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章 成年礼


“殿下,欧瑞费尔殿下想见你。”

加里安从战场上的帐篷里走出来,瑟兰迪尔仰着头望着高大的药师,他小脸上的泪痕还亮晶晶的,还没有被沙场上的疾风吹干。

“进去吧,你的Ada在等你。”

瑟兰迪尔依然记得加里安当时的眼神,哀伤,无助,没有任何的希望的光芒。小小的瑟兰迪尔用力掀开了帐篷的门,奔向床边的Ada。但是Ada没有他想得那么虚弱,他的神智非常清醒,脸色似乎也有了血色。

“春天,春天,让Ada抱抱你。”

瑟兰迪尔趴在床沿,伸出短短的手臂抱住Ada。Ada的身体很温暖,在他的怀抱里,永远都是安心的。

“Ada你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瑟兰迪尔小声地问着欧瑞费尔,他一直谨记着加里安嘱咐他的话:要轻声地和Ada说话,不要惹Ada生气,Ada就会好起来。

“Ada要走了,可是Ada不能带春天走。”

欧瑞费尔说完,像垂死的鸟儿合上翅膀一样,阖上了他湛蓝的双眸。他静静地抱着自己的孩子,贪恋着最后一丝亲情的温度。

“Ada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保证不给Ada闯祸。”

“傻孩子……”

欧瑞费尔用着最后的力气摸了摸瑟兰迪尔柔软的金发,贴近他的耳边说着他此生最后的遗言:

“春天,Ada要走了,我只求你一件事情……答应Ada,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参与夺嫡,答应Ada,不参与夺嫡,快答应我……”

“Ada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不要你离开我。”

瑟兰迪尔紧紧地抓住Ada的手,努力不让他冷掉。

加叔说过,只要人不冷掉,就有机会活下来。

瑟兰迪尔在心里默念着“不要冷掉”,手上的力气不断加大,甚至快要抓伤欧瑞费尔的手。欧瑞费尔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可是他依旧努力地朝着那个他以为的方向凝视着自己的孩子。

“春天,不要……夺嫡……”

不要夺嫡……

不要夺嫡……

“Ada!”

瑟兰迪尔猛地从梦里惊醒过来,眼泪早已沾湿了他的枕头和长发,他摊开手掌,掌心已经被指甲嵌出了深深的印子,他在梦里那么用力,却依旧没有抓住自己的Ada。

距离欧瑞费尔离世,已经十年。瑟兰迪尔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站在Ada遗体边接受亲友慰问的小亲王了。他长大了,有着和他Ada一样英气逼人的脸,湛蓝的眼眸如星辰和海洋,身体修长健美,像松树般苍劲挺拔,还有他的金发,他的金发像鎏金的银河一般闪耀夺目,漂亮得连少女们都无比地倾慕。他是明霓国斯最耀眼的亲王,还未成年就引来无数贵族的关注,他们都觉得这是欧瑞费尔亲王生命的延续,瑟兰迪尔将比他的父亲更加优秀,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国王。

可是瑟兰迪尔从未对自己有过丝毫的放松。他从小勤学苦练,无论是政治历史还是军事武学,他都力求完美。他的父母都是军旅之人,给了他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也有着超越同龄孩子的智慧,再加上从小父母的离世,他比其他孩子更早熟,他希望自己的童年越短越好,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长大。

长大了,才能当上王储,成为国王,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

今天是他22岁的生日,他成年的日子。他掀开被子,起身准备更衣。亲王的成年礼,有太多的准备工作要做,加里安虽然是他的贴身侍从,但是他还有药师的工作要做,所以大多时候瑟兰迪尔对自己的事情还是亲力亲为,不太麻烦加里安。

瑟兰迪尔脱下睡衣,准备换上王室为他量身定做的成年礼礼服。突然,一股幽香从他的身体里飘散出来,那味道无比的清雅和悠远,是很淡的花香,即使细闻,也并不浓烈。瑟兰迪尔静静地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终于发现这清新的气味,是春季盛开的兰花的香味,清新高雅,是难得的王者之香。

瑟兰迪尔,古语中春天的意思。瑟兰迪尔出生在隆冬,欧瑞费尔却视他为生命中的春天。但是现在的瑟兰迪尔,却无比痛恨这个名字。

欧瑞费尔是王者的后裔,身为王者后裔的Alpha,会有天赐的魔法。他给孩子取名春天,名字中又带有兰字,是因为他天生的预知能力告诉他,他的孩子是个有着兰花香信息素的Omega,有着蕙质兰心,是全天下Alpha都会青睐的配偶,但是唯独没有驰骋沙场和登上王者之位的命运。

“不要……夺嫡……”

Ada的遗言像针刺一般穿过瑟兰迪尔的耳膜,他抱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坐在卧室的角落里失声痛哭。因为他的情绪激动,原本无味的卧室里充斥着兰花的香气,天然高贵的王者之香,会让无数Alpha为之倾倒,失去理智。

他以为自己是军人的命运,王者的命运,但是他的父亲早就预见到,他将是温室花房里最静美的兰花,除了美丽,一无所有。他的父亲从没有告诉过骄傲的他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的父亲只想他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让他天真地以为自己长大了,就可以南征北战,号令天下。

“殿下!”

不知什么时候,加里安破门而入。他拉过床上的薄被盖在瑟兰迪尔瑟瑟发抖的身上,勉强盖住了那股几乎可以引人犯罪的香气。要不是因为加里安是Beta,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此时冲进来的是一个Alpha,看着瑟兰迪尔这样裸身蹲在墙角,又这样放肆地挥霍信息素,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情。

“我不是Alpha……加叔……为什么……”

瑟兰迪尔紧紧地抱着看着自己长大的加里安,温热的带着香气的眼泪流进了加里安的脖子里。那股气息美好得令人发疯,即使是Beta都快要抵御不了。

“殿下,我等下再回来,你千万不要出去,留在这里等我。”

加里安飞奔出瑟兰迪尔的卧室,从药房里拿了一瓶药后赶紧赶回来。此时的瑟兰迪尔因为巨大的失落和信息素的释放而变得神情恍惚,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一般。

这是他的第一次发情。刚成年第一天的发情,是每个Omega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过程。第一次发情无关于情欲,只是为了开启性征。通常情况下第一次的发情信息素释放不会太剧烈,对身体的影响也不大,瑟兰迪尔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揭示性征后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刺激越大,信息素就会毫无节制地散发,从而引来周边Alpha的到来,给他“慰借”——哪怕是肮脏的,只有欲望的慰借。这不是他的错,这是他作为一个Omega,天生被赋予的,渴望被Alpha占有的欲望。

加里安轻抚着瑟兰迪尔的背脊,努力克制住想要霸占他的情欲,把刚拿来的药抵在他的嘴边。

瑟兰迪尔虽然还未成年,但是他也依稀知道这种药物的存在——抑制剂,能克制信息素的药物。他闭上眼睛,一口吞下了那瓶药水。那是他喝过最苦的药,从他的口腔里就开始烧灼,直到流进他的身体里,他依然能感受到它带来的滚烫和苦涩。

渐渐的,兰花香味淡了下来。加里安这才放心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看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卧室。

瑟兰迪尔喝过药后,清醒了不少。他站起身来,从容地换上了礼服。

“加叔,谢谢你。”

“殿下,您不要太难过,您……”

加里安不知道该怎样安慰瑟兰迪尔,可是此刻的瑟兰迪尔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安慰。

“我不难过。加叔,为什么我要为我的身体感到难过?这是Ada和Nana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要用这副身体登上王座,我要告诉整个多瑞亚斯,甚至整个中土,我是Omega,我也是国王。”

加里安永远不会忘记瑟兰迪尔那一刻的眼神,他知道瑟兰迪尔的内心其实还是惶恐不安的,可是他逼迫自己立刻强大起来,就像当年他逼迫自己丢弃童真,晕倒在教堂里一样。

春天,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我的一切辅佐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只是我们都行走在命运的轨迹上,没有办法改变。

隆冬过去后,经历花开烂漫的春天,便到了盛夏的时节。埃尔隆德顺利地度过了他成年后作为Alpha的第一次发情,吃过安神的药稍事休息之后,他便开始了为时一天的成人礼。

瑞文戴尔是一座古老的小镇,有着很多现在看来很传统又古旧的习俗。成年礼上的Alpha必须表现出已经可以保护Beta和Omega的能力。于是骑马,射箭,舞剑,搏击都是成年礼的必备项目。埃尔隆德虽然出身于医药世家,但是吉尔-加拉德除了教授埃尔隆德医学药理之外,其他的文武知识一概没有落下。成年礼上这些过家家一般的测试丝毫难不倒埃尔隆德,他花了半天就完成了所有的考试,引得全镇上下的适婚Omega都心动不已。

“吉尔-加拉德家的孩子真的好优秀,这哪里是在培养药师,分明是在培养王储啊!”

“这孩子身姿矫健,行为举止又得体大方,相貌也俊俏,就好像当年的贝伦一样!”

一位年迈的老人不经意间提到了贝伦的名字,周围的百姓们都沉默了。无论岁月怎么流逝,这个名字永远是这座小镇的伤痛。大伙们渐渐地散开了,最后只留下埃尔隆德和吉尔-加拉德站在考场外。

“星空,他们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Ada之所以花这么多心思培养你,是因为总有一天你会离开瑞文戴尔,而外面的世界远远比这里要复杂多变,特别是明霓国斯这样充满危险的王城。如果你不够优秀,你就会在那里迷失自己,而我,却不能时刻陪伴在你身边。星空,你成年了,成年的意义,在于你要担负更多的责任,Ada不会时刻在你身后保护你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Ada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加叔和小亲王。”

埃尔隆德说完,坐上了吉尔-加拉德给他准备的马车,往明霓国斯驶去。吉尔-加拉德望着马车远去的身影,回想起当年他带着埃尔隆德从明霓国斯回到瑞文戴尔的第一个夜晚。

那天,小小年纪的埃尔隆德失眠了。他有太多的疑问,关于欧瑞费尔,关于瑟兰迪尔,关于贝伦和露西恩真实的故事。

“欧瑞费尔的死的确有蹊跷。星空你放心,加叔正在调查这件事情。我和加叔作为他的朋友,一定会用尽我们的一切力量,替他找到凶手。”

“那瑟兰迪尔小亲王怎么办?如果凶手在明霓国斯,他会不会继续加害小亲王呢?Ada我们不能留他一个人在王宫里,他太小了,和我一样小,我不能保护我自己,他也不能。他的Ada是贝伦的恩人,我们要保护他。”

埃尔隆德说着,原本无忧无虑的脸颊布上了一层阴云。吉尔-加拉德听着埃尔隆德的话,瞬间五味杂陈。

“星空,加叔会暂时保护小亲王,可是加叔只有一个人,很危险,他需要一个小帮手来帮助他一起保护小亲王,辅佐他成为国王,找到杀害他Ada的凶手。你愿意成为这个小帮手吗?”

“我愿意。Ada,我愿意保护他,陪他长大,一起寻找凶手,只是……我舍不得离开你。”

埃尔隆德抱住了吉尔-加拉德,仿佛离别就在眼前一样。吉尔-加拉德强忍住自己的眼泪,亲吻埃尔隆德的脸颊。

“傻孩子,你还没有长大呢,离开你长大,还有那么多年,我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呢。”

“是啊,我还没有长大呢!我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陪在Ada身边!”

笑容终于又回到了埃尔隆德稚嫩的小脸上。吉尔-加拉德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一晃眼,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

星空,从来就没有很久很久的陪伴,你和我的缘分,到今天截止了。如果多年以后,你还愿意回来喊我一声Ada,那才是对Ada,最漫长的陪伴。

吉尔-加拉德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继续望向前方,但是马车已经远离了他的视线,再也看不见了。

两天过后,埃尔隆德下了马车,时光飞速往前,他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候的模样。明霓国斯没有变,但是自己,已经长大成人,要开始独自面对未知的未来。

明霓国斯,好久不见。

—tbc—

评论(45)
热度(83)
  1. 自在我心密林谷的抹茶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