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ET】Slumber·眠(原著向半AU)(下)

下篇更精彩!

Antoinette:

鸣谢亲爱的萌茶 @密林谷的抹茶 提供的脑洞,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


其实本来让我再写一个领主睡觉梗我是拒绝的2333而且到最后的确和永眠的套路有点重合。说起来一年里感觉并没有什么进步,需要自省orz


总而言之,他们的爱情在我眼里就是那种历经考验和磨难最终修成正果的那一种,所以艰难困苦是不得不写的,最后圆满的结局那也是必须的


这一周后面都要忙,所以得和小天使们下周见了~想先看哪篇的后续欢迎提出,么么哒~




ET-bgm公司专用号:



上篇


-----------------------


 


Thranduil感到一阵不祥。


说不上来原因。


又或许,他已经有所猜测。比如Elrond今早反常的举动。


好在Celeborn足够爽快,一切谈妥后,Thranduil匆匆赶回绿叶森林。


 


问了Galion后得知Elrond整个下午都在书房没有出来过。乍听上去并没有太多不妥的话,还是让Thranduil加快了脚步。


直到看到Elrond背向门口,坐在沙发上的身影,也没有让Thranduil的心跳平缓下来。


“El?Elrond?”


迫不及待地,就要去唤他。


没有回应。


“我回来了,”Thranduil继续说着话,就好像这样就能有用一般,“喂,跟我说句话。难道你在为早上的事生气吗?”


Thranduil走近了,发现Elrond闭着眼,呼吸绵长,正在沉睡。


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Thranduil还是自欺欺人似地推了推他的肩膀,“醒醒,跟我去吃晚餐。”


“诶,这么小气?还装睡?我今天早上不该就这么走了,是我不对,好了吧……”


Thranduil嘴上念叨的时候,突然发现了Elrond交叠的双手,右手手背上有数道明显的血痕,从他左手指蜷曲的姿势来看,正是他自己掐出来的。


Thranduil在那个瞬间明白了一切。


Elrond这一睡,怕是很难醒来了。


Elrond自己早就知道的。


因为魔力的流失,他其实早就体力不支。


却仍是拼了命地要来见他,要留在这里陪他。


所以他今早那么一反常态地挽留他,所以他在不能支撑的时候抓伤了自己,试图保持清醒。


顿悟之后,Thranduil仍旧机械性地重复着,“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他为什么今早就那样走了?


他为什么根本没有发现?


话说回来,Elrond实在是名太有经验的医者,只要他不想让人看出来,他可以装得比任何人都健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这种舍命之举我不稀罕!很傻你知道吗?不值得你知道吗?你又想没想过,你这样的话,我会……我会……”


Thranduil毫无章法地把他的愤怒和痛苦吼了出来,却很快限于失语。


不知什么时候,眼前已是模糊一片。


 


 


“因为没有先例,我只能猜测这是在身体损耗过度之后,一种类似自我保护机制的沉眠。一般的治愈魔法应该不足以强大到让他的身体机能重启……恕我直言,连您的魔法,应该也远远不够。”


医官谨小慎微地向Thranduil选择着他的措辞,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那神色严峻的王者对于这一结果的接受过程,比他设想的平静得多。


医官退下以后,Galion试探性地在一旁发话:“中土不行的话,维林诺或许可以啊?”


Thranduil定定地打量了Galion少顷,勾起一个绝望而冷漠的笑容,“而今愿意西渡的精灵有多少,你应该很清楚。”


Galion咬了咬牙,打算据理力争,“你是统治者,哪有迁就他们的道理?你为我们牺牲了这么多,要是有谁敢不响应你的号召,活该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烂掉!”


“Galion!”Thranduil愠怒地断喝一声,随后又复归于一种更可怕的平静,“我的子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的根在这里,他们的心之所系在这里,无法割舍。是他们拥戴我的父亲为王,然后是我。目的,不就是让我们带领他们守护他们挚爱的亲族和国土么?我又有什么资格为了一己之欲,要求他们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我的父亲把这样的重任交给我,他要知道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会多么失望……”


“Thranduil!”Galion毫不避讳地直呼了他的王的名字,“中土的情况早已今非昔比,审时度势才是英明君主的所为!你自己看到这片土地已经多么残破,次生子横行,欲望横流,精灵一族越发难以在此立足——”


“够了,我说够了。你说的这些,自然在我的考虑之列。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给我再雄辩的理由,也不能成为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强令所有人一走了之的借口。而且……去了维林诺,又怎么样呢?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我不可能完全摈除私心,尤其是在Elrond的问题上。我暂时不走,也是因为我知道,就算去了,也未必有用。”


“这怎么可能,那不是神祇脚下、没有病痛和——”


“诺多第一任至高王的第一任妻子,就是在你所谓的蒙福之地,因为生产后虚弱过度,一睡不起,再也没有醒来。”Thranduil冷冷地抛出一个事实,彻底扼杀了Galion的乐观。


Thranduil自嘲一笑。这些乱七八糟的历史,还是当年在最后同盟的战场上,Elrond当一个个故事讲给他解闷听的。


Galion讪讪退下后,屋内空留Thranduil和毫无知觉的Elrond。


“你知道吗,我并不是什么圣人。Galion的那些说辞我都懂,而且我甚至可以说的比他更加有说服力。如果你早些告诉我,我兴许真的会直接下令西渡……是的,‘兴许’,我甚至到现在,都没办法给你一个确定的承诺,而且啊,我也知道以你的性格,自始至终会选择瞒着我的,你不想让我两难……说到底,你回来干什么呢……你就没有想过,你万一害得我心碎而死……”


Thranduil惨笑着,拉过Elrond的手对他说着心里话,另一手捂住自己阵痛的心口。


“Legolas说,人类特别喜欢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是‘奇迹’,用来形容那种他们期盼发生却概率很小的事情最终发生了……Elrond,算我求你——听好,我可是开口求人了!六千年的精生头一次!求你,给我个‘奇迹’好吗……我就当你太困了,你前几千年忙的事情太多,没有好好睡过觉,然后你睡够了以后自己醒来,之前那些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好不好?不然,骗我的后果,你自己想想清楚……”


Thranduil就这样在床边攥着Elrond的手颠三倒四地说着,直到想不出任何可说的也无力再说的时候,便继续紧握他的手,盯着他的睡颜,像是期盼下一秒他就能醒来,终于自己也不支地睡去。


 


 


Thranduil再次醒转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由于之前屏住眼泪的缘故,第一感觉是鼻腔有些酸涩。


昨天的事情慢慢占据脑海,Thranduil有瞬间的侥幸,冀望那只是一场噩梦。


可是身边空档而冰冷的床铺无情地昭示着一切的真实。


他的大脑拒绝运转。


 


“醒了?你想再躺会还是现在吃早餐?”正巧Galion端着个托盘进来,关切地问道。


Thranduil只是自己披衣起床,摇了摇头。


“那我把吃的放这里了。”


Thranduil还是摇头。


“你来看看,要是不满意,我让厨房——”


“我不吃。”


Galion气结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决定不要和这种状态的Thranduil正面交锋。


 


 


医官的话像咒语一样回荡在Thranduil的脑海里。


损耗过度……魔法……


不试一试的话,怎么知道?


一连十天,Thranduil都在傍晚固定的时间去看Elrond,一连几个小时,不让任何人打搅。


直到第十一天,他刚关上房门,就晕倒在走廊里。


 


他的意识再度恢复的时候,耳边就炸响了Galion的责问,像是隐忍了多时。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你这样除了把自己弄死,还有什么意义?!”


“嗯?”Thranduil并不想和Galion理论,于是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哼了一声。


“你在尝试把你自己的魔法输给他把他唤醒。别装傻了,这是可以诊断出来的。”视线渐渐清晰,就看见Galion黑着一张脸抢白道。


Thranduil的火气也上来了,“你好像没权力管这件事。”


“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有。只是你想想,风之戒是多么强大的魔法物件,你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就想去抵消它的影响?我这种对魔法一窍不通的也知道这是常识好吗?而且你要是把自己折腾垮了我们怎么办?更何况Elrond也不会愿意看到——”


Galion说到这里,不等Thranduil爆发,自己就止住了话头。这个时候提Elrond,分明是雪上加霜。


然而这次,Thranduil只是挥手示意他下去,心头重压的绝望和疲惫已经让他再无力说出一句话。


Galion却抗了命,不顾一切地上前去拥抱他几千年的挚友。


Thranduil的第一反应是挣扎,可是随后很快平静下来,甚至还道了一句感谢。


Galion拍了拍他的背,心下默念:


我Galion,只是区区一个西尔凡,说我无知也好,说我无畏也罢。然而,如果像Thranduil这样美好的精灵,如果像他们之间这样美好的感情,都无法得到圆满的话,那么,我也不愿再相信任何所谓神祇的眷顾。


我将唾弃你们。


我将背离你们。


 


 


Thranduil不再尝试使用魔法,可是仍然每天雷打不动地去和Elrond说话。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把几千年来没有机会说的话,一股脑地都倾吐出来。


“说起来,你的孪生兄弟逝世的那会,也算是震动整个中洲的新闻了。那个时候我的亲人都还在,我没有办法理解他的选择,为什么要放弃永生,选择人类的命运,以及随之而来的衰老、疾病、死亡……可是后来,我似乎可以体会了……呵,曾经的我,觉得这些东西根本遥不可及嘛。可是,在见过那么多痛苦,失去那么多人以后……”


“因为那些人,那些事,都会镌刻在我们无尽的岁月里,你可以尝试去淡忘,却永远无法抹除……”


“所以,Elrond,不要这样对我……”


 


 


Thranduil也说不上来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却仍然每天坚持着。


偶尔还是会情绪失控,说一些根本没有用的发狠的话。


“我都这样跟你好说歹说了,你就不能给面子醒来看我一眼?!你要是再这样不理我,我就让人把你一个人扔上船漂到维林诺去!听到了吗?你一个人!没人陪你!翻船了被鱼吃了你活该!”


Thranduil说得声音都有些哽咽,忍不住去掐Elrond的胳膊,却在两秒后急急忙忙地捋起他的袖子查看,生怕自己捏得太重出了淤青。


“我连一句正正经经的爱你都没说过……你怎么就甘心睡过去了呢……”


Thranduil弯腰瞪视着Elrond的睡颜,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一颗颗落在了Elrond的脸上。


Thranduil抖着手,抹干自己落在Elrond脸上的泪珠,“好了,不睬你了。我还有事要忙。你再这样不合作,我真的不来看你,真的让人找条船把你扔了,知道了吗?”


Thranduil深吸口气,硬装出一切如常的神色,转身要走。


“Thran?”


他的第一反应是幻觉。不可能是真的。


“Thran……别把我一个人扔船上好不好?你可是保证了要正经说一句爱我的,可以说给我听吗?”


Thranduil的第一反应是狂喜和欣慰,第二反应则是愤怒:


听他的话,他起码醒了有一会了,还故意在那装睡。


被过于强烈的情感侵袭,Thranduil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又正好被推门而入的Galion打断。


“My King,王国内各大领主联名上书,表示民意沸腾,强烈要求西渡。”


Thranduil彻底愣在当场——不过过了短短一个月,怎么可能那么多精灵的态度都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然后Galion发现了正撑起身体半坐起来的Elrond,也是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快活地说:“正好也麻烦领主大人赐教,你们当年的船都是怎么造的?”


“Galion……你慢着……”大喜大悲的Thranduil眩晕地掐住眉心,“他们这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


“呃……我好像‘不小心’把您和领主大人的故事泄露出去了。”


Thranduil又羞恼,又欣慰,最后直接坐到床边,把脑袋埋在Elrond怀里闷笑起来,然后故作正经地说:“Galion,你后面五十年的工钱都别想要了。”


而Elrond搂住趴在他身前的Thranduil,心情大好地表示:“Galion,你后面一百年都有双倍的奖金。”


“哼,你现在还有半点财产可以做主吗?”Thranduil故意拆台。


“你都是我的,我怎么不可以做主?”Elrond心情大好地含吻住Thranduil已经泛红的耳尖。


Galion直觉得自己看到的景象有点刺眼,还是马上告退的好。


 


 


“Elrond?!”


正值夜航的时分,甲板上徐徐吹来令人心旷神怡的凉风,原本在远眺的Elrond忽得听见有人唤他。


“Thran,我在这里。”


Thranduil大步走来,二话不说在他身上罩了一件斗篷,打结的时候如此之紧,差点都要把人勒死,“没事乱跑什么?周围黑黢黢的又没有风景可看。”


Thranduil语气不善,但明显能听出来是不放心他。


Elrond直接用行动回应,拉起斗篷的两侧,把Thranduil裹在了自己的怀抱里,“我好多了。你看,我们越来越接近阿门洲了。”


Thranduil也没有再答话,扬起下巴,眯了眼睛,是再明显不过的索吻暗示。


Elrond从善如流地吻上他,同时伸手与他十指相扣。


一吻结束的时候,Thranduil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什么东西。


是那枚熟悉的维雅,虽然已经失去效力,但仍然不失古朴华贵。


“维林诺优秀的精灵那么多,我得先宣誓所有权。”


“哼,那我也要宣誓所有权,不然就亏了。”Thranduil说话间,嘴唇找到了Elrond的脖颈,在显眼处吮咬出一个吻痕。


“Thran……”


“诶,你等等……进……进船舱再说……”


……


 


船只平稳地驶向彼岸,等待他们的,是只属于彼此的永恒。


 


 


END


 


评论
热度(77)
  1. 密林谷的抹茶O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下篇更精彩!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