景交代一些正式演出要注意的事项。

“他真的是个大明星,对吧?我离他那么近,那么那么近。”

对方终于开始说话了,这个声音Peter再熟悉不过了,康纳斯博士,也就是之前和他对战过的蜥蜴博士。

“康纳斯博士,你要找的人是我,我告诉你我在哪里,请你离开麦迪逊广场花园。”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在害怕什么?Peter Parker,你害怕我伤害你的哥哥吗?你喜欢你哥哥吗?有多喜欢?我杀了他你会崩溃吗?这是你自己种下的恶果,Peter,总有人要替你偿还。”

康纳斯博士说完,发出放肆的大笑,几乎要震聋了Peter的耳膜。他按掉了手机,背上背包准备下车。

“Peter你去哪里?”
Ben在他的身后大喊。

“你们先去!我很快就来!”

Peter说完,冲出了列车来到厕所,他换上了制服,躲在厕所里给Sean打电话,忙着彩排的Sean一开始还漏接了他的电话。

Come on Sean, come on.

Peter在厕所隔间里不停地转来转去,在快要挂断重播的时候终于听到了Sean 的声音。Sean正在彩排《losing my way》,那首他在放弃Napster之后写下的歌。

“Sean,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请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之前那只出现在纽约的巨型蜥蜴正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他随时可能袭击你和工作人员!你必须赶紧取消演出,否则人员伤亡将会更多!”

“Peter你在说什么?取消演唱会?No,nono,no way!我和我的团队准备了那么久,这一场还有HBO的转播,我不可能取消。我也没看到什么蜥蜴,Peter,我现在没时间陪你聊天了,等我演唱会结束再和你讨论蜥蜴的事情好吗?听话。”

Sean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还在哄小孩一般地哄Peter。他的身后是和声歌手在彩排,每一句歌词都像极了Peter的心声:

Can anybody out there hear me?
 有人听到我的呼喊吗?

’Cause I can’t seem to hear myself
因为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Can anybody out there see me? 
有人听到我的呼喊吗?

’Cause I can’t seem to see myself... 
因为我已无力改变自己了。

There’s gotta be a heaven somewhere
世上总有一个天堂吧,

Can you save me from this hell?
将我带离这个地狱吧!

“Sean。”Peter放弃劝说了,他只是轻喊着心爱的人的名字。

“我在。”

“注意安全,你等我过来,一定要等我过来。”

“我会的。”

Sean刚挂断电话,就看到不少演唱会的工作人员从会场外尖叫着跑进来。一只长着锋利指甲的蜥蜴爪子直接把会场的门卸了下来,那只之前出现在网络和电视上的巨型蜥蜴,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了Sean面前。

“你是Sean Parker,对吧?”

巨型蜥蜴踩烂了无数的座椅,走到了舞台边和Sean对视。Sean双手颤抖着扶着钢琴,但是身体却没有丝毫的退缩。

“对,我是Sean Parker。”

—tbc—

评论(5)
热度(32)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