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俘心游戏(ET,相爱相杀虐恋,HE)

第十五章 生死相依


辛达军队攻打洛瑞恩最后一战的那天晚上,格洛芬德尔把一支银色长笛用红绳绑在自己的腰带上,他的剑和笛子随着他绑绳子的动作轻轻地碰撞着,那声音比山间的清泉还要动听,但这美妙的音乐却因为战争的背景而显得格格不入。

埃尔隆德坐在营帐的角落处看着自己最器重的领主,他起身慢慢地走到格洛芬德尔身边,握住他正在绑长笛的手。

“战场上乱得很,你顾着杀敌,万一笛子丢了怎么办?这可是埃克西里昂给你的唯一的遗物。”

“所以我要把它带在身边。埃尔隆德殿下,我不是您,您有能力保护自己爱的精灵,即使他做再多对不起你的事情。而我呢?我只能看着我心爱的精灵战死沙场。”

格洛芬德尔说着苦笑起来,他一遍遍地抚摸着那冰冷的长笛,直到那银质的乐器因为他的体温而变暖,像是有了血肉一般。

“格洛芬德尔现在不是我们吵架的时候,而且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讨论过太多次了。”

埃尔隆德转过身去,不想在这大敌当前的时候和自己最忠诚的领主争吵。

格洛芬德尔扎紧了绑长笛的那个绳结后,在埃尔隆德面前单膝跪地。

“殿下,我无意在现在这种紧要关头和你争吵,我只愿你的仁慈会得到相应的回应。我不知道瑟兰督伊会怎样对待你,但是我是你治下的领主,我将誓死效忠你,保护你。如果我不幸战死,我请求你能把我和我的长笛葬在一起。”

“格洛芬德尔,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虽然不占优势……”

埃尔隆德竭尽全力鼓舞格洛芬德尔,格洛芬德尔却只是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国王,埃尔隆德抱着这怀着一腔热血的身体,再也说不出任何违心的话。

“殿下,请你答应我的请求。”

“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辛达族军队的号角从远处传来。埃尔隆德从营帐中走出来,走到已经集合好的诺多精灵队伍的最前面。

“今夜,是我们守护洛瑞恩的最后一战。我知道此时此刻你们的内心是恐惧的,对未来是无望的,因为辛达精灵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从南方包围了我们。可是我亲爱的战士们!没有任何精灵,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想要保卫家园的心!今晚,我不只是国王,我只是普通的,想要守护家园的诺多精灵!我将和你们一起守护我们的国土,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为家园而战!”

“为家园而战!”

“为家园而战!”

“为家园而战!”

在诺多将士们振聋发聩的口号过后,埃尔隆德看到莱格拉斯带着辛达军队迈着整齐到骇人的步伐挺进洛瑞恩的边境,诺多战士们面面相觑,有些甚至往后退了几步。

“保持队形!”

格洛芬德尔大声地喝住了退后的战士们。埃尔隆德在此时抽出了长剑往空中指去,格洛芬德尔吹响了诺多族的号角。辛达军队听见了诺多族的号角声后,更加意气风发地加快了进程的脚步。埃尔隆德凝视着莱格拉斯在黑夜中依然耀眼的金发,朝着他的方向直冲过去。

“放箭!”

莱格拉斯的声音因为距离过远而变得飘渺,但是如雨般落下的箭矢却极速地飞向诺多军队。不擅长射箭的诺多军队一时间抵挡不住,倒下一片。埃尔隆德用剑挡开那无孔不入的箭雨,一路往莱格拉斯的方向冲过去,像是在这混乱厮杀的战场上隔开了一个虚拟的时空一般,埃尔隆德一马当先地来到了辛达军队面前,一剑刺向莱格拉斯的马。莱格拉斯那久战沙场的骏马被这利落的剑吓得一阵嘶鸣,前蹄高高地抬起。莱格拉斯果敢地放弃了自己的坐骑,英勇地和仍然在马背上的埃尔隆德彼此厮杀。原本占有优势的埃尔隆德在莱格拉斯灵活的剑法下不停地扭转身体的方向,身下的马似乎变成了阻碍,他干脆翻身下马,正面和莱格拉斯对抗。

“我们又见面了,莱格拉斯。你们那俊美的国王呢?是不敢出来迎敌吗?”

“你没有资格见他,光我对付你就够了!”

莱格拉斯一想到那么多的辛达将士死在埃尔隆德的手下,他最深爱的瑟兰迪尔也曾经被迫委身于埃尔隆德,他恨不得剑锋上也点燃他心中的烈火。他的每一个招式都是致命的招式,一剑剑又狠又准地往埃尔隆德身上的要害刺去,可是埃尔隆德比他年长不少,他的剑法对付莱格拉斯可以说是绰绰有余。莱格拉斯从未与埃尔隆德正面交锋过,今天是他第一次独自挑战这个诺多族最好的剑客。年轻气盛的莱格拉斯开始有些疲惫和焦躁,手里的剑也乱了章法,正当他还想找机会扳回一局的时候,埃尔隆德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莱格拉斯!”

在远处指挥作战的阿拉贡还来不及赶来解救莱格拉斯,就又被格洛芬德尔拖住了脚步。莱格拉斯回头望了一眼阿拉贡奋力厮杀的背影后,沉痛地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脖子有些微微的刺痛,但很快他就发现又有另一把剑梗在埃尔隆德的剑上。

“瑟兰……”

莱格拉斯睁开了眼睛,心痛地看着穿着戎装的瑟兰迪尔,可是瑟兰迪尔的眼睛却如他手中的利剑一般牢牢地指着埃尔隆德。

“他不是你的对手,我才是。”

“你说得对,他的确不是我的对手。”

埃尔隆德如瑟兰迪尔所愿松开了放在莱格拉斯脖子上的剑,往后退了两步。

“瑟兰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你不能参战!”

莱格拉斯大声地提醒瑟兰迪尔,虽然他心里十分明白,此时没有任何精灵可以挡住瑟兰迪尔想要和埃尔隆德正面对抗的心。

“你们两个对我一个,似乎有失公平。”

埃尔隆德看着这两个金发精灵,仿佛是看戏的语气。

“现在这里是我和你两个精灵的战场,不会有其他精灵干预。莱格拉斯,带着你的精灵退下。”

瑟兰迪尔说着,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埃尔隆德。他承认自己没法隐瞒心里对埃尔隆德的思念,而对方显然也是一样,他那冰冷傲慢的灰色双眸里,带着若有若无的温柔。

在这兵荒马乱的战场上,这短暂的对望,显得讽刺又可笑。埃尔隆德忍不住笑出声来,在笑容里把自己仅存的温情收拾得一干二净,他握紧了剑,在瑟兰迪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刺了过去,差点滑伤他的侧脸,瑟兰迪尔虽然及时地躲开了,但是内心的转变却不如身体上的动作那般敏捷。他逼着自己进入战士的身份,机械地挥舞着手中的剑,把眼前这个曾经和自己缠绵到深夜的精灵当成练剑的靶子,但是埃尔隆德却没有他想象中那般心慈手软,他一剑削断了瑟兰迪尔的一缕金发。

瑟兰迪尔这下彻底清醒了,他看着埃尔隆德握着那一缕金发,放在自己的鼻子边轻轻地嗅。

“瑟兰督伊,你再这样分心下去,我削断的就不只是你的头发了!”

埃尔隆德说着,不留情面地一剑剑刺向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有些乱了阵脚,疲乏地抵抗着,过去好几招之后才渐渐扳回局面。瑟兰迪尔知道埃尔隆德没有用全力,如果他真的要置他于死地,刚才那一剑绝对不是削去他的头发这么简单。他们彼此一直在互相给对方留后路,似乎谁先真的狠下心,谁才是输家。

“格洛芬德尔殿下!”

一位诺多战士在远处绝望的呐喊引起了埃尔隆德的注意,他往北方望了一眼,看到那熟悉的金发背影就这样直直地倒下,就是因为那么短短的一瞥,瑟兰迪尔的剑就狠狠地划过了他的胸口。

那一刻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都愣了一下,但他们却又如默契一般地重新厮杀起来。周围的精灵们,无论是诺多还是辛达,都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国王的一举一动。他们飘逸的黑发和金发在空中交替着,似乎这场对决永远不会落幕。

埃尔隆德伤得不轻,他因为剑伤的剧痛而变得动作缓慢起来,瑟兰迪尔很快又划伤了他的肩膀和右手手臂,埃尔隆德终于忍受不住疼痛,不小心把剑落在了地上。

剑落地的那一声清脆的声音,揭示了这场对决的结局。瑟兰迪尔把剑抵在埃尔隆德的颈部,他刻意割破了埃尔隆德的脖子,但是却没有再继续下去。埃尔隆德笑着闭上了眼睛,他高高地仰起头,感受着脖子处那冰冷的剑锋。

“瑟兰督伊,动手啊,你还在等什么?等我来干你吗?”

埃尔隆德睁开眼睛,嘲讽地用最肮脏不堪的字眼来回应自己最心爱的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咬紧了牙,狠狠地在埃尔隆德的肩窝里刺下去,他感受到肌肉撕裂开来的感觉,那么的真切,就像刺在他自己的身上一样。那把利剑就这样尴尬地戳在埃尔隆德的肩部,瑟兰迪尔根本就没有勇气把它拔出来。

“你刺这里是没用的,瑟兰,你还用我教你杀人吗?”

埃尔隆德说着,忍痛抚上了那薄如纸片的刀锋,他的双手握紧了剑锋,使劲地把剑从自己的身体里拔了出来,瑟兰迪尔看着满手鲜血的埃尔隆德,握着剑的手微微地颤抖起来。

“抓紧你的剑,戳这里,这里,从来都是你的,现在我还给你。”

埃尔隆德抚着自己的心口,微笑着望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残忍的厮杀,他扔掉了剑,慢慢地走近埃尔隆德。埃尔隆德颤巍巍地伸出手,想最后一次抚摸瑟兰迪尔的脸颊,但是他的手还没碰到瑟兰迪尔,他的肩部,背部和腿部就被辛达精灵的箭射中,腿部那钻心的疼痛让他不得不跪倒在地,国王最后的一丝骄傲不复存在。

“停止射箭!”

瑟兰迪尔向围着他们的辛达精灵们大喊,莱格拉斯痛心地放下施令的手,示意精灵们按兵不动。

瑟兰迪尔蹲在埃尔隆德面前,埃尔隆德终于如愿可以抚摸到瑟兰迪尔的脸颊。他用没有受伤的左手轻轻地抚过那丝质般的皮肤后,欣慰地笑了。

“杀了我,瑟兰,你必须踩着我的尸体登上国王的位置。死在你手里,我心服口服。我只求你答应我几件事情,第一,善待我的子民,第二,安葬我的战士们,你葬格洛芬德尔的时候,别忘了把他的笛子放在他的墓里。至于我……我想回到瑞文戴尔,那是我的家我必须回去……”

“那我呢?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瑟兰迪尔拥住埃尔隆德,在他的耳边问他。埃尔隆德最后一次抚摸瑟兰迪尔柔软清香的金发,用已经轻不可闻的声音回答他:

“忘了我。”

“我不要听这个。”

瑟兰迪尔第一次在埃尔隆德面前这样任性地说话,但是可悲的是,这居然也是最后一次。

“如果有来生,愿我们都不要投身在帝王家。”

“好,我答应你,你说的这些我都答应你,但是我也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瑟兰迪尔温暖的声音传进埃尔隆德的耳朵里,即使他们靠得这么近了,埃尔隆德还是觉得他的声音像是天国传来一般飘渺。

“什么事情?”

“趴在我身上,我背着你离开这里。”

“瑟兰督伊你疯了吗?”

埃尔隆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想看清瑟兰迪尔的表情,可是眼前那张漂亮的脸却还是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

“叫我瑟兰迪尔。”

那好听的声音仿佛带着魔法一般,让埃尔隆德安心不已。

“瑟兰迪尔……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呢喃着这个他心头上的名字,慢慢地趴在瑟兰迪尔背上。瑟兰迪尔的双臂扣着埃尔隆德的双腿,稳稳地站了起来。穿着盔甲的埃尔隆德很沉,瑟兰迪尔感觉自己背着的好像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瑟兰,你想清楚了,你只要走一步,辛达精灵就不再效忠于你为国王,你为了这样一个敌国国王值得吗?”

莱格拉斯张开双臂挡在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面前。瑟兰迪尔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地回应他。

“莱格拉斯,你看看我的戒指现在在谁手里。”

“殿下你说过这只是暂时交给我保管的!”

莱格拉斯几乎是对瑟兰迪尔吼出了这句话,他重重地跪在地上,仰着头看着瑟兰迪尔。

“莱格拉斯,对不起。”

瑟兰迪尔说完,背着埃尔隆德往瑞文戴尔的方向走去。辛达精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诺多精灵们也是一样。

“护送国王!”

莱格拉斯暂时放下了内心的伤痛和纠结,起身下令,辛达军队重新集合了起来,跟在瑟兰迪尔的身后。莱格拉斯和阿拉贡汇合后,带着各自的队伍护送瑟兰迪尔,他们原本还警惕着诺多精灵会有偷袭的可能,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诺多精灵自发地排成了长队,跟随着瑟兰迪尔的脚步,缓缓地往瑞文戴尔行进。

瑟兰迪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队伍后,欣慰地对着埃尔隆德说:

“埃尔,你的战士们依然爱戴你,你在他们心里依旧是伟大的国王。”

瑟兰迪尔期待着耳边传来埃尔隆德的回应,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听到,周围的一切都静得可怕。

“埃尔,埃尔你累了是吗?要不要我再走得慢一些?”

“我不该吵你的,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我从来都没有和你好好说过话……”

“埃尔,埃尔你听得到吗?”

瑟兰迪尔说着说着,因为体力透支不得不蹲下身来。周围的辛达战士们想扶起国王和那个敌国国王,但是瑟兰迪尔用尽全力抱住已经不省人事的埃尔隆德,不让任何精灵碰他。

“殿下您需要休息。”

“殿下,让我们来背他吧。”

“殿下……”

瑟兰迪尔左手死死地搂着埃尔隆德,右手不停地推开那些想要帮助他的精灵。他的心脏疼得快要裂开,原本就没康复的身体在此刻完全的透支,他用着最后的力气牵着埃尔隆德微凉的手,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

不要把我们分开,求你们,求你们……


#脑了很久又分别写了几天,然而还是有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神呐救救我吧!赶紧把这文神不知鬼不觉地结了!#

评论(56)
热度(72)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