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章 生离

瑟兰迪尔离开书房后,庭葛疲惫地靠上椅背,闭目养神。钟声敲响十二点,美丽安准时地推开了书房的门。

“陛下,您看上去脸色不好,是因为和春天谈得不愉快吗?”

美丽安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走到他身后,轻柔地按摩他的肩颈。庭葛握住妻子的手,惆怅地叹息。

“你分析得没错,我也觉得春天他可能是有喜欢的人了。他一再地澄清和掩饰,但是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骗不了我。他说没说谎,我清楚的很。”

庭葛说完,心酸地苦笑起来。

“他说什么自己是个军人,不懂浪漫,只相信权力不相信爱情。那如果爱情可以换来权力的时候,他为什么又是这种态度?春天这个孩子,从小野心就大,可能也是因为从小没有Ada在身边,一切的事情都要靠自己去争取有关系。我还记得那时候他还那么小……”

庭葛伸出手,比了比当时瑟兰迪尔的身高,眼神里尽是欢喜和怜爱。

“那么点点大的孩子,就已经会在四下没人的时候偷偷跑来问我,陛下,我可以成为王储吗?现在他长大了,只会更清楚自己要什么。论相貌,可以说整个多瑞亚斯没有人能和他相比,论能力,他也不输给任何人。他在清楚自己的优势的情况下还是这种冷淡的态度,说明什么?”

“那么陛下,您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呢?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

美丽安趁机向国王谏言,但是庭葛这次却没有给她想要的回答。

“我已经给了他警告,他这么聪明应该懂了。他和露西恩不一样,他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庭葛说完,起身准备去餐厅用餐。美丽赶紧搀扶着丈夫向书房外走去。

即使没有达到最完美的目标,不过能让庭葛起疑心,她觉得自己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而从国王书房出来后的瑟兰迪尔,则完全地失了神。他从来没发现原来国王的会议厅离开自己的餐厅居然这么近,即使自己已经走得很慢,还是无可避免地到达了目的地。

埃尔隆德还是和往常一样为他准备午餐,他那修长的背影,宽厚的肩膀,温暖的手掌,低沉温柔的声音……光是想到这些,瑟兰迪尔就下不了这个决心离开他。

可是不离开他,那他身上那所有的美好,都会彻底的消失。

瑟兰迪尔非常清楚露西恩公主和贝伦领主的故事,贝伦的首级甚至是他的Ada从瑞文戴尔提回来的。现在一旦庭葛发现了埃尔隆德和他的恋爱关系,那么他很可能就成为了第二个贝伦。

而瑟兰迪尔更不想和他的Ada一样,成为第二个刽子手。

“瑟兰,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菜都要凉了。”

埃尔隆德从餐厅里跑出来,牵着瑟兰迪尔的手让他进来。瑟兰迪尔有些拘束地推开了埃尔隆德的手,坐到餐桌边,但是没有动刀叉。他抬头望着站在桌子对面的埃尔隆德,却发现埃尔隆德也有些心虚一般地逃开了他的眼睛。

“对了,昨天我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银冠公主她……有没有告诉你最后的答案?”

“她怎么会告诉我……我这个身份能知道什么呢?”

埃尔隆德干笑了两声,瑟兰迪尔觉得今天的埃尔隆德很奇怪,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那比平时清冷的眼神,瞬间停住了笑容,嘴角勉强地上扬着,非常的尴尬。

“她真的没说什么吗?”

瑟兰迪尔这样的反应让埃尔隆德无比的恐慌,他望着自己最心爱的人,真相已经挂在嘴边,但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

瑟兰他……知道我的身份了吗?或者他不知道,只是我想多了?

正当埃尔隆德苦苦思索怎么回应瑟兰迪尔的时候,反而是瑟兰迪尔先放弃了。

“算了……我现在多问还有什么意义呢。都过去了。”

“殿下,其实公主找我,是托我带一条项链给你,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埃尔隆德突然想起这件事,刚想走开一会儿转移一下瑟兰迪尔的注意力,但是瑟兰迪尔偏偏不要他去拿项链了。瑟兰迪尔反常地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烦躁地拿起叉子拌蔬菜色拉。他吃了一口生菜后,直接把刀叉往桌子上一扔,随后把脸埋进了手掌里。

埃尔隆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埃尔隆德,我们分手吧。”

瑟兰迪尔的声音闷闷地从手掌间传出来。

分手,其实是埃尔隆德能料到的最好也是最坏的结局,好,是因为现在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真相,他们可以自己做到好聚好散;坏,是因为他从此将不再拥有他心爱的瑟兰迪尔。在加里安告诉他真相后,他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糟糕结局的准备。

“我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他鼓起所有的勇气问了瑟兰迪尔,等待着对方说出那些绝望和令人心碎的控诉,却没想到瑟兰迪尔接下来说的竟然完全不是他心里担心的那件事。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呢……”瑟兰迪尔苦笑着反问自己,“因为你是平民,我是王储!爱上你以后,我从没有觉得委屈,也不觉得你高攀了我。可是陛下不会这么想,他已经怀疑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能让他知道那个人是你,他接受不了我爱上一个平民,就好像他接受不了露西恩公主爱上贝伦一样。贝伦尚且是领主,你呢?埃尔隆德,你在陛下和那些贵族眼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企图占有我的Alpha!”

“是,他们没有说错,我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企图占有你的Alpha,他们说得没有错。”

埃尔隆德重复着瑟兰迪尔的话,极力地贬低自己,从而缓解自己内心的愧疚。但是此刻瑟兰迪尔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捧着他的脸颊,用力地吻上了他的唇,他的唇舌努力地吸吮着埃尔隆德,手更是不安分地摸向了埃尔隆德的下身。

“可是在我心里,你就是贵族。埃尔,我爱你,但是我们暂时不能在一起。因为我需要登上王座,我需要查出杀死我父亲的凶手,我不能在现在这个时候让陛下对我失望,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无路可退了,我只能妥协一些事情。我答应你,等我登上了王座,我一定昭告天下你是我的Alpha。可是现在,我们必须分开了,不能亲吻不能拥抱也不能同眠。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王位,更是为了保护你。请你等等我,再等等我好不好?”

瑟兰迪尔期待地,甚至有些乞求地望着埃尔隆德。那一刻他不是王储,只是一个深爱着自己Alpha的Omega,一个因为自己的一些私心和对权力的渴望而变得有些卑微的Omega。

“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对你的爱情不如你对我的那样纯粹,可是请你相信我,埃尔,我的心是你的,如果你真的……真的担心我会离开你……你可以……”

瑟兰迪尔不敢说下去,他迟疑了很久,久到埃尔隆德已经不想再忍受。

“我可以怎样?”

“你可以现在就标记我。”

瑟兰迪尔终于不再犹豫,他的眼睛里满是坚定和执着。埃尔隆德轻笑了一声后,伸手抚摸他的脸颊。

“真的?”

“真的。埃尔,我不知道该怎样给你承诺。如果语言已经不足以让你相信我,那么只有身体可以。”

“身体可以是吧?”

埃尔隆德此刻露出了一种瑟兰迪尔从没有见过的那种有些得逞一般可怖的笑容。他轻佻地用手指勾开瑟兰迪尔的衣服,任他的长袍,裤装和内衣一件件羞耻地落到地上。一丝不挂的瑟兰迪尔心碎地望着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的埃尔隆德,一动都不能动——埃尔隆德已经用信息素完全地压制住了瑟兰迪尔。这种强势地用信息素控制对方的行为,无异于施暴。他是那么的用力地释放自己的气息,瑟兰迪尔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你以为我会感动是吗?高贵纯洁的王储殿下,献出自己的身体来彰显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可是你太自大也太自私了瑟兰迪尔殿下。在你选择和我'暂时'分手的那一刻,我就决心和你真正地分手了。你说的对,我对你的爱是极度纯粹的,我不像你,你的爱里有夺权有复仇,我爱你,就要爱得坦荡,我甚至不怕面对陛下的质问。之前我原谅过你一次,因为我是真的爱你,我也很感动你为我放弃了和公主联姻,但是今天,你再一次犹豫了。我不怪你,你说得对你走到今天的确也不容易,你可以继续走下去,只是从今以后,我不会再陪伴你一同前行了。我不想再看着你把我和你的王权放在天平的两端反复考量,你也不用这么为难自己了,把衣服穿好吧,我不会标记你,以后也不会再碰你一下。”

埃尔隆德说完,摔上了餐厅的门潇洒地离开了,但是只是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就浑身虚弱一般地靠着门坐在地上,宛如他第一次对瑟兰迪尔发情的那样。他在寝殿门外守候,而瑟兰迪尔则在屋内洗冷水澡来克制自己的欲火。往事还历历在目,他们的爱情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瑟兰,现在你的性征已经不再是你王途路上的绊脚石,陛下又这般青睐于你,王者之位迟早会落在你的手里。而我,现在却成了你成王之路上最大的威胁。

或许我的离开,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埃尔隆德抹去了脸上不知何时挂满的泪痕,起身离开。而门内的瑟兰迪尔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镇定自若地回到餐桌前吃饭。

没有了心的瑟兰迪尔,从此刀枪不入。

—tbc—

#他们还会和好的相信我#

评论(29)
热度(55)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