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俘心游戏(ET,相爱相杀虐恋,HE)

第十六章(完结)厮守一生

埃尔隆德走在一片清新的森林里,他不知道此刻是几点,但是树林间的阳光正好,那明媚的光亮撒在叶片上,让整个森林都像镀金了一般璀璨迷人。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森林里带着草木气味的氧气,那是和瑞文戴尔不一样的感觉,瑞文戴尔是一片山谷,有着众多的山泉和瀑布,和微凉的山风,而这片森林不像山谷一般空旷,它被那些直耸入云的树木掩盖,神秘,清新,郁郁葱葱,富有朝气和活力,也有着岁月的沉淀和沧桑。

忽然,他的耳边传来了辛达族的圣歌,那悠扬又神圣的旋律只为国王而奏响。埃尔隆德睁开眼睛,发现他原来站的林间小径竟然变成了红地毯,地毯两侧站满了精灵和人类,他们的目光都望着红地毯的尽头——那遥远的台阶之上,是辛达族德高望重的贵族长者,他高举着王冠,准备把这至高无上的荣誉戴在辛达族,也是中土六国未来国王的头上。他面前的金发精灵微微颔首,待到王冠戴好,他缓缓地转过身。

瑟兰,恭喜你。

埃尔隆德站在远处默默地为瑟兰迪尔祝福。可是当新任的国王转过身,埃尔隆德却看不清他的脸。周围的精灵和人类们的欢呼声和圣乐都变得模糊,他感觉自己离开红毯越来越远,他看着自己慢慢地后退,后退,他不甘心,飞快地往前奔跑,他想像其他精灵一样,有机会当面祝福国王,亲吻国王的手背。他感觉自己的腿突然开始疼痛不已,没有力气再跑一步。他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望着远处的国王。国王似乎也看见了埃尔隆德,他和埃尔隆德四目交接的时候,埃尔隆德终于看清了国王的脸。他凝视着国王那湛蓝剔透的双眼,不禁泪如雨下。

错了,全都错了。

埃尔隆德挣扎着从梦里惊醒过来,忍着全身的剧痛从床上坐起来,踉踉跄跄地冲到窗台边打开窗,他听着辛达族的圣乐,看到和梦里一模一样的场景:

辛达族的贵族代表手捧着王冠,给新任的国王加冕。国王慢慢转身,向所有来参加加冕仪式的精灵和人类们行礼。

“莱格拉斯殿下!”

“莱格拉斯殿下!”

精灵和人类们高喊着国王的名字,满心期待着一个和平的,宁静的新时代的来临。

埃尔隆德看着那年轻气盛的国王优雅地走过红毯,和他的子民们热情地握手拥抱。鲜花,掌声,圣乐齐鸣,这一切本该属于瑟兰迪尔的荣耀和礼遇,如今全都降临在莱格拉斯身上。

正当埃尔隆德注视着加冕仪式的时候,门轻轻地打开了,那个正宗的辛达王族后裔端着一盆热水,像个仆人一样走进卧室。

“埃尔你怎么起来了?!你的身上和腿上都有伤,医者说你还不能走动。”

瑟兰迪尔把水盆端到床边的地上后,急切地跑到埃尔隆德身边扶着他。埃尔隆德低下头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却一再地躲开他的视线。

“埃尔,回床上躺好。”

“你先跟我解释一下外面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过我们可能会有的结局,无论我们谁活到最后我都欣然接受,因为我们的治国理念是相同的,我们能还给中土和平与富饶,可是现在呢!你是辛达王族的后裔,你还活着莱格拉斯有什么资格成为国王!而且还是统一六国的国王!瑟兰,成为中土六国的国王不是你的梦想吗?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放弃王位?你战斗了那么久,难道要把你用尊严和身体换来的荣誉拱手让人吗?”

“杀了你也是我的梦想,可是我做得到吗?埃尔,我以为你懂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瑟兰迪尔嘴上这么说着,却依旧扶着埃尔隆德,让他回到床边。埃尔隆德实在疼得站不住了,只得听话地躺回床上。

“我当然懂,没有精灵比我更懂你做这一切的意义。我只是……瑟兰,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无论是谁死在谁手里。”

埃尔隆德苦笑着摇头,眼泪也跟着一起落下。他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复杂——为诺多亡国痛心,为那些被迫投降于辛达的诺多子民们担忧,为瑟兰迪尔舍弃王位可惜,以及为自己现在的身份悲哀。他原本想死在战场上,从此一了百了,不用再面对之后惨淡无味的未来。可是现在他还活着,他心爱的精灵为他舍弃了整个江山,他曾经的敌人登上了王位,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瑟兰迪尔轻轻地把埃尔隆德搂在怀里。埃尔隆德又感受到那熟悉的体温和发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瑟兰迪尔的怀里呜咽起来。那是他第一次这样放纵自己的情感,身为君王的他从没有这样在其他精灵面前这样尽情释放自己的悲伤。他悲凉的哭声和窗外一片欢声笑语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瑟兰迪尔搂紧了怀里身心俱疲的精灵,眼眶也微微地红了。

“莱格拉斯能做得好吗?能像你一样优秀又善良吗?他会不会善待我的子民,会不会安葬我的战士们?我答应过格洛芬德尔要把他和他爱人的笛子葬在一起莱格拉斯会做到吗?我对不起格洛芬德尔,对不起我的战士们……我对不起太多精灵,我只相信你瑟兰,只有你会因为我善待诺多精灵们,我不相信莱格拉斯,他恨我,恨诺多入骨……”

“埃尔,埃尔你冷静点。莱格拉斯已经答应我让诺多精灵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土,只是他们没有权力建立自己的军队,辛达和诺多精灵之间不能有任何歧视,无论是政治,经济,医疗,教育,文化都是相同的待遇。诺多战士们都已经安葬了,包括格洛芬德尔。”

“那你呢?瑟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

埃尔隆德从瑟兰迪尔的怀里抬起头来问。瑟兰迪尔伸手擦掉埃尔隆德脸上的泪水,微笑着回答他。

“精灵平民啊,不过是非常富裕的平民。莱格拉斯答应我,只要是我们私人的财产,都是我们自己的。”

“你甘心吗?你曾经是王子啊!”

埃尔隆德心疼地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却始终对着他微笑,似乎什么都不在乎。

“埃尔隆德,你以前不是说过,如果可以的话,你希望能和我在夏尔生活,做两个快乐的霍比特人。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了,但是你好像还有很多犹豫,看来当初你也只是随便说说的。”

瑟兰迪尔半开玩笑地责怪着埃尔隆德不守承诺,但是埃尔隆德在此刻却心如刀绞,他伸出手,轻柔地抚上瑟兰迪尔的脸颊。

“我不是随便说说的,那天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只是我不知道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是亡国的国王,应该品尝战败的苦果,可是你不一样,瑟兰,你不该跟着我去过平民的生活。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牺牲。”

“埃尔,值得不值得,你是算不清楚的。是,我是为你牺牲了王位,可是你又何尝不是饶恕了我一次又一次?是因为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爱和忍让,我们才能有今天这样的对话。现在战争结束了,我只想把我之前没有好好珍惜的爱情,全都补回来。埃尔,我们不要再去想过去的那些恩怨了好吗?未来是我们自己的,这一次,我们没有欺骗没有利用,好好地谈恋爱好不好?”

“好,当然好,可是我……可是……”

正当埃尔隆德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瑟兰迪尔捧着埃尔隆德的脸颊,死死地用唇堵住了他接下来所有想说的话,用舌头纠缠住对方那欲言又止的舌头。埃尔隆德被这样热情主动的瑟兰迪尔带动了起来,他搂紧了怀里精灵柔软的身体,一把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这动作的幅度不小,不禁扯痛了埃尔隆德浑身的伤口。他吃痛地呻吟了一下,瑟兰迪尔紧张地松开了自己的唇,担心地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埃尔隆德。

“埃尔,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还是不要乱动。”

“是,可是我现在很疼怎么办?”

埃尔隆德说完,继续俯下身吻去瑟兰迪尔嘴角边的银丝。

“我去问医者拿止疼药……对了你是时候换纱布了,唉,刚才我拿进来的热水一定凉了,我再去煮些热水……嗯……埃尔你不要这样……”

埃尔隆德用力地用双手抓着瑟兰迪尔的手腕不让他动,他耍赖一般地把受伤的身体压在瑟兰迪尔的身上,看准了瑟兰迪尔不敢推开他。

“你知道世界上什么止疼药最管用吗?”

“是什么?”

瑟兰迪尔睁大着漂亮的蓝眼睛认真地看着在他上方的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慢慢地俯下身,在精灵的眉间印下一个吻,瑟兰迪尔本能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久违了的温柔和感动。

“是爱人的亲吻。”

埃尔隆德说完,轻柔地吻上了瑟兰迪尔花瓣一般柔软的唇,那一刻,这间寝殿里容不下一点哀愁和悲伤,埃尔隆德身上和心灵的伤痛仿佛都奇迹般地愈合了,他再也感受不到什么叫痛,他忘情地吸吮着瑟兰迪尔的唇齿,想让身下的精灵和他一起感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窗内上演着缠绵的爱情,而窗外,国王加冕的宴会才刚刚开始。

“第一杯酒,让我们敬我们曾经的国王们——瑟兰督伊和埃尔隆德。是他们让我明白,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不再有战争,让我们为两个国王干杯,为和平干杯!”

莱格拉斯话音刚落,无数的酒杯在此刻碰响,阿拉贡在台下向国王举杯,莱格拉斯也同样举高酒杯,一饮而尽。哈尔迪尔和林迪尔坐在台下,在此时牵起了彼此的手,紧紧相握。

和平的时代,真的来临了。


————The End————


#正文终于结束啦!(最后一章真的写好烂……好像每次都是这样……)茶解脱了~接下来的话会有很甜很可爱的番外~大家再等等我^_^#

评论(50)
热度(72)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