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俘心游戏(ET, 相爱相杀虐恋, HE)

第十章 双双反目


“殿下,我不明白瑟兰迪尔是怎样获得这么详细的名单的!我们根本就没有过书面形式的名单!而且安插间谍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一同商议的,无论是代号还是他们的具体任务,这些情报连林迪尔也没有参与过,我想不出他会通过哪些渠道知道这些消息。”

格洛芬德尔看着黎明时分被截下的哈尔迪尔的渡鸦,又抬头看了看埃尔隆德,他眼神里的怀疑让埃尔隆德很不舒服。

埃尔隆德把情报纸小心地卷好绑回渡鸦的腿上,死死地盯住格洛芬德尔的眼睛。

“格洛芬德尔,我承认我喜欢瑟兰迪尔,我也没有刻意地隐瞒过这一点。可是我是瑞文戴尔的国王,我深知自己的身份和做事的分寸。如果在你眼里我是这样不分轻重,在床上和敌国国王欢愉的同时也和他一起分享国家机密,那你大可不用追随我。”

埃尔隆德这话说得很重,格洛芬德尔察觉了国王的言下之意后,赶紧单膝跪下,请求国王的原谅。

“殿下您误会我了,我只是担心您……我是您治下领土的领主,在您的国土上发挥我的能力和我的热情,我感激您赐予我的一切。请您允许我继续为您效力。”

“起来吧,格洛芬德尔。我不需要你跪我,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去吧,把这只渡鸦放了。”

“殿下这份名单……”

格洛芬德尔捧着渡鸦,不可置信地看着埃尔隆德。

“有时候,我们为了达到最终的目的,必须做出必要的牺牲。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在暗,辛达在明,我们的牺牲,将远远小过他们。”

埃尔隆德说完,坐回书桌边低下头,像是在为那些间谍们哀悼。格洛芬德尔看着国王疲倦的面容,想着国王曾经是爱民如子的仁慈君主,如今为了对付瑟兰迪尔和辛达军队,居然能这样心狠手辣,违背自己的心去做出这样残忍的决定,可见他对辛达族的恨意,远超出了他预想中的程度。

“是,殿下,我这就去办。”

格洛芬德尔行礼离开书房后,埃尔隆德望向窗外,天光在此时才慢慢地亮起,春日的阳光静谧地铺洒在这美丽的山谷,这美好的清晨,却丝毫也温暖不了埃尔隆德疲惫又凄凉的心。

与此同时,哈尔迪尔被春日的鸟鸣叫醒了。他伸手摸了摸床边,一片冰凉。

林迪尔。

哈尔迪尔从床上下来,披上外衣去书房找自己的爱人。林迪尔看文件看得入神,直到哈尔迪尔走到他身后了,才赶紧合上了文件。

“哈尔,你怎么起这么早?昨天你回来得晚,我以为你要多睡一会儿。”

林迪尔慌张地把账本压在那份刚才自己还在入神地编辑的文件,尴尬地朝哈尔迪尔微笑。哈尔迪尔瞟了一眼那份文件,左上角的那个“机”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不等我就睡了,害我难受了一晚上。”

哈尔迪尔说着,伸手解开了林迪尔的衣服,手灵活地伸进去,摸上了林迪尔胸前的敏感,惩罚一般地掐弄起来。

“嗯……哈尔,我得,我得去交报告了。”

林迪尔挣扎着想要推开哈尔迪尔,但是哈尔迪尔抱紧了他不放,他把林迪尔从椅子上抱起来,把他送到了墙边,双手撑在他的身体两侧,眼睛牢牢地盯着林迪尔慌乱的眼神。

“哈尔,埃尔隆德殿下在等我。”

林迪尔红着脸小声地说着。哈尔迪尔也不再为难他,松开了自己的手,退到书桌边,笑着看着林迪尔尴尬地整理自己的衣冠,林迪尔的下身的裤装还显得有些突兀,昭示着刚才他动情后的证据。

“林迪尔,今天晚上你会加班吗?”

“不会。殿下说,近期的战略部署已经快要完成,可以让我们休息两天。辛达那边最近似乎也在忙些什么,没有什么大动作。”

“记得早点回来。”

哈尔迪尔拍了拍林迪尔的肩膀后,伸伸懒腰,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林迪尔的书房,没有看到背后林迪尔黯然神伤的模样。

那天晚上,哈尔迪尔和林迪尔欢愉到深夜。他确定林迪尔熟睡以后,赶紧来到了瑟兰迪尔的寝殿。瑟兰迪尔看到哈尔迪尔后非常地生气,责备他怎么这样草率地安排临时见面。

“哥哥,今天我在林迪尔那边看到一份机要文件。他对这份文件极其谨慎,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这个林迪尔可靠吗?哈尔你别忘了,他是埃尔隆德最亲信的秘书。”

瑟兰迪尔看着哈尔迪尔得意洋洋的表情,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林迪尔可不可靠不是重点。我们的重点是这份文件。今天早上他把文件拿去给埃尔隆德批阅了,现在一定藏在埃尔隆德的书房里。哥哥,林迪尔说他最近可以休假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诺多族已经制定好了近期的作战计划,我们要赶在他们实施计划之前得到这些情报,这样莱格拉斯和阿拉贡就能攻其不备了!”

“你确定这份机要文件真的存在吗?哈尔,如果我没有找到文件反而被埃尔隆德抓住,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瑟兰迪尔还是不放心,他总觉得林迪尔没有他看上去的那么单纯。他怕哈尔迪尔因为林迪尔的美而落入了诺多族的陷阱。可是他却不能把这些疑虑说出口——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用身体来勾引埃尔隆德。

“我确定。哥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是不会爱上诺多精灵的。如果林迪尔真的背叛我,我不会手下留情。哥哥,我希望你和我是一样的。”

哈尔迪尔说完,戴上斗篷的兜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瑟兰迪尔的寝殿。瑟兰迪尔回味着弟弟的话,心里怎么都静不下来。

“如果林迪尔真的背叛我,我不会手下留情。哥哥,我希望你和我是一样的。”

哈尔,我会努力,变得和你一样。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瑟兰迪尔趁着埃尔隆德离开书房去吃午餐的间隙,潜入了国王书房。

埃尔隆德不是忘记锁门,他是从来就不锁。

“瑟兰,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都不锁上书房的门吗?”

有次埃尔隆德在喝了点酒后,搂着瑟兰迪尔问他。瑟兰迪尔迷茫地摇了摇头,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想要得到答案。埃尔隆德搂过瑟兰迪尔的后脑,吻上了他的唇。瑟兰迪尔感到了埃尔隆德嘴里的酒气,觉得不舒服,却只能默默地忍受。

“锁是最没用的东西。如果有精灵想偷我的文件,锁是挡不住的。就比如你,你随时可以进我的书房偷看任何文件和书籍,但是只要我走进我的书房,我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哪些东西被动过了。”

埃尔隆德说完后,就站起来离开了瑟兰迪尔去卧室里睡午觉了。

至今瑟兰迪尔也不知道埃尔隆德独特的保护方式是什么,他只能小心翼翼地走一步看一步,尽量不去改变书房原本的模样和东西摆放的位置。

他走到埃尔隆德的书桌边,拉开抽屉小心地翻着里面的文件资料,可是根本就没有哈尔迪尔说的那份机要文件。直到他摸到了抽屉里的一个非常窄的暗格,从里面抽出了一份文件,文件的左上角标着“机要”两个小字。

就在这时,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抽屉里飘出来,但是他却一时找不到具体是什么东西。

瑟兰迪尔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一边,他赶紧翻开了文件,上面满满的都是辛达的作战计划和诺多做出的对应的部署。这份资料翔实得让瑟兰迪尔感到害怕,他过目不忘的能力让他能飞快地看完整本文件的同时记住里面的每个字。文件最后的署名,不是林迪尔,也不是格洛芬德尔,不是任何一个诺多精灵的名字,而是一个间谍的代号——

埃斯特尔。

瑟兰迪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一次看了看这个名字。

埃斯特尔,这是阿拉贡的小名,名字的意思是精灵宝石。以前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还取笑过阿拉贡,说你是多想成为精灵才会取这样的名字。

“待战争结束,辛达三地归属于埃斯特尔,接替希优顿的领主之位,和格洛芬德尔,凯勒博恩同级,效忠诺多国王。”

瑟兰迪尔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这整本报告不是一个普通间谍能整理出来的,其中有些资料一定是辛达族的高级将领才能知晓的。瑟兰迪尔合上了机要文件,把它塞回到抽屉的暗格里,正当他要离开书房的时候,他看到了书桌下地面上的一根羽毛。

很柔软的一片羽毛,似乎是从幼鸟身上拔下的。瑟兰迪尔蹲下身,轻轻地捡起羽毛,把它放在抽屉的边缘——刚才这根羽毛原来的位置。

瑟兰迪尔快步走出书房,逃亡一般地回到自己的寝殿。他坐在床上,不断地回忆小时候,他,哈尔迪尔,莱格拉斯还有阿拉贡一起玩耍的情景。小时候,多愁善感的自己在知道阿拉贡没有永生的权利的时候,还哭了好几天。

而如今,这份友谊看起来是多么的可笑。

不对,这一定是假的,这是埃尔隆德故意设的一个局!

瑟兰迪尔虽然心急如焚,但是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他暂时保留了这个秘密,没有告诉哈尔迪尔。

可是急于报仇的哈尔迪尔怎么可能坐得住,他当天晚上就来找瑟兰迪尔问个不停。他是瑟兰迪尔同父异母的弟弟,他通过和瑟兰迪尔对视就能窥探到哥哥的心事,瑟兰迪尔瞒不了他任何事情。

“哈尔,这件事情有蹊跷,我们不能就这样怀疑阿拉贡。”

“难道要等阿拉贡和埃尔隆德汇合,让辛达族彻底亡国的时候才告诉莱格拉斯吗?哥哥,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别告诉我你心软了!”

哈尔迪尔愤怒地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从没想到原来他在哈尔迪尔的心中是这样一个经不起诱惑的精灵。

“哈尔你什么意思?别人可以这样侮辱我你不可以!”

“哥哥,你没有爱过埃尔隆德吗?他带你去夏尔回来以后,你不知道你看上去有多快乐!”

哈尔迪尔凑近了瑟兰迪尔的脸,死死地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不让他逃开。瑟兰迪尔握紧了拳头,控制住自己想一拳打醒弟弟的冲动。

“哈尔,现在不是我们吵架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这整件事情都有问题,或许这是埃尔隆德给我们下的局。”

“为什么其他情报你能二话不说就发出去这次就不行?”

“那是因为前几次……”

“因为前几次的情报是你在床上得来的,你相信自己的身体,是不是?”

哈尔迪尔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神渐渐地暗淡下去,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样怅然若失。

“哥哥,对不起。”

“没事,哈尔你走吧,情报我会整理好给你。你自己一切小心。”

瑟兰迪尔说完,走到书桌边写字,不再理睬哈尔迪尔。哈尔迪尔行礼后,悄悄地离开了寝殿。在哈尔迪尔关门的一刹那,瑟兰迪尔感觉自己的心跟着那声关门声一样砰了一声,轻轻地,却是那么的响彻心扉。他抓紧自己胸前的衣服,大口地喘着气,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伤心和愤怒,一笔一笔端端正正地把情报写在小纸条上。

一个星期后,莱格拉斯抓住了瑟兰迪尔给的间谍名单上的所有间谍。他让间谍们排成一排站在整个军队的前面。

“今天,我想跟大家说说,忠诚的问题。这6个精灵里面,或许有的是你们的好战友,甚至是你们的爱人。但是他们真实的身份,却是诺多间谍。忠诚,是可以伪装的。今天,我就要当着你们的面,戳穿,戳死这些伪装!希望在场的,依旧在伪装还没被我们发现的间谍们,好自为之。”

莱格拉斯说完,抬了抬手,士兵们站成一排,用剑直戳间谍们的心脏,一刀毙命。

杀完间谍后,战士们继续训练。莱格拉斯刚想离开这血腥的屠杀现场,精灵侍卫此时却送来了最新飞来的渡鸦。他打开那卷曲的纸条,刚看完没多久,就看到阿拉贡从远处走来。

“莱格拉斯,你今天的演讲很精彩。”

阿拉贡微笑着说着,莱格拉斯凝视着阿拉贡的笑颜,一时不知该怎样回应他。

忠诚,真的可以伪装吗?

评论(34)
热度(65)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