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七章 午餐


“埃尔隆德,我等下要去参加王室的早会,你不用跟着我了。你如果不清楚你该做些什么,就去问加里安。中午十二点我会和格洛芬德尔在客厅吃饭,记得准备好我们的午餐。”

“是,殿下。”

瑟兰迪尔说完,向王室的会议厅走去。埃尔隆德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准备开始他作为贴身侍从的第一天。

铺床,洗衣服,整理房间,刷马喂马,准备午餐……应该就是这些事情了吧。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怀才不遇,不过埃尔隆德想着,无论大事小事,都要认真对待,这是吉尔-加拉德从小给他的教育。

可是当埃尔隆德再次来到瑟兰迪尔的卧室才发现,除了倒掉瑟兰迪尔早上的洗澡水外,其他真的没什么可做的——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没有明显褶皱的床单,强迫症般干净的桌子,甚至连要换洗的衣服都贴心地叠好了放在洗衣盆里。埃尔隆德端起洗衣盆,又看了看那张仿佛没人睡过的床。

他平时是怎么睡觉的呢?

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奇。可能是瑟兰迪尔过于完美,让他感觉这样的人甚至都不用睡觉。埃尔隆德轻轻地半卧在那张柔软的床上,拉过枕头想睡得舒服一些,可是他不小心摸到了枕头下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那东西锋利得狠,差点划破埃尔隆德的手。埃尔隆德小心地把东西拿出来,这才发现是一把匕首。

非常精致又锋利的匕首,就这样放在枕头下面,甚至没有刀鞘。埃尔隆德仔细地端详着这把匕首,想象着可能瑟兰迪尔在夜色中,常常就是这样摸着刀柄入睡。

如果没机会刺伤偷袭他的人,他或许,会用这把他Ada的匕首,结束自己的生命。

埃尔隆德摸着刀柄上刻的花体字“欧瑞费尔”,又不住地为瑟兰迪尔心疼。

殿下,有我在,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去碰这把匕首。

埃尔隆德把匕首塞回瑟兰迪尔的枕头下面,重新整理好床铺,然后端着洗衣盆向洗衣房走去。

王宫里的洗衣房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各个贵族的佣人和贴身侍从都会在这里交换八卦和情报。埃尔隆德是新来的,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也没什么情报可以和他人分享,只是静静地在那里洗衣服。

“哎,我听说,安纳塔的贴身侍从林迪尔怀孕了。”

“我也听说了!我还看到他吐过呢。”

“真是太可怜了。如果他肚子大起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安纳塔殿下是王储,他们不会让这种丢人的事情发生的。到时候一定会把林迪尔赶走,或者是直接让他把孩子流掉。”

“太可怜了,听说直到现在安纳塔殿下还和他上床呢。”

“那有什么办法?做贴身侍从,就是这样的命运啊。”

侍从们突然停止了讨论,埃尔隆德回头看了看,只见一个黑发的漂亮侍从走进了洗衣房,他看起来脸色苍白,但是脖子上的吻痕却红得异常。

他身上带着清新的青草香气,这明显是刚经历过性事,身上的信息素还没有褪去。林迪尔刻意远离了那些说三道四的侍从们,而是来到埃尔隆德身边洗衣服。

那几个八卦的侍从们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埃尔隆德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你看什么看?”

其中一个侍从对埃尔隆德挑衅道。

“我只是感觉你们很吵。”

埃尔隆德也不甘示弱地回应他们。

“你是谁?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侍从猛地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走到埃尔隆德身边问他。不过他明显是个Omega,无论是气场还是身高,都差埃尔隆德太多。埃尔隆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是瑟兰迪尔殿下的贴身侍从,埃尔隆德。”

他话音刚落,侍从们就笑作一团。埃尔隆德不可思议地看着这群让人无法理解的侍从。

而林迪尔,还是默默地洗着衣服。

“你知道我们在讨论谁吗?我们在讨论安纳塔殿下的贴身侍从!你这么维护安纳塔殿下身边的人,不怕瑟兰迪尔殿下开除你吗?”

“我相信两位王储殿下不会对你们的八卦感兴趣。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的主上你们今天这样私下议论王储,他们肯定会对你们'刮目相看'。”

埃尔隆德说完,整个洗衣房瞬间鸦雀无声。侍从们纷纷拿走了洗衣盆,没多久洗衣房里只剩下了埃尔隆德和林迪尔。

“谢谢你,其实你不必这样维护我。他们议论的都是真的。”

林迪尔说着,一边用力地搓洗着衣服,那个粗暴地,肆意蹂躏他的人的衣服。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样在背后议论别人。对了,如果……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些药品。我不仅是瑟兰迪尔殿下的贴身侍从,我还是他的药师。我懂医术,我可以帮你。”

“真的很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

林迪尔淡漠地看了一眼埃尔隆德后,继续奋力地洗衣服。埃尔隆德心里很不舒服,他感觉自己的热心仿佛变成了恶意。

“好吧,那,我先走了。”

“再见,埃尔隆德。”

林迪尔的声音轻轻地回荡在洗衣房里,埃尔隆德停下了脚步,但是还是控制了自己没回头看他,很快离开了洗衣房。

埃尔隆德把洗好的衣服晾好,倒掉洗澡水,又去了马厩刷马喂马后,精疲力尽地回到了加里安的客厅。

“这就累趴下啦?”

加里安笑着看看额头沁满汗珠的埃尔隆德,依旧像往常一样从容地工作。

“加叔,你知道林迪尔吗?”

“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我听洗衣房里的侍从说,他怀上了安纳塔殿下的孩子。如果他的肚子大起来,安纳塔殿下会怎样对他?”

埃尔隆德担忧地问加里安。加里安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走到埃尔隆德面前,拉了把椅子坐下来。

“林迪尔曾经也是瑞文戴尔人,是我引荐他来明霓国斯的。我看他聪明伶俐,想着让他照顾瑟兰迪尔殿下,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是这个孩子却追求富裕和名利,选择了安纳塔殿下。当时魔苟斯还没死,势力强大,而瑟兰迪尔殿下只是个丧父的孩子,未来和前途都还渺茫着。我当时劝说他不要跟随安纳塔殿下,可是他不听,执意要去。头几年,他的确过得很风光,可是魔苟斯死后,安纳塔殿下也低迷过一阵子,那时候他手下的人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后来国王有了立他为王储的意思,王宫里的贵族们才渐渐开始对他改观,安纳塔殿下和他手下的人终于又富足了起来。可是你知道,安纳塔殿下不像瑟兰迪尔殿下,他傲慢,霸道,不会体贴手下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贴身侍从,他就是把林迪尔当作泄欲的工具。王宫里很多贵族都和安纳塔殿下一样,所以现在你知道你跟着瑟兰迪尔殿下有多幸福了吧。”

“我知道瑟兰迪尔殿下很好,我也很珍惜这个机会。只是加叔,我们能不能帮助林迪尔?虽然他曾经迷失过自己,可是……”

埃尔隆德说着说着,感觉加里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自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样。

“林迪尔的确可怜,但是在这王宫里,充满了可怜人,你都去帮,都去救吗?你到明霓国斯,要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学会残忍。你以为你帮助了林迪尔,他就会为你感激涕零吗?别天真了埃尔隆德,收起你那济世救人的心吧,这不是你一个侍从该做的事情。”

“好的加叔,我明白了。”

埃尔隆德又一次妥协了,他的心里其实很难过很压抑,他觉得可能再过不久,他就会学会残忍,学会不去关心他人,学会不去相信他人。

我不想迷失我自己。

埃尔隆德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念着。突然,他听到了明霓国斯那沧桑的钟声,当当当当地十足地敲了十二下。

糟了……殿下的午餐。

埃尔隆德想着现在去御厨那里领午餐肯定是来不及了,他飞奔到了瑟兰迪尔的客厅,顺了顺自己的气息后,默数三秒,打开了客厅的门。

“午安啊,埃尔隆德'殿下'。”

瑟兰迪尔举着酒杯,向埃尔隆德敬酒。格洛芬德尔在瑟兰迪尔身边做着鬼脸,仿佛在看一场大戏。

“殿下,抱歉我没有注意时间,真的对不起。你罚我吧,你怎么罚我都可以。”

“我罚你有意思吗?我只想吃饭!”

瑟兰迪尔终于是发火了。虽然他不是那种颐指气使的贵族,可是埃尔隆德的确让他太失望了。

“殿下,请让我为你下厨吧。我做菜很好吃,真的。”

埃尔隆德低着头,诚恳地提议道。

“半小时,我只给你半小时。”

“是,殿下。”

瑟兰迪尔强压住怒火,给了埃尔隆德最后一次机会。埃尔隆德领了命令后欣喜不已,赶紧跑去王宫厨房,可是他到了厨房,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瑟兰迪尔殿下爱吃什么?格洛芬德尔大人爱吃什么?

正当埃尔隆德犹豫的时候,格洛芬德尔来到了厨房,他那头金色的头发在厨房里闪着神迹一般的光芒,仿佛是维拉下凡一般让埃尔隆德热泪盈眶。

“你跑得那么急,我们都来不及告诉你我们要吃什么。殿下今天特别想吃青椒,你做一道有青椒的菜,其他随你发挥。”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格洛芬德尔大人!”

埃尔隆德一边说着,一边从橱柜里拿出青椒洗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格洛芬德尔那谜一般的微笑。

半小时过后,埃尔隆德把自己做好的南瓜汤,蔬菜色拉和红酒烩牛肉以及一道非常奇特的青椒料理端上了餐桌。瑟兰迪尔看看那盘青椒,又看看埃尔隆德,那脸色简直比青椒还绿。

埃尔隆德愣了一愣,很快明白过来自己被格洛芬德尔耍了。

瑟兰迪尔一定非常讨厌青椒。

“殿下,这是我家乡的做法,青椒塞肉。你可以尝尝,如果你觉得难吃,再罚我也不迟。”

埃尔隆德说着,用叉子叉了一块青椒塞肉放在瑟兰迪尔的餐盘里。瑟兰迪尔将信将疑地尝了一口,只感觉肉汁渗入了青椒,被煎过的青椒非常地酥软,夹着肉一起吃,荤素搭配,倒是一点都不难吃了。

“还不错……看在你的厨艺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谢谢殿下!”

埃尔隆德坐下来以后,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没察觉到身边这两个人的异样,而是把叉子又伸向了那盘青椒。

肯定是因为我饿了,这青椒才这么美味。

瑟兰迪尔想着,表情严肃地又吃了一个青椒塞肉。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吃饭的样子,第一次在明霓国斯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明天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还有,以后我的三餐,就由你来准备吧。”

“是殿下!”

————

深夜时分,喂完马的林迪尔在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埃尔隆德。

“我是一名医者,我只管治病救人,至于病人的身份,我不在意。但是我仍然希望,我今天为你做的事情,将会得到你善意的回应。”

埃尔隆德说完,递给林迪尔一瓶药水。

“谢谢你,埃尔隆德。”

林迪尔感谢埃尔隆德后,欠了欠身,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虽然违背了加里安的教诲,但是埃尔隆德心里还是非常地舒心,这是他来到明霓国斯后,做得最像自己的一件事。他伴着月光,走在这静谧却暗流涌动的王宫,心里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和恐慌。

忽然之间,他有些想瑟兰迪尔。但是天色已晚,现在这个时间点,只怕瑟兰迪尔已经睡熟了。埃尔隆德虽然想着不要去打扰瑟兰迪尔,但是自己还是不知不觉到了瑟兰迪尔的寝殿门口。他摸了摸门把手,忽然,门却自己开了。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瑟兰迪尔揉着眼睛问。

“殿下,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睡了没有。”

埃尔隆德说着,不自觉地感觉到脸上热得发烫,他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些什么。

或许是我犯了一整天错的关系吧。

“正好,你去加里安那边拿瓶安神药给我。我睡不着。”

“是,殿下。”

瑟兰迪尔见埃尔隆德答应他了,便关上了门。可当埃尔隆德拿来了药,却没人给他开门了。

“殿下?殿下?”

埃尔隆德试着推了推门,却发现门没有锁,一推就推开了。瑟兰迪尔又躺回了床上,和埃尔隆德想的一样,他睡觉的时候,右手是放在枕头下面的。

晚安,殿下。

埃尔隆德把药放在床头柜上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卧室。当他转身关上房门的时候,很明显地感受到了有人在附近。

“谁?”

埃尔隆德试着问了一声,但是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回应他。

埃尔隆德这时候才真的体会到这座王宫的危险。他在瑟兰迪尔的寝殿附近待了许久,确定没有异常后,这才放心地离开。

看来以后我得多留意一下殿下晚上的安全了。

—tbc—

#没有码小甜饼的我只能以更代贺了~@保护大王 生日快乐^_^

评论(37)
热度(60)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