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九章 秋猎


对于埃尔隆德而言,在瑞文戴尔的时间和在明霓国斯的时间是不一样的。瑞文戴尔的生活平淡,规律,甚至有些无趣。但是在明霓国斯,埃尔隆德每天都在经历不一样的事,接触不一样的人,感受着王城繁华背后的压抑,他每天都如履薄冰,步步为营,几乎都没有时间感受到“时间”的存在。

直到他发现王城的树木披上金衣,夏日的微风变成了秋日的疾风,洗衣盆里瑟兰迪尔的衣服越来越厚,他才意识到,已经是入秋时节了。

初秋在明霓国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节,每年初秋,明霓国斯的贵族们会举行盛大的狩猎活动,这不仅是贵族们的娱乐活动,也是他们证明自己实力的重要契机——尤其是对王储而言。多瑞亚斯最近的几位国王,都是在初秋狩猎的时候就展露锋芒。初秋狩猎已经被人们当成了一种神迹一般的预言,谁能最后坐上王座,就看谁是狩猎的赢家。

“殿下,你准备好了吗?”

埃尔隆德替瑟兰迪尔绑腰带的时候问他。他一边问,眼睛却没有办法离开瑟兰迪尔的腰线。

这是瑟兰迪尔第一次在埃尔隆德面前穿猎装,瑟兰迪尔优美的身体线条被王室的猎装完美地勾勒出来,漂亮得让人过目难忘。

“说是打猎,无非就是看骑术和箭术,我感觉没问题。”

瑟兰迪尔说完,轻轻地推开了埃尔隆德放在他腰上的手。埃尔隆德立即清醒了过来,微微欠身往后退了两步。

“我在王宫里听到一个传言……”

“从来没有什么传言,埃尔隆德。我只相信我自己。”

瑟兰迪尔说完,走出了房间。埃尔隆德像往常一样跟在他的身后。

我也相信你,瑟兰迪尔殿下。

王储在为秋猎准备,国王也是一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可能是庭葛最后一次以国王的身份参与秋猎。已经不再年轻的他始终没有接受自己已经变老的事实,即使他感觉到了身体有些不适,却还是执意要参加秋猎。

“陛下,您还是和年轻时一样。相信今年你还能猎到想要的猎物。”

王后美丽安温柔地为庭葛换上国王的猎装。庭葛听到王后的话非常舒心,他轻柔地拥住王后,抚摸她柔美的黑发。

“每年的秋猎,几乎都能预言出下一任国王。陛下,您感觉这次秋猎,谁会是最大的赢家?”

“我不在乎谁是赢家,如果可能的话,我只希望我的女儿回来。”

庭葛想到了公主,突然就没了兴致,有些冷漠地推开了美丽安。善解人意的美丽安没有再多问下去,而是微笑着继续准备国王的弓箭。庭葛知道妻子素来温柔体贴,这会儿反而有些愧疚了。

“其实我想说……”

“陛下我明白您的心情。赠礼和春天都是优秀的孩子,就让命运来做决定吧。”

美丽安说着,轻轻地搂过庭葛的肩膀,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庭葛感受着妻子温热的体温和清新的发香,也动容地回以拥抱。

只是拥抱着妻子的庭葛,没有看见她因为愤怒而握起的拳头。

狩猎活动在早晨九点开始,但是有资格来狩猎的贵族几乎已经全部到场。瑟兰迪尔走到人群中间的时候,贵族们纷纷位列两边,迎接王储的到来。埃尔隆德走在瑟兰迪尔身后甚至有些不习惯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可是这种场面很快就被打破了。

安纳塔带着林迪尔走在那条贵族们让出来的道上。瑟兰迪尔停下脚步,停顿片刻后,转身微笑着向安纳塔问好。

“安纳塔殿下早安。”

“瑟兰迪尔殿下您也来得很早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怕来晚呢。”

安纳塔笑着伸手拍了拍瑟兰迪尔的肩膀,瑟兰迪尔也顺势走到安纳塔的身边,揽着他的肩膀一起走向人群的最前面。

埃尔隆德望着他们亲昵的背影,很久都没有跟上去,直到林迪尔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推了推他,这才把他从沉思中推醒。

“林迪尔,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埃尔隆德关切地问。不过看林迪尔已经恢复红润的脸色,想来也是没有大碍了。但是林迪尔没有和埃尔隆德做客套的寒暄,而是警觉地把他拉到一边,像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跟他说。

“我知道得不多,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得多留个心眼。今天的狩猎活动没这么简单,瑟兰迪尔殿下会有危险。我们作为贴身侍从是没有资格进入猎场的,你要想办法进去保护瑟兰迪尔殿下。”

“究竟是什么情况?林迪尔你说得明白点我听不懂……”

可埃尔隆德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林迪尔已经紧跟上安纳塔的脚步,没机会说明白了。埃尔隆德也赶紧小跑着回到瑟兰迪尔的身边,脑海里还不断地分析着林迪尔说的话。

他是从安纳塔殿下那里知道了什么吗?安纳塔殿下要害瑟兰迪尔殿下?还有……他怎么知道我有能力保护瑟兰迪尔殿下?他看出我是Alpha了吗?我该不该相信他?他是在真心帮我还是和安纳塔里应外合给我设计圈套?

“你怎么才跟上来?”

瑟兰迪尔小声地埋怨着埃尔隆德,脸上却挂着贵族式的微笑,手也不停地为开场的助兴表演鼓掌。

“殿下,今天的狩猎,你千万要小心。”

埃尔隆德简直心急如焚,他恨不得跑出去和加里安交流一下信息。

“我会小心的。”

瑟兰迪尔轻声地答应埃尔隆德后,随着气势昂扬的鼓点声走上了猎场里搭建的舞台。国王,王后以及两位王储一同站在了在台上。

国王点燃了火把后,狩猎活动正式开始。他和两位王储一同走下舞台,骑上各自的马,向猎场飞奔而去。贵族们纷纷跟在他们身后,开始了为时一天的秋猎。

骏马飞驰而过,带起一片飞扬的尘土。埃尔隆德张望四周,趁着贵族们的马儿齐奔,略显混乱的时候,赶紧来到了马厩边,骑上了一匹备用马,撩起与之配套的弓箭跑进了猎场。

“喂!喂站住!”

这时候才恍然发现马被偷的侍卫赶紧冲进猎场。正当他想要寻找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拉住了,身边也随之传来一股沁人心脾的青草香气。

“我第一次来猎场,走迷路了,你能送我出去吗?”

林迪尔轻柔地贴上了侍卫的耳边,温柔软糯的声音和干净美好的信息素让长年守林的侍卫根本无法自拔,他鬼使神差地就搂着林迪尔的腰,带他离开了猎场。

埃尔隆德骑着马跑了一会儿后,转身望了望林迪尔和侍卫离开的背影。

林迪尔,谢谢你。

今年的秋天来得晚,猎场里的动物们比平日里丰富了许多,也肥硕了许多,给狩猎的贵族有了更多的选择范围。瑟兰迪尔高超的骑术让他比其他人都先一步来到了森林深处。走得越深,光线就越暗,不仅动物能隐藏,人也是一样。

瑟兰迪尔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但是他还是胆大心细地瞄准了一只小兔。

你虽然不是什么大猎物,但是作为热身很不错。

瑟兰迪尔拉开了弓,正当一切就要蓄势待发的时候,兔子跑开了,而林间深处却有淬着毒的毒箭射出来。瑟兰迪尔本能地拿着弓挡掉了几支箭,然后随即从背后的剑筒里抽出箭,向刚才毒箭来的方向不断地射过去。不过他在明,敌人在暗,他很快就射完了最后一支箭。

果然,黑暗深处有人在受伤后哀嚎了一声。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毒箭,它们从四面八方朝瑟兰迪尔飞去,瑟兰迪尔感觉自己被牢牢地包围了,他狼狈地从腰间抽出长剑,用尽一切力量阻挡那些不计其数的暗箭。

我会死在这里。

瑟兰迪尔顽强地抵抗着,他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剑,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小时候,Ada还在他的身边,教他骑马,射箭,陪他玩闹。长大后,加里安像父亲一样给他温暖和保护。

再后来……

埃尔隆德。

他想到进猎场之前,埃尔隆德温柔的叮嘱。

“殿下,今天的狩猎,你千万要小心。”

我从来都很小心,埃尔隆德,只是这次,我救不了我自己了。

正当瑟兰迪尔疲于应付,体力透支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

埃尔隆德单手搂过瑟兰迪尔,让他躲在自己的身后,他接过瑟兰迪尔的长剑,像之前瑟兰迪尔做的那样阻挡暗箭。

“殿下小心。”

埃尔隆德说着,牢牢地用身体挡住瑟兰迪尔。终于,对方的箭射完了,便再没有了危险。他们确定猎场安全了以后,瑟兰迪尔蹲下身,想要捡起箭查看。

“殿下小心,这箭头上有毒。”

埃尔隆德小心地拿起一支箭,递给瑟兰迪尔看。很普通的箭,没有丝毫透露敌人身份的象征。埃尔隆德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药瓶,把箭上的毒液涂抹在瓶身里。

“相信加叔能查出来毒液的来源。”

埃尔隆德把药瓶放进口袋后,抬头看了看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笨手笨脚的埃尔隆德,原来骑术,箭术以及舞剑都是如此的在行,更别说他对于药物的小心谨慎了。瑟兰迪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惊讶地望着他。

“殿下,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出去吧。输赢,总是没有安全来得重要啊。”

埃尔隆德耐心地劝说瑟兰迪尔,生怕他贪恋胜利的快感不肯放弃狩猎。不过瑟兰迪尔也是考虑大局的人,他收起了剑,骑上马和埃尔隆德一同往出口走去。

忽然,他和埃尔隆德都停了下来。他们几乎同一时间感觉到了什么事情。

“殿下你看,那边有头雄鹿,好美。”

“那是鹿王,是森林的王者。传言谁射到他,谁就能成为王者。”

“那殿下我把弓箭给你……”

“来不及了。”

埃尔隆德正要把背在身上的弓箭拿下来给瑟兰迪尔的时候,瑟兰迪尔阻止了他,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作禁声的动作,然后牵着埃尔隆德马背上的缰绳,一步步轻轻地向前走,直到站到了射中鹿王最有利的位置。

“拉弓。”

埃尔隆德听着瑟兰迪尔的命令,拉开了弓。

“瞄准了吗?”

“嗯。”

“三,二,一……放箭。”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只见那支箭穿过了树木,飞速地来到鹿王的身边,而那头似乎有着灵性的森林之王也警觉到了危险,向前跳了一步,可是还是如宿命一般被埃尔隆德的箭射中了腿。

“我们射中了鹿王!”

瑟兰迪尔欣喜地骑着马跑过去,他下马后,虔诚地吻着雄鹿的脸颊,抚摸它不安地扇动着的耳朵以及颤抖的鹿背。埃尔隆德远远地看着瑟兰迪尔和鹿王亲昵的互动,心里的欣慰大过于猎到鹿王的喜悦。

谁是王者,我一点都不在乎。殿下,我只希望你平安。

秋猎过去后,加里安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终于研究出了毒箭的来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安纳塔的药师萨鲁曼研制出来的毒液。因为它的原料是西蛇草,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我和他共同的老师瑟丹教授过我们这种草药的用途。将它焚烧以后,它的草木灰可以用来安神,但是它新鲜的汁液确实剧毒。就如同它的名字里带有的蛇字,是代表蜕皮的意思。人只要轻轻碰一下,皮肤就会溃烂,继而全身腐烂,痛苦异常,而且无药可医。到最后人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被皮肤腐烂的痛苦折磨致死,是非常恶毒的下毒手段。”

加里安说完,把药瓶在火里烧了一会儿后,用夹子夹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埃尔隆德疲惫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里不住地后怕。

“现在瑟兰迪尔射中了鹿王,他成为了多瑞亚斯命定的国王,接下来只怕对方的动作会越来越大。埃尔隆德,我希望你们每次都能这样化险为夷,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好运气不是常有的。”

“我知道。我只是很气愤,我们没办法将他们的罪行告诉国王,我们的证据实在不够充分。”

“你以为你告诉国王了,国王就会信你吗?更何况瑟兰迪尔现在没有受伤,还猎到了鹿王,你现在再去将安纳塔一军,不是显得瑟兰迪尔过于得志了吗?国王是不希望看到天平那么快就倒向一边的局面的。埃尔隆德,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准备好继续迎接他们新一轮的攻击。只要安纳塔没有登上王座,他就不会善罢甘休,而且,我怀疑他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势力,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加叔我明白了。在这座皇宫里,做什么都不能着急。”

埃尔隆德说完,起身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随后摇摇晃晃地出门了。加里安心里疑惑这么晚了为什么埃尔隆德还要出门。

“你去哪儿?”

“喂鹿啊!我现在又多了件差事!”

埃尔隆德哼着小曲走到马厩,准备喂鹿的时候,发现瑟兰迪尔居然站在马厩外面,而且手上拿着些粮草,似乎已经喂过鹿王了。

“殿下你怎么亲自来喂鹿了?”

“我睡不着,想来看看它。它是我劫后余生之后遇到的,我在想,这会不会是在预言什么。”

瑟兰迪尔说完,哀伤地垂下了眼帘。月光静谧地洒在他白皙的脸上,睫毛投下漂亮的阴影,瑟兰迪尔的一切,比月色还要迷人。

“殿下,无论今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波折,王座都将是你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是鹿王的预言,你应该相信它。”

“或许除了相信他,我更要相信你。”

瑟兰迪尔放下手中没有喂完的粮草,轻轻地抱住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的手僵在半空中,怎么都没有勇气搂上瑟兰迪尔的腰。

“谢谢你,埃尔隆德。我似乎总是在感谢你,却没有真的回报过你什么。你想要什么?黄金,珠宝?还是其他什么?”

“殿下,我希望你平安。”

“就这样?”

“就这样。”

瑟兰迪尔有些失望地放开了埃尔隆德,但是还是面带微笑地回应他。

“那我答应你,下次我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

“对我而言,殿下的承诺就已经足够了。”

“等以后你想到了你想要什么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瑟兰迪尔不再和埃尔隆德纠结这个问题,他转身向前走去,埃尔隆德像往常一样跟在他的身后。他们的影子长长短短,短短长长地随着月光的照耀变化着,始终都不曾分离。

殿下,我想要的,或许我这一生都无法企及。


—tbc—

评论(46)
热度(58)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