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子变形记(下)(ET,密林父子亲情)


瑟兰迪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帐篷里,而是在一片清新的山林里。清晨的薄雾还没散去,山林里一片寂静,只有林间的一条河流发出哗哗的流水声。

我得回去找莱格拉斯。

瑟兰迪尔来不及追究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是一路往南走,想尽快回到迷雾山脉。忽然,他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小精灵蹲在河对岸边,双手捧起河水往嘴边送,像是在喝河水。小精灵喝完水后,抬头看了看瑟兰迪尔,可爱的蓝色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嘴角边还带着亮晶晶的河水印子,完全就是小时候的莱格拉斯。

“Ada!”

小莱格拉斯见到瑟兰迪尔后,欣喜地在河边蹦蹦跳跳着向河对岸的瑟兰迪尔打招呼,瑟兰迪尔沿着河岸朝莱格拉斯跑去,莱格拉斯见自己的Ada在追他,调皮地跑进了树林里,等待着Ada来找他。瑟兰迪尔跑到了对面河岸,却再也没有找到莱格拉斯。不知过了多久,一头有着蓝色眼睛的大角鹿从树林里慢慢走到瑟兰迪尔面前,虔诚地屈下前蹄。

“Moose,Moose你见到莱格拉斯了吗?带我去找他好不好?”

瑟兰迪尔凑近鹿耳边急切地说着,鹿亲昵地舔了舔瑟兰迪尔的脸颊。瑟兰迪尔翻身骑上了大角鹿,可是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Moose,带我去找莱格拉斯。”

“Moose,别站着不动。”

“Moose!”

瑟兰迪尔大喊着Moose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挣扎着起身,却很快被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了个满怀。

“瑟兰,瑟兰我在这里,别怕。”

埃尔隆德不停地抚摸瑟兰迪尔的背脊,那舒服的怀抱和力度让他暂时安定了下来,他轻轻地搂着埃尔隆德的背,把头靠在他那厚实的肩膀上。

“我见到莱格拉斯了,我想让Moose带我去找他,可是Moose怎么都不动。它明明是这么聪明的动物……”

“或许Moose是想告诉你,莱格拉斯就在你附近,甚至是触手可及的地方。”

“真的?”

瑟兰迪尔轻轻地挣开埃尔隆德的怀抱,有些怀疑地看着他。埃尔隆德微笑着理顺了瑟兰迪尔有些凌乱的金发,又用手轻轻地擦去瑟兰迪尔脸上的泪痕。

“你不相信我解梦的能力吗?”

埃尔隆德转动着左手上的维雅,瑟兰迪尔伸手握住埃尔隆德的左手,把那枚神秘的戒指贴近自己的手心,埃尔隆德反手握住瑟兰迪尔的手,牢牢地包在自己的手掌里。

“还有那头来到我们身边的鹿,瑟兰,我感觉它在这个时候来到你身边,也有一定的寓意。”

“是的,梦里那头鹿就是我们昨天收养的那头。这所有的事情之间一定有关联。我应该带着Moose一起去找莱格拉斯。”

瑟兰迪尔说着,利索地从地铺上起来,换上了轻便的长袍后,迅速地洗漱,啃了几口兰芭斯以后就来到帐篷外,骑上了大角鹿就要走。

还在睡觉的莱格拉斯还没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了背上的重量,它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那条挂在他身边的腿和脚上那只精致的靴子,很快辨别出骑在自己身上的精灵是谁了。

Ada平时看着瘦瘦高高的,原来这么重啊!

莱格拉斯第一次被人骑,感觉身上沉得脚都迈不开。身上的精灵还一再地催个不停。

“Moose,Moose快走。”

“瑟兰你等一下!”

埃尔隆德赶紧从帐篷里冲出来,他看着坐在鹿背上意气风发的瑟兰迪尔,和已经被重得有点翻白眼的莱格拉斯-大角鹿。

“我们现在有线索了,要趁热打铁快点找!”

“不是这样的!你先下来,我们应该再分析一下再出去找。”

埃尔隆德一边说着,手不断地抚摸大角鹿的脖子。他原来的计划是给瑟兰迪尔制造梦境让他把莱格拉斯和大角鹿联系在一起,他不让瑟兰迪尔梦里的大角鹿走路也是想告诉瑟兰迪尔这头大角鹿不会走路,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没有按计划走,瑟兰迪尔还是骑上了莱格拉斯-大角鹿,埃尔隆德最不想看到的瑟兰迪尔骑着“儿子”找儿子的闹剧还是发生了。

“已经快三天两夜了,时间拖得越久莱格拉斯就越有危险!我一定要去找他,你不放心的话就和我一起找,但是不要阻止我。”

瑟兰迪尔说着,拍拍鹿屁股,莱格拉斯只得打起精神往前走。埃尔隆德无奈地骑上自己的棕色马,赶紧跟在瑟兰迪尔身边。

“埃尔,我们去找有水的地方,我梦见莱格拉斯似乎在一条河边。”

“好,我带你去。”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就这样骑着各自的坐骑行走在山间,莱格拉斯生无可恋地承受着Ada的重量,慢慢适应怎样做一头合格的国王的坐骑。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头鹿,可是身边的棕色马却不想浪费这个“浪漫的机会”。

“Moose,你知道吗?从前我感觉最幸福的事就是主人骑着我来找瑟兰迪尔殿下。因为那时候我就可以和之前的那头大角鹿住在一个马厩里了。我喜欢他很久了,他那么高贵美丽,和他的主人一样让人喜欢又感觉遥不可及。五军之战后,我知道他牺牲了之后难过了很久,我以为我的马生里不会再有爱情了。可是现在你出现了,你比之前那头大角鹿更美丽更优雅,特别是你那双动人的蓝眼睛,太美好了!这次我不会再胆小怯懦,我要告诉你我爱你,Moose,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棕色马说着,依旧兢兢业业地朝前走着,它的工作不允许它随意转头。莱格拉斯庆幸它不能看着自己,因为它感觉此时此刻自己全身的毛都快竖起来了,它也不知道自己的鹿脸现在是个什么奇怪的表情。它非常的恼羞成怒,它是个精灵,不是鹿,就算它是鹿,怎么又被一匹马看上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它抓狂!不过一想到棕色马是埃尔隆德的马,似乎也解释得通了。

Ada你们是要恩爱到连坐骑都要配对吗?

莱格拉斯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自觉地就停了下来,让瑟兰迪尔措手不及,因为没栓缰绳,莱格拉斯这样突然停下来是非常危险的。

“Moose?是不是莱格拉斯在这里?所以你停下来了?”

瑟兰迪尔那心焦的语气让莱格拉斯更加无语了。埃尔隆德赶紧趁机下马,走到大角鹿身边,伸手示意瑟兰迪尔下鹿,以便让莱格拉斯能休息一下。

“瑟兰,或许是Moose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吧。”

“也好。”

瑟兰迪尔听了埃尔隆德的话有些失望,正当他们准备休息时,费伦骑着马跑了过来。

“殿下,埃尔隆德大人,阿拉贡来信了。”

瑟兰迪尔急忙接过费伦手里的纸条,上面写着莱格拉斯和阿拉贡正在从洛汗赶回密林,莱格拉斯已经知错了,希望得到国王的原谅。

“他回来了。”

瑟兰迪尔几乎是喜极而泣,他紧紧地抱住埃尔隆德,他这几日来的疲惫和揪心在这一刻全都放了下来。

“是啊,莱格拉斯要回来了,所以Moose也停下来了。瑟兰,我们回营帐里吧,这些天你也辛苦了。”

“是你辛苦了,埃尔,原谅我刚刚想起来你昨天一夜没睡。谢谢你每次在我无助的时候都在我身边。”

瑟兰迪尔说完,动情地抱着埃尔隆德的腰部,吻上了他的唇。埃尔隆德实在心疼这样爱子心切的瑟兰迪尔,牢牢地抱紧怀里的精灵不放,唇齿更是和瑟兰迪尔的唇齿紧紧相依。

这时候只有莱格拉斯一个人(鹿)是懵的,而棕色马则深情地望着它。费伦倒是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他正等着国王和领主在甜蜜过后继续下达命令。

等一下……阿拉贡怎么会传给Ada这样一条假消息?这件事情到底还有谁知道?

正当莱格拉斯反应过来的时候,瑟兰迪尔再次跨上了莱格拉斯的背,不知道为什么,莱格拉斯感觉身上的重量似乎比之前又沉了好多——

原来是埃尔隆德搂着瑟兰迪尔同骑在莱格拉斯身上。

“埃尔,还记得上次我们这样一同骑马,还是在我对抗北方的恶龙的时候,我被龙火烧伤了,你抱着我骑在一匹马上去瑞文戴尔。”

“是啊,想想我们也是活了几千年了,竟然都没有这样一起骑过一匹马。瑟兰,等莱格拉斯回来了,我要和你做很多我们从前没在一起做过的事情。一同骑马,一同打猎,一同在午间小憩,一同绘画,一同抚琴,一同赏月……”

“还要一同喝酒!”

瑟兰迪尔忍不住回头打断他,眉梢眼角笑意盈盈,让埃尔隆德真的仿佛喝醉一般。

“好,一同喝酒,不醉不归。”

埃尔隆德幸福地搂紧了瑟兰迪尔的腰,感受着他温热纤瘦的腰线和顺滑柔软的金发,还有那股只属于瑟兰迪尔的淡淡的发香。瑟兰迪尔捏着埃尔隆德放在自己腰腹的手,暧昧地抚摸着。

莱格拉斯听着Ada们的情话,也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原本以为早就腻歪在一起很久的Ada们肯定已经享受了所有恋爱中该有的幸福和甜蜜,但细想起来,他们都是一方国土的君王,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机会远远不及平凡精灵,再加上自己的一再阻挠……

Ada,埃隆Ada,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了。

莱格拉斯深吸一口气,努力地驼着他最心爱的两个Ada,继续往前走去。

“Moose,你累不累?”

身边那头体贴的棕色马关切地看着略显吃力的莱格拉斯。莱格拉斯不知是不是被Ada们的幸福感染了,也愿意愉快地和棕色马聊天了。

“不累,我很爱我的主人们。爱,是不会感到疲倦的。”

“Moose你说的真好!”

埃尔隆德搂着瑟兰迪尔,悬着几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虽然给瑟兰迪尔设置的梦境出了些问题,但是好在自己的养子办事总算是靠谱的,消息送来的时候不早不迟。只要瑟兰迪尔愿意暂时相信莱格拉斯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愿意先回密林休息,其他事情再安排也来得及。

“瑟兰,答应我先好好休息,接下来就在密林等消息好不好?”

埃尔隆德搂紧了瑟兰迪尔,温柔地轻轻吻了瑟兰迪尔的脸颊。

“好。对了,我得准备点莱格拉斯喜欢的菜,到时候你也过来我们一起吃顿饭。”

正当他们讨论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他们听到了迷雾山脉北境传来了号角声。

“不是精灵的号角声,也不是矮人和人类的。”

埃尔隆德说着,警觉地从鹿背上下来。

“Orcs。”

瑟兰迪尔抽出了剑,拍拍大角鹿,往前面跑去。埃尔隆德也骑上了马,跟上了瑟兰迪尔的脚步。密林战士们对号角声也十分敏感,立刻集结了起来拍成阵队在国王身后待命。

迷雾山脉的雾渐渐散去,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看到一群兽人从迷雾山脉北方朝他们走来,他们走得非常整齐有纪律,不像是迷雾山脉里那些散居的兽人,而是训练有素的兽人部队。他们为首的一个兽人拿着一把精灵剑和一个箭筒走过来,瑟兰迪尔一眼就能认出这是莱格拉斯的东西。

“瑟兰,这是个圈套。”

埃尔隆德及时地提醒瑟兰迪尔怕他冲动,在瑟兰迪尔身下的莱格拉斯也紧张不已。

Ada,不要相信他们,千万不要。

瑟兰迪尔回头看了看埃尔隆德,他望着埃尔隆德饱含深情的眼睛,沉思了许久后,选择了相信自己的恋人。

“精灵们,我想你们在寻找这些东西的主人。”

兽人得意地挥了挥手中的“战利品”,身后那些兽人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即使莱格拉斯不在他们手上,我也不允许这群兽人这样隐藏在迷雾山脉之中,这对瑞文戴尔,河谷国,孤山乃至密林都是隐患。”

瑟兰迪尔回头对埃尔隆德说着,埃尔隆德明白了瑟兰迪尔的意思,他骑着马走到瑟兰迪尔身边,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你有信心吗?他们人数不少。”

“精灵从来都不以人数占优,兽人的人数也一向不少。埃尔,看来我们要一起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要一同战斗,把莱格拉斯的东西要回来。”

“看起来不错,好像又回到了刚认识你的时候。”

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会心一笑,他们几乎同时想到了曾经一起在联盟之战中共同迎敌的岁月。他们在战火中相爱,现在当然也不会胆怯。

莱格拉斯听着Ada们的对话,这才明白瑟兰迪尔根本不是那种只顾安逸又怕事的精灵,即使在这样不占优势的环境下,他依然愿意为了中土其他土地的安全而战斗。

莱格拉斯一瞬间焦躁不已,恨自己为什么还不变回原来的样子能和Ada一起战斗。他不安地踱来踱去,甚至忘了瑟兰迪尔还在他的背上。

“Moose,Moose不要紧张。曾经你的同类带着我打了无数胜仗,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做到。”

瑟兰迪尔摸了摸鹿背后,走上前去迎接兽人发出的挑战。

“精灵的东西岂能落在肮脏的兽人手上,我们将血洗这片山脉,救回我们的同胞!”

瑟兰迪尔话音刚落,费伦吹响了号角,精灵们立刻排成阵队。兽人们也在他们的将领的指挥下冲了过来,精灵们发射出的箭雨密集地射在兽人们身上,死伤一片,但是兽人的数量依旧胜过精灵大半。正在双方激战的时候,迷雾山脉又开始下起了大雨,一时间山脉变得阴冷潮湿,战争也变得胶着起来。

“瑟兰,你掩护我。”

埃尔隆德抽出了双刀,骑着马和其他精灵战士们一同冲进了兽人当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瑟兰迪尔立刻跟上前去掩护埃尔隆德,莱格拉斯只见Ada们的刀花白晃晃如闪电一般,无数身型巨大的兽人纷纷倒下,莱格拉斯虽然作为一头鹿第一次参战,可是他利用鹿身体的优势,用自己的鹿角叉起近10个兽人,配合瑟兰迪尔砍下他们令人作呕的头颅。

“Moose干得漂亮。”

瑟兰迪尔在砍杀兽人的时候不忘鼓励身下第一次参战的坐骑,莱格拉斯瞬间浑身的血液都被点燃了一般,它努力适应自己的身体,和棕色马一起配合,让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做到双剑合壁。兽人几近黑色的血液四溅在战场上,眼见着兽人的数量渐渐减少,莱格拉斯心里一阵兴奋,就在这时,远处飞来一支利箭刺伤了埃尔隆德的棕色马,埃尔隆德不得不放弃坐骑下马战斗。莱格拉斯心疼棕色马的牺牲,怀着悲痛更加努力地配合着瑟兰迪尔的动作。兽人的利箭不断袭来,莱格拉斯的腿上也不幸中了一箭,好在瑟兰迪尔的骑术一流,及时地从鹿背上跳了下来。

“Moose,找地方躲起来!”

瑟兰迪尔朝着莱格拉斯大喊,随后小心地往后一步步退,直到他的背贴近了埃尔隆德的背。

“受伤了吗?”

“没有。”

“一切小心。”

短暂的问候过后,他们又重新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莱格拉斯听瑟兰迪尔的话,躲到了一个小山洞里观望着战争的走向。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出现了变化,他自己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埃尔隆德朝着他大喊了一声:

“莱格拉斯!”

瑟兰迪尔也顺着埃尔隆德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莱格拉斯正愣愣地站在山洞里望着他们。莱格拉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我变回来了!

莱格拉斯变回精灵后,鹿腿上的伤也跟着魔法消失了,他从地上捡起两把剑,冲进战场里。战士们见王子回来了,士气大振,而不知情况的兽人则有些乱了方寸,一时间伤亡人数大增。三个精灵一同配合,这场小规模的战争很快便以兽人们的落荒而逃告终。

“莱格拉斯。”

瑟兰迪尔动情地抱住自己孩子,莱格拉斯搂着自己的Ada,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瑟兰迪尔和他都明白,此时的沉默,胜过千言万语。埃尔隆德欣慰地望着终于重逢的父子们,示意战士们先站在原地,给国王和王子一些时间。

“Ada,埃隆Ada,我回来了。”

莱格拉斯牵着瑟兰迪尔的手,走到埃尔隆德面前,他同时向两个Ada做抚心礼。埃尔隆德此时也不再拘泥于精灵之间的礼节,而是感性地把爱人和孩子一同搂在怀里。

“莱格拉斯,欢迎回家。”

三个精灵都沉浸在温暖的亲情中,突然,瑟兰迪尔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推开了自己的爱人和孩子。

“对了,我的Moose去哪里了?莱格拉斯,我在迷雾山脉发现了一头大角鹿,我想送给你做礼物的,但是它受伤了躲起来了,我去把它找回来。”

埃尔隆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佯装着张望四周作出寻找的模样,莱格拉斯此时却动容地再次拥抱住了自己的Ada。

“Ada,不要去找了,说不定它也和我一样回家了。”

瑟兰迪尔听着有些懵懂不解,但也没有再追究下去。整顿了一下队伍后,就和埃尔隆德和莱格拉斯一同回密林了。

莱格拉斯变鹿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的关系终于不再那么僵硬,他们已经开始讨论该如何把咕噜再次找回来,一切似乎已经皆大欢喜了。不过全程知道内幕的埃尔隆德还有些问题没弄明白。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找格洛芬德尔问个明白,金花领主自己就心急火燎地跑来了。

“他怎么就变回来了!我都没参与进来!这不科学!”

金花领主抖动着手里的红布,哭唧唧地看着埃尔隆德。

“我是不会让你像斗牛一样斗莱格拉斯的,格洛芬德尔,你想也不要想。好了,现在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莱格拉斯真心体会到了瑟兰的心,也接受了我和瑟兰的感情,他还是没有及时变回精灵?如果没那场在迷雾山脉的战争,是不是只有通过你来把莱格拉斯变回来?”

埃尔隆德现在貌似是淡定地喝着茶,可是老实说,当时的他心里真是一点底都没有。

“因为我还有一点没有告诉你,莱格拉斯要变回精灵还有一个要求——过程必须煽情,感人,最好还有大场面……”

格洛芬德尔还没说完,就提溜着他的红布逃走了——毕竟埃尔隆德手上的杯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他还要在林谷待上至少一个纪元呢!

————————————————————
最后的最后:


事情全部揭晓以后没过多久,莱格拉斯就代表精灵参加了魔戒远征队。生性宽厚善良的他和远征队每个成员都相处得很好,矮人吉姆利虽然一开始和他有不愉快,但是在接下来的并肩作战中,他们反而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但是困扰吉姆利的只有一件事:

“精灵啊,你今天已经喂了六次马了。”

“做一匹马有多辛苦,你是不会明白的,特别是它除了驼我还要驼你。”

莱格拉斯说着,又喂了一大把草给自己的白马,吉姆利看着吃得饱饱的白马,若有所思地抽了一口烟。

精灵可真奇怪,说得好像他也当过马似的。

—————The End————


#居然提前了两周多完成任务……先再一次预祝小A生日快乐啦~这篇逗比可爱的文总算告一段落了~原以为我只会写小短篇了,想不到这次撸出了三段,这是回血了吗哈哈哈哈~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食用愉快^_^~

评论(36)
热度(93)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