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国王的日记(终)(ET,甜)



“第三纪元 2961年,4月12日,林地王国,天气晴

今天是一年一度密林的春猎日。西尔凡精灵最喜欢也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打猎,他们的国王当然更是如此。

“埃尔隆德,让我看看你的骑术有没有进步!”

瑟兰骑着大角鹿经过我的时候,自信地对我说道。我跨上马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他那如星河般闪耀的金发和披风在春日的阳光熠熠生辉,我眯起了眼睛,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不那么着急地去追赶他。

我有那么漫长的岁月可以追逐他,保护他,爱他,为何要急在这一时呢。

我从容地骑着马来到他的身边,他的手指向远处,我在那茂密的森林里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里有一只金色的雄鹿。

“等打到了,我把它送给你做礼物。”

他说着,翻身下鹿,朝着森林深处跑去。我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手上的维雅似乎也有些发烫。当我意识到这种种的不对时,瑟兰已经跑进了森林深处,超出了我的视线范围。我顾不得拴马,也没有心思再打猎,只是一心想找到瑟兰,带他离开这里。

我用尽全力仔细倾听这山林间的声音,但是一切都静得反常,瑟兰的脚步声倒显得十分的清晰。我奋力地向着他的方向跑去,越来越靠近密林的南部,索隆的旧巢。

虽然五军之战时,凯兰崔尔夫人,萨鲁曼和我曾经捣毁过这个邪恶的地方,但现在看来,黑暗无疑已经重回到了这片森林。周围的光线越发地暗了下来,空气变得腥臭难闻,氧气稀薄得我不得不放下脚步休息。好在我还能看到瑟兰,在我精灵之眼能看到的距离。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周围环境的变化,一心只想猎到那头小鹿,一刻不停地向南跑去。那头小鹿的脚步却慢慢地降了下来,忽然,它停下来了。它站在瑟兰的面前,鼻子和嘴唇不安地动着,好像已经投降了似的。瑟兰拉开了弓,正当他要射向小鹿的时候,他,小鹿,以及周围所有景色都陷入了一片黑暗,我仿佛是盲了一样,看不清任何前方的景物。我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得拼命地向前跑,终于在森林的南境,看到了那成群的庞大蜘蛛从四面八方向瑟兰爬去,我冲进那群恶心的生物里,和瑟兰并肩一起砍杀。

这些蜘蛛虽然大得惊人,但始终不是瑟兰和我这样的精灵的对手。瑟兰站在这些庞然大物的尸体的中间,沉重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没能给你猎到鹿。”

他说完,往森林的北部走去。国王的卫队们及时地赶到了他的身边,我走在精灵侍卫当中,没法看到瑟兰的表情。

当天下午,瑟兰没有再狩猎,而是集结了密林的贵族精灵们一起开了很久的会。我没有资格参与密林的国事,但是在回声显著的国王宫殿,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他斥责着卫队没有尽到他们的职责,卫队们似乎也有怨言,一时间整个国王大殿吵闹不已,好像再也不会安静下来。

“埃尔隆德大人,您该用晚餐了。”

加里安抽空从大殿里出来招待我。

“国王用过晚餐了吗?”

“殿下他心情不好。他不高兴的时候只喝酒,不吃饭。埃尔隆德大人您赶紧用餐吧,殿下如果知道我怠慢您了,一定会更生气的。”

我不想为难这个忠诚的管家,强迫自己吃了一些东西。正当我用餐的时候,国王的会议结束了,精灵大臣们纷纷地离开了大殿,终于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我放下餐具,走到国王大殿,看到瑟兰坐在那高高的王座上,闭着眼睛,眉头紧锁。我轻轻地走到王座台阶边上,仰头望着他。

“埃尔隆德,是你吗?”

他闭着眼睛,却喊着我的名字。

“是我。”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我的国土,没有安全到可以让他国的贵宾来做客。”

他说完,慢慢地睁开眼睛。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有着疲惫,哀伤,也有着点点的泪光。

“瑟兰,密林南部是索隆的旧巢,是我们整个中土都要努力铲除的地方。那里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凯兰崔尔夫人,我们都毗邻你的国土,蜘蛛横行,我们也有责任。”

“最大的责任在我,埃尔隆德,那里是我的国境。”

他一定要把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他从来都是这样,无论是欧瑞费尔国王的死,密林战士的牺牲,南部蜘蛛的猖獗,他都以为是他的失职。他骄傲,固执,容易钻牛角尖,他从来都不是个讨喜的精灵。

可是我心疼他,因为我明白这是一个君王的寂寞,不能和其他人分享。因为我也是这样一个精灵,以为自己可以守护中土,却因为种种原因一错再错,甚至在还算和平的日子里,依然会回顾过去那些不堪回首的场景。

“瑟兰,等我回去以后,我会派军队来协助你们守卫南部,我也会和凯兰崔尔夫人商量增加兵力,我想她会同意的,毕竟密林南部和洛瑞恩那么近……”

“埃尔隆德我不想再欠你什么了。”

他打断了我的话,随后疲惫地拖着身体走下了王座。

“我自己的国土,我自己来守护。”

他说完,走到桌边给自己倒酒。我走过去一把抢掉他的杯子放在身后。

“我以为,我可以代替你的酒。”

“你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他说着,不禁笑了出来,仿佛在嘲笑我幼稚。

“你知道酒对于成年精灵的意义。”

“我当然知道酒能消愁。可是瑟兰,我希望你难过的时候,能向我倾诉,而不是把惆怅都淹没在这没完没了的酒里!为什么我在你面前,你还要隐藏你的伤心?!”

我抓住他的手臂,使劲地摇了摇他的身体,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到了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

“我不想什么事情都靠着你。埃尔隆德,我是你的朋友,不是依附在你身上的菟丝花。”

“你难道是这样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吗?朋友,菟丝花?!那天晚上的吻算什么呢?”

我大声地朝他吼。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真的很气愤,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我不知道,我现在没有力气思考这些。”

他有些心虚地摇摇头,我知道他现在脆弱极了,我不该再这样凶他,让他不知所措。我轻轻地搂过他的身体,渐渐地用力,用力,直到他整个身体都嵌入了我的怀抱里。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我背上的衣服,我感到他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衣领,他的鼻息因为哭泣变得急促,一下下的吹在我的脖颈间。

他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哭过。我轻轻地揉着他的背,想让他的情绪平和下来。

“让我来帮你,好不好?瑟兰,你接受我的帮助,不代表你不强大,也不代表你依附于我。就像最后的联盟,精灵也需要人类的帮助不是吗?况且,我不只是你的朋友,至少我这么觉得。”

“那我该怎样回报你?埃尔隆德,你对我的照顾已经让我无法回应了。”

他的声音闷闷地从我耳边传来。我亲吻了他那漂亮的尖耳朵,有些贪心地舔了一下。他紧张地抖了一下,却没有离开我的怀抱。我决定不再矜持下去,我趁势把他横抱了起来,不再让他有机会拒绝我,离开我。

如果这段感情一定要有一方先跨出一步,我不介意做那个先行动的精灵。我愿意让他保留他的那些骄傲,别扭和任性,我愿意做那个先“欺负”他的“坏精灵”。

“我会从你身上,拿回属于我的回应。”

我说完,亲吻他的额头。他闭着眼睛,轻轻点头。

我抱着他走进了他的寝殿,空气里兰花的清新气息和他一样仿佛禁欲一般。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不会再犹豫,不会再彷徨。我把他放在床上后,俯下身体,解开了他全身的衣服。

他的身体没有他看上去的那样完美无暇。那具紧实美好的身体上,有刀伤,箭伤,也有烧伤后的疤痕。他的魔法只够维持隐藏脸上的龙殇,不能再用来隐藏身上那些征战岁月留下的伤痕。我吻过那些疤痕,心酸得快要落下泪来。

瑟兰,以后有我在的日子,我不会再让战火伤害你一丝一毫。

他的手轻轻地揉着我的头发,身体随着我的亲吻微微起伏着。我用手轻抚过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好像拥抱着云朵一般清新和舒服。我的下身越来越胀越来越热,我感觉到他似乎比我更难以忍耐,他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但还是有一些细碎的声音从唇齿间流出来。我不再折磨他,在做了一些让他放松的动作后,进入了他的身体。

我是个传统又保守的精灵,即使在私密的日记里,我还是没法写下那些活色生香的字眼和情节,我也没有那样的能力来描绘瑟兰带给我的震撼和感动。他的美,只能用我自己的身体和心去感受。那天晚上的他完完全全地放松了自己,再也没有刻意地矜持和隐藏,他因情欲高高仰起的头和忘情地喘息,无时不刻都在告诉我,他爱我。即使他从来都没有说出这三个字,我却心领神会。他是国王,他骄傲了一世,现在能在床榻间给我这样的回应,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满足。

终于,12点的钟声敲响,他裸身依偎在我的怀里,慵懒得仿佛一只喝醉了的猫咪。

“埃尔隆德,我回应你了,现在该你来回应我了。”

我摘下了手上的维雅,套在了他的手指上。他愣了一下,随后惊讶地离开我的怀抱,坐在床上看着我。我拉过被子,把他也一起揽进那漆黑一片的被子里。

“一枚戒指加一场婚礼,够不够回应你?”

“不够,我还要你一生的陪伴。”

我和他离得这么近,他的声音却还是轻不可闻。这可能是他这一生说过最浪漫的情话了。我再次压住他的身体,想把他那份稀有的温柔全数收为己有。

等回林谷以后,我一定要抓紧时间举办婚礼。唉,一想到要离开他一阵子,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了。

维拉啊!我真的太幸福了!!

————————————————————


“第三纪元 2961年,4月12日,林地王国,天气晴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好棒。不过我只有在这里夸夸他,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维拉啊……怎么他还没走,我就是开始想他了。


———————The End———————


#这篇可爱的逗比日记文终于画上一个句号了^_^#

评论(19)
热度(74)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