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 (三)(花朵人鱼梗)

前情:花朵向Mark透露了自己的年龄,人鱼研究进入了新的阶段。

1.

Sean跟着Mark来到了会议室,坐在一身酒气的Christy身边。

“Eduardo有512岁了,so what?有必要那么急着把我从市区叫回来吗?”

在市区的酒吧里喝了酒的Christy胆子肥了不少,尽管她平时也没把Mark当什么Leader,大家都是年轻人,没什么阶级之分。Mark也没有把Christy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他只在乎工作的进程和结果。

“我今天给Eduardo喂食的时候,发现他有意向学习使用人类的餐具,我认为他已经开始信任我们了,我们也是时候做些深入的研究了。”

“Mark你想说什么?”

Sean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站起来直视着Mark,Christy实在困得不行,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

“我希望你和Christy从明天开始研究Eduardo的生殖腔,争取尽早给我数据报告。”

Mark面无表情地宣布着工作内容,他口中的Eduardo仿佛是一条被放在砧板上的死鱼,可以随意被人翻看甚至剖开。

“我做不到,这就像是脱掉刚认识一个星期的女孩的衣服一样是不礼貌也是不可能的。Eduardo是智慧生物,他有自己的意志,他不会把隐私展现给我们看的。”

“别人可能做不到,但是我相信Sean你肯定做得到。”

Mark调侃道,脸上止不住笑意。Christy听了Mark的话更是彻底精神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同意!我们Sean只要12个小时就能让女孩们神魂颠倒,毕生难忘。”

Sean没有为自己辩驳什么,Mark和Christy说得没有半点夸张,他的确是最标准的花花公子。

“或许有一天我会给你报告,但是一定是Eduardo同意我才会检查他的身体。Mark,如果你不同意,那么很抱歉我不能完成这项工作。”

“我当然不会让你去强迫Eduardo,我只是希望你们可以加快工作进度,我们已经花了太久时间来等待和寻找人鱼,现在我们得把时间追回来。好了,你们今天早点休息吧。”

Mark说完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了醉醺醺的Christy和火冒三丈的Sean。

“Mark他是疯了吗?!他不能这样利用Eduardo对我们的信任!”

Sean气愤地控诉着Mark,希望得到Christy的共鸣,但是Christy只是睡眼惺忪地望着Sean,她伸手拍拍Sean的脸,似乎是想要打醒他。

“疯的人是你,Sean。你很清楚总有一天我们会把Eduardo的每片鱼鳞都研究得透透的,当然也包括生殖腔。回去早点睡吧,别多想了,如果你想Eduardo少吃点苦,就长痛不如短痛赶紧把研究报告做好。”

Christy摇晃着身体站起来,蹒跚地离开会议室。Sean呆坐在会议室,回想着Christy的话。

或许她是对的,长痛不如短痛。

2.

早晨8点,Christy被一阵狂暴的敲门声惊醒。

“Sean你在发什么神经!我以为着火了!”

Christy裹着被子开门对着Sean狂吼,Sean双手举高作出抱歉的手势,侧身挪进了Christy的卧室,拖了张椅子坐在她床边。

“我昨天想了下,你说得有道理,长痛不如短痛,反正Eduardo迟早会经历这些,不如我们早点给Mark数据报告,这样就不会有其他研究员来给Eduardo做生殖腔测试了。”

“你等下你等下让我缓缓。”Christy紧闭着双眼,双手手指不停地揉太阳穴,“好了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了。不过Sean,我在这里先跟你说清楚:如果你舍不得碰Eduardo,你也不要干涉我的工作。我会尽我的能力不伤害他,我可以向你保证。”

“OK,我接受。”

Sean和Christy默契地击掌。

“那你先去和小人鱼聊聊天,我换个衣服吃个早饭,等下过来找你。”

Christy说完,推着Sean让他离开卧室锁上门。

Sean来到水池区的时候,Eduardo还没醒。人鱼睡觉的时候是沉在水下的,Eduardo侧身漂浮在水池中,仿佛睡在一个透明的肉眼看不到的床垫上,双手乖巧地呈合十状放在侧脸下,修长的鱼尾舒展在水中,时不时微微动一下保持平衡。

Sean站在水池边凝视着Eduardo的睡颜,他是如此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和美好,哪怕时间永远凝固在那一刻他也愿意。

突然,Eduardo在水下睁开了眼睛,他看到Sean的那一刻,在水下给了Eduardo一个微笑。

“早安Sean。”

Eduardo从水里出来,他眯着眼睛甩甩头发,像刚从水里出来的小狗一样。

“你冷不冷?要不要用毛巾擦一擦头发?”

Sean看着Eduardo湿漉漉的头发和赤裸的上身,不禁担心起来,Eduardo看着他揪心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傻Sean!我是人鱼啊,才不像人类那么娇气呢!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关心我,你是这艘船上最关心我的感受的人。”

“真的吗?”

Sean听了这话心头一暖,他忍不住伸手摸摸Eduardo的脸颊,小人鱼没有躲开,因为微笑翘起的嘴角藏在Sean的掌心里。

“我感觉得到,其他人看我的时候,多少都有猎奇的感觉,只有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真的把我当朋友,你让我感觉,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我很喜欢你,Sean。”

Sea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Eduardo,Eduardo的这番话让他太意外了。原来他对Eduardo的好,Eduardo一直都感觉得到,他是对感情远比人类敏感和细腻的人鱼。

Sean感觉自己可能真的不能再继续人鱼项目的研究了,好在他还有Christy。

“早啊小人鱼。”

Christy跑向Eduardo,脱下了高跟鞋坐在水池边。

“早啊小公主。”

Eduardo游过来牵Christy的手。

“你什么时候成公主了?”

Sean鄙视地看了Christy一眼,Christy没搭理Sean,倒是Eduardo大方地解释了。

“她是船上唯一的女孩子啊,当然是公主了。”

“没想到我们的Eduardo还是个绅士。”

Sean看着他们手牵手的样子,真的像王子和公主会面的场景。

“我们的Eduardo当然是绅士了!”

Christy牵起Eduardo的手,在他的手背上吻了一下。Eduardo全程都乐呵呵地笑着,水池的水因为他摆动的鱼尾起起伏伏。

“可爱善良的Eduardo,我有一件很棘手的事需要你帮忙。”

Christy露出了为难的神色,Sean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她准备干什么了。只有Eduardo睁大着蜜糖色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Christy准备给予她帮助。

“你要我怎么帮你?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

Christy抿着嘴唇沉默了片刻后,伸手示意Eduardo靠近自己一点。乖巧的小人鱼探出身体到和Christy一个水平线上,Christy搂住Eduardo的背脊,用手遮住嘴在他的耳边说悄悄话。

Sean这时不得不承认女孩子的确有男人无法拥有的魅力和令人心生怜悯的办法。Eduardo听完悄悄话,皱着眉头游到了水池中央。

“Eduardo,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为难,不过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这是我的工作,如果我不完成,我就会丢工作,丢工作就没有工资了,然后我就会没工资买东西吃就会挨饿了。Eduardo你忍心看到我挨饿吗?”

Christy委屈地说着,大大的眼睛几乎泛出了泪光,加上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的确我见犹怜,Eduardo也为难极了,他在水池里不停地游了几个来回,终于探出了脑袋说:

“我能把我每天的鱼分一半给你吗?这样你就不会饿肚子了。”

“傻人鱼……你不能这样分一辈子鱼给我啊。”

Christy被Eduardo搞得哭笑不得,Eduardo听了这话之后又钻进水里游个不停。

“Eduardo,Eduardo你出来好不好?”

Christy跟着Eduardo游动的路线在水池边跑来跑去,大概10多个来回后,Christy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Eduardo慢慢钻出水面,心疼地望着她。

“对不起Christy,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但是你要碰我那里,真的不可以。人鱼的身体,是要留给爱情的。在没有遇到真爱之前,谁都不可以看不可以碰。”

Eduardo坚定地说着,但是他的眼睛里仍然写满了担心和愧疚。

“真的对不起Christy。如果你饿了,就来找我好不好?我可以只吃一点点鱼,我是永生的,不会饿死的。”

“Christy,算了,不要勉强他。”

Sean终于忍不住走到Christy身边劝她。Christy望着Eduardo的眼睛,慢慢蹲下身向他伸出手,Eduardo赶紧握住Christy的手,轻微地摇摆。

“对不起……”

“我没有怪你Eduardo,我只是不明白,你说人鱼的身体是留给爱情的,你们对爱情这么忠贞吗?”

“是的。人鱼不会为了繁殖而和不喜欢的对象交配,每条小人鱼都是爱情的结晶。所以人鱼的数量一直很稀少,不过我们并没有因此就感到有危机感,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精神比繁殖,物质,以及很多事情都重要。如果我们遭受很严重的心理创伤,我们甚至会心碎而死。所以Christy,不要逼我好不好?这是我不能破的底线。”

Eduardo因为不能帮助到Christy而一直在自责,他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在表达自己的歉意,但在Christy和Sean的心里,真的该道歉的人是他们。

“对不起Eduardo,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对你提这样的要求。”Christy自责极了,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眼眶里不知什么时候噙上了泪水,“我以后不会再逼你做这样的研究,我也不会允许任何人碰你。”

“谢谢你,Christy。”

Eduardo说完,牵着Christy的手亲吻她的手背。Christy起身擦擦眼泪,离开了水池区。

Eduardo目送着Christy离开,他望着女孩的背影问Sean:“你们真的会因为我挨饿吗?我怕我的食物不够分给你们。”

“小傻瓜,我们没有人会挨饿,我们和你开玩笑的。”

Sean摸摸Eduardo的头发,Eduardo似乎有点生气了,他撅起嘴游到Sean对面。

“以后不要和我开玩笑,我会当真的。我能理解很多事情,但是我没法分辨你们人类什么时候开玩笑什么时候认真。我相信你们,喜欢你们,你们说的每个字我都会听进去。Sean,我没有那么聪明,不要骗我。”

“好,不骗你,以后我对你说的每个字都是认真的好不好?”

Sean看着Eduardo气鼓鼓的脸,多想用吻来把那鼓鼓的小脸蛋亲回他原来的样子。但是当他知道人鱼的身体是留给爱情的之后,他连触碰Eduardo都变得极其小心。

“Sean,你等下能去安慰下Christy吗?她刚刚好像哭了,都怪我。”
Eduardo游到Sean身边请求他。

“好,但是Eduardo你相信我,她不是因为你不开心,我们都很喜欢你,真的。”

“嗯,我感觉得到。”Eduardo说完,摸着自己的心脏,“这里,能感觉得到一切。”

Sean离开水池区后,带着Eduardo给他的任务去安慰Christy——其实他也想知道Christy到底怎么了。

女孩房间的门开着,Sean敲了两下门后走进去,果然看到Christy坐在床上擦眼泪。

“Hey。”

“Hey。”

Sean站在Christy面前,Christy抱着Sean的腰,把眼泪都擦在Sean腹部的T恤上。

“我听到Eduardo对爱情的忠贞,突然想到了从前的我。我从前也像Eduardo一样,坚持身体是留给爱情的,但是后来……我有了一段很糟糕的初恋,那个男孩……他只是把我当他众多女朋友中的一个,当我知道的时候,我的世界全崩塌了,从那以后我就不再对爱情认真。直到今天我听到Eduardo的话……我好羡慕他,也好心疼他,我羡慕他有那么纯洁的心,但是我又怕他会因为我们而受伤。Sean,我理解你的心理了,我们不能再研究Eduardo了,你和我一起去和Mark谈。”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3.

Sean和Christy在Eduardo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后,他们把今天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Mark,Mark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很认真地聆听和点头。

“所以……Mark,你怎么想?”

Sean最终忍不住打破了沉默,Mark仍然在若有所思地点头。

“我的原则没有变过,我不会勉强Eduardo。既然Eduardo有需要坚持的东西,我们就尊重他。生殖腔的事情我们先缓一缓吧。”

Mark的回答让Sean和Christy松了口气,他们离开Mark的房间后,Mark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思考了很久后,从床上弹起来。

我不相信就这么结束了。

Mark还是不想放弃,他来到水池区,正好看到Eduardo在吃Sean给他买的零食。

“Hey Wardo.”

Wardo是Mark给Eduardo起的昵称,只有他一个人这么称呼Eduardo。

“Hey Mark.”

Eduardo游到Mark身边,把湿漉漉的零食递给Mark。

“Mark你吃吗?很好吃。”

“谁给你的这些零食?”

Mark严肃地问Eduardo,Eduardo意识到Mark可能生气了,有点害怕地不敢回答他。

“Wardo,告诉我谁给你买的这些?”

Mark继续问下去,Eduardo退到水池对面,抱住零食摇头。

他是有点怕Mark的,因为爱他,所以也附带着羞涩和敬畏。

“Wardo,不要怕,告诉我。”Mark放低了姿态,柔声问Eduardo,Eduardo小心地游到Mark身边问:“如果我说了,你会生我的气吗?你会生那个买零食给我的人的气吗?”

“不会的,别怕,告诉我。”

Mark摸了摸Eduardo脸颊,Eduardo的脸随着Mark掌心的温度渐渐变得粉红。他低下头,小声地说了Sean的名字。

“我就知道是他。这艘船上也就他会这样逗你开心。”

“Mark你别怪他,不要扣他的工资,他会挨饿的。”

Eduardo还在为Sean担心,Mark看到他单纯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好好,不扣他的工资,罚他继续给你买零食好不好?”

“好!”

Eduardo见Mark不生气了,开心地在水里转了两圈。Mark坐在水池的台阶边,招手让Eduardo过来。Eduardo有点害羞地游到Mark身边,因为台阶边的水很浅,Eduardo大半的鱼尾都露出了水面。Mark看着Eduardo生殖腔的位置,凝视了很久。

“Mark……”

Eduardo脸红红的,他望着Mark,望着他最心爱的人类。

Mark伸手摸了摸Eduardo的鱼尾,Eduardo在Mark碰到他的一瞬间有点紧张,但很快就适应了Mark手掌的温度。

“今天Sean和Christy来找你做研究,你没让他们碰你,我们的工作停滞不前了。”

“你知道了?”Eduardo看着Mark小声地问。

“是的,我们都有些失望。不过我们不能勉强你,因为你是我们喜欢的小人鱼。”

Mark温柔地说着,手开始更用力地抚摸Eduardo的鱼尾。鱼尾因为一直暴露在空气中,Eduardo感受到了干燥和不适,再加上Mark手掌的温度,一切都让他感觉如坐针毡。

但是他不想让Mark的手掌离开他的鱼尾,他珍惜和Mark相处的每分每秒。

“Mark……你很失望是不是?你们的工作不能继续了。”

“是的。”

Mark没有任何的犹豫,只是脱口而出这两个字。这对爱他的Eduardo无疑是不小的打击。

Eduardo怎么忍心让他的Mark失望,那是他认定的,命定的恋人。

“我愿意让你检查我的身体,但是只有你可以。”

小人鱼红着脸,咬着牙做了最后的让步。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这个实验会不会疼,也不知道这样的触碰会有多么的不堪,但是他不想看到Mark失望,Mark失望的眼神,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他伤心的事物。

“真的吗Wardo,我没听错吗?”

Mark兴奋得眼睛都亮了起来,Eduardo深情地望着Mark,再次确认的点点头。


-tbc-

评论(32)
热度(68)
  1. 草莓允骑甜死你的抹茶O 转载了此文字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