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六章 誓言


“被子盖得舒服吗?”

谁?谁在和我说话?

还在睡梦中的埃尔隆德被吵醒了,不禁有些脾气,但是那人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他倒反而生不了气了。

“舒服……挺暖和的。”

埃尔隆德迷迷糊糊地回答对方。

“枕头呢?枕头软不软?”

那人又说话了,那低沉迷人的声音让埃尔隆德不禁慵懒地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

“软……软得就像枕着云……”

“是吗?那如果我把像云一样的枕头抽掉,你是不是就会从天上掉下来呢?”

那人原本磁性又好听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埃尔隆德感觉枕头随着那人的声音瞬间离开了自己的头,他猛地惊醒了过来,看到瑟兰迪尔拿着他的枕头,站在自己的床边看着他。

“殿下……”

埃尔隆德赶紧想掀开被子起来,但是突然想到自己没有穿衣服,只好尴尬地用被子裹着身体,微微点头向瑟兰迪尔行礼。瑟兰迪尔见埃尔隆德这样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但是这个笑容短得仿佛没存在过,他就又恢复了作为王储常有的严肃模样。

“你在天上继续待会儿吧。”

瑟兰迪尔说着,把枕头扔在埃尔隆德怀里,随后潇洒地走出了房间,那不轻不重的砰门声让埃尔隆德心惊肉跳起来。他赶紧起身照了照镜子——

乱糟糟的头发,憔悴的隔夜脸,眼睛和嘴角附近甚至有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他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加叔!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维拉在上!我能阻止王储走进你的房间吗?”

加里安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埃尔隆德懊恼地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窗外的太阳才刚刚升起,草叶上的露水甚至还没有被蒸发干净。埃尔隆德闭上眼睛,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了什么——

国王的生日宴会结束后,格洛芬德尔偷偷跑来和埃尔隆德说要和瑟兰迪尔还有其他朋友一起喝酒,大家认识一下。但是埃尔隆德那时候实在困得不行,所以先回去睡了,也没有和瑟兰迪尔见面。

那时已经是凌晨了。

现在呢?照外面的天色看起来,最多是早上的6点左右。

王储都不用睡觉的吗?

埃尔隆德被这一惊一吓之后瞬间一点困意都没有了,他赶紧洗漱干净后,下楼来到了客厅——也就是平时加里安工作的地方,桌子上摆满了草药,药瓶,药罐,书籍等等药师的必备用品,周边的橱柜里也都是药品和书籍,还有一张病床靠在屋子的角落里,供病人躺着。

埃尔隆德找了张椅子,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

“殿下呢?”

“当然是出去了,难不成等你起床?埃尔隆德啊,这里不是瑞文戴尔,你不能再这样懒散下去了。”

加里安捣着药,不住地摇头叹息。埃尔隆德委屈极了,他不觉得自己平日里是个散漫的人,Ada以及学校里的老师对他的教育在他看来都是非常严格的。但是到了明霓国斯,他对自己的认识完全颠倒了过来。

“可是现在才6点多啊……殿下昨天晚上这么晚都不睡,我以为他会多睡一会儿。”

“舒服是留给普通人的,不是留给王储的。而且瑟兰迪尔殿下的父亲是长年征战的王室将帅,他在他Ada的养育下,从小就不睡懒觉。他早上有晨跑的习惯,跑完回来会洗澡,吃早点,然后是练兵,完成国王交代的任务,有时候是访问其他领地的领主,有时候是审阅贵族和大臣们递上来的文件。现在他已经被正式确立为王储,之后可能还会跟着国王去访问其他国家,他每天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你说他还有多睡一会儿的时间吗?”

加里安的一席话说得埃尔隆德哑口无言。埃尔隆德在来到明霓国斯前,自信满满,以为优秀的自己一定会适应明霓国斯的生活,但是现实如一桶冰水浇在他身上一般,让他从头冷到脚。

加里安见埃尔隆德黯然失色的模样,终于软下心来安慰他。

“我不怪你,毕竟你从小生活的环境不是这样的。你的Ada一直希望你能在一个宁静的安全的环境中长大,你也的确在瑞文戴尔无忧无虑地长大了,但是瑟兰迪尔殿下不是,他失去父亲以后,他的生活里就没有了安逸两个字。在明霓国斯,贵族们看似衣食无忧,背后的暗流涌动是外人都无法看到的。王储更是如此,简直可以说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埃尔隆德,我希望你能尽快地适应起来,我相信以你的聪明,这不会需要太久的时间。”

“加叔,我只是担心殿下对我的看法。”

埃尔隆德一想到瑟兰迪尔半开玩笑地让他“在天上多待一会儿”,心里就凉了半截,连吃早餐的心情都没了。

“唉,我也真是搞不明白了,吉尔-加拉德明明和我报备说你是个很靠谱的孩子啊。”

加里安停下了捣药,无奈地望着埃尔隆德。他这话一出,埃尔隆德真是彻底的绝望了。他想着自己努力了十年,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再见了,明霓国斯。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告别后,开始想着自己是先吃早餐还是先收拾回家的行李。加里安见埃尔隆德这般失望的表情,终于不再吓唬他了。

“好啦和你开玩笑的。先吃早点吧,瑟兰迪尔殿下说了,让你清醒了以后在7点前准备好洗澡水,他洗完澡后会亲自找你聊聊。你能不能留在明霓国斯,就看你准备的洗澡水舒不舒服了。”

“等一下……加叔,我不是王储的药师吗?为什么还要准备洗澡水?”

“你的Ada没有和你说清楚你的任务吗?你是王储的药师兼贴身侍从。你可别小瞧这个职位,这可是最能亲近王储的职位,一旦他成为国王,你的地位也就不一样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成为瑟兰迪尔殿下的内侍,只是他不信任这些人,他只相信我,所以你接下来别再给我出乱子了啊。早餐在厨房里,赶紧去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领煮好的热水送去殿下的房间。”

听加里安的语气,仿佛这个侍奉王储的职位是抢破头都得不到的香饽饽。可是骄傲的埃尔隆德还是感觉有些委屈,自己浑身的本事都没法用上,倒成了卖体力活的了。不过事到如今,他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了,说多了反而显得又给加里安添麻烦。埃尔隆德遵从自己那已经咕咕乱叫的肚子,在厨房里吃了饱饱的一餐后,便和加里安一同去开水房领了热水。

“对了埃尔隆德,你见到瑟兰迪尔殿下以后,千万别提你小时候见过他的事情,尤其是关于你治愈他手背上的抓痕的事情。”

领完热水后,加里安严肃地对埃尔隆德说到了这件旧事。埃尔隆德非常地疑惑,当场就停下了脚步。

“为什么?”

“哪里来这么多为什么?明霓国斯的律法中连贵族都要禁用他们的魔法,更何况你这个平民。记住,千万别提起。”

这是这一大清早他们那么多的对话当中,加里安的语气最认真的一次。埃尔隆德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但是想到Ada曾经也这样训斥过他关于魔法的事情,他便不再多问了。

“好的加叔,我知道了。”

加里安听到埃尔隆德答应他后,仿佛放下了千斤的重担一般,他把埃尔隆德送到瑟兰迪尔的寝殿后,转身离开了。埃尔隆德提着一热一冷两桶洗澡水,用钥匙打开了寝殿的门。慢慢的,一股优雅的香味细密地从里面静静地传出来。

他的房间好好闻。

埃尔隆德把把洗澡水倒好后,走进了瑟兰迪尔的卧室。瑟兰迪尔的房间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兰花,这些美妙的生灵在素雅的卧室里散发着淡淡的,让人宁心安静的香气,埃尔隆德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品种的兰花,酷爱花草的他看得都快入神了,不过他这次总算是留了个心眼,听到门外隐约有脚步声的时候,赶紧回到了客厅的屏风外,静候着瑟兰迪尔的到来。

“埃尔隆德,你睡醒了吗?”

刚运动回来的瑟兰迪尔的声音依然稳定有力,丝毫没有疲惫感。他用毛巾擦了擦汗湿的脖子后,很自然地走到屏风后边脱衣服。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的衣服一件件地挂在屏风上,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殿下我睡醒了,我为我的懒惰而道歉,我保证明天一定早点起床。”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你的睡相看着挺有意思的。”

瑟兰迪尔话音刚落,埃尔隆德听到了踏水的声音,看来瑟兰迪尔已经进了洗澡的木桶,并且没有对水温提出意见。

等一下……他刚才说什么?我的睡相挺有意思的?

“殿下您说什么我不明白。”

“明天记得早点起床。”

瑟兰迪尔的声音混着他洗澡的水声,显得特别暧昧,即使他说的内容只是下达命令。埃尔隆德想着,瑟兰迪尔愿意和他开玩笑,就说明自己还有机会,心里所有的担忧终于都放下了。

“是,殿下。”

瑟兰迪尔之后再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洗澡。埃尔隆德安分地在屏风外等着,许久过后,根据瑟兰迪尔的提示,埃尔隆德在衣柜里找到了瑟兰迪尔自己准备的一整套干净的衣服,从屏风外递给他。

“我的穿着我自己会安排,你的工作主要就是安排我的三餐,我的洗澡水,以及洗衣服和照顾我的马。原来这些都是加里安做的,可是他太辛苦了,又要做药师的工作还要照料我,所以如果你做得好,不仅是帮助我,更是帮助加里安。”

瑟兰迪尔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的头发还有些湿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干净,柔软,像是卸下了平日的盔甲一般。

“好了,我的早餐呢?”

瑟兰迪尔的疑问让埃尔隆德又一次懵了。不过瑟兰迪尔也没有和他计较什么,只是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一起走出了房间。

“早餐应该在加里安那里,我们走吧。”

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这般平易近人,心里十分的愧疚。他想做好这份工作,但是总是缺一点漏一点,做不到完美。

如果换了其他贵族,估计我早就被赶走了吧。

埃尔隆德走在瑟兰迪尔身边,保持着靠后一点的距离。刚洗过澡的瑟兰迪尔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气,和他房间里的兰花一样,静静地飘散在埃尔隆德的身边。他们就这样安静地走着,直到瑟兰迪尔走进加里安的客厅。

“加叔早。”

“殿下,是我疏忽了,没让埃尔隆德把早点给你,明天我一定让他注意。”

“没事我自己去厨房吃,你忙你的。”

瑟兰迪尔说着,自己走进厨房里吃早点了,仿佛他根本不是王储,只是和埃尔隆德一样的药师。

加里安目送瑟兰迪尔进厨房后,继续专心研制着新的汤药。埃尔隆德一时间觉得这种王储和药师的相处模式很特别,又有些不适应了。

“他人还不错吧?”

“他很好,很亲和。”

“他的确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傲慢,但不代表我们可以对他怠慢。”

“加叔我明白你的意思。”

“明白就好,对了,等下我安排你给瑟兰迪尔殿下诊脉,好好表现。”

“诊脉?他病了吗?”

埃尔隆德想到自己看到的瑟兰迪尔这样的年轻有活力,根本不像身体有恙。

“等下你诊断了,自然会明白的。”

加里安说完,继续研磨草药,没有再理睬埃尔隆德,整个环境静了下来,直到瑟兰迪尔吃完早餐,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

“对了加叔,听说埃尔隆德要给我诊脉?”

“是的殿下。他是瑞文戴尔最年轻最优秀的药师,我想让他给您诊断一下,也好测试一下他现在的水平。”

“我也想看看他的能力。”

瑟兰迪尔微笑着看着埃尔隆德,撩起了自己的衣袖。埃尔隆德看看加里安,又看了看瑟兰迪尔,深吸一口气后,手指轻轻地搭在瑟兰迪尔的脉搏上。

很平稳的脉象,没有什么不健康的提示,但是又好像有些不对劲,这脉象……

不是王者的脉象。

埃尔隆德猛地站起来,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瑟兰迪尔,而他只是淡然地看着埃尔隆德,很平静,似乎料到了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埃尔隆德又看了看加里安,药师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殿下,这太危险了。”

埃尔隆德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觉得瑟兰迪尔和加里安都疯了。

“你愿意保护瑟兰迪尔殿下吗?在他……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时候。”

加里安沉默了许久以后,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这些话。而瑟兰迪尔始终沉默不语,等待着埃尔隆德的回应。埃尔隆德虽然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但是他也明白,瑟兰迪尔走到这一步,已经无路可退了。

“殿下。”

埃尔隆德来到瑟兰迪尔身边,牵着瑟兰迪尔的手,单膝跪下。

“我愿意用尽我的生命守护您的安全。我也将时刻保持清醒,不做伤害您的事情。”

“谢谢你,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拉着埃尔隆德的手,带着他一起站起来,随后便离开了药师的客厅。埃尔隆德跟在瑟兰迪尔身后,在出门的前一刻,他回头望了望加里安,但是他一直都在碾磨草药,没有再抬起头看他。

瑟兰迪尔的脉搏,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的香味以及他卧室里那满屋的兰花,种种的这些都指向了一个残酷的真相:他的性征,是Omega。埃尔隆德知道瑟兰迪尔在成年的那一刻肯定经历了极大的打击,他想说些什么安慰瑟兰迪尔,但他却不知如何开口,没有任何词汇能表达他心里对瑟兰迪尔的心疼和担忧,他能做的,只能是作为一个贴身侍从,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是我在你的身边。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能尽我的一切力量保护你。

就像小时候,我那么努力地想治好你的伤口一样。

—tbc—

评论(44)
热度(74)
  1. 自在我心密林谷的抹茶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