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十八章 生日

隆冬时节,即使是明霓国斯这样地处南方的王城也下起了小雪。庭葛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景象,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洗去了铅华,变成了如孩童一般纯净无暇。

“陛下,您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美丽安慵懒优雅地掀开被子下床,给庭葛披上了件外衣。庭葛握着王后的手,眼神温柔地看着她,全然不似平时君王的威严模样。

“或许我是真的老了,人老了,就会睡不着。尤其今天还是春天的生日,我想先去把给他的礼物拿出来,我得亲自去拿,这么贵重的酒,我可不相信身边这些贪酒的侍从。”

“陛下您真是要把春天宠坏了。你知道这孩子什么缺点都没有,就是和陛下您一样在宴会的时候喜欢贪杯,宴会结束后喝不够还得拉着其他孩子继续喝,您偏偏也就喜欢他这样。”

美丽安虽然嘴上责怪着,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容。庭葛听了王后这番话也不禁大声笑了起来。

“多瑞亚斯的王族就擅长骑马,箭术和饮酒,我们的祖辈也是靠这样打下的江山,春天是多瑞亚斯的亲王,自然是热爱美酒的。相信我送他的礼物,一定是他今年生日最喜欢的礼物。赠礼的酒量虽然也不错,但是总是不及春天。今天我练练他,哈哈。”

庭葛张开了双臂,让美丽安替他更衣。前一刻还和庭葛一样笑容满面的王后在环抱国王替他系上腰带的时候,露出了比隆冬还要阴寒的笑容。

过好你最后一次生日宴会吧,瑟兰迪尔亲王。

国王和王后早早地起了床,王储的宫殿里也一大清早就热闹得不行。格洛芬德尔作为王室宴会的负责人,所有大型活动都少不了他的安排。今天是瑟兰迪尔成为王储后的第一个生日,作为好友的格洛芬德尔当然义不容辞,所有布置都要尽善尽美。埃尔隆德一早上跟着格洛芬德尔爬上爬下在宫殿里装饰品,布置舞台,签到桌,核对参会人数和会前甜品以及正餐菜单,忙得不可开交。

“我不喜欢这么铺张浪费的,而且今年又不是什么大生日。”

瑟兰迪尔不好意思给好友泼冷水,可是又忍不住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想法。

“今天必须得搞一票大的。瑟兰,这不仅是你的生日,这更是你展现你王储身份的大日子!我要让陛下以及整个多瑞亚斯看到,今天不只是王储的生日,更是未来准国王的生日!”

格洛芬德尔一边说着,一边铺开了银线织出来的签到桌布。那炫目的颜色在他湛蓝的眼睛里也闪闪发亮。

“喂你别瞎嚷嚷!”

瑟兰迪尔赶紧捂上了好友的嘴,脸上也是一脸严肃的表情。格洛芬德尔拨开瑟兰迪尔的手,轻轻地抱住瑟兰迪尔,在他的耳边耳语。

“我知道你不想现在就风头过盛,但是今天你必须听我的,出什么乱子我兜着!”

“好,今天听你的。”

瑟兰迪尔看着格洛芬德尔那如他金发一般金色的微笑,也不再忧心忡忡的了。

站在高处挂彩带的埃尔隆德没有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他这两天满脑子都是:他还没有给瑟兰迪尔准备礼物。

来明霓国斯没多久的埃尔隆德没有什么钱,而瑟兰迪尔又是整个多瑞亚斯除了国王之外最不缺任何东西的人。送瑟兰迪尔怎样的生日礼物对埃尔隆德来说是他遇到过最没有头绪的难题。

生日前一天的深夜,埃尔隆德躺在瑟兰迪尔身边,问他想要什么礼物,而身边的漂亮王储只是侧过身,亲吻他的脸颊。

“你给我的一切,别人都给不了。你,埃尔隆德,你自己就是最大的礼物。”

“殿下……”

“早点睡吧。”

瑟兰迪尔不再和埃尔隆德讨论下去,拉过被子睡了。但是埃尔隆德却整晚的失眠,第二天醒来也是昏昏沉沉的。

算了,我就好好为殿下准备生日宴会吧。

埃尔隆德不再庸人自扰,他想着,或许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就是给瑟兰迪尔最好的礼物。

正午时分,生日宴会正式开始。生日宴会不比新年宴会上的“打打杀杀”,和国王的生日宴会一样,王储的生日宴会只有真诚地为王储庆生,饮酒作乐,不醉不归。贵族们纷纷带来了价值连城的礼物送给王储,舞台后的角落里堆着各式各样的稀世珍宝。

“春天,不如你上台拆礼物吧!”

庭葛今天特别高兴,一下子玩心大起。

“陛下我不是孩子了。”

瑟兰迪尔笑着摇摇头。不知怎么的,他感觉今天特别累,还有点头晕。为了提神,他又喝了一杯酒,但是却好像没有效果。庭葛好像也看出了瑟兰迪尔的疲惫,于是更加要求他上台。

“先别喝了。春天,上台去拆礼物。顺便猜猜,我送了什么给你。”

“陛下您的礼物也放在那边吗?”

瑟兰迪尔惊讶地望着庭葛,庭葛爽朗地笑出声来,美丽安也在一边轻声地笑着。

“春天你就随了陛下的心愿吧。”

“是啊瑟兰迪尔殿下,我也想看看你的礼物。”

在一边沉默了很久的安纳塔也附和道。瑟兰迪尔放下酒杯,起身准备走上舞台。庭葛见瑟兰迪尔起身了,也跟着站起来,拉着自己的孩子走上了舞台。

“感谢在场所有的来为瑟兰迪尔庆生的亲朋好友们。现在,我们今天的主角要在台上亲自拆开你们的礼物,当然,也有我的。我们一同和瑟兰迪尔猜礼物,好不好!”

台下的贵族们听到国王的主意后热情地回应了他。就这样,瑟兰迪尔拆开了无数的宝石,首饰,宝刀,弓箭,收藏品,古董……虽然每一件都价值连城,可是从小看惯奇珍异宝的瑟兰迪尔始终都是挂着礼貌的微笑向送礼者表达谢意,没有感到特别的惊喜。

直到他看到了一瓶和自己Ada的生辰同一年的红酒。那是多瑞亚斯史上最好年份的红酒,目前已经不可能买到,这样的绝世珍藏,只可能出现在国王的酒窖里。

“我猜,这个是陛下送给我的礼物。”

瑟兰迪尔欣喜地抱着酒瓶问庭葛,庭葛也欣然地点了点头。台下的贵族们纷纷提议让瑟兰迪尔现场品尝美酒,瑟兰迪尔高兴地走下舞台准备去拿杯子,他往下走的时候,头晕得差点摔倒,狼狈的样子让站在远处的埃尔隆德和加里安都发现了。

“加叔,我感觉今天的殿下好像有点不对劲。”

“可能高兴了喝多了吧。”

加里安没有过多的在意,可是埃尔隆德心里越发的不安。

坐在舞台边的格洛芬德尔也发现了异常,他扶着已经走不太稳的瑟兰迪尔来到了桌子边拿过他的酒杯,又扶着他走上台。庭葛亲自给瑟兰迪尔斟酒,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孩子喝下这价值连城的美酒。

只有懂酒的人,才不会浪费这美酒的价值。

全场的人看着瑟兰迪尔优雅地仰起头,品下第一口美酒,同时也一同见证了瑟兰迪尔失手摔碎了酒杯,痛苦地倒在舞台上。

“春天!”

庭葛震惊地蹲下身,台下所有的贵族们都惊呼着站起身来。瑟兰迪尔抬起眼睛,眼里流下了带血的眼泪。他绝望地望着自己敬爱的国王,从未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是倒在了这个从小疼爱他的,甚至可以称为“父王”的人手里。

“陛下……”

“怎么会这样?药师!药师呢!”

国王厉声地喊着,王宫里所有的药师都往舞台上冲去。站在远处的埃尔隆德跟着加里安也想跟上去,但是加里安阻止了他。

“加叔我要去!他需要我!”

埃尔隆德抓着加里安的肩膀,眼睛酸胀得流不出一滴眼泪。他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瑟兰迪尔,甚至连最后一面都可能见不到。加里安用力地按着埃尔隆德的肩膀,牢牢地凝视着他的眼睛。

“埃尔隆德你冷静一点。现在宫廷里所有的药师都会去救他,我也会去救他。我不会让他有任何闪失。但是你,你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强出头。我需要你的时候会来找你,你千万冷静,不要乱了阵脚。”

“好,好。”

巨大的悲痛瞬间打垮了埃尔隆德,他多想理清思绪,分析这整件事情,可是他满脑子只有流着血泪的瑟兰迪尔,孤独无助地倒在舞台上。

维拉在上,如果这些苦难注定降临他身上,那么我愿意承受一切他承受的痛苦,我愿意把一切都奉献给您。只求您不要在他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夺走他的一切。

埃尔隆德一边祈祷着,一边看着国王抱起已经不省人事的瑟兰迪尔离开了闹哄哄的宴会厅。贵族们有些跟着国王一同前往王储的寝殿,有些则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时间整个宴会厅混乱不已,就像这个看似平静的王城底下,汹涌的暗流。

埃尔隆德此刻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世界已经变成了无声的,黑白的,再也没有了色彩和欢乐。

瑟兰,答应我,别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离开我。

我不许你离开我。

—tbc—

评论(31)
热度(62)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