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二)(花朵人鱼梗)

前情:人鱼花朵向Sean默认自己是因为Mark上岸的。


1.

Eduardo来到研究船上的第二个星期,Mark和所有的研究员们开了个一周总结会。研究员们已经测量出了人鱼的体长,体重这些很直观的数据,但是对于他身体结构的其他信息,几乎每个数据和结论都是令人费解并且不可思议的。

他们找不出有任何一种海洋动物和Eduardo有同样的生理构造,Eduardo的毛发,皮肤,鱼鳞,血液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甚至无法确定Eduardo的年龄,连一个模糊的数字都给不了。

“据我的研究观察,Eduardo的器官已经非常的老化了,如果以普通鲸鱼的角度看,肯定已经是衰竭的程度了,我不明白为什么Eduardo会看上去这么年轻,他或许……是一种魔法生物。”

研究员中仅有的女研究员Christy站起来发言了,研究员们有的暗自偷笑,有的默默点头,但是没有人敢接话,毕竟Christy的这个结论实在过于大胆甚至于荒唐。

“嗯……那Christy你告诉我们这些麻瓜,Eduardo是斯莱特林养的还是格兰芬多养的?”

会议在Mark的玩笑话和研究员们的大笑声中结束了,Christy朝Mark翻了翻白眼,赌气地坐下去。Sean也是忍不住笑的那个,不过他是唯一一个搂着Christy肩膀安慰她的人。

“你别听Mark的,其实我们对Eduardo的来历都很迷茫,他真的可能是魔法生物。”

“其实我和Eduardo聊过,我问他:小人鱼你多大了啊?你猜他回我什么?反正我比你大,而且大好多岁,他是我的哥哥。这叫什么回答嘛!Sean我跟你说,Eduardo真的很聪明,他想告诉你的事情他会大大方方告诉你,不想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会说,但是又总是对你笑,真的是让人连脾气都发不出。”

Christy说着,脸上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自从Eduardo来到船上后,他可爱的微笑鼓舞了所有人,他真的有一种可以让人轻松快乐的魔法。

Sean想到上周他和Eduardo的对话,陷入了沉思。

Eduardo承认他是为了Mark上岸的,或许只有Mark才能解开他的秘密。

但是为什么是Mark,我明明才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人类。

“Hey,Hey Sean!你在想什么啊?”

Christy一巴掌推醒了放空的Sean,Sean揉揉脑袋,想着女船员的手劲真的不是一般大。

“我以前在温哥华做过交换生,我知道哪里可以找乐子,你要不要跟我去?”

Christy揽着Sean的肩膀,神秘兮兮地说道。Sean当然知道Christy在说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对“那种事情”提不起兴趣来。

Christy和Sean是研究院里同组的同事,人鱼项目也是他们两个一组,通过研究人鱼的生理构造从而得知人鱼的起源。常年在外出海研究,研究员们难免会有寂寞的时候,而Christy和Sean是研究员中懂得怎么“找乐子”的能手。

“我不去了吧。”Sean说着,尴尬地抓抓头发,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太不正常。

“What?我听到了什么?”Christy目瞪口呆地望着Sean,“你什么时候从良的?”

“我只是……现在我们发现人鱼了,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我们还一点头绪都没有,我没心情碰女人。”

Sean觉得自己的这一番话扯得要命,不过Christy倒也没有深究下去。

“就是因为找到人鱼了我们才要放松一下啊!反正Mark在啊,他总有办法让我们的小人鱼吐露心声的。走嘛Sean!那地方真的很好……”

Christy拽着Sean的手臂晃来晃去,不过Sean始终都没有答应她,而就在这时,Sean突然想到自己或许可以去市区做些什么事情。

“我真的没心情。要不这样,我陪你过去,我自己散散心然后回船上,怎么样?”

“好吧。”

到了温哥华市区之后天色还早,那些声色犬马的场所还没开始热闹起来,Christy看了看略显冷清的街道,睁大着卖萌专用的狗狗眼望着Sean。

“你干嘛?”Sean斜眼看着面前这个目测要黏着他的女孩。

“你想干嘛呀Sean?”

“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

“啊我和你一起去吧!”

Christy不由得Sean拒绝,直接拉着他去了她认识的最大的超市。或许女孩子天性都是爱购物的,一到超市就像老鼠掉进了米缸,Christy也是一样。Sean只是稍微走了下神,Christy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也好,她可以不打扰我了。

Sean推着超市的手推车,来到膨化食品区,拿了几包海苔,海苔味的饼干,薯片,鱼干丝……他买了一切的有海洋味道的零食,几乎装满了半个手推车。

“Sean……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些了?”

买了一手推车的蔬菜水果的Christy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Sean身边,Sean惊得抖了一抖,像是一个被当场抓获的贼一般心虚。

他在给Eduardo买零食,这才是他来市区的原因。

Sean看着装着零食的手推车,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Eduardo坐在手推车里,蜷起鱼尾的Eduardo看起来没有在水池里那么大,显得更加可爱和乖巧了。

“Sean我还想吃这个!”

幻觉中的Eduardo笑得眼睛弯弯的,他坐在手推车里,伸手指着货架上的海苔蛋卷。Sean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拿下了海苔蛋卷放进了Eduardo的怀里,Eduardo捧着蛋卷盒子,像小孩一样抱着不放。

“Hey!Sean你醒醒!”

Christy在Sean的面前打了个响指,Sean这才从自己的梦境里醒过来。

“你不是最讨厌吃海苔类的东西吗?再说这些我们船上都有,我们缺的是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啊,你在想什么啊?”

“这是我给Eduardo买的。”

Sean又多拿了两盒海苔蛋卷,继续往前走。

“早上我和Mark聊天,他说你似乎有点想退出人鱼项目的意思。后来晨会开始了我也没来得及问你怎么回事。”Christy把手推车拦在Sean面前,“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人鱼了,你就这样放弃吗?这可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你。Sean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2.

中午的时候,Mark去厨房端走了Eduardo的餐盘去水池区。

“Dustin我们今天吃什么!”

闻到食物味道的Eduardo满脸幸福地游到池边,但是来喂他的不是Dustin,而是Mark。

他在看到Mark之后整个状态都变了,不再是饿坏了的等待食物的人鱼,而是羞愧地低下了头,咽了咽口水,双手紧张地摸着自己的腹部,脸颊也不知不觉地微红起来。

“是三文鱼和牡丹虾,你来这里一个星期了,我们研究发现你最喜欢吃的是这两种食物。”

Mark说这些的时候没有带什么情感,这些对他而言都是他采集数据后得到的结果,但是在Eduardo的眼里,这是不一样的。

“Mark……你们有刀叉吗?”

小人鱼抬头问Mark,他再次吞了吞口水,他真的很饿,可是他不想让Mark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模样。

“刀叉?Dustin说你不用刀叉的啊,为什么今天想起来用了?”

Mark觉得想模仿人类的Eduardo可爱极了,向来冷若冰霜的脸上挂起了笑容,Eduardo见Mark笑了,脸红得更厉害了。

“Mark,你能教我吗?我想和你们一样用刀叉吃东西。”

“好,你等我下。”

Mark拿来了刀叉,他递给Eduardo,Eduardo把刀叉捏在手里,像是要砍人的姿势,和吃饭完全不沾边,Mark被他逗得彻底笑开了。

“来,我教你。”

Mark脱掉鞋袜,把餐盘放在水池边,走下水池的台阶,坐到可以正好Eduardo平视的台阶上,穿着中裤的双腿浸在海水里,Eduardo挪动自己的身体,鱼尾几乎贴着Mark的小腿。

“你看,我们人类是这么吃饭的。”

Mark拿着刀叉熟练地切下鱼肉,Eduardo其实看懂了,但是他不想这么快学会,仍然把刀叉抓在手里,用很奇怪的姿势切鱼。

“不对……这样,Eduardo,我抓着你的手,你感觉一下我是怎么用刀叉的。”

Mark微微侧身,左手揽过Eduardo光洁的肩膀,抓着他的双手切鱼。Eduardo感受着Mark温暖干燥的手掌,他手臂在背后的温度,和他手的运动轨迹,以及被喂进嘴里的鱼的味道。

只吃了一块鱼,Eduardo就一点都不饿了。

“还要不要吃?”

Mark问Eduardo,因为靠得近,Eduardo甚至能感觉到Mark的呼吸的热度。他凝望着Mark的蓝眼睛,很认真地,像小孩一样乖乖地点头。

“这次你自己切鱼肉,我看看你学得怎么样。”

Mark松开了抱着Eduardo的双臂,从台阶上爬到水池边坐下,像个老师一样严肃地看着Eduardo。Eduardo感觉到身边的温度一瞬间冷下来的感觉,仿佛一瞬间从盛夏进入了凛冬。

人鱼感受过了人类的温暖后,便再也不能忍受凄冷的海水。他听话地用自己学到的姿势吃饭,一边吃,一边望着他心爱的人类。

Mark,你能再喂喂我吗?就像喂其他小动物一样。

Mark当然不知道Eduardo在想什么,他只是掏出了上衣口袋里的笔记本,像在给Eduardo画画像一样,一边观察着Eduardo的姿势,一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做记录。

“Eduardo,我们的研究员给你做了年龄分析,但是测不出你具体的年龄,你能告诉我你几岁了吗?”

Mark放下笔,像采访一样问Eduardo。Eduardo本来还在嚼着牡丹虾,听到Mark问这个问题后,连虾都不吃了。他似乎是对这个问题羞于开口,他甚至钻进了水里,游到了Mark的对岸。

“Eduardo,你能告诉我吗?”

Mark没有放弃,跑到水池的另一边问Eduardo。Eduardo从水里钻出来,锁骨在水中若隐若现。

“Eduardo……我需要知道你的年龄。”

Mark蹲下身,朝着Eduardo伸出手。Eduardo慢慢游到Mark身边,Mark摸了摸Eduardo湿漉漉的头发和脸颊,Eduardo爱极了Mark手上的温度,他把身体探出足够的高度,足以和Mark平视。

“Mark……如果我告诉你,你会讨厌我吗?”

Eduardo怯生生地问,声音紧张到略略有些颤抖。

“当然不会。”

Mark不假思索地回答道。Eduardo小心地伸出手,用那湿润微凉的手摸了摸Mark的手。Mark的体温让他很安心,安心到可以交出他自以为不堪的秘密。

“我们人鱼有自己的纪年方式。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在我出生那年,妈妈听到有一船人在美洲大陆的海岸附近大声地喊道:这里有陆地!我当时被他们吵闹的声音吓到了,后来我是在妈妈怀里哭着睡着的。你现在应该大概知道我多少岁了。”

Eduardo说完,羞愧地低下了头。但是他还来不及解释对于人鱼的年龄而言他才刚成年不久,Mark就兴奋得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水池区。

他一定是嫌弃我太老了。

Eduardo失望地叹了口气,慢慢沉入水底,水面上冒出几个表达失望的蓝色泡泡。

3.

当Sean从市区回来的时候,发现整艘船的研究员们都沸腾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几乎每个人看到他都激动得和他拥抱。

“Hey,Hey Dustin,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Sean挡住了Dustin几乎激动到要亲上来的嘴问。

“Sean你知道Eduardo几岁了吗?!他是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年出生的!今年是2004年,他已经512岁了!他真的可能是永生的魔法生物!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他浑身都是宝,我们甚至可能靠研究他来延长人类的寿命,治疗疾病……”

Dustin真的是喜极而泣了,他擦了擦眼泪,拍拍Sean的肩膀后兴冲冲地往自己的房间跑去。Sean站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听着身边其他人的欢呼声,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兴奋。

他只是感觉,Eduardo这下可能再也回不了海洋了,人类了解他越多,就越不可能放他走。

他提着一大袋子零食,来到水池区,本想着水池区肯定站满了想要了解Eduardo的研究员,但没想到这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可能他们已经把该问的问题都问完,拿着他们记录下的数据回去做研究了。

Eduardo靠在水池边,神情看起来也是有些疲惫,但是他看到Sean还是很开心地朝他微笑。

“Sean,你是不是也知道了?我512岁了。”

Eduardo自嘲着说着,声音听上去有些心酸。Sean坐到水池边,拆开了买来的零食袋子。

“512岁又怎么样?我觉得你只有18岁。”Sean把海苔递给Eduardo,“你一定没吃过这个对不对?这是人类做的海苔。”

“有吃的!”Eduardo兴奋地探出水面,又不出意外地溅了不少水在Sean身上。他抓着海苔,想也没想就往嘴里送,要不是Sean提醒,他甚至差点把干燥剂和塑料包装也吃了。

“他们知道我512岁之后就连鱼也忘记给我送了。我就知道你们会嫌弃我老。”Eduardo卡擦卡擦嚼着海苔,没多久就吃完了,“还有吗?”

“有。”Sean递给Eduardo一袋小鱼干,但是眼尖的Eduardo很快发现那一袋子里面全是吃的。

“Sean……能再多给我几包吃的吗?我真的好饿。”

“好,都给你。”

Sean宠溺地把零食都倒在水池里,一瞬间水面上全漂浮着各式各样的零食,Eduardo的眼神就像是被点亮的星空,他在零食堆中游来游去,把大包小包的零食都揽在自己的怀里,快乐地咯咯咯咯笑着。

“Sean你真好!”

“那我和Mark比呢?”

Sean试探着问Eduardo,Eduardo双臂护着零食,有些为难地望着Sean。

“Mark……Mark是不一样的。”

他护着零食小心地离开Sean一点距离,生怕零食被他收回去。

“哪里不一样呢?Eduardo,还有上星期我问过你的问题你也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为了Mark上船的?”

Sean追到Eduardo身边问他。Eduardo看了看零食,又看了看Sean。

“Sean,你和Mark是好朋友对不对?是很好的朋友对不对?”

“对,我和他从高中时候就认识了。我们认识了快10年了,虽然对你们人鱼来说不算很久,但是对我们人类来说这段时间很长,很少有人能认识十年仍然保持很好很深厚的友谊。”

Sean如实回答了Eduardo,他不敢去猜Eduardo问这个问题的原因,他怕自己已经猜到了Eduardo的心思,而那很可能是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Sean,那我们是不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Eduardo抱紧了零食继续问。

“当然是,Eduardo,我是第一个发现你的人类,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还给你带他们不会给你吃的零食对不对?你可以相信我,你可以对我无话不谈。”

Eduardo歪着脑袋,在水池里游了几圈后来到Sean身边。

“那我告诉你了,你会不会替我保守我的秘密?”

“当然,这是作为好朋友的基本要求。”

Eduardo向Sean伸出手,Sean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只是握住了人鱼湿凉的手。

“从你们来到温哥华岛那天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们了,尤其是Mark。在所有人都渐渐放弃的时候,只有他仍然坚定地寻找我。他的蓝眼睛……就像黑夜中的灯塔,我在黑暗中望着他,他寻寻觅觅地看着远处。我以为他总有一天也会放弃,但是他没有,直到有一天,我感应到他病了,所以我游到你们身边救他。我喜欢他对事业……我知道其实我是你们的事业,我喜欢他对事业的专注,我喜欢看着他寻找我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永远待在这里陪伴他。”

Eduardo说着,周身呈现出一种很迷人的红色,像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洒在水池中。Sean看得痴了,心却从Eduardo说话开始就裂开了口子。

“你对Mark的那种喜欢,是爱情对不对?可是你是人鱼,他是人类,你们不会在一起的。”

Sean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嫉妒,但是更多的是心疼。他不忍心看到Eduardo失望,哪怕Eduardo喜欢的不是他,他也不希望Eduardo的任何梦想落空。

“如果他也爱我,我会有办法和他在一起的。Sean……你和Mark是好朋友,那你能帮助我追求Mark吗?”

Eduardo终于说出了自己最终的目的,之前的谜团在此刻都有了答案。Sean不肯承认自己听到的事实,他不想帮这个忙,但是他又不想拒绝Eduardo,他的脑袋里现在简直是一团乱麻,他只找到了一根可以瓦解这一切的线索:

“什么办法?你不可能有办法和他在一起。”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了,这是我最大的秘密。”

Eduardo说完,拽着一包零食到了水底,不再出来了。Sean颓然地坐在水池边,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湿得就像刚才自己摸到的Eduardo的手。

他想到白天时候,Christy在超市里问他:

“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小人鱼了吧?”

Christy说完后笑着离开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只剩下Sean呆呆地站在零食货架边。那时候的他刚意识到自己爱上了Eduardo,他以为他还有大把的时光,甚至是自己的余生,都可以陪伴着Eduardo,他可以给他买人类的食物,人类的玩具,用一切新奇的好玩的事物逗Eduardo开心。

可是一切都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戛然而止。Sean擦干眼泪,起身最后望了一眼水池,正好看到Eduardo游出水面又拿了一包零食下水。Sean看着Eduardo露出水面的一小片鱼尾,想象着Eduardo在水下吃零食的可爱模样,他那刚尝到眼泪味道的嘴角又忍不住上扬起来。

吃吧我的小人鱼,吃饱了,才有力气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对不对?其实只要你快乐,哪怕你喜欢的人不是我,我也不会去破坏你对爱情的向往。

Sean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走出了水池区。他刚出来,就看到Mark向他走来。

“Sean,你来会议室一下,我和你还有Christy需要开个会。”

Mark说完,小跑着向会议室跑去。

-tbc-

评论(18)
热度(76)
  1. 草莓允骑甜死你的抹茶O 转载了此文字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