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二章 葬礼


当埃尔隆德走下马车,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了。王城明霓国斯的夜晚不像瑞文戴尔,只有清冷的月光和夜归人手中寂寥的灯笼,但是在明霓国斯,贵族宫殿里的烛光点亮了长夜,即使不掌灯,也能在王城里安全地行走。

“Ada,这里真美。”

从小生活在瑞文戴尔乡间的埃尔隆德第一次来到繁华的王城,哪里都是新鲜的漂亮的,他心里兴奋着,脸上也挂着笑,手舞足蹈,完全忘了自己来明霓国斯的目的是什么。

“平日里这里的夜晚会更热闹,街边的小酒馆里坐满了人,运气好的话,还能认识几个来喝酒的贵族。但是因为最近亲王的逝世,所有的娱乐活动都禁止了,为表达对亲王的哀思。”

吉尔-加拉德说着,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语气,那只牵着埃尔隆德的大手也用了些力气。聪明的埃尔隆德明白了Ada的意思,安分了下来,不再表现出欣喜的模样。

“Ada,我们为什么要来参加欧瑞费尔亲王的葬礼?我从来都没见过他。”

埃尔隆德说着,不情愿地撅起了嘴。他虽然年纪小,但是葬礼是什么他还是清楚的,那是为亡人送别,是很严肃很悲伤的事情,一点都不好玩。而且为了给这个不认识的人送别,他要向学校请假,还要忍受一路的舟车劳顿,吃不好也睡不好,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还不能好好地玩玩逛逛,他其实早就有点小情绪了,只是一向懂事的他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任性胡闹而已。

吉尔-加拉德听到孩子的抱怨,这才想到这一路上自己的确忽视了他的感受。很多话,他想等埃尔隆德再长大一点的时候再告诉他。可是命运之轮无时不刻在旋转着,他,埃尔隆德,他们所有人不过是被命运推着跑而已,没有选择。

他停下来蹲下身,用温暖干燥的手掌摸了摸埃尔隆德那在夜色下微凉的小脸。

“我的星空长大了,会质疑故事中的英雄,也不再是Ada身后的小尾巴了。不过我既然带你来了,就一定有我的用意。Ada今天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因为是秘密,所以你不能再告诉其他人,明白了吗?”

“秘密!什么秘密?!”

埃尔隆德听到有秘密可以听,瞬间全身上下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竖起了耳朵,听到Ada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耳语:

“露西恩公主并没有失踪,欧瑞费尔殿下曾经找到过她,并且一直派人保护她直到她离世。Ada是贝伦的朋友,Ada是代替贝伦,来送欧瑞费尔殿下最后一程。之所以带你来,也是想让你见证一下Ada和他们三个人的友谊。”

“等一下……我不明白……我……”

埃尔隆德有些恍惚了,年幼的他还不能理清这样略显复杂的关系。贝伦领主,露西恩公主,欧瑞费尔亲王,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们,居然和Ada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不知情的自己,居然还对Ada的朋友有过非常尖刻的质疑,不仅质疑他对瑞文戴尔的爱,还质疑他和公主的爱情是否正确。到底谁对谁错,他开始分不清了,他甚至感觉蹲在自己面前的Ada,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Ada,我说贝伦不是英雄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生气呢?你不是他的好朋友吗?”

小孩子的心很单纯,非黑即白,没有妥协的,模糊不清的灰色的部分。吉尔-加拉德沉默了很久,他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直到多年以后,埃尔隆德都没有忘记Ada的这个眼神。

那是一种无声的预言,之所以沉默,是因为爱。

“星空,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当你坚信你心里的那些人的时候,无论他人对他们怎样的评论,都不会动摇他们在你心里的位置。这世上没有纯粹的爱,我们作的很多决定,都是在权衡利弊,作出对对方伤害最小的决定。我们或许因为这个决定伤害到了对方,可是那才是,最深沉的爱。贝伦领主,欧瑞费尔亲王,露西恩公主,包括Ada,我们都有自私的一面,但是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得到最少的伤害。我说的这些,或许只有你长大之后才能明白,有的人终其一生都不会理解。Ada只希望聪明的你,能尽早明白这个道理。”

吉尔-加拉德说到最后,脸上不知不觉已经挂上了泪水。贴心的埃尔隆德伸出小手,轻轻地擦掉Ada脸上的泪痕。

“Ada,虽然我还听不懂,可是我会记住这些话。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星空,谢谢你。”

吉尔-加拉德动情地抱住埃尔隆德,像是得到了无限的宽慰,埃尔隆德没有参透这拥抱背后的深意,只是用小小的身体继续温暖着父亲苍凉的心。

第二天清晨,埃尔隆德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了明霓国斯的王室教堂,那是整个多瑞亚斯的心脏,国王,王后,所有最尊贵的贵族聚集的地方。几乎整个多瑞亚斯的贵族和其他周边国家的代表都来参加了亲王的葬礼,国王将要亲自发表悼词,追忆自己的弟弟。

所有的人都低着头等待国王的演讲,但是矮小的埃尔隆德站在人群中,什么都看不见,难免会有些耐不住性子。他透过人群的缝隙,远远地望到一个穿着白色兔毛斗篷的小男孩站在国王和王后的身边,紧靠着亲王的遗体。

多瑞亚斯的习俗中,只有至亲的亲人,才会在葬礼上穿成一身的雪白。在大多数人穿黑衣哀悼的背景下,男孩显得特别干净,纯洁,也非常的脆弱。

那是小亲王瑟兰迪尔,欧瑞费尔殿下的儿子。

正当埃尔隆德伸着头想更加看清楚瑟兰迪尔的时候,吉尔-加拉德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轻轻地把他的头摁下去,因为国王即将发表悼词,谁都不能乱动。

“感谢各位亲友,各位国内国外的来宾,今天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悼念欧瑞费尔亲王。欧瑞费尔亲王于第二纪元3434年12月23日因对抗洛汗国入侵去世,享年40岁。

欧瑞费尔亲王虽地位极高,却长年征战沙场,为保卫多瑞亚斯不受外敌入侵作出过巨大贡献。他最杰出的贡献是抵御了孤山和铁丘陵矮种人的入侵。除了军事方面,他还擅长外交,在和周边国家,尤其是维护罗瑞恩的外交关系方面也作出了许多的努力和贡献。在对外问题上,他不卑不亢,在对内问题上,他也有诸多建树。解决了长湖镇的饥荒问题,从瑞文戴尔捉回并处死了掳走露西恩公主的罪人贝伦……”

捉回并处死贝伦?!

埃尔隆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惊讶地抬起头,正当他要问点什么的时候,吉尔-加拉德赶紧捂住了他的嘴,让他牢牢地靠紧自己身边。埃尔隆德挣扎了几下,但是周围肃穆的环境让他不由得安静下来。

捉回并处死贝伦的是欧瑞费尔亲王,私下帮助露西恩公主的又是欧瑞费尔亲王,为什么大人总是这样,做着自相矛盾的事情?还有Ada……为什么Ada要替贝伦参加这个杀人凶手的葬礼?

是因为,他在权衡利弊,做出对自己深爱的人伤害最小的决定?

埃尔隆德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他太小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事件不断地在他脑海里盘旋,他想逃,逃离这个充满了矛盾的王城,只想回到那温暖的小教室里,哪怕是听米斯兰迪尔老师无聊的历史课,都是那么的幸福。

国王的悼词在不知不觉间结束了。所有的来宾开始为亲王献花,祭上哀思。每个人献花之后,都会和小亲王瑟兰迪尔握手表示慰问。痛失父亲的瑟兰迪尔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泪痕,没有人更能体会他的悲痛,他只想陪着自己的Ada永远平静的生活下去,他无所谓有多少陌生人来悼念自己的Ada,他甚至痛恨这个看似庄严的悼念仪式。

“春天,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结束了。”

王后美丽安说着,蹲下身在瑟兰迪尔的额头上,温柔地印下一个吻。瑟兰迪尔的小手攥了攥王后的衣角,随即又不得不松开手,被迫去握那些他并不想理会的来宾的手。

小小的埃尔隆德和其他来宾一样排在队伍当中,他看着队伍尽头的瑟兰迪尔,他的金发看起来那么顺滑柔软,湛蓝的眼睛里没有泪光,但是里面写满了疲惫和伤痛,那不是个孩子该有的眼神,而是一个被迫在一夜之间长大的,却依然是孩子的孩子伪装着坚强和隐忍的眼神。埃尔隆德不知道欧瑞费尔的这一生究竟是对还是错,他只知道瑟兰迪尔是无辜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和瑟兰迪尔分享糖果,分享玩具,分享Ada的爱,可是他也明白,他是未来的亲王,而他,只是瑞文戴尔的一个普通药师家庭的孩子。

如果有机会,我很想成为你的朋友,陪你一起长大。

埃尔隆德衷心地祝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小亲王,正当他快要来到瑟兰迪尔面前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牢牢地挡住了他的视线。埃尔隆德非常惊讶来人这种连哀悼都要插队的行为,但是明显来人非富即贵,那头银色的头发昭示着他身份的高贵。那高大的男人带着一个金发的孩子,那孩子俊俏得让人过目难忘,几乎可以盖过瑟兰迪尔的风头。

“瑟兰迪尔,请节哀。”

男孩的声音很尖很细,语气中满是傲慢和霸道,丝毫没有对死者的尊重和对生者的安慰,瑟兰迪尔皱紧了眉头,勉强地对男孩说了声谢谢。而那个高大的银发男人,只是拍拍瑟兰迪尔的肩膀,就潇洒地离开了教堂。

“瑟兰迪尔殿下,请节哀。”

埃尔隆德和其他来宾一样慰问瑟兰迪尔。可是瑟兰迪尔这次却低着头,似乎是在强忍着痛苦,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埃尔隆德尊敬地握过瑟兰迪尔的手,赫然发现他的手背上有两条血红的印子。

一定是刚才那个男孩故意抓伤他的!

埃尔隆德瞬间正义感爆棚,他握紧了瑟兰迪尔的手,那两条血痕在他的掌心里渐渐的变淡,变淡,当血痕将要彻底消失的时候,吉尔-加拉德猛地拽过了埃尔隆德的手,带着他飞快地离开了教堂。瑟兰迪尔疑惑地回头望了望埃尔隆德,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背,血痕还是像之前一样的鲜红。

“春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后关切地问他,他沉默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这件小事对瑟兰迪尔和王后来说不过是一段小插曲,但是却吓坏了吉尔-加拉德。

“你疯了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能动用你的治愈魔法!”

吉尔-加拉德严重地警告埃尔隆德,他的声音严肃,表情更是冷峻得吓人,差点没把埃尔隆德吓哭。

“小亲王受伤了,他看起来很痛……”

“这个世界上受伤的人那么多,疼痛的人更多,你救得过来吗?这里是宫廷,不是你卖弄魔法的地方!”

“对不起,Ada对不起。”

埃尔隆德真的吓坏了,他噙着眼泪,小小的身体害怕得发抖,怯生生地向Ada道歉。吉尔-加拉德抱紧了埃尔隆德,不停地抚摸他的背脊让他冷静下来。

“好了Ada不怪你了,答应Ada下次不再犯了好不好?”

“好。”

正当吉尔-加拉德和埃尔隆德谈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喝醉了酒的来宾提着酒瓶,横冲直撞地进了教堂。

“亲王不是战死的!是被人谋杀的!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醉鬼说完,应声倒在地上。宫廷侍卫们一哄而上带走了醉鬼,现场恢复了平静,但是站在远处的瑟兰迪尔却在瞬间头痛欲裂。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醉鬼的话不断地充斥在瑟兰迪尔的脑海里,冲击着他最后一丝勇敢和坚强。他最后望了一眼父亲的遗体,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春天!春天你怎么了?!”

瑟兰迪尔最后看了看国王和王后担忧的眼神,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小亲王晕倒了!医生!医生在哪里?!”

王后嘶声力竭地喊着,连教堂外的吉尔-加拉德和埃尔隆德都听到了。

“Ada我想去看看他。”

“星空,你会有机会见到他的,但是不是现在。”

“Ada他好可怜,我刚刚看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他那么小,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和每个人握手,还有人抓伤他,我不想他一个人,我想去陪陪他,就一会儿就好。”

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陌生的孩子有这样的同情心,可能是当时的环境影响,又可能,这就是他的命运。

吉尔-加拉德蹲下身,郑重其事地看着埃尔隆德,这异常认真的眼神让埃尔隆德感到十分奇怪。

“你会有机会陪伴他,你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和他在一起生活,但是不是现在。你现在回答Ada一个问题:你真的想和他做朋友吗?”

“我想和他做朋友,我想告诉他,有我在,我不会让别人再欺负他,我还想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陪他一起长大。”

埃尔隆德虽然觉得这问题奇怪,却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吉尔-加拉德沉默片刻后,牵着埃尔隆德的手,慢慢地离开了这个乱作一团的王室教堂。

“星空,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因为总有一天,你会再见到他。”

“Ada我记住了。”

埃尔隆德心里默念着自己刚才说过的那些关于友谊的誓言,最后回望了一眼那座宏伟却满溢悲伤的教堂。

再见了,瑟兰迪尔。


—tbc—

#暂时的分离,是为了之后长长久久的陪伴~小天使们等我更^_^#

评论(27)
热度(91)
  1. 保护大王密林谷的抹茶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