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二十八章 答案

联姻活动第二天的安排,是多瑞亚斯和洛瑞恩两国的王室一同去王城郊外骑马。两国的国王王后都相谈甚欢,反倒是联姻活动主角的小辈们,似乎没有擦出什么火花。

银冠公主穿着帅气干练的骑马装,骑在高大俊美的白马上,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她扎着利落的马尾辫,那柔亮的卷发飘扬在春风中,无比动人。经过昨日的舞会之后,安纳塔早就对公主的美丽没有了兴致,他百无聊赖地看着周遭的风景,想着这和他无关的联姻活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瑟兰迪尔还是依然像王储一般身姿挺拔地骑在马上,但是也不敢和公主有过多的交流。

银冠公主的美,就和她那冰雪气息的信息素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瑟兰迪尔殿下,你想不想和我赛马?”

银冠公主转过头问瑟兰迪尔。

“公主这不合适吧?”

瑟兰迪尔虽然知道公主是Alpha,可是她毕竟是尊贵的客人,赛马这种事情,还是太过危险了。

“看到前面的小溪了吗?谁先到那里,谁就可以向对方问一个想问的问题,怎么样要不要比一下?”

公主拿着马鞭指向远方的一条溪水,瑟兰迪尔见公主这么热情,他的情绪也被她调动了起来。慢慢骑马这么无聊,赛马的确是他们能找到的最大的乐趣了。

“好,我们小溪边见!”

瑟兰迪尔话音刚落,狠甩了一下马鞭,很快就甩开大部队一大段距离。

“瑟兰迪尔殿下你犯规了我还没说开始呢!”

银冠公主在瑟兰迪尔身后大喊,然后猛地挥了马鞭,极速地冲向前去追他。

“你们注意安全!”

凯勒博恩国王朝着女儿和“未来的女婿”喊道,疲惫地扶了扶额头。

“看吧这就是我女儿,昨天端庄优雅的她根本就不是真的她。我告诉她多少次了来明霓国斯要优雅要稳重,你们看吧,一骑上马就全忘了!”

凯勒博恩的一番话逗得整个马队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其中笑得最大声的是庭葛。

“忘了好!公主来明霓国斯,最重要的就是要玩得高兴。我们春天也喜欢骑马射箭,打打杀杀的,他们这样正合适。”

“看来我的女儿,是找对人家了啊!”

两个国王聊得起劲,王后们也跟着聊起自己的孩子,整个气氛其乐融融。只有安纳塔闷闷不乐地跟在后边,冷冷地看着远去的瑟兰迪尔和银冠公主,以及放声大笑的两位国王。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愉快到什么时候。

瑟兰迪尔和银冠公主几乎是同一时刻来到了溪水边,他们拴好马后,坐在溪水边聊天。

“你赢了。”

银冠公主爽气地席地而坐,大方地“认输”了。

“公主殿下我不信你的骑术会输给我,相传魔法王国的马都是吃着黄金森林的粮草长大的,原本就是比一般的马跑得快,再加上公主的驾驭,我怎么都不可能赢,除非你是故意想输给我。”

瑟兰迪尔低着头浅笑着,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一个女性Alpha一同赛马,而且还是高贵的外国公主。

“瑟兰迪尔殿下,有些事情,你看破,不一定要说破。对我而言,重要的是赛马的快乐,而不是输赢。”

“您说得对,不过说真的,我很少能体验到竞技的快乐,我只知道,我一步都不能错,一次都不能输。”

瑟兰迪尔捡起了溪水边的小石片,往溪水里扔去,小石片向前弹飞了四五下才沉进溪水里。银冠公主同样拿起了一片小石片扔进溪水里,石片在溪水里跳跃数下后,变成了一尾红色的小鱼,在空中翻腾了一下后,倏地潜进了水里。

“公主殿下,您真的给了我太多的惊喜。”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迷人的公主,觉得自己可能穷尽一生也看不透她。

“瑟兰迪尔殿下,人是不可能做到一步都不错,一次都不输的,就算是我,我的父母,我们在他国人眼里看来洞察世事无所不能,但是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些事情发生,因为我们不能改变命运。我很欣赏你,也很想帮助你,但是我也知道,你的未来,不是我能左右的。王途之上,险象环生,我只希望,你能坚守你最初的信念和勇气,到最后,你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

“公主殿下,您洞察世事,是不是也能预知未来?我能问您关于未来的问题吗?”

瑟兰迪尔几乎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说出了这些话,他望着公主深不可测的蓝色双眸,觉得自己的命运似乎下一秒就会得到答案。

“这是你赢得赛马后的权利,你可以问任何你想解答的问题。”

公主似乎猜到了瑟兰迪尔的问题,一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瑟兰迪尔深吸一口气后,大胆地向公主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和安纳塔,谁会登上王座?”

公主听完,不出意外地笑了。

“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吗?瑟兰迪尔殿下,你应该明白,有时候知道得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公主殿下,是您自己说,我可以问任何问题。”

瑟兰迪尔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让步,他牢牢地凝视着公主的眼睛,公主也没有任何躲闪,而是更坚定地看着瑟兰迪尔,她的眼神神秘莫测,仿佛能直指瑟兰迪尔内心最隐蔽的角落。她轻轻地拥住瑟兰迪尔,在他的耳边缓缓地念出那个答案。瑟兰迪尔睁大了眼睛,再想问个究竟的时候,却发现公主消失了,连带着那拴在远处的白马也跟着没了踪影。

“所以公主说了什么?!”

听到一半的埃尔隆德紧张地抓住瑟兰迪尔的手臂问他。瑟兰迪尔失望地叹了口气,之后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最后,他抬起眼睛,望了望窗外的星光,那份无奈和苦涩,看得埃尔隆德无比地心焦。

“公主说,她在我和安纳塔之中选中的人,将会成为未来的国王。”

“瑟兰,公主殿下从一开始就和你交好,她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了啊!你一定是未来多瑞亚斯的国王!”

“不是这样的。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知道我有喜欢的人,她不会选择我的。但是她又似乎对安纳塔不感兴趣,所以我很困惑她为什么要这样回答我。或许她想告诉我,王位不属于我,也不属于安纳塔。”

瑟兰迪尔说完,宫廷的钟声真好敲响了11下。埃尔隆德突然想起昨天公主在他脑海里传来的话。

“瑟兰,昨天公主殿下让我11点去找她,说有关于你的事,让我务必前去。说不定她想让我转达给你最后的答案!”

“她见过你吗?怎么可能。”

瑟兰迪尔不相信埃尔隆德说的话,他看着埃尔隆德激动的样子,甚至以为可能是埃尔隆德太想知道答案而产生了幻觉。可是埃尔隆德没有和瑟兰迪尔解释过多,而是赶紧穿戴整齐,奔向银冠公主的会客厅。当他赶到的时候,公主已经坐在主座上,似乎已经等了他一会儿了。

“你来晚了,埃尔隆德。”

银冠公主虽然嘴上责怪着埃尔隆德,但是脸上依然挂着笑,看起来并不十分的生气,似乎料到了他会来迟一些。

“非常抱歉公主殿下,我刚侍奉瑟兰迪尔殿下睡下,所以来晚了。不知公主殿下这么晚召我前来是为什么事情?”

埃尔隆德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洛瑞恩的女王和公主都认识他,但是他还是暂时放下了疑问,恭敬地低着头,等待公主的吩咐。公主打开了放在她面前的一个首饰盒,拿出了一条银质项链,那项链镶着钻石,精美无比,在暗淡的烛光下也能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像是星辰一般纯净,又像深邃的银河一般有着不可预知的力量。她把项链交到埃尔隆德手里,埃尔隆德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放着项链的首饰盒,感觉它承载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实际的重量。

“这是暮星项链,里面有我的魔法,能时刻保护瑟兰迪尔殿下平安。请让他务必时时刻刻戴在身上,不要取下。白天时候太多人在场,我没法交给他,所以只有在夜晚时候劳烦你跑一趟了。”

“谢谢公主殿下,我一定会安全地把项链交给瑟兰迪尔殿下。公主殿下,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我知道这不该是我可以问的,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

银冠公主站起身,抬起眼睛看着比他高一些的埃尔隆德。

“洛瑞恩王室的后裔只会和多瑞亚斯真正的王储联姻,在真正的王储出现之前,我不会作出任何选择。瑟兰迪尔殿下的命运并不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但是毕竟我和他相识一场,我还是衷心地祝愿他能幸福。夜深了,我该和你告别了,埃尔隆德,愿洛瑞恩的星光,伴随你登上王者之位。”

银冠公主说完后,悄然地转身,消失在埃尔隆德的面前。

“公主殿下您的意思是让我伴随瑟兰迪尔殿下登上王座是不是?”

埃尔隆德在空无一人的会客厅里问,他知道公主殿下一定能听到他的疑问,而公主殿下也真的回答了他。

“愿洛瑞恩的星光,伴随你登上王者之位。”

银冠公主的又再埃尔隆德的脑海里重复了一遍,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埃尔隆德捧着首饰盒,快步地行走在夜凉如水的王城里。他紧紧地抱住首饰盒,他多希望自己来到银冠公主的会客厅的意义,只是带走了一个首饰盒那么简单。

银冠公主不会简单地重复自己说过的话。埃尔隆德反复推敲这句话的深意,结合着他心里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困惑,从踏进明霓国斯的第一天开始回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他或者别人说过的话,一幕幕又重现在他眼前。

“那是鹿王,是森林的王者。传言谁射到他,谁就能成为王者。”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埃尔隆德殿下。”

“加叔,陛下……也会魔法吗?”

“你看着很眼熟,就像是和我很亲近的人。或许我是老了,眼睛花了吧。”

“我知道了!你像露西恩公主!我见过公主的画像,你的眉毛和眼睛这里,特别像公主。”

“愿洛瑞恩的星光,伴随你登上王者之位。”

瑟兰迪尔,伊兰迪尔,庭葛,银冠公主以及他自己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横冲直撞,几乎快要把他的头给撞出一个窟窿一般。他抱住首饰盒,拼命地奔跑,他不敢再多想下去,他多么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明霓国斯,甚至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瑟兰迪尔。

他轻轻地推开瑟兰迪尔寝殿的门,瑟兰迪尔坐在床上期待地望着他,他的嘴巴在动,像是问了些什么问题。但是此刻的埃尔隆德听不到任何声音,他把首饰盒放在床头柜上后,紧紧地抱住瑟兰迪尔,用自己的魔法强迫瑟兰迪尔入睡。他给瑟兰迪尔盖好被子后,离开了王储的寝殿,走向了加里安的药房。

—tbc—

#终于写到这里了……心累……#

评论(40)
热度(60)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