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 (一)(花朵人鱼梗)

1.
2004年2月,美国斯克里普斯海洋学研究所接到加拿大国际海洋中心的秘密邀请前往温哥华岛,寻找和研究最近秘密出现的人鱼。海洋生物研究员Mark带着他的团队接受了这次任务。

“人鱼……这些加拿大人是吃三文鱼吃出幻觉了吧?”

Sean在饯行会上一边吃着三文鱼寿司一边说,与此同时坐在他边上的Dustin附赠了他一枚白眼。

“那你可以和上头申请不去啊!我正好可以一个人住一屋。”

Dustin说着还踩了Sean一脚,Sean满嘴的寿司差点噎在喉咙口,他装作窒息的样子,翻着白眼抽搐着靠在椅背上,逗得餐桌上其他研究员都跟着笑得前仰后合。

但是作为研究队长的Mark却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他还没毕业就被提前选入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海洋学研究所,他是学校里的明星,大写的学霸,不过他始终不满足于现在的成绩,他非常渴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比谁都期待这次任务,他有预感,他一定会见到传说中的人鱼。

“大家今天不要熬夜,早点休息。这是美加合作项目,又是关于不明物种,我希望所有人都打起精神,如果我们找不到人鱼,我还会申请延长研究时间,直到我们找到人鱼为止。”

“oh no……”

Mark下达命令后,研究员们哀嚎一片,但是谁也没有真的反对Mark的提议——他们也渴望找到人鱼,同时也没有人敢和强势的Mark对着干。

Mark放下刀叉,回自己的房间休息。Sean默默跟在他身后,手撑在门框上看着他。

“Hey man……放轻松好不好?”

“Sean,我有预感我会遇到人鱼,我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第六感。”Mark睁大着浅蓝色的眼睛看着Sean,他抓紧着Sean的肩膀,Sean感受着他手上的力量,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宿命感。

“这不是加拿大人的幻觉,他们听到了人鱼的歌声,甚至看清了他的样貌,非常英俊的雄性人鱼,有着棕色的短发,蜜糖色的眼睛,要不是其中一个愚蠢的研究员不小心开了闪光灯照像,这条友好的人鱼甚至会上他们的船……”

Mark嘴里重复着加拿大方面给的信息,眼神里满是神往。他还没见到人鱼,就已经被这些模糊的描述完全地着迷。

“我当然也希望我们能看见他,但是Mark,你也要做好我们找不到他的准备。”

Sean没有盲目乐观。他和Mark同年进的海洋学研究院,无数的项目因为各种不可抗力无疾而终,海洋生物研究本身就是枯燥和快乐并存的学科。

“你和他们不一样,Sean,你和我都是渴望成功的人,我们到温哥华岛后,我和你在夜晚观察海域情况。人鱼不可能在白天出现,我们只有在晚上才能看到。我们一起守夜怎么样?”

Mark热忱地邀请Sean,而Sean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被Mark感染了,他握住Mark的手,答应了他的请求。

漫长的寻找人鱼任务开始。刚开始每个人都干劲十足,所有研究员都参加了守夜任务,他们拿着望远镜,静静守着只有月光照耀的黑色海洋,看过无数次鲑鱼和鲸豚的出没,却始终没有看到加拿大方面提到的人鱼。

“一定是加拿大人自己没有时间和经费找人鱼才找到的我们。”

在持续观察了半年后,Dustin终于感到了疲乏。好在温哥华岛就是鲑鱼的聚集地,他每天有无数的乐子可以找,其他的研究员也逐渐丧失了热情,他们要不在温哥华岛度假休闲,要不就继续研究之前的项目,不再全身心扑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的人鱼身上。

尽管队员们都开始放弃研究,Mark仍然没有丝毫的懈怠。Sean从一开始的和Mark一同关注人鱼,到后来变成Mark的“贴身保姆”,时刻关注他的饮食起居,以防他还没见到人鱼就先见到了上帝。

“Mark,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如果真的找不到……”

Sean在一天守夜的时候问Mark,他们两个人坐在救生艇上划着桨,在夜凉如水的11月漂浮在温哥华岛的海面上。

Mark没有说话,他冷得不行了,他放下了桨,裹紧冲锋衣蜷缩在救生艇上,闭上了眼睛。

“Hey!Hey Mark!你不能在这里睡啊!”

Sean使劲地摇Mark,但是Mark一动不动,他试探着摸了摸Mark的额头,这才发现Mark发了严重的高烧。

“shit……”

Sean暗骂了一句,他望着远处的研究船,他能靠自己的力量划到船上,但是等他们上船估计Mark的脑袋都要烧坏。正当Sean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感觉到救生艇起伏起来,这和平时静谧的状态截然不同。

Sean手抓着救生艇的边缘,身体僵直着坐着,眼睛更是不敢往四周看,他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出没导致救生艇有这样的起伏,或许是海豚或许是虎鲸甚至可能是鲨鱼,但是无论是哪种动物,他和Mark都可能要落水了。

渐渐的,救生艇起伏的幅度变小了,Sean颤抖着拿起桨,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凭着自己航海的经验控制着水流,往研究船划去,他实在太冷又太困,手上的桨不小心落进了海里。

“oh nonono……”

他伸手往海里捞,居然真的捞到了——准确地说应该是有人递给他了他的桨。

Sean握着“失而复得”的船桨,望着眼前的生物——加拿大研究员们口中的那个英俊的,有着蜜糖色大眼睛的雄性人鱼正笑盈盈地望着他。人鱼的上半身和人类没有区别,看上去就是个裸身的年轻男孩。

“下次不要再掉啦,没有这个你会上不了岸。”

人鱼说完,低头看了看已经昏睡过去的Mark。他微微颔首,俯下身亲吻Mark滚烫的额头。Mark感受到了额头上的鼻息和清凉的触感,缓缓睁开眼睛,他看着人鱼那可爱的,仿佛流淌着蜂蜜一般甜美的双眼,他恍然觉得自己身处天堂,在他面前的人鱼就是守护天堂的天使。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人鱼伸手想摸Mark的额头,但是被Mark一把捉住了手,Mark生怕他逃走,不禁用了很大的力气捏住人鱼的手,人鱼白皙的皮肤上很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红色。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Mark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赶紧松开了手,“我,我们是海洋研究员,我们的船就在岸边,你想不想上船看看?我有很多朋友都想见见人鱼。”

Mark期待地看着人鱼,他嘴上礼貌地询问着人鱼的意见,脑海里却在同时准备了5,6个人鱼不同意甚至逃走的话他该怎么做的计划。Sean自始至终没来得及插上话,他原本抓着救生艇的手悄然地放进海水里,想提前适应一下夜晚海水的温度,一旦人鱼准备逃走,他就立刻跳下海追他。

“好啊我跟你们上船,不过你们得保证船上有足够的海水。”

人鱼一口答应了下来,Mark和Sean甚至被他的爽快搞得愣了好一会儿。

“有有有,我们,我们有海水,对对对我们还有个很大的池子,还有便携的可以运输海洋动物的鱼缸,你要什么我们都有。”

Sean说话的时候声音都略略有些颤抖,因为太想引起人鱼的注意,激动得有些结巴了,他那有些傻乎乎的样子逗笑了人鱼,他挺直了身体,腹部下的一截鱼尾微微露出了海面。

人鱼望着Mark,双手抓着Mark身边的船沿:

“我能上船吗?”

“当然能,我们都很欢迎你。”Mark此时已经过了吃惊的阶段,他回以人鱼人类的标准微笑。人鱼受到了Mark的邀请,兴奋地钻进水里,就在这个时候,Mark和Sean感觉到救生艇正以一种平稳又极快地速度往研究船驶去——人鱼正推着他们一起游向研究船。

“Wow!”

Sean高兴得惊呼起来,Mark笑着回头,看着船尾处人鱼时不时露出水面的鱼尾。

抵达研究船的时候,整艘船都静悄悄的,研究员们都已经入睡了。Mark没想要打扰大家,只是和Sean嘱咐说第二天早点起床,通知同事们‪早上8点‬在会议室集合。

“那你呢?你不睡吗?”

Sean问Mark,人鱼也眨着大眼睛看着Mark。

“我陪陪他,你先回去睡吧。”

“好,你也别熬得太晚,我们的工作真正开始了。”

Sean说完,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人鱼。

“再见Sean!”

人鱼笑着向Sean道别。Sean惊讶地回头,他看着人鱼甜美的笑颜,干净得就像天边皓洁的月亮。

“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刚听到Mark这么叫你……嗯……你是Mark对吗?你们好,我叫Eduardo。”

Eduardo向Mark伸出手,Mark礼貌又有力地握了他的手。

“很高兴认识你,Eduardo。”

Sean说完,揉了揉Eduardo湿漉漉的短发,Eduardo对他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Sean不知道Eduardo几岁,他看起来就像个18岁孩子。

“我抱你上岸吧。”

Sean伸出手,Eduardo迟疑了片刻。正当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Mark同样朝Eduardo伸出了手。

“Eduardo你自己没法上岸的,别怕,我抱你上岸。”

Mark更靠近了Eduardo一点,Eduardo腼腆地笑了,宛如夜晚静静绽放的玫瑰。他伸手抱住Mark的脖子,但是人鱼的身体加鱼尾几乎有2.2米左右,Mark一个人的力量不够,他们试了几次都没有上岸。

“这样,Eduardo,你的双手各搂住我们两个试试看。”

Sean蹲下身提议道。Eduardo点点头,照着Sean的意见,这次总算勉强上了岸。Eduardo离开海水后很快觉得不适应,他那浅蓝色的闪着光泽的鱼尾横在甲板上,像是绝世珍宝被随意放置在闹市的地摊上贩卖一样让人心疼。

“我感觉我的鱼尾好干……Mark,带我去有海水的地方,好不好?”

Eduardo的声音变得虚弱起来。Mark拦腰抱起Eduardo,Eduardo搂着Mark的脖子,眼睛盈盈地望着Mark,一刻也不肯离开。Sean捧着Eduardo的鱼尾,默默地看着Eduardo柔情似水的样子。

而Mark似乎没有注意这些,他只是专注着怎么把沉重的Eduardo赶紧运进水池。

Eduardo到水池的一瞬间,仿佛就满血复活了过来,他开心地在水池里从头游到尾,蓝色的鱼尾像价值连城的丝绸一样铺在透明的海水下,Mark和Sean就这样站在水池边看他在水里嬉戏,入神得仿佛可以这样看到天亮。

“其他人呢?你们说有很多人想认识我。”

Eduardo从水里钻出来问Mark和Sean。

“他们休息了,‪明天早上‬来看你。”

Mark坐到水池边告诉Eduardo,Eduardo游到Mark身边,他把手臂放在水池边,把头枕在手上,就这样趴在Mark的身边。

“那你呢?Mark,你会陪我吗?我刚到这里,这里又不是海洋,我很害怕,你能陪陪我吗?”

“当然。”

Mark脱下冲锋衣铺在水池边,席地躺下。

“Mark你真好。”

Eduardo安心地钻到水底,在离Mark最近的池边睡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Sean真的会以为自己在看关于小人鱼的童话电影。他研究过很多聪慧的海洋动物,但是没有一个像Eduardo这样美好,他就像个人类青年,被施以咒语后变成了终生不得上岸的人鱼精灵,Eduardo是这世界上最纯洁最善良的生灵,Sean甚至觉得他们这样让他睡在那么小的水池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耻的软禁。

“Sean!”

突然,Sean听到了有人小声地喊了自己的名字,是Eduardo,他趴在水池边喊Sean过来。

“需要我陪你吗?”

Sean走到池边坐下,Eduardo对他笑着摇摇头。

“不用啦,有Mark在就好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明天见。”

“好,明天见,小人鱼。”

Eduardo朝着Sean调皮地眨眼睛,随后慢慢沉入水底。Sean关上水池区的灯,悄声离开。

2.

第二天Sean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0点‬了。

oh no……

他抓了抓一头凌乱的棕色卷毛,胡乱抓起床上的衣服裤子套上,飞速地洗脸刷牙后赶到会议室,却发现会议早就结束了,会议室只留下了一堆Mark写的工作内容。

“Hey Sean!谢谢你找到了人鱼!”

Dustin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拍了一下Sean的肩膀,把Sean吓得缩了缩肩膀。惊魂未定的他慢慢转身,问起早上开会的情况。

“Mark说昨天他和你一起发现了人鱼Eduardo,Eduardo对我们很信任很友好,他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生物,我们必须以最温柔的方式对待他,无论是取样还是实验还是交流,都要在乎Eduardo的感受,征得Eduardo的同意才可以。还有……Mark还没向研究院报告找到人鱼的消息,他怕Eduardo见太多人会怕。唉,我们的小人鱼实在太可爱了,连暴君Mark都变温柔了,啧啧啧……”

Dustin回想起Mark在会议上温柔的眼神和不经意流露出的微笑,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一个假Mark。而Sean听完这段话,汲取到的信息只是Mark说的:温柔地取样,实验和交流。

Eduardo是因为好奇,或者说是对我们的信任和友谊而上岸做客的,如果我们尊重他,怎么忍心去对他取样和实验?你会对自己的客人取样和实验吗?!

Sean想到Eduardo对着人类展示出无比亲和又无害的笑容,而人类却在研究他的身体和心理,这和盗取他的隐私有什么区别呢?

“不行我得去找Mark谈谈。他在哪里?”

“他在和Eduardo聊天,Sean我劝你别去,Mark说他和Eduardo需要独处。”

Sean不听Dustin的劝说,只是一个劲地往水池区跑去。

需要独处……多么荒诞的规定!他想对Eduardo做什么?有那么不可告人吗?!

正当他快到达水池区的时候,他撞到了刚从那里回来的Mark。

“holy shit…”Mark感觉自己的鼻子都快被Sean撞歪了,“你这么急匆匆地干什么去?”

“Mark我正好想找你谈谈。”

Sean拖着Mark来到他的房间,锁上门。

“谈什么?”

Mark仍然觉得鼻梁骨隐隐的疼,对Sean说话的语气也不耐烦起来。Sean坐在Mark的床沿,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双手掌心里。

“Mark,我知道大家好不容易见到了人鱼,很激动很兴奋一下子有了干不完的活,但是……但是我还是希望……我希望我们能把他放回海里。他信任我们想和我们交朋友才上的船,我们不能这样利用他,这是不尊重他的行为。”

“你在说什么Sean?”Mark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感觉Sean简直疯了,“我知道他是智慧生物,我已经在会上要求所有队员都在征求Eduardo同意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取样和实验,我甚至没向研究院汇报我们找到人鱼的消息,就是为了不让Eduardo害怕。你想想看,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拿着研究院给的经费,在这里耗了大半年,好不容易大家看到了一些希望,你就这样把他送回大海?你这样做考虑过后果吗?”

“对,我的确是不理智。不过我还是做不到像你们那样对待他。我们现在这样就是囚禁他,强迫他把自己的隐私全透露给我们!”

Sean越说越激动,不知不觉眼眶都红了起来,Mark吃惊地看着Sean,像是不认识他了。

“你对Eduardo自责,那你研究过的其他智慧生物呢?你有对其他的动物有过愧疚之情吗?每次我不敢下手去捕捞的鱼类都是你冲在我前面,每次一有新发现你比谁都激动,我还以为Eduardo的出现会激发你的斗志呢。”

Mark说着,走到电脑前坐下准备开始打实验报告,他有太多工作要做,没时间和Sean废话。Sean看到有很多研究人员都已经把实验报告用内部邮件系统发给了Mark,仅仅是一个上午,Eduardo就经受了这么多人的询问。

“Sean,你如果不想参与人鱼项目可以在温哥华岛休假我不会去干涉你,但是也请你不要干涉其他人的工作。”

Mark坐在电脑前打字,他的声音混着键盘劈劈啪啪的声音,仿佛他和电脑一样都是没血没肉的机器。Sean没有再理睬Mark,他摔上门离开了Mark的房间,朝着水池区走去。

还没到门口,他就听到了水声,原来是Eduardo在游泳,水池边还有他刚吃剩下的海藻和小鱼小虾的盘子。

Sean静悄悄地走到水池边坐下。突然,他恍然看到一阵巨浪从头上盖下来,把他淋成了个落汤鸡。

“Sean你睡懒觉!Mark说要罚你哈哈哈哈!”

“罪魁祸首”兴奋地在水池里欢呼着,看着湿漉漉的Sean哈哈大笑。Sean抹掉脸上的水,他听着Eduardo可爱的笑声,也跟着笑出声来。

海水渗到眼睛里有些疼,Sean揉眼睛的时候揉出了眼泪。眼泪越揉越多,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眼睛不舒服,还是因为心疼Eduardo而流泪。但是无论流泪的原因是什么,Sean第一次发现流泪竟然这么减压。

“Sean,对不起我不该弄湿你的,对不起。”

Eduardo看到Sean哭了,羞愧地小声向Sean道歉,低着头委屈的样子就像是知道错了的小孩,Sean从来不知道有人愧疚起来也是这么的迷人,也让人心疼。

傻人鱼,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是这艘船上的每一个人。

“你昨天睡得好吗?你早上几点起来的,他们其他人几点进来看你的?他们对你做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Sean问了一连串问题,Eduardo歪着脑袋整理了一下思路,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嗯……我是9点醒来的,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这里站了好多人,嗯……20个,有像你和Mark一样大的年轻人,也有年长一些的。他们有剪我的头发,看我的手指,还让我在玻璃片上面按手指印,啊还有还有,他们还有人帮我检查牙齿,还刮我的舌头好痒啊……但是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还有人给我做测试,题目都好简单,加减乘除什么的,做得我好无聊,直到做到微积分我才有点兴趣……还有,嗯……Mark一直站在边上保护我,还让他们不要弄疼我。有Mark在,我什么都不怕。”

Eduardo说到Mark的时候,脸上有止不住的笑意。Sean看着他的笑颜,这才想到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Eduardo对Mark的喜爱和信任都比对他的多很多。

“你很喜欢Mark对不对?有Mark在,你就很开心也很放心。”Sean说着说着,突然有了个大胆的假设:

“Eduardo,你是因为Mark才上船的是吗?”

Eduardo听完害羞地钻进了水池,没有悬念地又甩了Sean一脸水。

-tbc-

#文名致敬贾婷婷同名歌曲#

评论(38)
热度(157)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