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二十五章 公主

在回明霓国斯的路上,埃尔隆德刻意地要求他和伊兰迪尔爵士一同驾车。骑士脸上明显是不愿意的,但是也不好说什么。瑟兰迪尔在一边全看在眼里。

在他心里,伊兰迪尔爵士和加里安一样,都是他的长辈。

“这一路上我没有驾过车,回去路上让我和埃尔隆德一起驾车吧。”

“瑟兰,这一车人里有侍从有药师有骑士,怎么都轮不到王储来驾车的,快上车吧,你回去之后还得准备联姻,别让自己太累了。”

格洛芬德尔的话句句在理,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妥协地上了车。格洛芬德尔把他拉到身边坐下,于是马车里就形成了加里安坐中间,看上去像是被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夹击一般,而瑟兰迪尔则是坐在格洛芬德尔边上,仿佛像个局外人。

加里安泰然自若地坐着,闭上眼睛装睡,格洛芬德尔和埃克西里昂也没有说话,气氛静得压抑。瑟兰迪尔感觉自己还不如出去驾车来得自在。

这是怎么回事?

而在外面驾车的埃尔隆德和伊兰迪尔显然也不好过,骑士一直在抽烟,他们之间云雾缭绕的,就和他们现在彼此的心事一样扑朔迷离。

“伊兰迪尔爵士,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很眼熟,直到这两天和你接触多了,我才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

埃尔隆德说着,眼睛还是直视着前方。骑士转过脸来看着他,烟雾缭绕间,他觉得埃尔隆德好像变成了贝伦的样子。

“你不可能见过我,我这些年都在灰港,最近才回到瑞文戴尔。”

“我没有说我在瑞文戴尔见过你。我觉得你眼熟,不仅是声音体型,还有你的剑法,我都似曾相识,我们可能在加叔引荐你成为王储的骑士前就已经见过了,我说得没错吧伊兰迪尔爵士?”

埃尔隆德转过脸,自信地看着骑士。这次轮到骑士心虚地往前看着,装作面无表情,认真驾车的样子。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也希望你听不懂我的意思。可是有些话,我觉得我们还是事先说清楚,对大家都有好处。”

埃尔隆德不再用眼神给伊兰迪尔施压,而是抓好缰绳专心驾车。

“我们怀疑你就是新年比武时候那个代替安纳塔殿下上场的武士。埃克西里昂已经认出你了,我和你交手最多,自然也就更能确定是你了。我不勉强你承认,我知道就算我和埃克西里昂联手,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威胁。但是如果你想加害殿下,我们誓死都会和你战斗到底。”

“我已经说过了,我刚来明霓国斯不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骑士依然镇定自若地驾车,似乎对埃尔隆德的话丝毫不为所动。埃尔隆德看着骑士冷峻的脸庞,不禁低下头笑了。

“比武那天,那个武士在故意输给我之前,告诉我说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还叫我埃尔隆德殿下。显然他是认识我的,还非常尊重我甚至喊我殿下。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最近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让我很困惑,我想可能他会给我答案,甚至我和他还会有机会成为朋友。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太乐观,我和他,只能成为敌人。”

“你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伊兰迪尔忍不住自己对埃尔隆德的关心,不自觉地就开口问了。他在那一瞬间的眼神,完全就是武士认输时候的苍凉哀伤的样子。

可是他始终都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这让埃尔隆德十分的寒心。

“伊兰迪尔爵士,既然你不跟我坦诚相待,那我也不能对你无话不谈。你放心,到目前为止,只有格洛芬德尔大人,埃克西里昂爵士和我怀疑你的身份,瑟兰迪尔殿下完全不知情。太多事情压在他的身上,他甚至不知道这次回到明霓国斯之后会遭遇什么,所以我们不会再让他为你的事情感到难过,我愿意守护着他对你的信任,守护着他对自己父亲的朋友,以及对这个冰冷世界最后的善意。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你心中的'殿下',那么请你,不要去伤害他。我之前在武场上为了他和你拼命厮杀,现在,我依然会这么做。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以后也不会再提起,希望伊兰迪尔爵士,好自为之。”

埃尔隆德说完这些话之后,果真再也没有和伊兰迪尔多说一个字。他们驾车到了驿站后,找旅店休息,吃饭的时候六个人也是沉默的时间居多,吃过饭之后各自回房,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愉悦的气氛了。

离开明霓国斯越近,瑟兰迪尔就越感觉不安。他望着窗外陌生的景致,想着自己原以为可以舒缓情绪的旅途,最后却只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烦恼。

“埃尔隆德,我突然发现这一切都很讽刺。”

瑟兰迪尔回头望了望正在铺被子的埃尔隆德。

“我之前还在伤心你父亲不喜欢我,但是现在想想,我连明天的命运都预知不了,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却还在妄想和你会有美好的未来,实在是庸人自扰。”

埃尔隆德没有回答他,只是走到他的身边把他抱在怀里,亲吻他的发丝。瑟兰迪尔安静地靠在埃尔隆德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埃尔隆德那结实的胸膛和安稳的心跳。

“殿下,拥有你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的,无论是生是死。”

“可是我做不到……埃尔隆德,我想要很多东西,我想成为国王,多瑞亚斯有太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想通过我来让百姓们过更好的生活,我也想要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我想在未来的每一天你都能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可是……可是这一切都要结束了……我不甘心,你能理解我吗埃尔隆德?”

“殿下,殿下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埃尔隆德抱紧了在怀里挣扎的瑟兰迪尔,他每说一个字,埃尔隆德的心都会狠狠地疼一下,他不想再这样下去,最后他只得用手掌牢牢地按在瑟兰迪尔的背上,瑟兰迪尔感觉到背部一阵温暖,接着好像浑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下来,身体舒服了,心仿佛也沉静了下来,那份久违了的心的宁静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在埃尔隆德的魔法作用下沉睡了。埃尔隆德拦腰抱起了他,那份变轻不少的体重又让他心如刀绞。

殿下,好好睡,我陪着你。

埃尔隆德给瑟兰迪尔盖好被子后,自己却彻夜未眠。

在埃尔隆德辗转难眠的时候,远在洛瑞恩这片黄金森林里的银冠公主凯勒布理安正坐在梳妆台前,解下发带,梳着她那在黑夜中都散着迷人光泽的银色卷发。她的母亲,凯兰崔尔女王坐在她的身边,温柔地看着自己那将要远嫁的女儿。

“Nana,你见过他是不是?他英俊吗?”

“很英俊,即使在黄金森林,也很难遇到这样俊美的人。”

凯兰崔尔说着,轻轻地抚摸女儿的头发。

“有没有英俊到,会让我冲动地做和他Nana同样的决定?”

公主半说笑着转过身,看着自己的母亲。女王微笑着轻抚了女儿的脸颊后,缓步离开了公主的寝殿。

三天之后,洛瑞恩的王室成员如约准时抵达了明霓国斯。国王凯勒博恩牵着女王凯兰崔尔的手走上了台,埃尔隆德远远地望着那美丽高贵的女王,恍然想起之前刚到明霓国斯参加国王生日宴的时候,这个神秘的女王已经在人群中和他说过话,但是她的声音,却好像是在埃尔隆德的脑海里发出的。

“你终于来了,埃尔隆德。”

当时的埃尔隆德因为周围有太多新鲜的陌生的事情,所以没有多想。但是如今想来,这其实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女王不仅认识埃尔隆德,还知道埃尔隆德会来到明霓国斯。“终于”这个词,更是表达了女王对于他的到来已经等待良久。

她为什么会认识我?为什么会预言到我会来明霓国斯?这是她的魔法吗?

正当埃尔隆德还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贵族们突然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热烈掌声,把埃尔隆德猛地从沉思的泥潭中拉了出来。

原来是凯勒布理安,传说中黄金森林中最美艳动人的银冠公主走上了高台。她轻轻地揭下了神秘的白纱,微笑地望着台下的贵族们。

埃尔隆德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她的一袭银色长发恍如天际最璀璨的银河,湛蓝的双眸顾盼神飞,所到之处尽是风情,她的笑容可以美过世上所有的鲜花,甜过这世间最美味的琼浆甘露。她微笑着向国王,王后以及自己的父母行礼之后,又向着安纳塔和瑟兰迪尔行礼。

最后的最后,她向站在最远角落里的埃尔隆德行礼。台上台下的人都以为那是公主对贵族们致意,只有埃尔隆德知道,这个微笑和点头,是专属于他的。

“我们终于见面了,埃尔隆德。”

公主磁性的声音在埃尔隆德脑海中响起,宛如当时凯兰崔尔女王的声音。


—tbc—


#凯兰崔尔女王和埃尔隆德的对话详见第五章-庆典#

评论(52)
热度(53)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