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人生如戏 (ET, AU)

埃尔隆德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是在一部同爨性恋电影的片场。


年过四十,已经在演艺界有一席之地的埃尔隆德之所以会接拍这样一部小众的同志电影,纯粹是因为和导演不浅的交情和对剧本的喜爱。他从不介意外界对他的看法,即使自己是一个公爨众人物。


而遇到瑟兰迪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他并非不知道自己将和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合作,但是瑟兰迪尔清新自然的气质和无可挑剔的外表,无疑让他已经有些沧桑的心,再次地悸爨动起来。


埃尔隆德静静地看着正闭着眼睛让化妆师化眼妆的瑟兰迪尔,直到瑟兰迪尔慢慢地睁开了他清澈的蓝眼睛。


“埃尔隆德?你是埃尔隆德吗?”


瑟兰迪尔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想握埃尔隆德的手,又尴尬地收回去,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一擦。


“埃尔隆德你好,我是瑟兰迪尔。”


英俊青涩的瑟兰迪尔终于鼓足勇气向埃尔隆德伸出了手,埃尔隆德大方地握了上去,微微地用了些力气。


“你好。你先化妆,我们等下聊。”


“好。”


埃尔隆德走到一边坐下,看着化妆师继续给瑟兰迪尔的嘴唇上涂唇膏。瑟兰迪尔此时已经换上了女装,因为角色需要,瑟兰迪尔的服装有些暴爨露,不仅可以看到纤细精致的锁骨,隆爨起的胸爨部,还有那劲瘦的腰部,这原先属于女性的优美线条,被安在一个年轻男演员的身上,却因为瑟兰迪尔清秀精致的五官而显得不是太过违和,反而有种不同寻常的美。


埃尔隆德感叹着凯勒博恩导演过人的识人能力,也更加期待这场合作。


等瑟兰迪尔化完妆以后,化妆师和他一起看着镜子里的他。


“真漂亮!”


化妆师自豪地说着,不仅为自己的技术,也为瑟兰迪尔天生的好底子。


“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瑟兰迪尔轻轻地捋了捋自己的金色的假卷发,有些羞涩地笑了。


“的确很漂亮。”


埃尔隆德由衷地赞美他,站起来走到瑟兰迪尔的身后,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椅背上。瑟兰迪尔看着镜子中的埃尔隆德,竟然有些害怕地躲开了他的眼神,急忙地低下了头。


“那我先出去啦,你们慢慢聊。”


化妆师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化妆间。这时,化妆间里只剩下了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瞬间气氛有些冷场了起来。瑟兰迪尔一直想打破这个沉默,却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出色的前辈聊天,自己的资历毕竟真的太浅了。


埃尔隆德拖过瑟兰迪尔边上的椅子坐下来,微笑着看着他。


“你看过剧本了是吧?演这样一个变性的舞者很难,你做好准备了吗?”


“说实话我有些紧张,特别是在知道会和你有很多对手戏以后。凯勒博恩导演说一开始我们分开演各自的戏,要到之后再拍对手戏。他希望我尽快适应这个角色,到时候和你配合的时候,能顺利一些。”


“你不用为我感到紧张。以我对凯勒博恩的了解,他一旦启用一个新人,就是看准了这个新人的潜质。而我相信他的眼光,我也相信你能演好这个角色。至少在外表上,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埃尔隆德伸手拍了拍瑟兰迪尔的肩膀,随即起身准备离开了。


“埃尔隆德,谢谢你。”


瑟兰迪尔轻轻的声音从埃尔隆德的背后传来。这带着敬意,有些怯生生的声音,让埃尔隆德原本平静的心湖,悄悄地泛起一圈涟漪。


“如果真的想谢我,就好好表现吧。”


埃尔隆德转过身,还以瑟兰迪尔温暖的微笑。


埃尔隆德的戏份和瑟兰迪尔并不同步。虽说变性舞者瑟兰迪尔是电影中的亮点,可是他的戏份实际上是没有男主角埃尔隆德多的。只是埃尔隆德的演技够好,拍摄进度比起瑟兰迪尔快了不少。在埃尔隆德没有戏份的日子里,他也并没有闲着,而是经常到瑟兰迪尔的片场看他的表演。


作为一个23岁的年轻演员,瑟兰迪尔其实已经足够的优秀了。埃尔隆德看着这个原来可能不拘小节的大男孩,踩着不低的细高跟鞋,穿着性爨感的舞爨女服装,顾盼生辉地在舞台上随着音乐跳出诱人的舞蹈。可是以严苛出名的凯勒博恩导演还是要求瑟兰迪尔一遍遍地拍,试图让他找到最完美的一刻。年轻的瑟兰迪尔并不气馁,耐心地听着导演的要求,一次比一次演得更传神,直到凯勒博恩满意了,剧组的工作人员纷纷收拾东西离开,瑟兰迪尔才精疲力尽地脱爨下了高跟鞋,静静地坐在舞台上。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已经有些红肿的脚,微微地有些心疼,甚至想到了当年一样努力的自己。他慢慢地走上那个临时搭建的舞台,陪着瑟兰迪尔坐在舞台上。


“脚还痛吗?”


“有点,不过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想想她们女孩子,真的很辛苦啊。”


瑟兰迪尔说完,轻轻地笑了。埃尔隆德凝视着他俊俏的侧脸,一时间忘了说话。


“你呢?我想,你拍得一定很顺利。”


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眼睛亮亮的,像是有些羡慕和崇拜。


“你怎么就知道,我拍得很顺利呢?我也有NG很多条的时候。”


“真的吗?”


“真的,不知道你看过我的剧本没有。在我们相爱之前,我有很多戏份是有关于我和我的室友的。我的室友是一个精神有些疾病并且恐惧同爨性恋的人,而我扮演的是一个善良宽厚的新兵,对谁都很真诚,虽然也会觉得室友有些奇怪,可是却依旧很宽容地对待他。但现实生活中我不是这样的性格,所以演起来是有些困难的。”


“那现实生活中,你会怎样对待这样的室友呢?”


瑟兰迪尔好奇地问埃尔隆德,感觉和这样的前辈聊天,似乎也不是这么拘束的一件事情了。


“现实中的我绝对会胖揍他一顿。”


“哈哈哈哈……”


瑟兰迪尔不禁大声地笑了出来,此时的他似乎回到了现实生活中的样子,一个大大咧咧的,爱笑的乐观的男孩子。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放松了自己,心里默默地为他高兴。


“走吧,我扶你回你的卧室。”


“不用不用,我能走的。”


瑟兰迪尔换上了自己的帆布鞋,但是站到地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疼得咬了牙。


“没事的,走吧。”


埃尔隆德不由得瑟兰迪尔拒绝他,搂着他的腰走出了片场。他们到了剧组安排的宿舍以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就住在彼此的边上。只是因为两人的拍摄时间差得有些开,才一再地错过。


“或许凯勒博恩想增进我们的感情吧。”


埃尔隆德说笑着,却没有看到瑟兰迪尔微微红了的脸颊和耳后根。


在瑟兰迪尔拍完所有的舞蹈戏后,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开始正式开拍对手戏了。这部电影中,瑟兰迪尔扮演的变性舞者和埃尔隆德饰演的老实害羞的年轻军人在舞者的一次表演后相爱了。与刚进片场时不同,瑟兰迪尔此时已经为了角色改变了很多自己的特质,可以做出很多女性该有的姿态和神韵,埃尔隆德和他合作起来出奇地顺利,根本没有瑟兰迪尔担心的那样会耽误埃尔隆德的拍戏进度。


可是在表现优异的背后,埃尔隆德知道瑟兰迪尔承受的压力。在一场他们彼此打电爨话约见面的戏过后,瑟兰迪尔卸完妆,坐在化妆间里,久久没有离开。


“埃尔隆德,再过两天,我就要和你拍吻戏了。”


瑟兰迪尔说着,惆怅地低下了头。埃尔隆德轻轻地抓过瑟兰迪尔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对戏快一个多月的他们已经不会再因为这样的接爨触感到尴尬。


“每个人都会有第一次。你不用紧张,我会尽力配合你。”


“可是我……”


瑟兰迪尔还没说完,埃尔隆德就抓爨住了他的肩膀,俯下爨身吻住了他的唇。这个吻并没有很深,就像剧本里写的那样,这是军人和舞者的第一次接爨吻,青涩,却比那些绵长的法式热爨吻更甜爨蜜动人。埃尔隆德控爨制住自己对眼前这个清新的男孩的冲动,没有再继续吻下去。


“是不是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我……我也不知道。”


瑟兰迪尔说完,红着脸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真的不用紧张,因为现在的你,就是凯勒博恩想看的样子。”


埃尔隆德很想摸爨摸瑟兰迪尔有些绯红的脸颊,但是他却克制地把手插在口袋里。


“真的吗?你确定吗?”


“当然。舞者和军人,都对这段感情既期待又恐惧,就像现在的你一样,既期待着自己的表现,又害怕做不好。这两者其实是一样的。瑟兰迪尔,你一定要放松自己。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演戏,那么是做不出最出色的样子的。你不用隐藏自己的情绪,就这样演,我想凯勒博恩一定会让你一次就过。”


瑟兰迪尔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听着他温暖低沉的声音,就这样相信了他。


他一直都是那么相信他,有时候,他会怕自己走不出去。


“我相信你。”


“我也相信你,瑟兰迪尔。”


吻戏正如埃尔隆德所料,拍得非常顺利。凯勒博恩甚至在喊卡以后走过去拥爨抱瑟兰迪尔,还请了整个剧组一起下馆子吃饭。整个剧组,无论主角配角还是工作人员,大家都高兴极了,在饭店里,没有人再聊电影剧情和拍摄进度,而是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和自己的生活。


瑟兰迪尔虽然穿着自己平时穿的休闲卫衣,脚上也是自己的平底帆布鞋,脸上也已经卸去了精致的妆容,可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吃很少的菜,却一杯杯地喝酒。他那些刻意模仿女孩的举手投足已经因为数月来的改变而成为了习惯,吃东西都是优雅地小口地吃着,胃口比刚进剧组的时候差了不少。这些变化埃尔隆德都看在眼里,他是剧组中最了解瑟兰迪尔的人,也是最在乎瑟兰迪尔的人。其他人或许是为了工作,为了能尽快尽好地拍完电影,只有埃尔隆德发现,如果瑟兰迪尔一直这样持续地入戏过深,这部电影迟早会毁掉他。


埃尔隆德和凯勒博恩耳语了几句以后,拖着已经有些喝醉的瑟兰迪尔离开了闹哄哄的饭店。


“埃尔隆德,你要带我去哪儿?”


瑟兰迪尔傻傻地笑着,眼睛也因为醉意变得有些迷离。但是埃尔隆德知道他根本没有醉,他只是用酒精麻痹自己那么多月来紧张的神爨经。


“带你去有更多酒,更吵的地方。”


埃尔隆德拖着瑟兰迪尔来到了附近最热闹的酒吧。带着他在那人声鼎沸的舞池里疯狂地摇摆。


“瑟兰迪尔!你来过这样的酒吧吗?!”


埃尔隆德在吵闹的酒吧里对着瑟兰迪尔大吼,瑟兰迪尔把双手搭在埃尔隆德的肩上,把嘴凑到埃尔隆德的耳边大喊:


“我不常来!我从前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读书!读课本!读莎翁!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书虫!”


“那你喜不喜欢这里?!”


“喜欢!好喜欢!”


瑟兰迪尔搂紧了埃尔隆德的脖子,在他的耳后印下了一个吻。在这温润的吻过后,埃尔隆德觉得脖子里微微有些湿爨了,那是瑟兰迪尔压抑了太久的眼泪。埃尔隆德左手搂着瑟兰迪尔的后脑勺,右手用爨力地揽过瑟兰迪尔纤瘦的腰,把他整个地搂在怀里。


那一刻,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虽然耳边是轰隆隆的音乐声和DJ的呐喊声,可是在他们的心里,却是一片寂静。


埃尔隆德搂紧了瑟兰迪尔,跌跌撞撞地逃离了混乱酒吧来到马路边叫出租车。埃尔隆德一边护着已经蹲在路边呕吐的瑟兰迪尔,一边急切地在路边招手。


“瑟兰,瑟兰你好点没有?”


埃尔隆德蹲下来,把瑟兰迪尔抱在自己的怀里。


“嗯……埃尔隆德,我没事,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拍戏……”


瑟兰迪尔嘟囔地说着,轻轻地靠在埃尔隆德怀里,手却紧紧地抓着他背后的衣服。


“你今天什么也不用想,我来安排,好不好?”


“嗯,我相信你,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招到了出租车后,他没有让司机送他们回宿舍,而是带着瑟兰迪尔去了最近的酒店。他们办完了入住手续以后,如爨饥爨似爨渴地拥爨吻在一起,两个人几乎是撞进了那间不大的卧房,一起躺倒在了床爨上。激吻过后,瑟兰迪尔的酒劲似乎过去了一些,他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躺在埃尔隆德身边。


“瑟兰,瑟兰你看着我。”


埃尔隆德捧着瑟兰迪尔的脸颊,让他睁开眼睛正视自己。瑟兰迪尔睁着迷蒙的双眼,痴痴地望着埃尔隆德。


“你听好了,这只是一部电影,一部电影而已。它或许现在很重要,但绝对不是你人生的全部,你明白吗?”


“我想演好这个角色。埃尔隆德,我真的好想演好,我不想导演失望,更不想你失望。我怕你会嫌弃我的愚笨,嫌弃我拖慢你的进度。我不想你看到我不完美的样子……”


瑟兰迪尔说着,把埃尔隆德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拿开。


“什么叫完美?瑟兰你知道吗?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完美的!完美到甚至让我觉得,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电影里,还是现实里。”


埃尔隆德再也不想控爨制自己对瑟兰迪尔的爱,他紧紧地搂着这个年轻的孩子,贪恋地闻着他身上混着酒味却依然清新的气息,那属于年轻身爨体的气息。


“我不敢再演下去了……我无法想象那场床爨戏,我不是变性舞者,我不能体会那样的心情,我一定会把一切都搞砸的……对不起,埃尔……对不起。”


“你会怕,是因为你没经历过。”


埃尔隆德说着,悄悄地拉开了瑟兰迪尔卫衣外套的拉链。瑟兰迪尔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退,却没有阻止埃尔隆德继续下去。


“你没有和男人做过,是不是?”


“是。”


瑟兰迪尔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回应着,他想爨做些什么来告诉埃尔隆德自己对他的爱,可是笨手笨脚的他却在此刻手足无措起来。他看着埃尔隆德亲手把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剥掉,就像解爨开他那些用来禁爨锢自己爱情的枷锁。


“现在,想象自己就是女孩子。你渴望军人对你的爱,你想把自己交给对方。你心里既期待又忐忑,因为你是这样的爱他,却又对自己的身爨体不自信。”


不知不觉间,瑟兰迪尔已经一爨丝爨不爨挂地躺在了埃尔隆德的身下。埃尔隆德欺身而下压住瑟兰迪尔的身爨体,亲爨吻他的嘴唇,锁骨,胸膛,最后轻轻地用牙齿碾磨他胸前的红蕊。


“嗯……埃尔……”


瑟兰迪尔的双手不禁抓紧了床单,连呻爨吟都不敢发出来。埃尔隆德双手抓紧了瑟兰迪尔的手腕,把他的双臂拉高到床头,不让他找到可以借力隐瞒自己情爨欲的地方。他轻佻地舔过瑟兰迪尔的左爨乳后,又即刻安抚那已经肿爨胀起来的右爨乳,在舌爨头不断扫过那柔爨嫩的肉爨粒多时候,埃尔隆德放开了瑟兰迪尔的手腕,慢慢地摸爨到他已经勃爨起的欲爨望,熟练地套爨弄起来。


“啊……”


瑟兰迪尔的呻爨吟几乎是脱口而出,他眼睁睁地看着埃尔隆德慢慢地越退越后边,直到他吻上了自己的欲爨望。


“埃尔……”


瑟兰迪尔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再也不隐藏自己眼神里对他的爱慕和青睐。埃尔隆德看着那双清澈的蓝眼睛,慢慢地吞下了他的欲爨望。


那天晚上,瑟兰迪尔因为喝酒和激烈的性爨事沉睡在埃尔隆德的怀里。埃尔隆德听着瑟兰迪尔沉沉的呼吸声,多想时间就此停住,不要再多走任何一秒。


瑟兰,我爱你。


当瑟兰迪尔放松了自己,又不再刻意隐藏对埃尔隆德的爱以后,电影的拍摄几乎到了水到渠成的地步。凯勒博恩甚至不得不让两人尽量地分开,不让他们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


“埃尔隆德,你知道我不喜欢靠演员的绯闻来为电影造势。我只想观众看到电影本身,关注电影的情节和演员们的表演。”


凯勒博恩很严肃地对埃尔隆德说,埃尔隆德很理解这个不喜欢商业宣爨传的纯粹的导演,他告诉凯勒博恩,反正自己的戏份已经快要杀青,接下来会先提前离开剧组。


“你也不用刻意这样避嫌吧。”


凯勒博恩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导演你可真是难伺候啊,我怎么做你都有话说。”


埃尔隆德说完,轻轻地拥爨抱自己的好友。


“我先离开了,他可能才能演好接下来舞者对军人去世后那种悲伤的情绪。而且,我是真的有事情要先走。”


“好吧,那我们杀青夜那天见!”


埃尔隆德离开后,瑟兰迪尔继续在剧组里补拍一些镜头,也为自己最后的一场大戏做准备。那场戏是整部电影的结局部分,是当变性舞者知道军人被他的那个恐同室友杀死以后,悲痛地蹲在地上落泪的哭戏。


拍摄的前一天,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在卧室里用平板电脑视爨频聊天。


“埃尔,我演不了那么悲伤的戏。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幸福。”


瑟兰迪尔说着,甜爨蜜的笑容通爨过屏幕传给了埃尔隆德,那份快乐,即使他们隔着千山万水,埃尔隆德也能体会到。


“听话,好好把最后一场戏演好,等杀青了以后我去接你。”


“嗯,埃尔,我好想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你会离开我。”


“傻爨瓜,我不是在你面前吗?”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就这样说着甜爨蜜的情话,直到他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埃尔隆德看着屏幕里瑟兰迪尔可爱的睡颜,轻轻地关掉了平板电脑。


第二天下午,瑟兰迪尔换好了女装,深深地吸气,为自己的最后一场哭戏打气。可是他没有等到导演说开拍,就先听到了整个剧组都试图隐瞒他的那个噩耗。


那天中午,埃尔隆德在一场交通事爨故中丧生,在他沾满鲜血的上衣口袋里,有一枚刚买的男款钻戒。


“瑟兰迪尔,要么我们过些日子再拍?没关系的,就算要交违约金也不要紧,埃尔隆德也是我的朋友。”


凯勒博恩极力地想安慰瑟兰迪尔,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可以拍。真的,你们不用担心我。”


瑟兰迪尔平静地回答凯勒博恩。导演沉重地叹了口气,还是照着瑟兰迪尔的意思开拍了。


瑟兰迪尔照着剧本上写的那样,在电视的新闻里看到了自己心爱的恋人被谋杀的消息,他痛苦地蹲下爨身去,张大了嘴,所有的呐喊都梗在了喉爨咙里,巨大的痛苦几乎快要把他掐死。


“为什么在我以为我要拥有幸福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呢!”


瑟兰迪尔用尽全力喊出了这句剧本里没有的台词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那一刻,世界在他的眼里颠倒了过来。他用指甲紧爨抓着地板,倔强地用最后的力气抬起头,看着电视机里那个已经永远离开了他的军人。


“听话,好好把最后一场戏演好,等杀青了以后我去接你。”


瑟兰迪尔仿佛又听见了埃尔隆德的声音。那温柔低沉的男声让他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就好像躺在埃尔隆德怀里那样的安心。


埃尔,我好想你。


一年以后,电影上映了。凯勒博恩没有剪掉那段瑟兰迪尔自己加的台词,这是他对埃尔隆德,也是对这对恋人最后的致敬。瑟兰迪尔和剧组成员一起看了首映,凯勒博恩全程没有看电影,而是一直担忧地看着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微笑地看着屏幕上的埃尔隆德,右手手指不停地拨爨弄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


“凯勒博恩导演,我什么时候才能杀青呢?”


----The End----


                       沙发

沙发沙发 @蓝生0816 沙发沙发

                           沙发

评论(72)
热度(62)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