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八章 相处


“你在天上继续待会儿吧。”

“不不不,殿下我醒了!”

我醒了……

埃尔隆德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只是在做梦,天没亮,瑟兰迪尔也不在身边。

不知道昨天晚上殿下睡得好不好。

埃尔隆德想到昨天晚上瑟兰迪尔问自己拿安神药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我去看看他吧。

埃尔隆德洗漱完,换上衣服后,来到瑟兰迪尔的寝殿,轻声地打开房门。卧室里很安静,和往常一样有着淡淡的花香。埃尔隆德屏息走到瑟兰迪尔身边,看着他熟睡的模样。

睡着的瑟兰迪尔不像平日里那般光彩夺目,看着反而有种乖巧的感觉。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眉间微蹙,像是在做着不怎么美满的梦。金色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面,像是凝固的金水一般迷人。他的手还是垫在枕头下面,摸着那柄锋利的匕首。埃尔隆德多想抽出他那只放在枕头下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这样的瑟兰迪尔一点都不像那高高在上的王储,而是个看起来很脆弱,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埃尔隆德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第一次见他时的光景,瑟兰迪尔像个可爱精致,却又易碎的瓷娃娃,他站在人群的尽头,埃尔隆德想保护他,拥抱他,可是太多人挡在他们之间,他只能远远地望着他,即使走到了他的面前,也只能轻轻地握个手。

而现在,没人阻挡在他们面前,瑟兰迪尔就在他的面前,他伸手就可以摸到他的头发,他的肩膀,他的脸,可是还是有着千山万水隔阂在他们之间。他一个平民,有什么资格触碰尊贵的王储?

埃尔隆德伸出手,轻轻地放在离开瑟兰迪尔的发丝的一寸之上。即使是这样无法触碰,埃尔隆德心里依然觉得很温暖。可是这份温暖短暂得读秒,瑟兰迪尔不知何时突然醒了过来,他猛地抽出了枕头下的匕首向埃尔隆德刺去。还会埃尔隆德身手不错,否则肯定伤得不轻。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想看下殿下您醒了没有。”

“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没准我一不当心就杀了你了。”

瑟兰迪尔说完,掀开被子起身,背对着埃尔隆德换衣服。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那紧实漂亮的背脊,心里不住地嘀咕:

明明是你先做这种傻事的,偷看我睡觉什么的。

“你还愣着干什么?”

瑟兰迪尔穿完衣服回头看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猛地一惊,赶紧停下了腹诽。

“殿下,我想陪你一起晨跑。”

“嗯……也行。”

瑟兰迪尔说完,简单地洗漱过后,就带着埃尔隆德出门了。

清晨的王城很清新,也很安全。瑟兰迪尔带着埃尔隆德一边跑,一边介绍着各个宫殿。经过安纳塔的宫殿时,瑟兰迪尔放慢了脚步,脸色也沉重了不少。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我听加里安说,你家在瑞文戴尔也是医药世家,你应该能成为一个医生,为什么会想来明霓国斯当我的贴身侍从?”

“因为我的父亲和欧瑞费尔亲王是朋友。我父亲说,亲王不是战死的,凶手不是洛汗的骑兵。他希望我来协助你,找出杀死亲王的凶手。”

瑟兰迪尔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

“你的父亲是?”

“吉尔-加拉德。”

“吉尔……抱歉我,我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很感谢你的父亲,谢谢他对我的关心。Ada在宫里的朋友不多,很多都在宫外或者其他国家。我还来不及认识他们,Ada就去世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瑞文戴尔拜访吉尔-加拉德先生。”

瑟兰迪尔的谦逊和感恩之心让埃尔隆德非常的动容。如果一开始的好感,只是来自于瑟兰迪尔出众的外表,那现在更加吸引埃尔隆德的,正是他的善良和谦和。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跑步。瑟兰迪尔的体力很好,很少停下来休息。埃尔隆德很庆幸自己的体能不错,否则这样的运动量,平常人根本就吃不消。

然而瑟兰迪尔作为一个天性就该体弱的Omega,却有着可以和Alpha比肩的体力。这背后的努力可想而知。

“那……你对我的性征怎么看?有没有因为我是Omega而感到失望?”

瑟兰迪尔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丝毫的自卑,语气和他之前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强大如瑟兰迪尔,不会需要他人的肯定和鼓励来给自己力量,而埃尔隆德也深谙这个道理。

“当初刚知道的时候我的确是很惊讶的,但是我没有因此感到失望。是,历史上没有过Omega作为国王的先例,不过因为是你,我觉得可以。你让我感觉到了在这座王宫里感觉不到的东西,勇敢,赤诚,善良,温暖,如果有一天,你坐上了王座,我觉得那会是多瑞亚斯的幸运。”

“平时看你手忙脚乱的,没想到你这么会说话。”

瑟兰迪尔听着埃尔隆德的赞美,只是淡然地笑笑,继续向前跑。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我没有要奉承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不需要这些。”

埃尔隆德停下来,大声地朝着瑟兰迪尔喊,那原本寂静的皇家园林里,回荡着他坚定的声音。瑟兰迪尔转过身,静静地看着他。

他从没想过埃尔隆德对他是这么的忠心,他只以为他只是加里安介绍来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平凡青年,可是现在埃尔隆德的这番话,无疑打动了瑟兰迪尔已经尘封太久的心。

“谢谢你,埃尔隆德。”

浪漫的清晨一晃而过,晨跑过后,瑟兰迪尔还是像往常一样洗澡,然后开始他王储的生活,埃尔隆德也渐渐开始适应贴身侍从的工作,他终于能井井有条地安排好做每件事的顺序和所需要的时间,不再手忙脚乱了。一切仿佛都没有变,但是他们的心境明显已经不同了。尤其是瑟兰迪尔,他不得不承认,埃尔隆德是他从小到大见过最特别的人。

“哎?你有没有发现,你的那个贴身侍从看着很眼熟啊?”

深夜,格洛芬德尔在和瑟兰迪尔喝酒聊天的时候,聊到了刚来王宫不久的埃尔隆德。

“有吗?他从小在瑞文戴尔长大,我们应该是没有见过他的。”

“或许长得可口的Alpha,都是长得差不多的吧。”

格洛芬德尔说着,还做了咽口水的动作。瑟兰迪尔站起身,一巴掌拍在格洛芬德尔的脑门上。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我哪里胡思乱想了!难道你没有考量过他的外貌吗?他是一个Alpha,他留在你身边不就是为了万一……”

“我不会把事情搞得太复杂,我相信他也是这样的人。”

瑟兰迪尔淡定地说着,眼底里却还是流露出了不安和忧虑。

在王室中,即使是Omega,也可以肆意地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是向来洁身自爱的瑟兰迪尔从来没有让任何Alpha走进自己的生活,可是他也明白,长时间服用抑制剂,不释放自己的情欲,也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而健康,是一切复仇和夺嫡的本钱。他做了很多心理斗争,终于同意让加里安找一个Alpha的贴身侍从照顾他的生活,甚至是生理上的需求。瑟兰迪尔明白,埃尔隆德在他面前发誓说“要时刻保持清醒,不做伤害殿下的事”的时候,埃尔隆德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任务,远远不止单纯地照顾瑟兰迪尔的起居而已。

可是加里安,埃尔隆德,以及瑟兰迪尔自己,都只是隐晦地说到这件事情,谁都没有说破,谁都没敢多说一个字。可是事实就是这样顽固地存在着,不会因为他们的刻意回避就消失不见。

“瑟兰迪尔,或许复杂一点,是没有错的。”

格洛芬德尔说着,轻轻地握住了好朋友的手。

“我昨天故意考验他,让他做你最讨厌的菜,但是他做得很好,你也吃得很开心。这种简单的幸福,可遇而不可求。我相信你要的不是安纳塔和林迪尔那样的关系,我相信你也不会这样对埃尔隆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感受到那事情给你带来的快乐,就像你喜欢晨跑一样,是发自内心的。”

“可是……再快乐,也是虚无缥缈,没有未来的,我不想伤害他。”

“你这人就是什么事情都想太多,你应该学学我,开心一天是一天,管以后干什么。”

格洛芬德尔给瑟兰迪尔倒了满满一杯酒推到他面前。

“让我们只为美好的当下干杯!”

“好,只为当下干杯。”

微凉的美酒滑过喉咙,尽数地进入身体里。在酒精的作用下,瑟兰迪尔似乎又看见了埃尔隆德。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只知道今天早上的你,曾经温暖过我的心。

—TBC—

#字数少却写了很久,没有伏笔,单纯地让他们先相处起来^_^#

评论(48)
热度(59)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