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十二章 新年


年末的一个正午过后,格洛芬德尔在瑟兰迪尔的寝殿外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嗯,就是这里……埃尔隆德,再用力点。”

“是,殿下。这样行吗?舒服吗?”

“嗯……啊……轻一点……嗯,就这样,很舒服。”

“殿下你觉得可以了的话喊我,我会停下来。”

“嗯……先别停……你这些都是和谁学的?加里安吗?”

“这么秘密的方法,加叔是不知道的,是我Ada教我的。”

“真的很舒服。埃尔隆德,看来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寝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些许瑟兰迪尔细碎的呻吟声,听上去似乎是极其地满足。格洛芬德尔站在寝殿门口,为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欣慰之余,也觉得汗毛直立。

什么叫“殿下你觉得可以了的话喊我,我会停下来”?这事还能说停就停?好吧就算你埃尔隆德天赋异禀,但是“是我Ada教我的”又是什么情况?埃尔隆德你这种事情都是跟你Ada学的吗?

格洛芬德尔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想着,只要瑟兰迪尔幸福,不再压抑自己身体的欲望,能健康地生活,至于其他的,奇怪一点也无妨。

“殿下,把衣服穿上吧,别着凉了。”

“好。”

格洛芬德尔听见他们似乎结束了,他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确定好自己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异样后,轻轻地敲了寝殿的门。他才敲了一下,埃尔隆德就开了门,他看上去衣冠端正,神情也是泰然自若,丝毫不像刚刚经历过情事的样子。

这小子可以啊!

格洛芬德尔在心里默默地佩服埃尔隆德的定力,眯着眼睛对他微笑。埃尔隆德感觉格洛芬德尔的笑容十分诡异,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贵族大人脑子里又在盘算着什么。

“午安啊埃尔隆德,我找瑟兰迪尔殿下有点事情。嗯……我方便进来吗?”

“殿下在午休。”

埃尔隆德的表情有些为难,人也牢牢地挡住门缝。格洛芬德尔意味深长地笑着点了点头,那笑容里仿佛包含了一整个宇宙的信息量一般引人遐想。埃尔隆德看着格洛芬德尔扬起的嘴角,不禁不寒而栗。

他在笑什么?

“是格洛芬德尔吗?进来吧。”

瑟兰迪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埃尔隆德领了命令,只能松开了扶着门的手,让格洛芬德尔进屋。等着吃一肚子八卦的格洛芬德尔欢欣鼓舞地进了寝殿,却看到瑟兰迪尔安然地坐在书桌边看着文件,他看到格洛芬德尔后,回以他同样引人遐想的微笑。

“瑟兰,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格洛芬德尔。”

瑟兰迪尔嘴上说着不知情,脸上却一直挂着洞察一切的笑容。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在一旁看了很久的埃尔隆德倒是看不懂了。

“格洛芬德尔大人,我刚才在给殿下做肩颈按摩,现在按摩结束了,你没有打扰到我们。可是我还是希望殿下能再休息一会儿。对了,格洛芬德尔大人你要喝茶吗?”

“啊,啊好啊,整个明霓国斯,就数瑟兰这里的茶最香。哈哈。”

格洛芬德尔说完,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埃尔隆德领了命令后退出了寝殿,他刚关上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瑟兰迪尔的笑声。

他在笑什么?

埃尔隆德不是很理解瑟兰迪尔和格洛芬德尔之间的哑谜,不过瑟兰迪尔爽朗的笑声,比正午的阳光还要温暖。

殿下,真的希望你每天都能这样快乐。

“好了你别笑我了!你们说的这些话,任谁都会想歪的好吗!还有前些日子你发烧了,我也以为……”

格洛芬德尔懊恼地说着,甩了甩他那头漂亮的金色长卷发。瑟兰迪尔伸手握了握格洛芬德尔的手,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收了起来。

“我发烧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格洛芬德尔还是不相信,饶有兴趣地看着瑟兰迪尔的脸颊慢慢地泛红。

“至少没有你想到的那些。”

瑟兰迪尔说着,身体往椅背上躺。他闭上眼睛,似乎还能回忆起那天和埃尔隆德那个青涩的吻。

那是他第一次和人接吻。年幼丧父,又加上生活在波云诡谲的王城,他从来就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体验爱情,他高贵的王储身份让他不能追求自由的恋爱,他更做不到安纳塔那样仗着自己的地位到处沾花惹草,再加上他Omega的隐秘身份,所有的一切都让他失去了品尝爱情的机会。

然而埃尔隆德给他的这个吻,无疑敲响了他的心门。原来爱情,可以这么纯粹,这么美丽。

“唉,我现在可没有时间谈情说爱了。你呢?新年的阅兵你准备好了吗?”

格洛芬德尔打破了瑟兰迪尔的沉思。

“练兵不是一时的事情。Ada从前带兵的时候,没有一天是松懈的,现在我也是这样对他们的,我对他们严格,也对我自己严格。所以我不担心阅兵,我每天都在做同样的准备。”

“这倒是。可是我是管理节日庆典的,不能每天都做同样的准备啊!这一年里的节日就这么几天。越到冬天越忙,新年,接下去就是你的生日……维拉啊请把我带走吧!”

正当格洛芬德尔仰天长叹的时候,埃尔隆德端着茶进来了。

“殿下的生日要到了?”

“是啊想好给你的殿下送什么了吗?”

格洛芬德尔笑着问一脸茫然的埃尔隆德。

“还没想好,我都不知道殿下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埃尔隆德说着,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不过瑟兰迪尔现在却没心思关心自己的生日。

“我的生日倒是不急,我现在担心的是新年宴会前的比武。”

“瑟兰你担心什么?哪次不是你赢?”

格洛芬德尔说完,淡定地喝了一口热茶。埃尔隆德看了看他们两个,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殿下,格洛芬德尔殿下,过新年,为什么要比武呢?”

“明霓国斯每年新年都要进行阅兵和比武,庭葛是个尚武的国王,他觉得军事强大就是王权强大的象征。比武的话,针对的是全多瑞亚斯的贵族以及骑士。最后胜出的这名勇士,将和王储对决。当然了,贵族和骑士只是参与而已,不会真的和王储殊死搏斗,所以最后往往是王储之间的竞争。之前没确定王储的时候,竞争的贵族很多,安纳塔并不出彩,但是今年王储已经确立,形势可能有所变化,安纳塔也可能有新的对策。这次如果他再输,国王对他的期望可能会降低,我感觉他这次一定会做好充足的准备。”

“就怕他做的充足的准备,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阴招。”

瑟兰迪尔起身走到窗边,沉默了很久。格洛芬德尔也跟着起身走到他身边,搂过他的肩膀。

“怕什么,大不了我先解决了他。我不行的话,还有埃克希里昂。”

瑟兰迪尔知道格洛芬德尔在开玩笑,但是朋友的安慰还是给了他充足的力量和慰借。

“谢谢你格洛芬德尔,希望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埃尔隆德站在他们身后,静静地注视着他们的金发背影。

或许我没有资格进入比武,可是殿下,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会挺身而出。

新年如期而至,埃尔隆德为瑟兰迪尔穿上盔甲后,拿了一瓶药水给他。

“殿下,加叔说,为了保险起见,今天你得喝抑制剂,为确保上次你强压下去的情欲不在今天发出来。”

瑟兰迪尔接过了抑制剂后,爽快地喝完了。埃尔隆德看着他上下翻动的性感的喉结,心里还是不住地为他难过。

“埃尔隆德。”

“殿下什么事?”

瑟兰迪尔舔了舔唇边的药水后,慢慢地靠近埃尔隆德,双手捧着他的脸,唇轻轻地吸吮上了他那刚问完问题,微微张开的双唇。

很青涩,很简单的吻,埃尔隆德甚至还尝到了瑟兰迪尔嘴唇上苦涩的抑制剂,可是这一切的不尽完美都影响不了他此刻的幸福和甜蜜。

瑟兰迪尔想要告诉他,他吻他,只是因为想吻他,和是不是在发情期无关。

“为我加油吧。”

瑟兰迪尔说完,走过埃尔隆德的身边,推门离开了寝殿。埃尔隆德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瑟兰迪尔的身后。

殿下,如果时间静止,我愿意我们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新年活动正式开始,埃尔隆德和加里安站在贵族们的后边,看着瑟兰迪尔意气风发地带着多瑞亚斯的战士们走着整齐的方队,他领兵的气势宛如欧瑞费尔亲王,战事爆发时,敌人甚至听到他的名字就闻风丧胆。

而坐在高台上的庭葛,更是对瑟兰迪尔青睐有加。

“陛下,春天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有亲王当年的影子了。”

美丽安由衷地赞叹着,庭葛凝视着瑟兰迪尔挺拔的身姿,猛地干掉了杯中的酒,然后俯身和美丽安耳语。

“他比他Ada更优秀,他不是亲王,而是多瑞亚斯未来的国王。”

庭葛说完,站起身给瑟兰迪尔鼓掌,所有在场的人都随着国王一同起身鼓掌,美丽安也适时地提起裙子站起来,站在国王身边为王储鼓掌。优雅知性,母仪天下。

安纳塔非常迫切地想知道国王对王后耳语的内容,迫切到想拉着王后愤然离场,或者一箭射死在台下万众瞩目的瑟兰迪尔。

珍惜你现在的风光吧,我亲爱的Omega弟弟。


—tbc—

#接下来的情节可能会爆字数,所以先卡在这里了(众人:越更越没有诚意!哼!茶:嘤嘤嘤嘤嘤我一定赶紧码#

评论(32)
热度(60)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