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俘心游戏(ET, 相爱相杀虐恋, HE)

第十二章 绝处逢生


#先给之前没看过的小天使复习一下瑟兰兰的设定,他当初是伪装成一个不会说话的军爨妓进入林谷的#


在把哈尔迪尔押入地牢的那个深夜,埃尔隆德坐在卧室的桌子边饮酒,他一边喝,眼睛一边死死地盯着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空杯子。


他在等瑟兰迪尔,他从把他救回到瑞文戴尔开始,就一直在等这一刻,亲手撕下瑟兰迪尔面具的一刻。接近凌晨的时候,门外果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埃尔隆德喊了一声,看着门缓缓地打开。瑟兰迪尔站在门口,恭敬地向他行礼。


“我让你进来。”


埃尔隆德极力地控爨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看着瑟兰迪尔的如流水一般优雅地踏进这间卧室,他鎏金般的金发在琥珀灯下闪着迷蒙的光晕,特别定制的辛达族长袍把他身爨体的线条衬得无比的诱人,埃尔隆德紧紧地握着酒杯,几乎快要因为自己对瑟兰迪尔的渴望而掐断杯脚。


“埃尔隆德,我输了。”


瑟兰迪尔说着,高高地仰起头,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埃尔隆德放下酒杯,一步步地逼近瑟兰迪尔。


“你知不知道,光听你说话我就想把你干到下不了床?!”


埃尔隆德捉住瑟兰迪尔的手腕,把他推到墙边,让他被爨迫被夹在墙壁和自己的身爨体之间,没有动弹的余地。瑟兰迪尔的眼里虽然带着泪光,但是却没有胆怯。他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


“我想象过无数次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将是什么内容。我爱你?我想你?我要你?我想象你的声音,像轻柔的风声,或是深沉的海浪声,我在幻想这些的时候,都不曾意识到你是我的敌人。现在你告诉我,你输了。现实是多么讽刺啊瑟兰督伊!”


埃尔隆德说完,右手像铁钳一样用爨力地捏着瑟兰迪尔的下巴,他是那么的用爨力,直到瑟兰迪尔忍受不住落下了眼泪。


“我请求你放了我哈尔迪尔,他是我的弟爨弟,辛达王族的仅剩的血脉。我可以放弃我的一切,我只求你放了他。”


埃尔隆德听着瑟兰迪尔的哀求,不禁笑出声来。


“这样一个愚蠢鲁莽害你被爨迫投降的精灵,你还替他求情?在莱格拉斯在洛瑞恩拼死杀敌的时候,你却只关心皇室血脉?你真是个自私无情的精灵!”


“是,我就是这样自私无情的精灵,所以我才会轻信你的情报,赶走我最好的朋友!”


瑟兰迪尔大声地朝着埃尔隆德吼道,那响亮的声音快要捅穿他的耳膜。埃尔隆德松开了手,慢慢地退到床边坐下。


“我凭什么要放了哈尔迪尔?就凭你求我吗?”


“我愿意永远留在瑞文戴尔。从此以后,中土没有辛达国王,没有瑟兰督伊,只有埃尔隆德殿下的军妓,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说着,解爨开了那件辛达族款式的长袍。他看着长袍滑落到地上,深知这可能是他此生最后一次穿辛达族的衣服了。他留恋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长袍后,开始快速地脱爨下自己剩下的衣物,可是他还没有脱完,埃尔隆德就走上前去抱紧了他不再让他脱爨下去。


“我们一定要这样吗?我和你说过无数次,只要你不再报仇,一旦战争结束,我不会再屠爨杀任何一个辛达精灵。我将永远爱护你保护你,没有精灵可以伤害你。瑟兰,我爱你的美丽,聪明和勇敢。我不想再看到你作贱自己的样子!我不想把一个优秀的国王硬生生逼成一个军妓!”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了我弟爨弟?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想我弟爨弟活下去。我和Ada保证过,要永远保护这个身世坎坷的弟爨弟。埃尔,如果你爱过我,请你答应我这个请求。只要你放了他,我就是你的了,这还不够吗?”


瑟兰迪尔趴在埃尔隆德怀里,声泪俱下的哭喊着。那一刻他没有一丝尊严和骄傲,只是一个想保护弟爨弟的哥爨哥。埃尔隆德搂紧了瑟兰迪尔,他硬爨起的下爨体戳在瑟兰迪尔的大爨腿内爨侧,昭示着他已经按耐不住的欲爨望。瑟兰迪尔摸索到埃尔隆德的下爨体,轻轻地揉爨搓爨着。


“瑟兰,我不想强爨暴你。”


“我说了,只要你放了哈尔,我就是你的。”


瑟兰迪尔说完,双手捧着埃尔隆德的脸颊吻了上去。埃尔隆德抱紧了瑟兰迪尔的腰,两个精灵像是盲了一般跌跌撞撞地睡倒在床爨上。他们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静谧的夜色里回荡着布料撕爨裂的声音。埃尔隆德压紧瑟兰迪尔的身爨体,两个浑身赤爨裸的精灵紧紧地贴在彼此的身上,感受着彼此最真爨实的体温。他们像是有了默契一般这样拥爨抱了一会儿,谁也没有挣扎着要做下一步动作。


“瑟兰,你是我的。”


埃尔隆德在瑟兰迪尔的耳边呢喃了一句,随即伸手撩爨开精灵耳边的金发,把那白爨皙敏爨感的耳尖含在嘴里舔爨弄,舌爨头灵巧地磨蹭过尖尖的精灵耳朵,口爨中的热情吹进耳蜗,这淫爨靡的气息不禁让瑟兰迪尔本能地往后靠了靠,可是埃尔隆德怎么可能放过他,他的右手顺势捏住了瑟兰迪尔的右边乳爨头,那柔爨嫩的肉爨粒随着瑟兰迪尔向后的动作被埃尔隆德拉扯了一下,这小小的动作却引出了瑟兰迪尔第一丝呻爨吟。埃尔隆德继续把唇落在瑟兰迪尔的脖子上,从吸爨吮变成啃爨咬,恨不得就此咬破那清香的皮肤;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更轻柔地揉爨捏瑟兰迪尔的右爨乳爨头,脖子被啃爨咬的疼痛和乳爨头处传来的瘙爨痒让瑟兰迪尔一时间意乱情迷,下爨身的欲爨望比之前更胀了几分,却始终得不到爱爨抚。他伸手想要摸自己的下爨身,却被埃尔隆德及时地捉住了手。


“不许碰那里,我要你的释放,完全是因为我。”


埃尔隆德说着,慢慢地往后退,把吻落在了瑟兰迪尔那被冷落太久的左边乳爨头。埃尔隆德从轻轻地吻,到温柔地舔,到最后疯狂地咬,每一下渐进的动作让那小小的肉爨粒在他的嘴里绽开了花。瑟兰迪尔忍得住眼眶里的泪水,却控爨制不住下爨体不断吐出的汁水。


埃尔隆德用手轻爨揉地取过那粘爨稠的汁爨液,涂在瑟兰迪尔的腹部,却再也不去碰瑟兰迪尔那已经快要投降的玉爨茎。他吸爨吮爨着瑟兰迪尔白爨皙的大爨腿内爨侧,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摸爨向了瑟兰迪尔的后爨穴,手指慢慢地拓展开那个已经等待了太久的洞爨口,模仿着性爨器的样子抽爨插着。瑟兰迪尔已经被他逼得发出了难耐的呜咽声,身爨体也忍不住做抬起的样子。


“告诉我你想要,告诉我,我喜欢你说话的声音。”


埃尔隆德爬回到瑟兰迪尔的耳边轻声地鼓励他,手上的力道不断地加大。


“埃尔,埃尔我要你,我……要你……”


瑟兰迪尔的声音越来越轻,甚至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见。


“我听不见,我要你大声地说出你的欲爨望。”


“埃尔,进入我,进入我,我求你……啊……”


还没等瑟兰迪尔求饶完,埃尔隆德就进入了他的身爨体。瑟兰迪尔听着埃尔隆德和他身爨体碰撞的声音,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探究埃尔隆德脑海中的秘密。瑟兰迪尔为了得到更多更详细的情报,不得不保持百分百的热情,极力地讨好埃尔隆德。他抓紧了埃尔隆德的腰,自己也跟着埃尔隆德的频率太高自己的腰部,努力让埃尔隆德进入得更深。


在埃尔隆德第一次释放后,瑟兰迪尔主动趴在床爨上,祈求埃尔隆德再要他一次。


“这次我要你先让我舒服,我才能满足你。”


埃尔隆德说完,舒服地躺下来,闭上眼睛。瑟兰迪尔明白埃尔隆德的意思,他扶着埃尔隆德的下爨体,慢慢地含进了自己的口腔里,温柔却有力地吞吐着。埃尔隆德第一次受到瑟兰迪尔这样的接爨触,不禁欲爨火焚爨身,没多久就硬了起来。他感受着瑟兰迪尔口爨中温润的包容感和顺滑的动作,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下爨身,这失血一般的快爨感让他控爨制不住地释放了,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的欲爨望被瑟兰迪尔尽数吞下去,吞下去,最后连自己也化成一池春水。


瑟兰迪尔吞吐着埃尔隆德的欲爨望,感觉眼前的事物都模糊了起来——他太用爨力了,无论如何是做爨爱还是收集和整理埃尔隆德脑海里那些细碎的情报,再加上这两天因为担心莱格拉斯和阿拉贡的安危而引发的整晚失眠,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他心力交瘁。瑟兰迪尔感觉胸口一阵闷痛,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不仅吞下了埃尔隆德的精爨液,还有自己那本该吐出的满口的鲜血。瑟兰迪尔不能同时忍受这两种液爨体夹杂在一起的味道,他不禁捂住自己的嘴,不停地咳嗽。


“瑟兰,瑟兰你怎么了?”


埃尔隆德赶紧坐起来,心痛地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仿佛抱着自己最珍爱的礼物。


“你脸色看起来很差,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埃尔,带我去见我弟爨弟。”


“现在吗?太晚了我们明天去看也来得及。”


“我想去见他,埃尔,我求你……我……”


瑟兰迪尔捂住自己的嘴,把头埋进埃尔隆德的怀里不停地咳嗽。埃尔隆德轻拍着怀里精灵的背,只得答应了他。


“好好好,我们去见他。”


埃尔隆德放开了瑟兰迪尔,把他四散的金发拢了拢,又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替他穿上。


埃尔隆德搂着瑟兰迪尔来到了地牢,地牢的侍卫打开牢门后,瑟兰迪尔看着被铁链绑着的哈尔迪尔颓然地坐在地上,早就没了往日的自信。哈尔迪尔见到瑟兰迪尔后,激动地睁大了眼睛。他哀伤地看着自己的哥爨哥,目光最后停留在瑟兰迪尔脖子处的吻痕上。


哈尔迪尔伸出被铁链绑住的手,想摸一摸那个吻痕,瑟兰迪尔及时捉住了他的手,包在自己的双手里。


“哈尔,埃尔隆德殿下已经同意让你离开瑞文戴尔了。你离开后,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安安份份地生活下去,明白了吗?”


“我要和你一起走!”


哈尔迪尔说着,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纷纷地落下来。他看着瑟兰迪尔苍蓝色的眼睛,一时间惊讶地张大了嘴,却不敢说一个字。


原来瑟兰迪尔正在用眼神把自己得到的情报传递给哈尔迪尔。他们是血亲,是辛达王族的后裔,他们只要彼此对视,对方就不再有任何秘密。哈尔迪尔牢牢地凝视着瑟兰迪尔的双眼,直直地看到他的心里。


“你已经害过我一次了,哈尔,不要再做傻事了。你不适合当国王,听哥爨哥的话,不要再参与到战争中去。至于我……瑟兰督伊已经死了,你现在看到的是诺多精灵瑟兰迪尔。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不再有辛达国王,你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哥爨哥,我记住了。”


“再见了,哈尔。”


瑟兰迪尔最后拥爨抱了哈尔迪尔,却也就此倒在了他的怀里。


“瑟兰!”


原来站在一边的埃尔隆德赶紧走过去把瑟兰迪尔抱起来,怀里的精灵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嘴角边却隐隐地有鲜血流爨出。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这般模样,心里顿时慌了神。他草草地安排爨精灵们放走哈尔迪尔后,抱着瑟兰迪尔离开了地牢。


哈尔迪尔愣愣地坐在地上,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瑟兰迪尔给他的情报。


原来这才是哥爨哥最终的目的,假装中了埃尔隆德的套,趁机示弱,只为了让我能把诺多族最重要的作战计划带出去。


哈尔迪尔抹干了自己的眼泪站了起来,等待着精灵侍卫来释放他。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来放他走的精灵,正是他恨爨之爨入爨骨的林迪尔。


哈尔迪尔深知自己的使命,不再冲动行爨事了。林迪尔温柔地解爨开了哈尔迪尔的手铐脚镣,最后一次轻轻地拥爨抱了他,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耳语。


“我知道你恨我,如果可以的话你一定会将我碎尸万段。可是哈尔,你别忘了瑟兰迪尔还在这里。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这是我欠你的。”


哈尔迪尔震爨惊地看着眼前漂亮的黑发精灵,不知道该怎样回应林迪尔那深沉的,没法表达的爱。


“从西门走,那里我已经都安排好了。”


“林迪尔……”


“一路顺风。”


林迪尔轻声地用辛达语祝福了哈尔迪尔后,快步地离开了地牢。哈尔迪尔拖着疲惫的身爨体,奋力地往瑞文戴尔的西边城门跑去,他骑上了林迪尔为他准备的马,用尽全力跑向了瑞文戴尔边境处辛达间谍的据点。骏马奔跑得过快,哈尔迪尔拉不住缰绳,狠狠地摔在地上,马的嘶鸣声叫醒了辛达间谍们。


“哈尔迪尔殿下。”


“通知阿拉贡,即刻回到莱格拉斯的队伍,营救国王。”


“是,殿下。”


哈尔迪尔踉跄着跑进间谍们的房间奋笔疾书,争分夺秒地把瑟兰迪尔的情报记录下来。他一边记,一边回忆着他在地牢里看到的瑟兰迪尔——他那还噙着泪的眼睛,和埃尔隆德烙在他脖子上那枚新鲜的吻痕。他死死地捏着羽毛笔,仿佛是掐着埃尔隆德的脖子那样用爨力。


辛达族精灵的胜利,一定不能以失去国王为代价。哥爨哥,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们来接你回家。


评论(42)
热度(67)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