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十章 心动


秋猎过去后,格洛芬德尔邀请瑟兰迪尔,埃克西里昂和埃尔隆德来他家吃午餐,庆祝瑟兰迪尔成功猎到鹿王。原本格洛芬德尔已经安排好了明霓国斯顶级的厨师过来做菜,但是埃尔隆德执意要自己下厨。

“殿下已经吃惯我做的菜了。”

埃尔隆德神情严肃地告诉格洛芬德尔,像是宣誓瑟兰迪尔的三餐主权。其他受邀人都默不作声,包括瑟兰迪尔这个当事人也是默许地点点头,然后继续看贵族们呈上来的文件。

格洛芬德尔摊摊手,也不再和埃尔隆德客气了。

“那就辛苦你啦埃尔隆德,正好省了我一笔请大厨的费用。”

两天过后,埃尔隆德真的一大早就备齐了所有的食材,驾着辆马车来到了格洛芬德尔的府上。格洛芬德尔,埃克西里昂和加里安看着本来空空如也的餐桌上渐渐地摆上了一道又一道精致的菜肴,但是又不能动餐具,真是倍感折磨。

“我是主人,吃一口不要紧吧?”

格洛芬德尔铺平了餐巾后,拿起叉子想要叉一块酿青椒的时候,埃尔隆德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把夺过他的叉子。

“这是殿下最喜欢吃的,殿下还没到,格洛芬德尔大人请再等一等。”

埃尔隆德说完,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叉子还给格洛芬德尔。格洛芬德尔接过叉子后,怪腔怪调地学埃尔隆德说话:

“这是殿下最喜欢吃的,你们都不准动!”

格洛芬德尔模仿埃尔隆德的样子逗得埃克西里昂和加里安都笑得前俯后仰,一时间餐厅里热闹极了,这让刚开完会来到格洛芬德尔家的瑟兰迪尔一头雾水。埃尔隆德顿时又羞又恼,赶紧回到厨房去了。

“殿下,坐这里。”

加里安好不容易收起了笑,招呼瑟兰迪尔坐下来。

“你们在笑什么?让我也开心开心。”

瑟兰迪尔也是难得这么放松,和朋友们聊天。可是坐在对面的好朋友和自己手下的骑士还是笑作一团,完全没有办法正常地说话。

“殿下,今天的会议还顺利吗?”

加里安把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面,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国王对我和安纳塔在秋猎中的表现都很满意。接下来他将要任命我管理护国军队,让安纳塔管理财政。这也是我们父亲生前的职务。他希望在这两年内看到我们的成绩,然后会根据其他贵族和领主的投票来选择未来的王储。”

“可是国王这样的安排,对你很不利啊瑟兰,现在是和平年代,国王明显会更看重国库的管理。不过好在秋猎过后,很多贵族都开始青睐于你,否则如果真的按票选,这些贪图安逸的贵族们应该会偏向安纳塔多一点。”

“殿下,骑士这边你可以放心,秋猎过后,他们大多数人都以你为荣,愿意辅佐你登上王座。”

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分别和瑟兰迪尔交流了一下最近王宫里的一些势力的走向。不知不觉间,埃尔隆德已经把菜都上齐了。

“开饭啦!”

埃尔隆德抹着额头上的汗,心满意足地贴着瑟兰迪尔坐下来。

“辛苦了,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看着这一桌子的佳肴,真心地感谢埃尔隆德。

“为殿下,加叔,格洛芬德尔大人和埃克西里昂骑士做菜,是我的荣幸,一点都不辛苦。”

埃尔隆德微笑着说着,顺便也对着对面表情怪异的格洛芬德尔做了个鬼脸。

“不过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在猎场守林的那个侍卫自尽了,就死在猎场。殿下,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和安纳塔殿下有关?安纳塔殿下会不会已经知道是埃尔隆德进猎场救你了?”

埃克西里昂说完后,埃尔隆德举着刀叉,愣了很久,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对了埃尔隆德,你怎么知道瑟兰会有危险?是有谁给你通风报信吗?难道是这个侍卫?”

格洛芬德尔也觉得这事情有蹊跷,瑟兰迪尔和加里安也望着埃尔隆德,所有的人都在等他的答案。

“是林迪尔,林迪尔告诉我说殿下会有危险。你们应该知道他怀了安纳塔殿下孩子的事情,我给了他堕胎药,之后又给他了一些调理身体的补药。他感激我对他的帮助,所以透露了这个消息给我。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我这样擅自救他是同情心泛滥,甚至会危害到殿下。可是我想帮他,因为我和他是一样的,我知道做这份工作的辛苦和不易,尤其是他还要承受安纳塔殿下带给他身心的折磨。所以我帮助他了,他也以善意回应我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是说,我还是做错了?“

埃尔隆德见桌上的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沉重,他觉得自己肯定又闯祸了。

“我答应你们下次再碰到这种问题,绝对不会冲动了。我一定问过你们再行动。”

埃尔隆德赶紧道歉,可是还是没有一个人理他。最后大家反而是拿起了餐具,若无其事地吃起菜来。可是埃尔隆德没有胃口,他低着头,真诚地忏悔着自己的“错误”,虽然没有人告诉他到底错在哪里。

“你没有做错,埃尔隆德。你的确救了我一命。你之前对林迪尔做的一切也都没有错,你作为医者的仁心和善良都是没有错的。只是你觉得,林迪尔真的能全身而退吗?”

瑟兰迪尔说完,凝视着埃尔隆德的双眼。埃尔隆德看着那双湛蓝的眼睛,他不仅看到了美丽,更多的是苍凉。

“你做的每件事,都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埃尔隆德,在明霓国斯,会有不计其数的人为我和安纳塔的王途牺牲,我们的成功,是由他们的尸骨来铺路的。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做定论,因为林迪尔会不会背叛你,还是未知数。”

“他不会,从我见到他第一眼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心怀恶意的人。真的,你们相信我。”

埃尔隆德站了起来,他看着餐桌上的这几个人都只是沉默地吃着饭,没有人再多说什么。埃尔隆德恍然发现,他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明霓国斯的生活,他已经能体会到王室的勾心斗角,夺嫡的残酷,他以为猎场上的那些已经是最可怕的事情,过去了就没事了,但是现实是,他知道的,比冰山一角还不如。

“侍卫已经被灭口了,想必是他没记住埃尔隆德的相貌,没有了利用价值。至于林迪尔,我想我们也不用过于担心,他最多只能告诉安纳塔是埃尔隆德救了瑟兰而已。”

格洛芬德尔继续分析着,加里安和埃克西里昂也参与讨论,瑟兰迪尔也会适时地补充,只有埃尔隆德静默地坐在餐桌上,不吃饭,也不喝酒。他看着窗外从明媚的正午到了哀伤的黄昏,而餐桌上的讨论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加里安提议道,瑟兰迪尔点点头,起身向格洛芬德尔道别。埃尔隆德还是闷闷不乐地跟在瑟兰迪尔的身后,像是个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在走路一般。

在回王宫的路上,埃克西里昂和埃尔隆德坐在外面驾车,瑟兰迪尔和加里安坐在马车内。

“殿下,埃尔隆德他……”

加里安试图想为埃尔隆德解释点什么,不过瑟兰迪尔其实也并不介意,反而还能理解埃尔隆德的心情。

“我没有责怪他,在格洛芬德尔家的时候我就说了,埃尔隆德没有错,只是经过这件事情以后,他会和从前不一样了。加叔,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我懂他的心情。”

“殿下,其实是我对他的教育还不全面,这些事情应该是我来说我来做的,现在还要麻烦殿下来理解埃尔隆德,实在是我做得不够。”

“加叔,我真的不介意。你再道歉我可真要生气了。”

瑟兰迪尔微笑着牵过加里安的手,轻轻地握住。

“我从小在你的关爱下长大,你就是我的亲人,所以我相信你,也相信埃尔隆德。你们是我在这宫殿里最信任的人。即使你们做了一些事情,我相信你们的初衷都是好的。”

加里安感受着瑟兰迪尔温暖的手掌,看着他微笑的眉眼,他一切的善良和美好都像利剑一般戳中加里安的心。

春天,如果有来生,我愿意成为你的父亲,弥补我今生对你所有的亏欠。

格洛芬德尔的宴请过后,埃尔隆德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不再被自己失落的情绪左右工作的性质。清晨,侍奉瑟兰迪尔吃完早餐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拿着洗衣盆向洗衣房走去。

深秋的洗衣房里不如夏天时候的人多,整个洗衣房里只有林迪尔一个人静静地洗着衣服。埃尔隆德见到他那瘦削的背影,眼眶不禁微微发酸。

“早,林迪尔。”

“早,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放下洗衣盆,看着脸色红润的林迪尔,心里不住地感动。

“林迪尔,你看起来气色很好。”

“多亏你这段时间的照顾,真的很谢谢你。你是我来到明霓国斯以来,遇到的最好的人。”

林迪尔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也随之挂在了他的脸上。

“你也很好啊,如果没有你,瑟兰迪尔殿下真的会死在猎场里。”

“在瑟兰迪尔殿下登上王座前,他还会遇到很多危险。我希望你作为Alpha,能像之前一样,好好地保护他。”

林迪尔说完,走到埃尔隆德跟前,轻轻地抱住了他。埃尔隆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手尴尬地举着,身体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你是不是在深夜的时候,感觉到瑟兰迪尔殿下的寝殿外有人?”

林迪尔俯在埃尔隆德耳边轻声地说着,身上干净的青草气息萦绕在他们身边,让人又安静又舒心。

“是的,你怎么知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Alpha?”

“因为是我守在那里监视瑟兰迪尔殿下。我天生对信息素敏感,能感受到别人感觉不到的信息素。而你也应该知道,晚上的时候人比较疲劳,会比较容易散发出白天隐藏的信息素,他让我晚上监视瑟兰迪尔殿下,让我查明他的性征。安纳塔殿下怀疑瑟兰迪尔殿下是Omega很久了,我也感觉到了一点,可是一直不敢确认,直到我遇到了你。你警觉或者愤怒的时候,会有很少的信息素散发出来,我感觉到了,所以我也更确定瑟兰迪尔殿下的性征,只有Omega,才会需要一个Alpha的贴身侍从来保护,否则以瑟兰迪尔殿下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一个Alpha的保护。但是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告诉安纳塔殿下,我一个字都没有说。因为遇见了你,我又感受到了善良的力量。我愿意一直保留这个秘密,直到我生命的终结。我不后悔这个决定,因为这可能是我这一生,做得最有意义的事情。”

林迪尔说完,松开了抱住埃尔隆德的怀抱。埃尔隆德本能地抓住了林迪尔的手,他觉得林迪尔的话里有话,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可是林迪尔只是拨开了埃尔隆德的手,捧着洗衣盆离开了洗衣房。

他身上清新好闻的青草味,还静静地留在埃尔隆德的肩膀上。

在洗衣房和林迪尔聊天后的第三天,埃尔隆德依然是在洗衣房里,听到了林迪尔自杀的消息。

“太可怜了,听说那天晚上安纳塔殿下用尽了各种方式折磨林迪尔,他受不了了才自尽的。”

“唉,民间的说法的确没错,生得过于美丽的人,都不会太长寿。”

“太可惜了,他才刚成年不久啊!”

……

埃尔隆德淡漠地看了这些侍从一眼后,快步地离开了洗衣房。

他再也闻不到那股好闻的青草香气了。

林迪尔虽然只是安纳塔的贴身侍从,不过凡事只要沾上王储,都会传得特别快,连瑟兰迪尔都通过宫里的流言蜚语知道了这件事。

“唉,只可惜了埃尔隆德,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朋友。”

格洛芬德尔在瑟兰迪尔的书房里吃着糕点,无奈地摇摇头。瑟兰迪尔一把夺下他的糕点,不让他吃下去。

“哎你干嘛?”

“吃吃吃,你都不会饱吗?”

瑟兰迪尔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点烦躁起来。格洛芬德尔也被瑟兰迪尔搞得疑惑了,他仔细地凝视着瑟兰迪尔的脸,试图找出答案。

“你在担心你的小侍从?”

“我担心他做什么?”

瑟兰迪尔冷漠地反驳,却掩饰不住眼神里包含的心情。格洛芬德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刚才自己吃的糕点给瑟兰迪尔。

“呐,我花了大价钱让朋友从黄金森林带的,这糕点里有魔法,吃了会让人快乐起来。”

瑟兰迪尔接过了这块金黄色的糕点,若有所思地看着它。格洛芬德尔哼着小曲晃晃悠悠地走出了书房,不再打扰瑟兰迪尔沉思了。

林迪尔去世后的第二天,埃尔隆德顶着黑眼圈给瑟兰迪尔准备洗澡水。瑟兰迪尔还是像从前一样在边上安静地等着他。

他们之间的气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死寂。瑟兰迪尔忍了很久以后,还是开口了。

“我知道林迪尔的死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是这就是明霓国斯,在这里,我们做得每件事都不会完全地保护到每个人的利益,我们只能权衡利弊,保护到我们想保护的人。我不会阻止你伤心难过,我同样也会为他的牺牲感到可惜,可是我们不能永远沉浸在悲伤里,我们必须要立刻强大起来,只有我登上了王座,我才能保护所有爱我们的人。”

“是,殿下,我明白了。”

埃尔隆德抬起头,正视瑟兰迪尔的眼睛。可是瑟兰迪尔却不知为何躲开了。他走到床边,从床头柜上拿过格洛芬德尔给他的糕点。

“这是黄金森林的魔法糕点,吃了会让人开心起来。希望你吃了以后,能尽快地从悲伤中走出来。”

埃尔隆德双手捧着糕点,又看了看瑟兰迪尔,愣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吃啊,愣着干什么?”

“是,殿下。”

埃尔隆德紧张得一口吞了那块糕点。糕点里有着一层层的酥皮,其中有不甜不腻的奶香味道,咽下去以后,埃尔隆德感觉唇齿间都是甜蜜幸福的味道,心情真的像是被点亮了一样。

等一下……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一动不动地看着,看得瑟兰迪尔都有些脸红了。

“殿下,你是在关心我吗?”

“没有。你可以出去了。”

瑟兰迪尔说着,走到屏风后边准备脱衣服洗澡了。埃尔隆德终于鼓起勇气,牵着瑟兰迪尔的手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他的力气太大,瑟兰迪尔有些踉跄,差点跌进埃尔隆德的怀里,埃尔隆德伸手搂住了瑟兰迪尔的腰,他们离得那么近,只要再靠近一点点,他们就能亲吻到彼此的唇。

忽然,一股清新的气息散发在他们之间,像是千万棵树木花草集中在一起的植物的香气,仿佛是整片森林都围绕在他们周围。

那是埃尔隆德的信息素。他因为疲劳,也因为瑟兰迪尔的关心带来的心动,种种的原因让他没能控制住自己身体里散发出的味道。

“埃尔隆德,请你出去。”

瑟兰迪尔冷静地推了推埃尔隆德,这不轻不重的动作,彻底唤醒了埃尔隆德。

“是,殿下。”

埃尔隆德松开了抱着瑟兰迪尔的手,恭敬地退出了瑟兰迪尔的卧室。他背靠着卧室的门,静静地坐在门外,等待着他的殿下沐浴完毕。

而屋内的瑟兰迪尔,也和他一样背靠着门坐在地上。他们中间隔着门,心却忍不住彼此靠近。



#为考试攒人品发一更^_^~#

评论(34)
热度(56)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