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十四章 抉择


“怎么?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吗?瑟兰迪尔殿下?”

安纳塔嘲讽地笑了笑,然后弯下身,像邀舞一般朝着瑟兰迪尔伸出了手,这场景像极了贵族舞会上Alpha邀请心仪的Omega共舞的场景。他的动作让在场的贵族们哗然。瑟兰迪尔承认自己此刻非常的虚弱,他只能忍下满腔怒火,抓着安纳塔的手站起来。安纳塔拉着瑟兰迪尔的手,高高举起,向全场的来宾示意。

就在此时,庭葛对着台下举起双手,示意全场安静。安纳塔赶紧紧张地甩开了瑟兰迪尔的手,望着高台上的国王。

“这场比赛十分的精彩,但是我还没有尽兴,我觉得王储们还没有赛出自己的真实水平。我建议,王储对决采取三局两胜!在座的各位!你们愿不愿意再次感受多瑞亚斯未来国王的实力?”

庭葛话音刚落,武场上的来宾们纷纷欢呼着再赛两场,庭葛对贵族们的反应非常满意,他摇摇晃晃地站在高台的边缘,举手示意。武场的鼓手接到国王的指示,为第二场比赛的开始鸣鼓。

“陛下,我看春天似乎有些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美丽安起身扶着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庭葛提议道。庭葛醉得厉害,一直挣扎着不让美丽安碰他。他走到高台的最前沿,手臂交叉做停止的姿势。

“休息半小时后,比赛开始!”

庭葛说完后,踉踉跄跄地走下了高台。美丽安极力忍受着庭葛身上的酒味,耐心地照顾他下楼。

站在武场中央的瑟兰迪尔和安纳塔向彼此行礼后,也回到了各自的休息室,准备接下来的比赛。

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休息室的,他只觉得耳边所有的声音都很飘渺,像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一般,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人和物都变得模糊不清,他整个的灵魂,似乎已经遗落在了武场上,再也找不回来。

“殿下,殿下你看看我。”

埃尔隆德心疼地脱去瑟兰迪尔的头盔,他捧着瑟兰迪尔的脸颊,轻柔地抚摸那细致的皮肤。瑟兰迪尔用着失焦的眼睛望着他,可是怎么也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轮廓。

“殿下,把这个喝了,喝了就没事了。”

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右手拿着抑制剂的药瓶小心地抵在他的唇边,左手不断地抚摸瑟兰迪尔的背部,试图让他放松下来。瑟兰迪尔恍惚地喝掉了抑制剂后,终于清醒了过来。

“殿下,安纳塔殿下是不是用信息素逼迫你发情,才让你输了比赛?”

加里安说着,拉过瑟兰迪尔的手为他诊脉。

“是。如果不是提前喝过一瓶抑制剂,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瑟兰迪尔轻轻地推开了加里安为他诊脉的手。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后,又再次起身,把桌上的头盔拿在手里准备戴上。

“殿下你不能再参赛了,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继续上场,肯定还会被安纳塔殿下的信息素影响,你仍旧不会胜利的。”

埃尔隆德伸手抢过瑟兰迪尔手中的头盔,刚刚清醒的瑟兰迪尔,甚至连个头盔都抱不牢。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投降吗?放弃吗?埃尔隆德,安纳塔已经知道了我的性征,我很快就会失去我拥有的一切:第一件,就是比武的失败。我不能输,我不能让他得逞,至少现在不行。”

瑟兰迪尔倔强地伸手要抢头盔,可是埃尔隆德眼明手快地把头盔往身后一扔,把冲向自己的瑟兰迪尔紧紧地搂在怀里。瑟兰迪尔柔软的身体就这样在他的怀里奋力地挣扎着,埃尔隆德不敢太用力怕弄疼他,可是又想赶紧让他安静下来,情急之下,他只能拥吻住这个在他怀里不停乱动的人。

突然,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所有的感官,只剩下了口中药的苦味和彼此身上的气息。瑟兰迪尔的整个身体都在埃尔隆德的怀抱里,无论是温暖的胸膛还是紧实的腰部,都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还有他那柔软甜美的嘴唇,那么亲昵地和他的唇齿相依,埃尔隆德简直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拥有瑟兰迪尔的欲望。

可是他不能,他甚至连信息素都不能泄露半分。他松开了自己抱着瑟兰迪尔的双臂,离开他直到留出了一个安全的距离,再次单膝跪下。

“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往后退了一步。

“殿下,请让我为你参赛,我一定拼死,把属于你的荣耀还给你。”

“不可以埃尔隆德,这太危险了,一旦被发现,你必死无疑,我不能让你为我冒险。这是我自己的荣耀,我必须自己争取。”

瑟兰迪尔扶着埃尔隆德想让他站起来,可是埃尔隆德怎么都不动,眼睛牢牢地凝视着瑟兰迪尔的双眼。

两条清冽的泪痕已经挂在了埃尔隆德那英俊的脸上。这是他第一次为瑟兰迪尔流泪,也可能将是最后一次。

“殿下,我这样做的确很冒险,不过安纳塔殿下可以找替身上场,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万一我成功了,比武的胜利依旧属于你,如果我不幸被发现了,我也不会后悔。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我说了不可以,埃尔隆德你听不明白吗?”

瑟兰迪尔咬着牙对着埃尔隆德低吼,生怕自己的声音大了隔墙有耳。

“殿下,秋猎的时候,我已经救过你一次了,我已经体现了我的价值,所以这一次,无论我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觉得没有遗憾了。”

“埃尔隆德你是不是疯了!”

站在一边沉默了许久的加里安终于发话了。他气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一把把埃尔隆德拖起来,恨不得扇他一个耳光把他打醒。埃尔隆德使劲地推开加里安,气愤又不解地看着他。

“加叔,你到底在怕什么?上次殿下发烧,你害怕我受罚,今天我要代替殿下比武,你又来阻止我。你明知道我来明霓国斯就是为了保护殿下,可是为什么当我想为殿下做些什么的时候你总是缩手缩脚的?”

“因为你也是我的孩子!你和殿下,我都把你们当我的亲生孩子一样看待!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受伤害,在我心里,你们没有贵贱之分,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加里安情绪激动地对着他们说着,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泪痕。他的眼睛牢牢地看着他们,嘴里还是不停地念着: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加叔,加叔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和你说话。”

埃尔隆德羞愧地抱住了加里安,瑟兰迪尔在一边凝视着加里安的泪眼,除了感动之外,更多的是震撼。

他从来没有见过加里安这样失控过。从小到大,再危险的情况下,加里安都没有这样失态,但是这次为了埃尔隆德,他瞬间就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埃尔隆德,你不能为我冒这个险,哪怕为了加叔,你也不能为我参赛。”

瑟兰迪尔趁势劝说埃尔隆德,可是埃尔隆德去意已决,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他捡起了地上的头盔戴在头上,在瑟兰迪尔面前张开了双臂:

“殿下,我请求你,为我穿一次盔甲。”

瑟兰迪尔低着头静默了很久,终于还是答应了埃尔隆德。加里安不忍心看这样的画面,直接走出了休息室。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细心地为他披上盔甲的样子,心里的幸福远远多过了对比赛的惶恐。

“太紧吗?”

瑟兰迪尔在为埃尔隆德绑盔甲的时候问他。

“不,正好。”

埃尔隆德轻声地回应他,他的嘴角上扬着,眼泪却不断地打湿他的笑容。瑟兰迪尔最后给了他一个吻后,他们听见了休息室外的鼓声已经响起。

埃尔隆德轻轻地推开瑟兰迪尔,提起了长剑,走进武场。这是他第一次站在这么大型的竞技场的中央,他几乎紧张得双腿打颤。不过当他看到安纳塔的那一刻,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一切的紧张情绪因为仇恨而烟消云散。

安纳塔,你曾经对瑟兰迪尔殿下所做的一切,今天我都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埃尔隆德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有这么重的杀气,他的剑像带了电光石火一般明晃晃地像安纳塔刺去,可是安纳塔的身手非常老练,埃尔隆德就像埃克西里昂一样,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埃尔隆德死死地直视着安纳塔的眼睛,而安纳塔也是一样,不过安纳塔的眼神似乎不像他一般杀气十足,反而有些迷茫和不解。

他发现我不是瑟兰迪尔殿下了。

埃尔隆德绝望的笑容隐藏在了头盔里。他奋力地用剑刺向安纳塔,想把一切的愤怒和悲痛都化作手中的舞剑的力量。安纳塔的招数突然出现了变化,虽然和刚才的不一样,但是对埃尔隆德而言却异常地熟悉。

这是瑞文戴尔的剑法!安纳塔怎么可能会瑞文戴尔的剑法?!

埃尔隆德惊讶过后,很快醒悟过来原来对方不是安纳塔,两个王储都没有上武场。可是即使拆穿身份的危险没有了,比武的危险仍然存在。他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更何况这个人对瑞文戴尔剑法的理解远在埃尔隆德之上,不过奇怪的是,这个人始终没有痛下杀手,而是像平日练剑一般和埃尔隆德对抗,几个回合过后,对方居然主动认输,向国王示意需要休息。

半醉半醒的庭葛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比赛会进展到这样的局面,他意兴阑珊地挥挥手,示意王储们休息,武场上的来宾们也开始议论纷纷。

埃尔隆德向对方行礼后,往休息室走去。而对方却没有立刻走开,而是目送埃尔隆德离开后,自己才默默地离开武场。

那名神秘的武士回到休息室后,立刻遭到了安纳塔不留情面的指责和谩骂,但他始终沉默不语。

“你说过瑟兰迪尔是你的仇人,可是为什么在你可以动手的时候你又退缩了!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安纳塔大声地质问着,可是武士依然不予理会。不知什么时候,美丽安匆匆地赶到了休息室,使劲地砰上了休息室的门。

“安纳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急于求成,我说过关于瑟兰迪尔的性征,春天时候洛瑞恩的联姻活动自然会揭晓答案,现在你这样贸然地找人代替比武,又用信息素逼瑟兰迪尔失败,这样反而也暴露了你自己的不良居心!而且万一国王发现你在比武上作弊,他一定会盛怒,他最见不得武学上的事被玷污!国王最近对我也不太满意,你这样草率行事总有一天会连累到我!你的Ada就是因为暴露了自己夺权的念头才会被国王暗杀,我不希望你走你Ada的老路!而且现在国王明显偏袒瑟兰迪尔,你更加不能操之过急!”

“为什么我急于求成?就是因为国王偏袒瑟兰迪尔,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有瑟兰迪尔死了,我才能登上王座,完成Ada的遗愿。王后殿下,您为什么这样犹豫彷徨?您是不是心软了?”

“我不会心软的。自从庭葛把那女婴抱回来,封她为多瑞亚斯未来的女王,又逼迫我放弃生育只成为她一个人的母亲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死了。”

美丽安面无表情地说着,依旧优雅地提着裙子起身。离开休息室前,他看了那个武士一眼。

“既然做了,就要做得干脆利落。下一场比赛,我希望你能杀了瑟兰迪尔殿下。如果成功了,我们会护送你离开明霓国斯。”

武士向王后点头示意后,起身离开了休息室,准备好参加最后一场比武。

—tbc—

#又不知不觉埋了包袱……期待有小伙伴能一个个拆开吧^_^#

评论(57)
热度(59)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