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情迷24小时(伪罗马假日梗,一发完)

*巴西巨贾家的小少爷花朵在罗马被破产的创业家Sean Parker捡走,然后一同游罗马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1.


“小少爷,您今天坐了11个小时的飞机,应该累坏了吧?您今天先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再安排您的行程。”

“谢谢你Fred,你太贴心了。”

Eduado说着,接过了管家递给他的水,优雅地小呷了一口,随后乖巧地躺到了床上。管家接过水杯,微微欠身,随后替他关灯关门。

Eduado在一片漆黑中睁开了蜜糖色的大眼睛,嘴角狡黠地上扬。

开什么玩笑,现在才晚上10点好不好?!

Eduado从床上弹起来,穿上自己的衬衫和裤子,带上了护照和钱包手机,蹑手蹑脚地逃出了酒店房间。他推开酒店的大门,呼吸了一口罗马夏夜清凉的空气。

这是自由的味道!

Eduado做了个深呼吸后,站在酒店门口拦出租车。

“你想去哪里?漂亮的男孩?”

出租车司机用带着意大利腔的英语问他。

“共和广场。”

Eduado说着,钻进了车里,开始了他的罗马之旅。

年仅17岁的Eduado Saverin是巴西巨贾Saverin家族的小儿子,在未成年之前,他的一切行程都必须在管家Fred的监控之下。小时候,善良懂事的Eduado对这个老管家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可是现在他17岁了,现在又是暑假,他现在不是在圣保罗的家里,他在罗马,一个浪漫的圣地,谁会希望自己的罗马之旅在一个老管家的监控下结束?

夜晚的罗马在灯光下神秘又魅力非凡,Eduado被迷得晕晕的,人也跟着晕晕乎乎的。

“小先生,我们到了。”

“谢谢您。”

Eduado用意大利语说了谢谢后,下车走到仙女喷泉边拍照,然后坐在喷泉边看着这圆形的古老广场。夜凉如水,再加上背后的喷泉的水汽,他觉得有些冷了,却又觉得无比的刺激。

嗯……接下来我要去哪里?

他在记事本上写下了“第一站,共和广场”后,打开了谷歌地图准备寻找共和广场附近可以游玩的景点。他在广场微弱的灯光下看手机,他越聚精会神,却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清手机上的字。

好困啊,我这是怎么了?Fred在给我的水里加了安眠药吗?

他揉了揉眼睛,困得横躺在喷泉边。

嗯,我就睡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

他摸了摸手上的家族戒指,随后蜷缩着身体睡着了。

夜晚的共和广场上大多是游客,不会有人注意到睡在喷泉边的Eduado,除了小偷。

长期潜伏在共和广场的小偷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打扮精致的男孩,而且他手上那个银白色的戒指实在太扎眼了,再加上他到了广场之后左顾右盼,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显然是个落单的游客,年纪又小,实在是太容易下手了。

小偷团伙们商议好了之后,一人望风,另外两人一左一右从两边分别靠近Eduado,可还没等他们靠近他们的猎物,一个打扮时髦的高瘦男人先他们一步走到了Eduado身边。

这个叫Sean Parker的年轻人几乎和小偷们一样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即使穿着一身黑衬衫黑西裤都依然耀眼得像星辰一样的男孩。Sean Parker原本是美国加州人,因为做了一个免费音乐下载网站(对就是Napster),而遭到所有格莱美歌手的指控。创业失败的他无家可归,到住在罗马的阿姨家散心,住在阿姨家的一间空关的小公寓里。今天是他在罗马住了两个月的日子,这两个月他几乎把意大利都玩了个遍,见过无数的意大利美女,也见过无数或性感或可爱的意大利男人,但是都不及眼前这个男孩万分之一的美好。

他怎么躺下了?这哪里是可以睡觉的地方?

Sean走到Eduado身边,推推他的肩膀。

“嗯……别吵我……”

Eduado嘟囔了一句,慵懒地翻个身,要不是Sean及时抱住他,他早就摔进喷泉里了。

“喂,醒醒,醒醒。”

Sean轻拍了Eduado的脸。熟睡的Eduado撇了撇嘴,丝毫没有反应。他的睫毛轻轻跳动着,嘴角也微微上扬,仿佛是做了关于罗马的美梦。Sean看着这张清秀又可爱的脸,不禁看得痴了,他甚至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天哪他太好看了……他这么好看,躺在这里肯定会出事的。他只有在我这里才是安全的。

Sean把Eduado打横着抱起来,走到路口拦车。一辆出租车停下之后,司机玩味地看着这对年轻人,一个英俊潇洒,另一个可能是喝醉了,安心躺在自己男朋友怀里。Sean看着司机的反应,心里有些窃喜,但是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还嘱咐司机不要开得太快。

Sean把Eduado安顿在自己的床上后,准备替他换衣服。Eduado不安分地把手抬起来,差点打到Sean的头。

“Easy, pretty boy.”

Sean捉住Eduado的手腕按在床上。Eduado的手腕相比其他男孩显得稍细一点,Sean压着他的手腕,感受着手心里Eduado的脉搏。

“听着baby boy,我现在替你换衣服,你不要乱动。”

Sean轻轻松开了自己的手,Eduado像是听到了他的话似的,乖巧地一动不动。Sean小心翼翼地解开Eduado的扣子,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Sean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他把Eduado带回家的确是因为他漂亮,他当然希望可以从这个漂亮男孩那里得到些“回报”。可是当Eduado真的裸身躺在他面前时,他却不敢动手了。

他就像一个遇到了天使的恶魔,在天使浑身散发的光晕面前,他的内心得到了洗礼,在这极致的美丽面前收住了自己的欲望。他像一个真正的“大哥哥”,温柔地抱起自己的弟弟,替他换上了自己的睡衣。

睡着的Eduado身体软软的,身上有股清新的属于年轻男孩的味道,Sean贪恋地多抱了一会儿后才把他放进被窝。穿上睡衣后的Eduado似乎舒服了不少,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他的侧脸正好面对着Sean。

睡吧小天使。

Sean摸摸Eduado的头发,随后起身准备给自己铺个地铺。他看着自己刚才放在椅子上的Eduado的长裤,裤子袋袋鼓鼓的,里面像是放了不少东西。Sean把裤子口袋翻开来,找到了Eduado的护照和钱包。

Eduado Saverin……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Sean打开笔记本电脑,把Eduado的名字输进搜索引擎。搜索结果的第一条不是关于Eduado的消息,而是他那个了不得的家族。

Shit!我到底是捡了个宝还是捡了个炸药?

Sean回头看了看趴在床上,已经打起小呼噜的Eduado。

明天一早我就把这个小少爷送走……他不会反咬我一口说我绑架了他吧?天哪我为什么要把他捡回来?

Sean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决定今天晚上还是不要睡了,他就坐在Eduado身边守着他。

2.

Sean一觉坐到了中午,而Eduado明显比他还能睡,到现在还趴在床上,只是头扭到了另外一边。

“Hey man,我们起床了好不好?”

Sean不再由着Eduado睡下去,他用力地猛推Eduado,Eduado几乎是被他吓醒的。

“呜……你怎么进来的?我还没睡醒呢!”

被吓醒的Eduado在惊吓过后开始发脾气,迷迷糊糊的他还以为自己在酒店里,他自然而然地以为Sean是酒店服务生。

“Mr. Sav……呃,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昨天晚上你睡在共和广场的喷泉边,我担心你的安全才把你带回我家过了一夜。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想你是时候该回去了。”

Sean想了想,还是装作不知道Eduado的身份比较好,这样就能坐实自己是个不图财的好心人。Eduado懵了一会儿后,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才知道自己出糗了。他懊恼地摇摇头,然后下床走到Sean身边握他的手。

“真的很抱歉打扰您了,谢谢您照顾我,请问您的名字是?”

“Sean Parker。”

Sean摸了摸Eduado的手背。

“谢谢你Parker先生。嗯……请问我的衣服在哪里?”

Sean指了指床头的那把椅子。Eduado松开手,背过身去脱下了全套的睡衣裤,换上了自己的衬衫和西裤,随后,他从钱包里摸出100000里拉给了Sean。

“谢谢你Parker先生。”

“你为什么要给我钱?我救你又不是为了钱!”

Sean有些生气,他想着你们有钱人都是靠钱来表达感谢的吗?

他突然开始不甘心了,他不想满心欢喜地收了Eduado的奖励,从此以后就和这个漂亮男孩再也没有任何交集,即使有交集,也只有单纯的感激之情,带着铜臭味的感激之情。

“我想谢谢你啊……那么Parker先生您希望我怎么感谢您呢?”

Eduado看不懂了,他不知道Sean在敏感些什么。他张望了下公寓的四周,似乎明白了Sean不收他钱的原因。

这些家具,装修都好简陋……他一定过得很拮据,但是又不想别人施舍他,可是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贫穷而丧失善良的心,还是收留了我。

Parker先生真的是天使啊!

Eduado捏着Sean还给他的钱,深情款款地望着“天使”一般的Parker先生。

“嗯,这样好不好?这100000里拉你还是收下,你做我的导游好不好?带我玩罗马。”

“这个提议不错。”

Sean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其实心里早就乐得放起了烟花,他感觉自己的内心雀跃得就像一颗释放自己的跳跳糖。

Eduado见Sean收了自己的钱,心里舒服多了。

希望善良的Parker先生能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

“那么,我们出发吧?”

“好!”

Eduado欢喜地牵过Sean的手,拖着他离开了公寓。热情的巴西男孩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这个只和他有过一夜之缘的异乡男人,熟络得仿佛他们已经认识好多年了一样。Sean捏着Eduado纤瘦却柔软的手,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对Eduado有过的那些可以说是“肮脏”的念头,心里愧疚得不得了。

他有一颗比他外表还要干净漂亮百倍的心,但是我却想着要弄脏他。

对不起Eduado。

3.

Eduado一路上除了欣赏风景之外,也时刻注意着人群中有没有“可疑”的人。

我失踪了,Fred肯定会想办法找我,但是他又不敢大肆宣扬我失踪的消息,他行事总是很小心,但是不排除他会派私人侦探来找我。

我可不能被抓回去,而且如果我被抓回去,肯定会连累到Parker先生,他是个那么好的人,我不能害了他。

17岁的Eduado忽然之间有了英雄一般的责任感,他捏紧了Sean的手,把他牢牢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我会保护好你的,Parker先生。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Edu……嗯,我叫Edward。”

Eduado撒了个谎,Sean大概也知道了Eduado撒谎的原因,便装作信了的样子。

他们都在试图把目前的情况变得越简单越好。

好吧“Edward”,我想我会找到办法让你对我坦白的。

“那么Edward,我现在先带你去吃罗马最好吃的冰激凌,我们一边吃一边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正好饿了!”

Eduado高兴得跳起来抱住了Sean,Sean搂着Eduado的腰,走到街边去拦出租车。一路上Eduado都兴奋地望着窗外,他就像个重获自由的鸟儿一样,外面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好玩的。Sean坐在他身边,想去揽他的肩膀,但是又不敢,他的手腾空在Eduado的肩头。

“Sean,冰激凌店在哪里啊?远吗?”

Eduado无意识地抓过Sean的手抱住,Sean顺着他的姿势不可避免地贴上了他的背。

“在西班牙大台阶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

“啊我知道那里!安妮公主在那里吃过冰激凌!Sean你看过《罗马假日》吗?”

Eduado兴奋地转过脸来,他们近得甚至让Eduado亲到了Sean的脸颊。

“对不起啊……”Eduado害羞地低下头抓抓头发,之后他便不再乱动了,专心地趴在车窗边看风景,不过他始终没有放开Sean的手臂。

“是啊,你想不想重走公主走过的路?”

我当然看过《罗马假日》。Eduado,你有着和安妮公主同样的纯净和美好,但是我却不像Bradley那么绅士。

“想啊,不过我更期待冰激凌,哈哈。”

“馋猫。”

4.

当他们快到冰激凌店门口的时候,Sean突然想起来Eduado和他都还没吃午餐,空腹是不能吃冰激凌的。

曾经放荡不羁爱自由的Sean Parker现在居然变成了鸡妈妈一般会护崽的Uncle Sean,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Edward。”

“嗯。”

“你知道在意大利吃冰激凌的规矩吗?”Sean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对着一脸茫然的Eduado说。

“怎么吃?”

盲目迷信Sean的Eduado一脸求知若渴地望着Sean。

“意大利人在吃冰激凌之前要先吃面包,只有先吃过面包,才是对冰激凌的尊重。”

“好奇怪的传统啊……”Eduado思考着Sean的话,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奇怪。

“你不相信我吗?Edward,你不吃面包,冰激凌会觉得你不尊重它们。”

Sean一脸失望地摇摇头,他看着Eduado,眼睛里写满了类似“外国人就是不懂传统”的那种怜悯的感觉。

“嗯那我要吃面包,什么面包都可以吗?还是只能吃特定品种的面包才是对冰激凌尊重?”

Eduado一脸认真的样子差点把Sean逗得笑出声来,他憋得很难受,整个脸都扭曲了。

“这个倒是没有规定,随便什么面包都可以。”

“要吃几个呢?”

“随便,不过吃越多,就说明你对冰激凌越尊重。”

“嗯那我要吃三个。”

……

趁着Eduado进面包店挑面包的时候,Sean终于有机会出了店门,靠着店门外的墙笑了个爽。可是他笑着笑着,却心酸起来。

他无法想象这么可爱的Eduado,或许明天就会离开他。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

“Hey Sean!我买了10个面包!够不够尊重冰激凌了?”

Eduado提着面包纸袋欣喜走到Sean面前。Sean一把抱住Eduado,在他耳边说:

“冰激凌知道了一定特别高兴,好了我们吃面包吧。”

在干掉一袋子的面包后,Eduado终于如愿吃到了冰激凌。他甚至闭着眼睛祈祷了片刻,才心满意足地咬下第一口。

“真的好好吃,Sean。”

他笑着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嘴边已经有了一圈白色的奶油圈。Sean伸手替他擦掉奶油,Eduado看了看Sean拇指上的奶油,笑得更开了,罗马狭窄的小巷里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

“Sean,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他又抓紧了Sean的手。

“海克利斯神庙。”

“这个我知道!那里有真理之口!”

“你功课做得很好嘛!”

“那当然,我很好学的。”

Eduado说着,骄傲地走出小巷。

他们在西班牙台阶上逗留了片刻之后,Sean牵着Eduado的手到街边打车。突然,Eduado往Sean的背后躲了一下。

“怎么了?”Sean把Eduado从身后拉过来。

“有人在跟踪我。”

“这里是罗马,谁会跟踪你这个外国人?”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但是的确有人在跟踪我。”

Eduado为难地低下头,他紧张得很,胸口也因为喘气起伏起来。Sean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怀里带。

“Edward,你知道吗?人会尽量避免看到一些他人的亲密动作。”

“嗯,所以呢?”

Eduado抬头看看Sean,Sean捧起Eduado的脸,低头吻住他的唇。Eduado睁大了眼睛,看着原本已经朝他走来的两个类似私人保镖的人果然尴尬地离开了他们。

等一下……Sean吻了我?

危机解除之后的Eduado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第一次被男人吻,但是他不想推开Sean温暖的唇和温暖的怀抱。

他闭上眼睛,轻舔着Sean的嘴唇,甜甜的,就是刚才他们吃的冰激凌的味道。正当他陶醉在Sean的温柔里的时候,Sean放开了他。

“他们走了吗?”

Sean张望了四周。

“嗯……走了。“

Eduado红着脸回答道。

“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Sean握紧了Eduado的手,搂着他钻进了出租车里。

在去海克利斯神庙的一路上,Eduado一直没有说话,他拘束地坐在车上,眼睛也不往窗外看,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突然,他看到了另一只手指修长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

“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Sean大概猜到了Eduado准备和自己坦白身份了,不过Eduado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他只是对他微笑。

“别怕Edward,我会保护你的。”

Sean握紧了Eduado的手,Eduado看着Sean的眼睛,心里泛起自责和内疚。

对不起,Sean。我可以只做你的Edward吗?

Sean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始终没有放开Eduado的手。

在排了半小时队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真理之口面前。

“Edward,如果你说了谎,真理之口就会咬住你的手。”

Sean在给Eduado机会,只是Eduado不知道Sean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我今天玩得很开心。”

Eduado把手放在真理之口中说着,这当然是真心话,他如愿以偿地收回了手。

接着是Sean。他深吸一口气,把手伸进去。

“站在我身边的这个男孩叫Edward,这是他的真名。”

“不,不是的!”

Eduado突然慌了神,他使劲地抓着Sean的手臂想帮他抽出手,可是Sean表情痛苦地跪在地上,仿佛真的被真理之口咬住了手。

“Edward,你骗我。”

“对不起Sean对不起,我的名字是Eduado Saverin,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对不起。”

Eduado说着,钻进了Sean的怀里。Sean搂着他,走出了真理之口的展区。

“其实你可以继续瞒着我的,你知道真理之口不会咬人。”

Sean拍拍Eduado的肩膀安抚他的情绪。

“是我不想再骗你了,只是我不知道你已经怀疑我了。Sean,我没有真的要欺骗你,我只是希望你把我当一个普通人家的男孩子看待。”


Eduado抬起头,望着Sean的眼睛,期待着他的原谅。

“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你的护照了,Eduado,其实我也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能简单纯粹一点,不要因为金钱地位这些外在的事物受到影响。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你是平凡的Edward还是富商的小少爷Eduado,我都一样会带你游罗马,和你交朋友。”

“真的吗?你没有怪我?”

Eduado还是不放心。Sean再次捧起Eduado的脸,又一次吻了他。这一次他们谁都没有提前放开彼此。情到深处的时候,Sean甚至舌吻了Eduado。Eduado一开始不适应,似乎都不会呼吸了,Sean适时地松开自己的唇,等Eduado适应过来了,便再次夺走他的呼吸。

他们抱得那么紧,仿佛要融进对方的身体里。

“我喜欢你Eduado,我会救你回来,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不想隐瞒你。”

Sean对Eduado坦白了自己最原始,最毫无保留的动机,但是Eduado没有推开他。

“Sean,你真的以为我需要导游吗?”

Eduado双手扣着Sean的后颈问他。Sean心领神会地再次吻上了Eduado的唇。

离开真理之口展馆后,Sean带着Eduado去了古罗马斗兽场,那时候已经临近黄昏,落日的余晖落在Eduado的肩上,落在他蜜糖色的眼睛里。

“Sean,你不是意大利人吧?”他转过身问Sean,落日的余晖落在了他的身后。

“我是加州人,创业失败后来到我在罗马的阿姨家。我破产了,但是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还能做什么。我没怎么念过书,我唯一的特长就是编程。”

“你做的什么项目呢?为什么会失败?”

Eduado说着,软糯的巴西口音的英语中带着关心和心疼。

“Napster,我创立了Napster。”

“你是那个Sean Parker?!我以为只是重名……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Eduado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我今年20岁。”Sean自嘲地笑笑,“少年得志哈?不过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

“我相信你不会永远身无分文的,Sean,你可以开始新的项目……嗯如果你缺钱我可以……”

“Wardo,我不希望我们之前有关于钱的关系。钱会改变很多关系甚至是很亲密的关系。也许你长大了会明白,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受到关于金钱的背叛。因为我知道那有多难过。”

“嗯……那好,我不资助你。不过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Eduado说完,抱住Sean的腰,先Sean一步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吻。他们越吻,就越难分开。

“Sean,我不想再逛景点了,我想回家。”

Eduado在Sean的耳边暧昧地呢喃,Sean当然知道Eduado的言下之意。

“好,我们回家。”

Sean搂着Eduado离开了斗兽场。

在回家的路上,Sean提出想再带Eduado去一次共和广场。

“反正是顺路的。我们去那里买点吃的回去。”

“好啊。”

Eduado靠在Sean的怀里答应他,Sean搂着Eduado,最后一次嗅他身上那股清新的味道。

是时候该说再见了,我的Wardo。

Eduado和Sean到了共和广场后,Sean让Eduado在喷泉边等他,他去买点披萨和小吃。Eduado听话地等着,等着,等到暮色四合,共和广场再次亮起了灯光。他仿佛回到了一天前,那时的他也是一个人在广场上,但是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孤独。

Sean,你在哪里?

Eduado这才意识到Sean丢下了他,正当他打开手机的时候,Sean打来了电话。

“Wardo,对不起我没有勇气和你说再见,所以就这样悄悄走了。”

“你这个懦夫Sean Parker!”

Eduado对着手机大喊,眼泪不知何时悄然地挂满了脸颊。

“你该回家了。”Sean哽咽着说。

“我会回家的,我当然会回圣保罗。我喜欢你,Sean,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其他情侣一样……”

“我想要你,Wardo,我第一次见你就想和你上床,可是经过一天一夜的相处,我越发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从前的我过得太过潇洒,肆意地享受自以为是的激情和爱情,但是认识你之后,我懂了什么叫珍惜,我想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我会是一个更好的,能配得上你的Sean Parker,而不是一个连带你游罗马的钱都没有的穷光蛋。”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

Eduado痛苦地蹲下身去。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人向他走来,是下午时候看到的那两个跟踪他的保镖。

“我还会来找你的,Wardo,再等等我好不好?”

“我当然会等你,Sean,无论你变得更好还是更糟,我都会等你。”

Eduado说完,挂掉了电话,向保镖们走去。

5.

属于Eduado和Sean的罗马假日就这么结束了。和Sean分开后的第二年,Eduado进入了哈佛大学,Sean做起了Plaxo。他们一个成了风光无限的哈佛高材生,另一个则依然是硅谷的“熊孩子”。

“Sean,你最近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看你。”

那时已经读大二的Eduado给Sean打电话。

“Sorry Wardo……我又搞砸了。Plaxo的投资方最近派私家侦探跟踪我,你还是别过来。”

“什么?”

Eduado惊讶得从宿舍的床上弹起来。

“没事没事,总之你别来看我,千万别来。”

Sean说着,挂断了电话。

Fuck you, Sean Parker。

Eduado恨不得把手机从楼上扔下去。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确定自己情绪稳定之后,把提前准备好的花衬衫和短裤还有一顶大草帽塞进帆布袋里——今天晚上他要参加一个犹太学生的联谊会,主题是加勒比之夜。

他在厕所换上了这身可爱的热带服装后,来到了热闹的联谊会现场。

“Hey,你是Eduado Saverin吗?”

一个矮个的卷发男生朝他打招呼。他的发型和发色让他想到了Sean。

“对,我是Eduado Saverin。”

“我叫Mark Zarkerburg,我最近在做一个叫Facebook的项目,用户仅限哈佛的学生,他们可以主动上传自己的照片,最新的动态,情感状态,课程表等等。我现在在找人投资,我可以分给你30%的股份,让你担任CFO……”

“等一下等一下……”Eduado被卷发男孩过快的语速搞懵了,“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社交网络吗?”

“正是如此。”

Mark正色道,仿佛胜券在握,要不是Eduado斩钉截铁地回了他一个“No”,他还会继续喋喋不休地分享Facebook的功能。

我的生命里有且只有一个Geek,光对付Sean Parker一个人我就精疲力尽了。

Eduado看着联谊会上迷幻的灯光,又想到了他和Sean分手那天,共和广场上那些孤独的灯光。

Sean,你在哪里?

6.

虽然拒绝了Mark关于投资的邀请,不过Eduado还是和Mark以及Mark的室友们成了朋友,他也时常到他们的H33宿舍串门,给他们提供一些意见和建议。大二那年暑假,Mark邀请Eduado来帕拉奥图。

“我们在那里租了一间别墅,有游泳池有草坪。你一定记得过来玩。”

期末考试季结束后,Mark对Eduado说。Eduado当时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去加州度假。他简单整理了一些行李,在七月末坐上了去加州的飞机。他没有料到有着阳光称号的加州在他一下飞机就下起了暴雨。

果然我一遇到Geek就会倒霉。

Eduado在机场买了把伞后,打车去了Mark的别墅。出租车司机第一次来詹妮弗路,带着Eduado转了一圈又一圈,从不晕车的Eduado感觉自己再不下车,恐怕早餐午餐都要交代在车上了。

Holly shit。

他打着伞,走了大概40分钟,终于找到了Mark的别墅。他咚咚咚咚地捶门,一开始还没人开门。

咚咚咚咚。

Eduado用了更大的力气敲起来,这次终于有人开门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倒霉的雨夜遇到自己的日思夜想的人。

“Sean Parker你这个混蛋!”

Eduado扔掉了雨伞,扑进Sean的怀里。Sean抱着Eduado,两个人一路吻着进了卧室,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他们终于在帕拉奥图,为他们的“罗马假日”画上了句点。


评论(11)
热度(68)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