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十三章 比武

阅兵结束后,新年比武正式开始。国王没有耐心看完整个比武过程,于是便中途和王后一同离开了高台到宴会厅休息,高台上只剩下了瑟兰迪尔和安纳塔两个人。

“阅兵仪式很精彩,瑟兰迪尔殿下。但愿战争真的来临之时,这些战士也能像现在这样气势如虹。”

安纳塔虽然微笑着向瑟兰迪尔表示钦佩,可是这话里的弦外之音谁都听得明白。瑟兰迪尔低头浅笑了片刻后,直视着安纳塔的眼睛回应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战争永远不要降临在多瑞亚斯。相信安纳塔殿下和我是一样的想法是不是?”

“是的,瑟兰迪尔殿下。让我们为和平干杯!”

安纳塔只得顺着瑟兰迪尔的话头接下来,他貌似谦和地给瑟兰迪尔斟酒,紧握酒瓶的青筋爆出的手出卖了他内心的愤怒。瑟兰迪尔仍然微笑着和安纳塔碰杯,饮酒,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我想下去休息一下,瑟兰迪尔殿下,失陪了。”

安纳塔放下酒杯,起身和瑟兰迪尔道别。瑟兰迪尔优雅地举高酒杯,目送着安纳塔走下高台。直到安纳塔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瑟兰迪尔才起身,活动活动身体,如释重负地从高台上下来。

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下楼后,和一起看比武的加里安一起绕到人群外面,走进武场的休息室。

瑟兰迪尔正在休息室里自己脱盔甲。

“殿下我来吧。”

瑟兰迪尔见埃尔隆德来了,便从善如流地让他来侍候自己。脱去了沉重的盔甲后,瑟兰迪尔显得柔软了许多,没有了阅兵时候那种号令天下的模样。

真实的瑟兰迪尔到底是什么样的?到底是孤傲冷峻,高不可攀的王储,还是温暖可人的,甚至有些脆弱和无助Omega?

或许这些矛盾的点拼凑在了一起,就是最真实的瑟兰迪尔,别人无从知晓,可是埃尔隆德却尽收眼底。

脱完盔甲后,瑟兰迪尔疲惫地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埃尔隆德,我的背还是有些酸疼。”

埃尔隆德没有回应瑟兰迪尔,而是默默地走到他背后,对着他熟悉的几个穴位开始按摩。瑟兰迪尔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埃尔隆德的手背上,始终都没有放下来。

瑟兰迪尔不是不会累,只是找不到能让他安心休息的人。

加里安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这样默契的他们,不知道该欣喜,还是担忧。

午餐过后没多久,比武活动有了结果。埃克西里昂爵士摘得了桂冠,得到了和王储对决的机会。

“陛下,埃克西里昂爵士是瑟兰迪尔殿下的手下,他们熟悉彼此的招式,这样的比赛没有意思,不如由我先来挑战,希望能带给陛下惊喜。”

“有意思。那就让安纳塔先挑战我们的骑士。”

庭葛此刻对安纳塔刮目相看,脸上的笑意一直都在。安纳塔向国王行礼后,进休息室换上盔甲。

王储的盔甲和其他贵族的不太一样,除了护身和护腿的盔甲之外,还有一个几乎密闭的头盔,戴上以后甚至不能辨别相貌,连发丝也没有露出分毫。安纳塔换上王储的盔甲后,走出休息室向国王,王后以及所有来宾挥手致意。

瑟兰迪尔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埃克西里昂,在心里默默地祈求自己的骑士平安。

王储和骑士对决时,全场的来宾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安纳塔的杀气十足,每一剑都丝毫不留情面,直戳埃克西里昂的要害。关心王室军队的人都知道埃克西里昂爵士的剑法只有瑟兰迪尔殿下能够比拟,可是如今安纳塔也能和埃克西里昂对战数个回合,埃克西里昂甚至还有点招架不住。

“看来赠礼这次的确是用心了。”

庭葛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仿佛就是一个为孩子的进步高兴的父亲。

“是的陛下,我也感到非常的意外。多瑞亚斯能有两个同样剑术优异的王储,真是陛下的福气。”

美丽安说着,眉梢眼角带着欣喜,衷心地为庭葛感到高兴。可是庭葛却没有接王后的话,而是转过脸看了看瑟兰迪尔。

“春天,你是不是感觉到压力了?”

“是的陛下,不过我不惧怕挑战。”

“好,我就希望听到这句话。”

庭葛说完,继续观看比武。埃克西里昂知道自己的能力可能战胜不了安纳塔,没过多久便识趣地向王储认输了。不过骑士的认输丝毫不影响这场对决的精彩程度,在场所有的来宾几乎都同时起身为王储和骑士鼓掌。

瑟兰迪尔在掌声中走下高台,到休息室换上盔甲,准备迎接安纳塔的挑战。正当埃尔隆德准备给他更衣的时候,埃克西里昂匆匆地跑进了休息室。

“殿下你千万小心,我觉得刚才和我对决的,不是安纳塔殿下。”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和加里安都惊愕地看着骑士,不过埃克西里昂的眼神和表情极其地严肃和认真,完全不像信口开河的样子。他向瑟兰迪尔行礼过后,离开了休息室。

“埃尔隆德,你觉得刚才安纳塔殿下的剑法怎么样?”

瑟兰迪尔整了整盔甲后,问埃尔隆德的意见。

“很奇特,可能安纳塔殿下学了明霓国斯之外的剑法。”

埃尔隆德说完,给瑟兰迪尔戴上了头盔。头盔把瑟兰迪尔的五官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有那双湛蓝的眼睛依旧是那么坚定和勇敢。

“殿下,我相信你。”

埃尔隆德在瑟兰迪尔耳边低语,瑟兰迪尔点了点头,转身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走向武场。

而此时安纳塔也从休息室走了出来。他们彼此行礼后,开始了最让人屏息期待的王储对决。

之前的胜利无疑让安纳塔非常的自信,他面对瑟兰迪尔的时候攻势更加猛烈,但是剑法较之前却凌乱了许多,力道和速度都差强人意,可是即使如此,瑟兰迪尔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一股火焰的气息随着安纳塔挥舞的长剑萦绕在瑟兰迪尔身边,这股压制性的Alpha信息素像极速生长的藤蔓一般捆绑住了瑟兰迪尔的手脚,他喘着粗气,用尽全身的力量抵御安纳塔那一剑又一剑毫不留情的刺杀。不知几个回合过后,瑟兰迪尔精疲力尽地单膝跪下,长剑在此刻不是武器,反而成了拐杖。

庭葛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站了起来,所有的来宾也几乎哑然,但是沉默片刻后,全场再次响起了比之前更响彻云霄的掌声。

胜者为王,掌声从来都只为战胜者而响起,至于取得胜利的方法,不会有人在乎,也不会有人知道。

瑟兰迪尔咬牙看着向全场挥手致意的安纳塔,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他从来没有一刻是这样的难堪和绝望。

埃尔隆德揪心地看着跪在武场中央的瑟兰迪尔,他不敢猜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怕一切都像他猜测的那样。他多想走到瑟兰迪尔身边扶起他,带他离开武场,甚至离开明霓国斯,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远远地站在休息室门口,等待他的王储挺过那可怕的失败,一步步走向他。


—tbc—

评论(44)
热度(62)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