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Good Knight (ET,甜)

“起立,瑟兰迪尔爵士,瑞文戴尔的骑士。”

瑞文戴尔的国王埃兰迪尔用剑分别在瑟兰迪尔的左肩和右肩轻轻点过。金发精灵慢慢地抬起头,起身向国王行礼。

“鉴于你的年轻有为,我授予你成为埃尔隆德王子的守护骑士!”

“能为王国,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效力,我荣幸之至。”

瑟兰迪尔颔首,恭敬地回应国王,随后缓缓地转身,接受所有参加骑士授勋仪式的王公大臣们的掌声。所有人都衷心地为瑟兰迪尔,这个瑞文戴尔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是最优秀的骑士祝福,包括那个站在成年精灵中的,那个还不到七岁的国王独子,埃尔隆德。

“加叔,我的骑士在哪里?我看不到!”

埃尔隆德在精灵当中不停地蹦跳着,试图看到瑟兰迪尔的模样。

“殿下,瑟兰迪尔是王国里最年轻最优秀的骑士,他一定能保护好您的安全,陪伴您长大。”

加里安说着,轻轻地抱起埃尔隆德,好让他看到大典中央风光无限的瑟兰迪尔。

“我不信。”

小小的埃尔隆德心里的主意可比他的身体大得多。然而这一切都要从两年前的一次绑架案说起。

在和瑞文戴尔隔海相望的一个无人的小岛上,住着一个邪恶的法师。他通过古老神秘的占卜术,窥探到了瑞文戴尔的小王子埃尔隆德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觊觎小王子的天赋,于是他伪装成了智者,用知识蛊惑了瑞文戴尔的宫廷成员,混进了小王子的寝殿将他掳走。小王子在小岛上那高耸入云的黑塔里度过了噩梦般的一天,终于在午夜钟声敲响时,国王的骑士团们攻入了黑塔,救出了小王子。

可是被绑架时候在高塔里那饥寒交迫又阴森恐怖的场景深深地烙在了小王子的心里,从此他就患上了失眠的疾病,即使门外有数位骑士把守,他也整晚都睡不安稳,国王试图让仆人们给小王子讲睡前故事,但是有预知能力的小王子只要听一句话,就能知道故事的结局,睡前故事对他来说丝毫没有作用,而且自从绑架事件过后,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和命运的多舛,他只能等待骑士来救他,而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我才不要骑士保护,我自己就能保护自己。

埃尔隆德撅着嘴气呼呼地想着,没有发现自己的骑士已经站在他的身边。

埃尔隆德不想要守护骑士,瑟兰迪尔其实也对成为“王子的守护骑士”感到非常的失望。年轻气盛的瑟兰迪尔通过层层的历练,终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骑士,但是他的志向是在边疆,他想保护的是整个王国,不仅仅是保护王公贵族,他更想保护平民。但是国王器重他,执意让他成为王子的守护骑士,国王的命令不得违抗,瑟兰迪尔只得委曲求全答应了下来。

瑟兰迪尔低头看了看埃尔隆德,见埃尔隆德的脸色也不好看,便百无聊赖地张望四周,不想和这个出了名的难伺候的小王子有对视的机会。

瑟兰迪尔的父亲——欧瑞费尔爵士看到儿子这样的态度,走到他背后踢了他一脚。这冷不丁的一踢让瑟兰迪尔往前踉跄了几步,差点撞倒了矮小的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爵士。”

埃尔隆德像个小大人一样挺直了背脊,煞有介事地说着,

“你清楚你的工作吗?”

“清楚。我将时刻陪伴您的左右,保护您的安全。”

瑟兰迪尔赶紧提起了精神,活力满满地回答自己的王子殿下。

“不对。”

“那我应该做些什么,王子殿下?”

“现在,立刻,马上,不许跟着我。”

埃尔隆德说完,迈着短短的腿,潇洒地离开了大殿。瑟兰迪尔回头看看刚才狠踹自己的父亲,泄气地摆摆手。

“Ada我就说吧,他不需要我。”

“春天,如果你连一个小孩子都保护不了,怎么能保护整个王国?你的性子是该收敛收敛了。要知道,骑士不只是要勇敢,威猛,也要善良,谦卑,有博大的胸怀。你作为瑞文戴尔骑士的第一个历练,就从照顾王子殿下开始吧。”

欧瑞费尔说完,跟着其他贵族精灵们一同离开了大殿。瑟兰迪尔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后,冷静了下来,仔细分析父亲的话,好像也不无道理。

埃尔隆德殿下,愿我们合作愉快。

参加完骑士授勋仪式后,埃尔隆德还要去上课——作为一个年幼的王子,他要承受比其他精灵小孩都要大的压力,一整天都被课业排得满满当当。

上午要上金花老师的剑术课,林迪尔老师的数学课,下午要上涌泉老师的音乐课,米斯兰迪尔老师的文史课,四节课结束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这还没完,银树老师还要在吃饭时候教他用餐礼仪。小小年纪的埃尔隆德一刻都不能表现出孩子气的一面,对每个老师都敬爱有加。

他比我小时候累多了。

瑟兰迪尔在一边看着埃尔隆德,竟然开始同情起他来。可是埃尔隆德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金花老师!我想看您和瑟兰迪尔爵士比剑!”

“殿下这不好吧?”

金花老师无奈地看看埃尔隆德,使坏的小王子依旧不依不饶地看着金花老师的眼睛。

“我接受挑战。”

瑟兰迪尔倒不怯场,他抽出自己的剑,走到金花老师面前,恭敬地做抚心礼。

“瑟兰迪尔你想下岗也不用拖我下水吧。”

金花老师用眼神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爽,瑟兰迪尔照单全收。

“您也是差不多可以退休了。”

瑟兰迪尔同样用眼神回以金花老师后,提着剑向金花老师刺去。这两个瑞文戴尔最出色的剑客之间的打斗精彩极了,不仅埃尔隆德目瞪口呆,王宫里其他的精灵们也纷纷围过来看热闹。金花老师和瑟兰迪尔的金发彼此纠缠,剑影相交,缭乱不已。金花老师的剑法很老道,瑟兰迪尔占不到一丝便宜,但是瑟兰迪尔也不弱,他的剑法中除了诺多精灵传统的招式,也有自家的辛达剑法,这些新颖的招数让金花老师一时半会儿也招架不住。

怎么还不结束。

年幼的埃尔隆德到底是沉不住气了,想用自己的预知能力看到比试的结局。

为什么我什么都预知不了?

埃尔隆德着急了,原本就缺乏安全感的他用不上自己的预知能力,更加不安起来,他紧紧地凝视着精灵们胶着的剑影,眉头紧锁。

瑟兰迪尔终究不如金花老师老练,被削掉了一缕金发。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不禁脱口而出——

“住手!都停下来!”

金花老师和瑟兰迪尔笑着收起了剑,向对方行礼。埃尔隆德一路跑到瑟兰迪尔身边,伸手想去摸他的头发,又苦于太矮小摸不到。瑟兰迪尔蹲下身来,一把抱起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摸了摸那明显短了一截的发丝,居然有些心疼了。

“埃尔隆德殿下我没事。”

瑟兰迪尔看着摸在自己发丝间的那只小手,轻轻地笑了,他第一次感到孩子的天真和可爱。可是埃尔隆德还没体贴到三秒,就吵着嚷着让瑟兰迪尔放他下来。

“看来你不能保护好我。”

埃尔隆德说着,拉着金花老师的手离开了瑟兰迪尔,终于开始乖乖上课了。

瑟兰迪尔没有感到特别大的挫败感,毕竟金花老师是经历过精灵中所有重大战役的精灵,他看着金花老师教埃尔隆德舞剑的样子,想着小王子长大以后,一定也是个非常英勇善战的骑士。

不……他是王子。

瑟兰迪尔笑着摇摇头,继续陪着小王子上课。

就这样,瑟兰迪尔和金花老师比剑,和林迪尔老师讨论高等数学,和涌泉老师比拼“摇滚魔笛”,和米斯兰迪尔老师侃大山,和银树老师比拼谁更能吃。终于到了深夜时分,瑟兰迪尔洗完澡后,刚想美美地睡一觉,就看到门外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溜烟跑了出去。

埃尔隆德你这个小恶魔。

瑟兰迪尔裹紧了睡衣,一路小跑,在王子寝殿外的走廊上一把抱住了埃尔隆德。

“殿下您上了一天课不累吗?”

“今天是你上了一天课,我才不累呢。”

怀里的小恶魔动来动去,软软的,力道却不小。

“殿下,您该睡觉了。”

“那好啊,瑟兰迪尔爵士,你给我说睡前故事我就去睡。”

他终于使出这一招了。

瑟兰迪尔勉强地对着埃尔隆德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埃尔隆德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期待他出糗的样子。

“好的,埃尔隆德殿下,我们先回寝殿我再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好啊,我洗耳恭听。”

埃尔隆德高傲地走在瑟兰迪尔前面,瑟兰迪尔迈着小步,不敢超过“王子殿下”的步伐。

埃尔隆德在床上躺好后,抱着枕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瑟兰迪尔,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想一举揭穿故事的结尾。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古老的王国里,国王和王后拥有了一个可爱的金发公主。公主非常的漂亮,她的美甚至得到了巨龙的垂涎。公主成人的那一天,恶龙把公主抓进了一座高塔里囚禁起来。这时候,王国里一个英勇的骑士勇敢地来到了恶龙的高塔前,和恶龙决斗,救出了公主。好了故事结束了,殿下您可以睡觉了。”

瑟兰迪尔说完,看着埃尔隆德从原来的满脸期待到现在的愤怒不已。

“怎么就结束了!你都没有好好地说清楚这个故事!”

埃尔隆德激动地从床上站起来,

“公主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恶龙抓走!公主为什么不能自救,为什么只有等骑士来救她?!”

埃尔隆德生气地大吼一通,他气公主和自己有同样的遭遇却和他一样不能自救,更气自己根本猜不透瑟兰迪尔故事的结局。

即使是这样常规的结局,埃尔隆德也没猜出来,他绞尽脑汁,用尽全力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却得不到任何答案,还没来得及预知出故事的结局,故事就这样仓促地结束了。

“殿下,如果您想成为能自救的'公主',那您必须早早睡觉,才能长大到可以和恶龙对抗。”

“我是男孩子!你才是公主呢!你就是金发公主!”

“好好好我是公主,殿下您只有早点睡觉才能成为拯救我的骑士,这样可以了吗?”

瑟兰迪尔生无可恋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一再提醒自己要耐心耐心再耐心。

“为什么你们都不能理解我。瑟兰迪尔爵士,我不想你来保护我,我自己就能保护我自己,我也想像骑士一样勇敢,可以去救你。”

埃尔隆德气得有些晕了,竟然自动将瑟兰迪尔代入公主的位置。瑟兰迪尔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这诺大的王国,居然没有人真正理解这个骄傲的小王子的内心深处,是这样地渴望成长。他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子,在他小小的身体里,有一颗骑士的心。

“殿下,没有精灵从小就武艺高强,所有的精灵都是靠一天天的成长和磨练才长成一个优秀的战士。您也是一样的,您需要时间来成长,幸运的是,您有伟大的国王做榜样,有这么多优秀的老师陪伴你成长,当然,也有我保护你,但是我相信,没过多久,您就不需要我的保护了。您将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子,勇敢的战士,不仅能保护好自己,也能拯救高塔里的公主。”

“谢谢你,瑟兰迪尔爵士。你是第一个能理解我的精灵,我很喜欢你。”

埃尔隆德伸手抱了抱瑟兰迪尔,亲昵地抓了抓他柔美的金发。瑟兰迪尔搂紧了埃尔隆德,想着这个孩子,似乎也没这么讨厌了。

“瑟兰迪尔爵士,我有预感,你不仅仅只是骑士而已。”

“那我是什么?”

“嗯……我也说不上来。”

“说不定在梦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Good night, my lord Elrond."

“Good knight, Sir Thranduil.”

埃尔隆德调皮地朝瑟兰迪尔眨眨眼睛,随后钻进被子里睡了。

—————————————————————————

多年以后,成为领主的瑟兰迪尔又重提了这段埃尔隆德年少时候的往事。

“说真的,你真的没有猜到我故事的结局吗?”

瑟兰迪尔侧过身,手撑着枕头,好奇地看着已经长成了国王的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翻身压住瑟兰迪尔的身体,在他那粉嫩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傻瓜,医者不能自医,我当然也猜不透自己的命运啊。”

————The End————



评论(31)
热度(86)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