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十九章 治愈

埃尔隆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国王,王后,安纳塔,以及一些地位尊贵仅次于国王和王储的王室成员,还有整个明霓国斯的药师都纷纷走进了瑟兰迪尔的寝殿。药师们分别为瑟兰迪尔诊断,但是几乎每个药师都是摇着头起身,有的年轻药师甚至怕得诊脉的时候都在发抖。

他们不仅没有能力治疗王储,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王储的性征。但是瑟兰迪尔目前生死未卜,此时此刻谁都没有胆量捅破这层窗户纸。他们每个人都胆战心惊地低着头,不敢直视国王的眼睛。

只有明霓国斯中医术最精湛的萨鲁曼和加里安还算镇定,诊脉结束后,起身从容地走到国王面前。

“萨鲁曼,瑟兰迪尔情况怎么样了?”

“陛下,毒素已经倾入了殿下的全身各处,怕是无药可医了。”

“什么叫无药可医!医不好他我要你们都为他陪葬!”

庭葛震怒地站起来对着面前这群药师怒吼。整个寝殿里的人见国王发怒,纷纷跪下请国王节哀。整个寝殿里瞬间静得可怕,只有瑟兰迪尔难受的呻吟轻轻地回荡在寝殿里。

“春天,春天你醒了吗?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庭葛见瑟兰迪尔醒了,喜极而泣地俯下身抚摸他的脸颊。瑟兰迪尔感受着国王温暖的手掌摸在自己脸上,但是他能感受到的,仅仅只有触觉而已。

“陛下,寝殿怎么这么暗,我看不见你。”

瑟兰迪尔说着,伸手想要握住庭葛的手,但是却怎么都摸不到。庭葛惊讶地看着瑟兰迪尔失去光泽的双眼,那种心碎的感觉,恍如当年知道公主失踪一般让他难以释怀。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瑟兰迪尔,整个寝殿的人都忐忑地望着国王和王储,气氛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

“陛下,寝殿里很亮对不对?”

瑟兰迪尔用轻得像气声一样的声音问庭葛,他环顾了寝殿,想象着寝殿里的样子,想象着自己还能看得见。

“春天……”

庭葛心痛地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瑟兰迪尔像是被人抽走灵魂一般瘫倒在庭葛的怀里,他抓着庭葛的手,用力得几乎快要把国王的手掐出淤青。

“陛下,请你赐死我。我不要活在这没有光明的世界里,我不要……”

他一边说着,眼角和唇边不断地流出血液,人也渐渐失去意识,直到完全睡在了庭葛的怀里。庭葛哭着用手替瑟兰迪尔抹掉这些血,直到满手都是鲜血也不停歇。他搂紧自己的孩子,像个普通人家的父亲一样,满脸泪痕地向药师们求助。

“救救他,我请求你们救救他。”

“陛下我们真的尽力了。”

现在只有萨鲁曼敢对庭葛说出真相,其他所有的药师都惶恐地往后退了几步,加里安趁此机会想溜出去,可是还是被救人心切的庭葛发现了。

“加里安你去哪里?”

“陛下,我想到有一味药或许可以治好殿下。”

加里安低着头说着,一向淡定的他此时也紧张得发抖。

“那还不快去!”

庭葛怒吼着赶走了加里安。门外的埃尔隆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国王对着加里安大喊大叫。

“殿下现在非常危险,只有你能救他,用你的治愈魔法救他。我们没有资格让里面的任何一个人离开,所以……埃尔隆德,你应该知道后果。”

加里安还没来得及说完这些话,就已经泪流满面。他曾经想过揭穿真相的无数种可能,但是他从来没有料到,命运居然会做这样残忍的安排——

救活瑟兰迪尔的是埃尔隆德,而就在下一秒,埃尔隆德又会亲手夺走瑟兰迪尔的一切。

“加叔,我不在乎。只要他平安,我什么都不在乎。”

埃尔隆德望着加里安的泪眼,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告诉他。加里安牢牢地牵起埃尔隆德的手,慢慢地推开了寝殿的门,但是寝殿中发生的一切都让他们大感意外。

庭葛把手放在瑟兰迪尔的心脏上,瑟兰迪尔的胸口处因为庭葛掌心的治愈魔法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光芒,这光芒越来越暗,越来越暗,直到庭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光芒熄灭,而他那头耀眼的银发也在魔法耗尽后变成了如普通老人一般的花白,整个人仿佛瞬间老去了十岁。

“陛下!”

美丽安哭喊着抱紧国王,一时间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国王和王后身上。萨鲁曼和其他几个药师配合着把国王从寝殿里抬了出去,其他人纷纷都焦急地跟在他们身后,没过多久,整个寝殿又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埃尔隆德和加里安,以及躺在床上熟睡的瑟兰迪尔。

“加叔,陛下……也会魔法吗?”

“是。可是以他的年龄,已经不能这样动用魔法了。他这样救瑟兰迪尔,会耗尽他的心力。所以现在王位的更迭要更加紧迫了。或许这幕后凶手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就是一箭双雕,既折了瑟兰迪尔,又看准了庭葛不会见死不救。”

“那陛下治好殿下了吗?他还会不会有危险?”

埃尔隆德焦急地跑到瑟兰迪尔身边替他诊脉。加里安望着埃尔隆德的背影,看着他这样单纯地关心着瑟兰迪尔的安危,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现他自己身上的秘密。

“加叔!殿下没事了!脉象很平稳!”

埃尔隆德欣喜地转过身朝加里安喊,报完平安后,他又痴情地望着失而复得的爱人,一遍遍用手描摹他脸部的轮廓,怎么抚摸都不够表达心里对他的心疼和怜惜。他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的右手一直搭在瑟兰迪尔的手腕上,仿佛他的手一离开,那稳定的心跳又会随之消失。

加里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退出寝殿,轻轻地带上了门。

#其实是很关键的一章然而写得好烂怎么破嘤嘤嘤嘤嘤……#

评论(27)
热度(63)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