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王途(ET,ABO)

第十七章 礼物

几点了?我睡了多久?

瑟兰迪尔用双手撑着床起身,但是下身的疼痛又逼得他重新躺了下去。窗帘把窗外的光遮得严严实实,他无从知道现在的天色如何。他微微地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像往常一样穿着干净的睡衣。他掀开被子,环顾了寝殿四周,发现周围的一切也都像平时一样整洁。

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身上的感觉却提醒着他昨夜和埃尔隆德那疯狂的情事。瑟兰迪尔一想到昨晚他们之间那些露骨的情话和令人神往的快感,就觉得脸颊烧得发烫,但是身体却一直发着虚汗。

我这是怎么了?

他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摸到了那滚烫的温度,才知道自己发烧了。可是知道自己生病的那一刻,他丝毫没有关心自己,而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埃尔隆德。

陛下和加叔不会又要责怪他了吧?这不是他的错。

他忍着初尝情事的疼痛,勉强自己从床上起来,甚至连衣服都不换就想出门,他刚开门,就和埃尔隆德撞了个满怀,差点打翻埃尔隆德端来的汤药。

“殿下你怎么起来了,快躺回去。”

埃尔隆德把药碗放好后,扶着瑟兰迪尔躺回床上。瑟兰迪尔凝视着埃尔隆德,而埃尔隆德却一直低着头,他们的眼神始终没有对上。

“我发烧了,你怎么和陛下和加叔解释呢?”

“陛下刚派人来问过了,我告诉他你昨天比武累了,又喝了太多酒,所以有些热度。陛下没有起疑,殿下放心吧。”

埃尔隆德说着,替瑟兰迪尔掖了掖被子,那温柔的模样,完全不似昨夜的大胆和疯狂。瑟兰迪尔咬牙忍痛躺上床以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发现没有伤口。埃尔隆德看到了瑟兰迪尔的这个动作,但是他却假装没有看见。他还是恭敬地把退烧药端了过来,轻轻地吹着勺子里的药,然后用唇轻碰了下,觉得不烫了,再喂给瑟兰迪尔喝。

“殿下,该喝药了。”

“嗯。”

瑟兰迪尔说着,轻启了唇等待埃尔隆德喂他。他们就这样默不作声地喝完了药,谁也不知道该怎样打破沉默。

“殿下你不用担心,你身上的热度不是很高。其实你会发烧,可能是因为……因为第一次的缘故,再加上你喝酒和疲劳……”

埃尔隆德红着脸说完这些话后,赶紧起身转身把药碗放到桌子上,不敢直视瑟兰迪尔的脸。

其实昨天晚上,对于埃尔隆德就像一场梦一样。初次经历情事的他从来不知道,这原来是一件这么美妙的事情。虽然他之前没有碰过其他Omega,但是他明显感觉到瑟兰迪尔的种种表现都显示出他其实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他珍惜这样纯净的瑟兰迪尔,一再地小心,可是还是把他弄得发了烧,而瑟兰迪尔刚刚坐到床上后发出的一丝极轻的呻吟,也让埃尔隆德瞬间明白,其实昨天晚上他就已经弄疼了瑟兰迪尔,只是可能因为过于兴奋和紧张,才没有在当下感觉到疼痛而已。

“总之一切还是我不好,如果我……我有经验的话,就不会让你生病了。”

埃尔隆德鼓足勇气说完,转过身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静静地看着他,脸颊红红的,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没关系埃尔隆德,其实我没有不舒服,真的。”

瑟兰迪尔说着,钻进了被窝里不再看埃尔隆德。他习惯性地把手伸到枕头下面,却摸不到他Ada送他的匕首。

“埃尔隆德,我的匕首呢!”

瑟兰迪尔焦急地从被窝里坐起来,甚至不顾身上的病痛就下了床。埃尔隆德赶紧走过去抱住他,不想让他再着凉。可是当他们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沉默了。他们一个人忘了要给对方保暖,另一个人忘了自己要找匕首,他们就这样贪恋着彼此的温度,紧紧地相拥。

“殿下,我爱你,我不想你以后再这样担惊受怕地睡觉,我希望以后,我能时时刻刻都陪伴在你的身边,甚至是深夜。秋猎的时候,你问我要什么奖励,现在我想好了,我想做你的匕首,我想让你在我的保护下安睡。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想陪着你睡只是想保护你,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随时赶我走……”

“我为什么要赶你走?”

瑟兰迪尔轻声地打断了埃尔隆德那连珠炮一般的告白和承诺。埃尔隆德欣喜地抱紧了瑟兰迪尔,手掌不停地抚摸他顺滑的金发。他想永远就这样把瑟兰迪尔拥在怀里,一刻也不放手。他们享受着此刻的静谧和美好,直到寒冷让瑟兰迪尔抑制不住咳嗽,埃尔隆德才赶紧放开他,扶着他躺回了床上。

“我答应你,可是你得先把匕首还给我。”

“是,殿下。”

埃尔隆德说着,起身从柜子里拿出匕首还给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躺在被窝里,轻轻地抚摸着刀柄和冰凉的刀背,像是在抚摸一件珍宝一样。

“这是我Ada送我的生日礼物。那时候我还小,只有10岁,按理说是不应该有这样危险的礼物的,但是我Ada执意要给我。他说,春天,你未来的日子将无比艰险,如果将来有人要伤害你,你就拿这个匕首去刺他,在Ada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这把匕首就是我,就好像Ada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春天一样。后来,Ada去世了,我才明白当时的他可能预知到了我将来会走的道路。多瑞亚斯王族的Alpha都有自己的魔法,Ada的魔法就是预知未来,他知道得很多,但是也是最不快乐的人。我一直把这把匕首放在枕头下面,因为晚上是我最脆弱的时候,我不知道门外有谁会进来夺走我的性命而我甚至都还在睡梦中。刚开始的时候,我经常在深夜时候割伤自己,扰得加叔没睡几个安稳觉。但是后来我习惯了,不摸着匕首,反而睡不好。当然……昨天除外。”

瑟兰迪尔说完,低下头浅浅地笑了,埃尔隆德却心酸地快要落泪。他俯下身,找到瑟兰迪尔的唇,跪坐在床边吻他。

他又一次尝到了瑟兰迪尔口中汤药的苦涩味道。记得第一次接吻,他也尝过类似的苦味。他记下了这个味道,手掌轻搂住瑟兰迪尔的后脑勺,更用力地深吻他,直到再也尝不到那股药味,才放开了他。

“殿下,虽然欧瑞费尔亲王和我从未相见,但是我愿意代替他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相信在天上的他,一定也会看见。”

“或许你来到我身边,就是Ada的心愿。”

瑟兰迪尔笑着抚摸埃尔隆德的脸颊,他的眼睛像是湛蓝的星河,波光流转,让人不忍离开他的视线。埃尔隆德勉强地起身,替瑟兰迪尔盖好了被子,接过他手中的匕首。

“殿下,你还病着,该休息了。”

“好。”

“啊对了,加叔说他要请几天假回瑞文戴尔。所以这些天我还要兼做药师的工作,会有些忙,没太多时间陪你……”

埃尔隆德不知怎么的,自从昨晚过后就特别啰嗦,好像说再多都交代不完自己想说的。瑟兰迪尔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也不打断他。

“但是殿下,我还是会尽力照顾好你。”

“我相信你。”

瑟兰迪尔说完,钻进被窝里睡了。埃尔隆德低下了头,难掩自己的幸福,就这样有些傻傻地站在寝殿里微笑着。

新年宴会过后的第二天,加里安回到了瑞文戴尔。这距离他离开自己的家乡,已经有近20年。曾经他和埃尔隆德一样,怀着满腔热情来到明霓国斯,为王室看病制药,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王城,而瑞文戴尔还是像20年前一样,没有什么巨大的改变,冬日里厚厚的积雪让这里显得尤为宁静,纯洁,宛如世外桃源。他驾着马车,穿过那些安静的乡间小路,来到了那个熟悉的药房。

吉尔-加拉德在写药方,他身边还坐着一个人,他们见到加里安后,都抬起了头看着他。

“加里安,好久不见。”

吉尔-加拉德放下了笔,招呼着好友坐下来。加里安也微微点头向好友致意,他坐下来后,看了看身边的那个人。

“你来明霓国斯也不过来看看我,害我还得请假再跑来见你,面子够大啊,伊兰迪尔。”

加里安调侃地对伊兰迪尔说着,而这个满面沧桑的男人却没有接加里安的话。药房的气氛有点尴尬,直到吉尔-加拉德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来,你们喝点热茶吧。瑞文戴尔不比明霓国斯,还是挺冷的。”

“是啊,就像这里的人一样。”

加里安吹着热茶,若无其事地说着。吉尔-加拉德和伊兰迪尔听了之后都沉默地喝茶,这药房里的空气简直比门外的风雪还要寒冷。

“你们告诉我,代替安纳塔参加比武是谁的主意?或者是你们共同的主意?”

“是我的主意。”

伊兰迪尔终于开口了,他重重地放下茶杯,滚烫的茶水都被溅了出来。

“我曾经在贝伦大人的麾下,参与多场战役,直到他得到国王封发的封地成为领主,我都一直跟随他,我为他效力了大半生,我无怨无悔。他让我加入欧瑞费尔的军队,继续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我也听他的话加入了。我因为贝伦大人的嘱托,跟着欧瑞费尔出生入死。可是最后呢!他杀了我的领主大人!而现在他的儿子成了王储,还猎到了鹿王,整个中土都知道他会是多瑞亚斯下一任国王,但是他不是!他根本没有资格成为王储!而多瑞亚斯最正统的王储现在却在给这个杀父仇人的孩子端茶递水!我心里不服!”

“你不服,所以你跑去帮助安纳塔?!伊兰迪尔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幸好上场的是埃尔隆德,否则你会做什么?在武场上杀了瑟兰迪尔吗?瑟兰迪尔一死,安纳塔即位,我们的计划都会泡汤!”

加里安猛地把茶杯往地上砸,那猛地传来的清脆碎片声让吉尔-加拉德和伊兰迪尔都吓了一跳。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会杀他,我只是想试试这个孩子的身手但是没想到……”

伊兰迪尔有些心虚地说着,但是加里安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解释。

“试试瑟兰迪尔的身手然后在之后机会成熟的时候杀了他是不是?我告诉你们,你,伊兰迪尔,还有你,吉尔-加拉德,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看着春天长大的,我不会让你们伤害他一丝一毫。如果有一天,你们有机会杀了他,那一定是你们正踩在我的尸体上。”

加里安的话让吉尔-加拉德和伊兰迪尔都哑口无言。加里安蹲下身,小心地把茶杯的碎片捡起来放在桌上。

“庭葛总会派人来杀贝伦,这个人不是欧瑞费尔,也会是其他人。其他人不会像欧瑞费尔那样干脆地杀死贝伦,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折磨贝伦以得到国王的欢心。所以欧瑞费尔抢下了这份工作,成为了瑞文戴尔人民世代的仇人。别人不知道,你们也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吗?再说瑟兰迪尔这边,他做错了什么?他被你们记恨,只因为他是欧瑞费尔的孩子,目前还是庭葛心仪的王储而已。还有欧瑞费尔的死,你们真的认为他是战死的吗?伊兰迪尔,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洛汗战败了,最后那支突袭的军队才是杀死欧瑞费尔的凶手。我始终都怀疑他的死和他暗地里保护露西恩有关。他曾经也是我们的挚友,你们忍心这样对待他的孩子吗?更何况,瑟兰迪尔终将一无所有,你们难道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吗?我不相信,朋友们,我不相信你们是这样冷血的人。”

“加里安我真的没有想要害瑟兰迪尔,真的。我只是……唉,我承认我的行为太鲁莽了,伤害到了你和瑟兰迪尔,以及埃尔隆德。我愿意弥补我的过错,或许我能做些什么,帮帮这个孩子?”

伊兰迪尔真诚地忏悔,加里安能体会他为贝伦不平的心情,也不再过多地怪罪他了。这对挚友拍了拍彼此的肩膀,这简单的动作,胜过了千言万语。

“对了,我这次去明霓国斯,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的。”

伊兰迪尔说完,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好友。

“安纳塔的背后一直有人在为他指点,这个人就是王后殿下美丽安。”

“我就猜到是她。”

加里安摇了摇头,颓然地坐下来。吉尔-加拉德听到这个消息也尤为震惊,一时半刻也没有回应。

“而且王后还透露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原来她不是露西恩公主的生母,露西恩公主是庭葛和其他不知名的女人生的孩子,但是庭葛明显深爱这个女子,所以一直对公主宠爱有加,即使公主是Omega也执意让她登上帝位。而美丽安却终生没有一儿半女。她恨庭葛,我听他们的对话,感觉她和安纳塔甚至有想要弑君的意思!”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

吉尔-加拉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加里安也是张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伊兰迪尔。

“没有听错,我感觉他们也没必要在我面前扯谎。加里安,吉尔-加拉德,我感觉欧瑞费尔的死可能也和美丽安有关。”

“或许美丽安知道了欧瑞费尔正在秘密帮助露西恩公主,又或者,是欧瑞费尔发现了美丽安想要弑君的秘密?”

吉尔-加拉德分析着,他们三个人都觉得周围似乎越来越冷,这巨大的阴谋让他们都感觉不寒而栗。

“我再去加点木材。”

吉尔-加拉德说着,往壁炉里又加了些木块,可是他们心里的阴冷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好转。

“伊兰迪尔,你真的想为瑟兰迪尔做些什么吗?”

“是的。和埃尔隆德交手过后,我才真的明白,如果我对抗瑟兰迪尔,就等于是在对抗埃尔隆德。这孩子,和他的Ada,Nana一样,都是情种。”

伊兰迪尔说完,低着头不禁笑了。但是吉尔/加拉德却沉默不语。

一个星期过后,加里安回到了明霓国斯,参加瑟兰迪尔的生日宴会。

“加叔,我的礼物呢?”

瑟兰迪尔像孩子一样笑着问加里安讨生日礼物,加里安胸有成竹地走到一边,让自己身后的伊兰迪尔站在瑟兰迪尔的面前。

“你是……伊兰迪尔爵士?我看过Ada和你的画像,也听老兵们说过你的故事。”

瑟兰迪尔欣喜又激动地说着,热情地伸出双手握住伊兰迪尔的手。

“殿下,我曾经在欧瑞费尔麾下征战,现在我愿意继续辅佐你,登上王者之位。”

伊兰迪尔单膝跪下,虔诚地对着瑟兰迪尔宣誓。瑟兰迪尔弯腰扶起伊兰迪尔,郑重其事地回应他:

“我接受你的请求,伊兰迪尔爵士。我相信,你将是多瑞亚斯最出色的骑士。”

瑟兰迪尔和伊兰迪尔一见如故,很快就热络地聊了起来。埃尔隆德跟在他们身后,总觉得这人的眼神,身型以及声音都极其地熟悉。不过想到这人的身份没有问题,也就不再细想了。

加叔已经送了殿下礼物了,我该送什么礼物给他呢?

—tbc—

#很喜欢的也写得很顺的一章,也有几个很喜欢的包袱和很苏的点^_^接下来可能要明年见啦!小伙伴们我们继续苏ET哦!#

评论(38)
热度(67)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