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十五章 意料之外

埃尔隆德像瑟兰迪尔一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休息室的。他不断地回想比武时候发生的一切,可是没有一个细节是他想得明白的。他只知道自己要回到休息室,要回到他最爱的人们身边。

当他推开休息室门的那一刻,得到的是瑟兰迪尔的拥抱。

“我不能出休息室,看不到你比武。总算谢天谢地你回来了。”

瑟兰迪尔不停地抚摸埃尔隆德的背脊,仿佛在爱抚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埃尔隆德脱下那沉重的头盔扔在地上,然后抱紧了瑟兰迪尔,狠狠地吻上了他那柔软甜蜜的唇。单纯的亲吻表达不了埃尔隆德此刻复杂的心情,当深吻到动情处的时候,他不知不觉地咬破了瑟兰迪尔的嘴唇。瑟兰迪尔吃痛地呻吟了一下,本能地推了推他,可是埃尔隆德更用力地抱紧了他,此刻的他不想离开瑟兰迪尔,一秒都不可以。

直到他尝到了瑟兰迪尔唇上甜腻的血味,才彻底地清醒了。他松开了自己紧紧抱着瑟兰迪尔的双臂,心疼地用拇指擦过瑟兰迪尔那被他咬破的嘴唇。

“殿下对不起……”

“没关系,一点都没关系,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抿起了嘴唇,不让埃尔隆德看到自己的伤口。他们相视而笑后,再次紧紧地相拥。埃尔隆德恨不得时间能够停止下来,让他再多抱一会儿他心爱的殿下,哪怕只是多个几分几秒,都让他无比的幸福。

“对了埃尔隆德,为什么安纳塔没有发现我用了替身?他没有理由不在这个时候趁热打铁揭穿我的性征。”

瑟兰迪尔离开了埃尔隆德的怀抱,不解地问他。埃尔隆德看了一眼加里安,全程观看比武的加里安此刻却不发一言。

“殿下,那个和我比武的人不是安纳塔,他也用了替身。只是这个替身很奇怪,他故意让着我,而且他用的还是瑞文戴尔的剑法。加叔,你知道瑞文戴尔有这样武艺高强的人吗?”

“我只是个药师,我怎么可能知道。埃尔隆德,接下来最后一场比赛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很可能只是侥幸,或许安纳塔殿下也在试探我们。”

“加叔,埃尔隆德,既然对方没有恶意,那接下来我自己上场吧,我不想再让埃尔隆德冒险……”

瑟兰迪尔说着,捡起了地上的头盔准备戴起来。

“你上场才是冒险!”

加里安情急之下大声地朝着瑟兰迪尔吼道,那突如其来的大声响得甚至都吓到了瑟兰迪尔,埃尔隆德也觉得加里安的表现非常奇怪,他像是隐藏了什么心事,但是又不能告诉他们。

“加叔你为什么这么说?”

瑟兰迪尔说着,走近了加里安。加里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低着头轻声地回答面前的王储。

“殿下我其实是想说,对方可能发现了比武的人不是你,又不想伤及无辜,所以放了埃尔隆德一马。但是如果你真的上场了,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

“那又为什么要用瑞文戴尔的剑法来试探埃尔隆德?或者他们察觉到代替我上场的是埃尔隆德所以用他家乡的剑法试探他?他们有可能这样做,他们会调查我身边所有的人的背景。加叔,埃尔隆德有危险,我不能让他一再地为我冒险,就像你说的,我们都是你的孩子,我们在你心里没有贵贱之分。对我而言我也是这么想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埃尔隆德已经为我努力过了一次,现在我要自己把属于我的荣耀夺回来。”

瑟兰迪尔阐明了自己的想法,以为加里安能像以前一样理解他,可是这一次加里安非但没有理解,反而还毫不留情地反驳了他。

“所以殿下你是想那些为了你的王途牺牲的人都白白牺牲吗?对,埃尔隆德和你在我心里都是我的孩子,但那只是对我而言。可是当下,你还是王储,王储的生命本来就是比其他人高贵的,如果今天你为了保护埃尔隆德牺牲了,你对得起那些为了让你登上王座而牺牲的人吗?作为未来的王者,我希望你能果敢,利落,懂得取舍,而不是像个Omega一样感情用事!”

加里安厉声地指责着瑟兰迪尔,说得瑟兰迪尔哑口无言的同时,又是无比的心寒,尤其是他还用了性征作比喻,几乎是压垮了瑟兰迪尔的自尊和骄傲。他凝视着这个看着自己长大,对自己宠爱有加的长者,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用权力打压他吗?他做不到,他从小就把加里安当作自己的Ada,他是他在明霓国斯唯一的亲人。

在一旁的埃尔隆德更是不知所措。正当他们三个各自怀有心事沉默不语的时候,休息室外的鼓声响起,而瑟兰迪尔这时候再穿盔甲已经来不及了,埃尔隆德戴上头盔,头也不回地迈向武场。

“殿下,希望你冷静下来以后,能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加里安说完,走出了休息室观看比武。瑟兰迪尔静静地坐在休息室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比武正式开始,埃尔隆德不再想之前的那场比武和休息室里发生的争执,只是专心地挥舞着长剑,用尽自己的力量打败对方。对方依旧是那个神秘的武士,他舞剑的动作和招式比之前的那场比武更加的柔和,埃尔隆德甚至觉得武士根本不想比武,所有的一切都是做给国王和其他贵族的一场戏。

既然你不想赢,那我就成全你。

埃尔隆德终于不再忍让,一剑刺向了武士的喉部,武士本能地向后倒在了地上,象征尊严的长剑也落在了地上,发出了落寞的响声。

埃尔隆德拿着剑指着武士,凝视着他黑色的眼睛。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武士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含着泪一般。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埃尔隆德殿下。”

武士说完,捡起剑站了起来。输赢已成定局,国王欣喜地起身鼓掌,瞬间武场热闹非凡。埃尔隆德和武士回到休息室,换瑟兰迪尔和安纳塔走上高台,向国王和所有来宾致意。

埃尔隆德趁着所有人都在庆贺的时候跑去贵族中间找了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出来。

“我们必须在安纳塔殿下之前找到那个武士,不能让他被安纳塔灭口。”

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默契地对视一眼后,穿过人群冲到了武场外。埃尔隆德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脑海里不断地回响武士那沧桑又哀愁的声音。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埃尔隆德殿下。”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喊我殿下?

埃尔隆德的脑子没有一刻不在思考,他开始回忆第一次见到武士,到最后他倒在地上说的话,所有的一切都是无解之谜,毫无头绪。他就这样恍恍惚惚地回到了休息室,加里安看到他后,和之前瑟兰迪尔一样紧紧地抱住了他。

“感谢维拉,这一切都结束了。”

埃尔隆德拍着加里安的背,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加叔,这一切真的都结束了吗?

而在武场外,埃克西里昂和格洛芬德尔骑马追逐了武士数十公里,几乎快要把他跟丢,武士非但剑术一流,连骑术也是一等的好,要不是他故意停下来,他们根本不可能追到他。

“你们不用费心追我了,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再来明霓国斯,你们,以及你们认为的你们的敌人,都不会和我有任何交集。”

武士说完,掉转马头准备离开。

“我们只想谢谢你。”

格洛芬德尔在武士的背后喊道,武士没有再回头,他抽了一记马鞭,消失在马蹄扬起的尘埃里。

—tbc—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圣诞肉,但是这段情节又必须走,唉……或许我们能约一发元旦肉?然后武士的身份……抱歉这章还是没有揭秘嘤嘤嘤嘤大家愿不愿意再等等我呜呜呜(圣诞更写成这样也是没谁了,顶锅盖逃走了)#

评论(55)
热度(61)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