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二十章 新生

“看啊,这就是你的国王陛下。他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救他的春天。他就是死,也不愿意看到你登上这个王座。想起来真是讽刺,从前,先王歧视米尔寇没有遗传到多瑞亚斯王室的魔法,所以米尔寇连成为王储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他亲选的王储庭葛却深受魔法带来的折磨,他们以为这是他们作为王储拥有的天赋,可是现如今到了你们这辈,你和瑟兰迪尔都没有魔法,唯一拥有魔法的庭葛又行将就木,这天下属于谁,终将于魔法无关。”

美丽安坐在国王的床边,轻柔地用手掌拂过国王衰老沧桑的脸颊。安纳塔站在王后身边,死死地瞪着昏睡的国王,他摸着腰间上的剑柄,恨不得立刻抽出长剑一刀割断国王的脖子。

曾经,安纳塔以为自己有一线希望,只要他努力,他还是有机会和瑟兰迪尔一较高下的。他以为自己不会被自己的Ada曾经对国王的不忠而受到影响,可是事实是:庭葛心里偏袒的从来都是瑟兰迪尔,他之所以给安纳塔这样一个当上王储的机会,或许只是配合王室,演给多瑞亚斯乃至中土的一场戏,又或者是为了让瑟兰迪尔更加名正言顺地打败同为王储的竞争对手,更加体现他有能力担任王者的重任。

“所以王后殿下,我必须要登上王位,我要完成Ada没有完成的心愿,我要庭葛死,我要瑟兰迪尔死,我要他们亲眼看着我登上王座后,再让他们饮恨而死。我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王后殿下,我可以这么做的对不对?国王因为使用魔法耗尽心力而去世,没有人会怀疑到我。”

“的确没有人会怀疑你,可是国王死了又怎样?而且现在他已经元气耗尽,没多少时日了。但是你别忘了兵权在瑟兰迪尔这里。国王还未宣布继承人就离世,瑟兰迪尔为争王位一定会起兵夺权,而那时候我们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等待,等待洛瑞恩的公主来明霓国斯联谊之后,天下人都会知道瑟兰迪尔的性征,看那时候,瑟兰迪尔手下那些精兵还会不会效忠他这个对整个多瑞亚斯撒下弥天大谎的Omega。”

美丽安说完,拿过湿毛巾擦拭庭葛的脸颊,无论她嘴上说着什么,她手上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永远是那么理智冷静,波澜不惊。

“王后殿下您分析得很有道理,我在您这边真的学到了不少谋略。在我因为庭葛失去父母之后,是您一直带领我,提点我,如果我有幸继位,必定继续对您马首是瞻。”

安纳塔说完,虔诚地单膝跪下。美丽安起身走到安纳塔身边,弯腰亲吻他的额头。

“我不曾当过母亲,但是通过你,我感觉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母亲该有的天性。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把属于你的王座交给你。”

因为国王的病重,几乎所有的药师都在照料国王,瑟兰迪尔这边倒是清静了很多。加里安主要负责替瑟兰迪尔诊脉制药,埃尔隆德负责时刻看守着他。

埃尔隆德牵着瑟兰迪尔的手,轻轻地亲吻着。他凝视着自己深爱的人,丝毫都不觉得累。

“埃尔……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在睡梦中轻喊了几声后,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殿下,殿下你看看我。”

埃尔隆德跪坐在床边,轻轻地抚摸瑟兰迪尔的脸颊,瑟兰迪尔看到埃尔隆德后,放心地露出了微笑。

“真好,我又能看见你了。”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埃尔隆德想到瑟兰迪尔有过短暂的失明,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献给他,而他已经见过了这世界上他认为最美的瑟兰迪尔,其他的人和美景,他都可以为了他放弃。

“是加叔治好了我吗?我不记得了。”

“是陛下救了你,他用魔法救了你。”

“用魔法?他这个年纪已经不能再动用魔法了。他还好吗?有没有出什么事?”

瑟兰迪尔焦急地问埃尔隆德,埃尔隆德为了不让他过于紧张激动,只能沉默不语。

“我要去见陛下。”

瑟兰迪尔掀开被子下床,埃尔隆德抱着他不让他出去。

“殿下你刚醒来,还需要休息。”

“埃尔隆德,放开我。”

瑟兰迪尔严肃地说着,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埃尔隆德明白瑟兰迪尔的心焦,他替他换上了衣服后,陪他去了国王的寝殿。他们刚赶到那里,碰巧看到刚探望好国王的安纳塔从寝殿里出来。

“春天殿下,你还有脸来见陛下?陛下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拜你所赐!”

安纳塔愤恨地朝着瑟兰迪尔怒吼,瑟兰迪尔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回应,只能任由安纳塔发泄他的怒火。

“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吧瑟兰迪尔?用苦肉计害得国王病重,这样你就能尽快登上王座了对不对?可是你别忘了,你这种耗死先王从而登上王座的王储,不会是多瑞亚斯命定的国王。你这样如灾星一般的人继位,只会给多瑞亚斯带来无穷的灾难。”

“安纳塔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用苦肉计害国王病重?更何况我自己也差点葬送性命。我没有你这么复杂的内心和肮脏的计谋,我只是诚心来探望国王,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请你让开,我和你是同级,你没有资格挡在我前面。”

瑟兰迪尔激动地喘着粗气回应安纳塔,身体因为大病初愈而微微地颤抖。埃尔隆德上前扶着瑟兰迪尔,眼睛死死地盯着安纳塔。

而安纳塔听完后,只是轻蔑地冷笑,他凑近了瑟兰迪尔,鼻子吸了吸,像是在闻什么味道,瑟兰迪尔厌恶地退了几步,不让他靠近自己。安纳塔见瑟兰迪尔如此警觉,也不再靠近他,而是站在远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瑟兰迪尔的全身上下。除了眼神肆意的侵犯外,他更大胆地泄露出自己的信息素,逼得原本就站不稳的瑟兰迪尔差点倒下。

“瑟兰迪尔殿下你可真是漂亮,即使大病初愈,看起来也这么美丽动人。”

“安纳塔殿下请您自重!”

埃尔隆德牢牢地把瑟兰迪尔抱在怀里,瑟兰迪尔感受到了埃尔隆德温暖的体温和气息,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哟,心疼了啊!你是你殿下的贴身侍从还是他的暖床情人?”

安纳塔嬉笑地说着,埃尔隆德恨不得一拳打在安纳塔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上,可是他明显感觉到了瑟兰迪尔拉了拉他的衣角。

“好了,不打扰你'探望'陛下了。只希望陛下将来不会后悔,自己耗尽心力救回来的居然是个Omega。”

安纳塔说完,笑着离开了他们。他的每个笑声都像针刺一般刺在瑟兰迪尔本来就略微疼痛的心脏上。

“对不起我是你的殿下却没能为你撑腰,只能阻止你不要冲动。”

“明明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殿下,我眼看着他侮辱你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埃尔隆德听到瑟兰迪尔向他道歉的时候简直心如刀绞。瑟兰迪尔没有再和埃尔隆德辩驳下去,他挽着埃尔隆德的手臂,慢慢地走到寝殿的门口敲门。

“春天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

美丽安担忧地看着瑟兰迪尔苍白的脸颊,和埃尔隆德一样扶着瑟兰迪尔来到国王的床边。庭葛看到瑟兰迪尔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春天,你来了。”

“是陛下,我来看您了。都是我不好,害得您为我病了。”

瑟兰迪尔拉过国王的手,亲吻他的手背,温热的泪水也打在了那苍老的手背上。

“国王一定是感应到春天来了,才醒了过来。之前我和多少药师陪多久都不管用呢。春天,你陪陪陛下,我先出去了。”

美丽安也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由衷地为国王和瑟兰迪尔的病愈而高兴。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分别向王后行礼,目送她离开。

“春天,让我看看你。”

庭葛颤巍巍地伸出手,抚摸瑟兰迪尔的眼角。

“眼睛看得清楚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陛下。您已经治好我了,我没事了。只是我从来都不知道您这么疼爱我,我只拿您当我的国王,但是没想到……”

瑟兰迪尔说着,看着庭葛一夜白头的模样,泣不成声地哭倒在床边。庭葛轻柔地抚摸着瑟兰迪尔的金发,一遍又一遍,那温柔的动作里满是父亲对儿子一般的疼爱。

“傻孩子,公主走了以后,你和赠礼就是我的孩子了,只是因为赠礼的Ada不忠,所以我始终还是拿你当做我最喜欢的后代。你有难,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现在我越发担心你的安危。可能正是我对你的偏袒才害了你。”

“陛下,我发誓我一定会登上王座,只要我登上了王座,就没有人敢伤害我,我还能保护您,陛下。”

瑟兰迪尔抹干了眼泪,郑重地向国王发誓。庭葛依然微笑着看着他的孩子,此刻他不在乎他是否能坐上王座,他只希望他平安。

埃尔隆德看着他们这样深情的样子,心里不住地为他们高兴。不知什么时候,埃尔隆德发现庭葛正望着自己,而他也不敢逃开国王的眼神,只得低头向国王示意。

“春天,那是谁?”

瑟兰迪尔望了望埃尔隆德后,回过头看着庭葛。

“陛下您见过他的,他是我的侍从埃尔隆德。”

“星空……好名字。你过来。”

埃尔隆德听到国王喊他,立刻走到床边,和瑟兰迪尔一样跪坐在国王身边。庭葛凝视着埃尔隆德的眼睛,许久都没有说话。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陛下,瑟兰迪尔殿下发烧那天,我和您见过。”

埃尔隆德有些紧张地回答了国王。

“不是。我是说,你看着很眼熟,就像是和我很亲近的人。或许我是老了,眼睛花了吧。”

庭葛说着,眉梢眼角全是笑意,他牵着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的手,一直就这样用温暖的眼神看着他们。

“埃尔隆德,你要好好照顾你的殿下。这个宫廷中,有太多人觊觎他的权力,想尽办法要伤害他,我已经老了,未来是属于你们的,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多瑞亚斯能在你们手里,变成一片幸福的热土。我希望你们能做好,做得比我更好。答应我,不要让多瑞亚斯落进居心叵测的人手里,那么我将连老去的勇气都没有。”

“陛下我答应您,我会让多瑞亚斯越来越好,可是您也要答应我,要赶紧好起来,我还年轻,还有太多事需要您提点。我没有Ada,我希望您能一直陪伴我,让我报答您对我的恩情。”

瑟兰迪尔握紧了庭葛的手向他保证着,但是庭葛说了这么久的话,已经累了。他松开了手,盖好了被子,示意他们出去。瑟兰迪尔依然执着地留在国王身边,埃尔隆德用力地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殿下,你也该休息了。”

“好。”

瑟兰迪尔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国王的寝殿。在回自己寝殿的路上,他一直看着埃尔隆德。

“殿下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埃尔隆德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微微地红了起来。瑟兰迪尔还是专注地看着他的脸。

“格洛芬德尔说过你看着脸熟,现在国王也这么说。你到底像谁呢?”

“或许只是巧合吧。殿下你别这样看着我了。”

埃尔隆德害羞得都快捂住自己的脸了,就在瑟兰迪尔想放弃思考的那一刻,他找到了答案。

“我知道了!你像露西恩公主!我见过公主的画像,你的眉毛和眼睛这里,特别像公主。”

瑟兰迪尔经过一番苦思冥想后终于找到了答案,非常的心满意足。他看着埃尔隆德英俊的脸庞,寻找着公主当年的影子。

“我没见过公主,但是听Ada说,公主那时候时常来亲王府照顾和陪伴我怀孕的Nana,她曾经和我的父母关系很好。后来……后来Ada去瑞文戴尔执行处死贝伦的任务,公主也失踪了。Nana因为担心Ada和公主,再加上原来怀我的时候就身体不好,生下我没过多久也跟着去世了。听加叔说,我的生日,就是贝伦的祭日。每年国王都只庆祝我的生日,从不祭奠贝伦。或许今年生日我会遭到噩运,也和这个有关吧。”

“不会的。殿下,贝伦和公主都是善良的人,我听Ada说,欧瑞费尔亲王是为了保护贝伦和公主才抢下杀死贝伦的任务的。”

埃尔隆德极力地向瑟兰迪尔澄清他的噩运和贝伦无关。瑟兰迪尔对埃尔隆德知道这件事感到非常意外。

“你也知道这件事?”

“是,殿下。我的Ada和欧瑞费尔亲王是好友,他告诉过我很多欧瑞费尔亲王的事情,我也是因为Ada的嘱托,才来到明霓国斯,来到你的身边保护你。”

瑟兰迪尔听完埃尔隆德的这番话,动情地拥抱他。

“人们都以为Ada这样抛下妻子去瑞文戴尔追杀贝伦是想邀功,但是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是在保护贝伦和公主。埃尔隆德,真的很高兴你能理解我Ada,这是我没办法和任何人分享的秘密,但是你原来那么早就知道了。”

“所以殿下,公主和贝伦只会在天上守护你,不会给你带来噩运的。”

埃尔隆德说着,搂紧了怀里的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也贪恋着埃尔隆德舒服的身体和温暖的体温,他们就这样拥抱着彼此,在这风云变幻的王城里,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几乎忘记了时间的存在,直到埃克西里昂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才赶紧推开了彼此。

“殿下,我们找到你中毒的原因了。”

骑士说完,沉重地低下了头。

—tbc—

#为了埋各种包袱而生的过渡章,写得烂又不能不写然而字数太多包袱最后可能只是自己埋给自己看,心塞中……#

评论(32)
热度(58)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