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三十一章 亲王

和瑟兰迪尔分手后的第三天清晨,埃尔隆德准备离开明霓国斯。

“殿下,你……是要回瑞文戴尔吗?”

加里安看着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的埃尔隆德问。

“我不想回去。在他没有登上王座之前,我不能离开他太远。加叔,我得找地方住,我还得有份工作。你能帮帮我吗?”

埃尔隆德给行李包打上了结,抬头看了看加里安。

“我和王城郊外的绿龙药房的老板认识,我可以介绍你过去当药师。至于住的问题我也可以托老板替你解决,只是殿下,你真的决心不回来了吗?”

加里安还是有一丝不甘心,不想他和吉尔-加拉德,甚至是欧瑞费尔以及露西恩和贝伦这些年的努力和牺牲都白白的浪费。但是埃尔隆德非常地坚定,甚至敏感地曲解了加里安想要帮助他的本意。

“加里安,如果你觉得你提供给我帮助就意味着我要妥协,那么我情愿不要你给我介绍工作和住所,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养活自己还是没有问题的。”

“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请你以后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

埃尔隆德放下行李,一步步地走近加里安,几乎是居高临下一般地看着他。

“我不会回来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可以做出伤害瑟兰的事情。我还是会在暗中保护他,直到他登上王座,一统天下,直到他强大到没有人可以伤害他,我才会真正的离开他。”

“殿下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加里安明白此时说再多也是无用的,唯独能做的只能是暂时答应埃尔隆德,不让他彻底厌恶自己罢了。

“给瑟兰介绍个好的侍从,我不求那人能保护他,至少要照顾好他的生活。他爱干净,对三餐很挑剔,还有屋里的兰花,马厩里的马和鹿王一定要照顾好,那些都是他的宝贝……”

埃尔隆德想到瑟兰迪尔生活上的小细节,不禁又多说了几句,他及时地停了下来,生怕自己说着说着,就真的舍不得走了。

“殿下我是看着瑟兰迪尔殿下长大的,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我都很清楚,你不在的日子,都是我照顾他,你还不放心我吗?”

“谢谢你加里安,对了,把那药房的地址和老板的名字写给我吧,我该走了。”

加里安适时地安慰埃尔隆德,却依然只得到了埃尔隆德淡然的回应。

真相一旦揭露,很多感情也再不能回到曾经的模样。

埃尔隆德拿着加里安写给他的地址来到了明霓国斯的郊外。王城的郊外不比其他的郊外,反而比王城显得更加热闹。埃尔隆德穿过人群,走在狭窄逼仄的小巷中,数着门牌,他眼看着目的地慢慢地接近,眼前却没有一家店看着像药房。

整条街的店面都人头攒动,只有一家店家紧闭着那木质的大门。白天不开门做生意也就算了,连门牌都极其低调地挂在屋檐上,随着风飘着飘着,不停下来都看不清上面已经被风雨侵蚀后的字迹。

绿龙药房。

埃尔隆德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后,礼貌地敲门,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沧桑低沉的声音。

“你是谁?”

埃尔隆德不知道这世上除了凯兰崔尔女王和凯勒布理安公主会这种隔空传音之外,瑞文戴尔的郊外居然也有这样的奇人。他平静了片刻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以及来到这里的目的。他谨慎地说着,生怕自己的秘密被这药房的主人发现。

“进来吧。”

那人说完,门徐徐地打开,发出木质门特有的吱吱呀呀的响声。埃尔隆德踏进院子以后,门砰地关上,他紧张地回头,又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看着前方。

埃尔隆德第一次在多瑞亚斯看到这种有着异域风情的地方。院子里种着两棵他从未见过的树,那树叶像鱼尾一般漂亮,左右两棵树参天一般地高大,彼此纠缠,树木的后边是一间木质的小房子,只有桌子,没有椅子,一个黑发男人背对着他坐着,光看体态看不出具体的年龄。埃尔隆德只得慢慢走到他身后,先恭敬地向他行礼。

“你好,梅格洛尔先生。”

梅格洛尔起身转过身来,面容冷峻,没有一丝笑容,看起来非常的不友善。埃尔隆德没有意外,毕竟自己这样突然到访,的确也是麻烦了别人。

梅格洛尔绕着埃尔隆德走了一圈,从头到脚地打量他。

“加里安介绍你来我这边做药师,呵……他这是有多走投无路了才想到把你送到我这里来。”

梅格洛尔轻蔑地笑了一声之后,弯下腰,用双手救活了一支插在花瓶里已经枯萎的玫瑰。埃尔隆德震惊地看着梅格洛尔,心里有无数的疑问,但是却只能统统咽进肚子里。

“熟悉吗?这些把戏?”

梅格洛尔又用手抚摸了一下玫瑰,那花儿顺着他掌心的温度便彻底地盛开了,仿佛有了第二次生命一般。

“梅格洛尔先生,如果我没猜错,我应该称呼您为殿下。”

“我们同为殿下,就不必拘泥于这些繁文缛节了。”

梅格洛尔说着,拿起茶壶走进了应该是厨房的地方,然后提着装满了开水的壶给埃尔隆德沏茶。

埃尔隆德看着那茶水缓缓地流入茶杯,想着自己现在在这个人面前简直像一丝不挂一般没有任何秘密,而对方却越发地神秘莫测。

“坐吧。”

“好。”

埃尔隆德还不怎么习惯这样席地而坐,但是又不能表现出什么。他拘束地拿起茶杯,却发现里面的茶太烫口,没办法喝,又尴尬地放下。埃尔隆德所有的窘迫都被梅格洛尔尽收眼底,他也的确看得津津有味。

“虽然你对我说不上坦诚,但是我也的确什么都知道了,既然这样,我也得自报家门让你和我信息对等,以示公平。”

这个看着比庭葛年轻几岁的长者呷了一口茶以后,终于开始和埃尔隆德好好交流了。

“我是先亲王费诺的儿子,你或许搞不清这些关系,总之,我是当今陛下的堂弟,可能也是多瑞亚斯仅剩的亲王了。好了,现在我问你,你究竟为什么会来我这里,如果你对我坦诚,我们还有机会再谈下去,如果你到现在还对我有所隐瞒,那么很抱歉,我这里的确也不需要药师。”

“梅格洛尔殿下,我会告诉你我所有的秘密,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些解答。我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我很难过,但是找不到人说。”

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样一个不怎么友善的陌生人,自己居然有这么强烈的倾诉的欲望。他从参加欧瑞费尔的葬礼开始,把能说的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了梅格洛尔,包括他和瑟兰迪尔的山盟海誓,以及最后无可奈何地分离。

“所以你现在和瑟兰迪尔,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梅格洛尔殿下。”

“你标记他了吗?”

梅格洛尔这不加修饰的提问让埃尔隆德猛地红了脸,心里又泛起了一阵酸楚。

“没有。我不会标记他,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他。梅格洛尔殿下,瑟兰迪尔是我见过最优秀最美好的人,他理应得到这个王座,但是他的身边有太多危险的人,我不能离开他太远,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是会站出来保护他。说实话,我也不想回瑞文戴尔去面对我那个所谓的'Ada',我不想和他争辩……他是抚养我长大的人,我不想伤害他,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我势必会伤害一些人,我能做的只是把这些伤害降到最低。”

梅格洛尔见埃尔隆德黯然神伤的样子,没有刻意地去安慰,只是给继续给他斟茶。

“其实你那个所谓的父亲,加里安,可能还有一些贝伦其他的亲信,甚至是欧瑞费尔,他们在谋划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曾经出面阻止过他们。我问他们,如果连公主都选择离开明霓国斯,你们为什么要把她耗尽生命生下的孩子再送回那个可怕的王城。他们每个人都跟我说,这是公主的遗愿……好,我让他们折腾去,庭葛也好,欧瑞费尔也好,都和我没关系。其实早在庭葛发疯一般追杀贝伦的时候,我就找好了这处宅子,不想再理宫廷的事情。之后我没有再多关心公主后裔的事情,他们对我也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也有我的渠道,当我知道从来没有侍从的瑟兰迪尔在加里安的介绍下聘用了一名贴身侍从之后,我就猜得差不多了。只是我没有料到的是,你竟然有比你的父母更加高贵的品格。”

梅格洛尔说完,举着茶杯站了起来。埃尔隆德也赶紧起身面对梅格洛尔。

“你原本可以拥有瑟兰迪尔的一切,包括瑟兰迪尔本人,但是你却因为爱情放弃了权力,也因为爱情而放弃自己此生的至爱。我终于理解加里安为什么让你来找我了,他的确是无路可走了。因为这世上除了我,没有人会为瑟兰迪尔那个可怜的孩子考虑了。坦白说,我从来都是个局外人,多瑞亚斯谁当国王都和我这个已经隐退了的亲王没关系。我离开王宫这么多年,早已人微言轻,没什么作用了,虽然我不能改变命运,但是我依然期待着会有奇迹发生,让那个可怜的孩子能实现他的心愿,而不是努力了这么久,仅仅因为血统问题而被另一个孩子取代。而你,埃尔隆德,你就是瑟兰迪尔的奇迹。现在,我以茶代酒,敬'奇迹'一杯!”

梅格洛尔举高茶杯,一口饮下,之后终于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埃尔隆德此时也放下了所有的紧张和顾虑,放下杯子,直接伸手给了梅格洛尔一个深深的拥抱。

“如果你想在暗中保护瑟兰迪尔,我这边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宫廷的事情,我都有办法知道。”

“谢谢你梅格洛尔殿下。”

“哎,怎么还叫我殿下!”

梅格洛尔笑着拍了拍埃尔隆德的肩膀。

“您是我的长辈,我不好直呼你的名字,喊您殿下,我心里不会别扭。”

埃尔隆德真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却又不经意间体现了自己可能与生俱来的善良和谦逊。梅格洛尔没有再拒绝埃尔隆德对他的尊称,而是像朋友一般地问起他午餐想吃些什么。

“对了梅格洛尔殿下,我都忘了我不仅可以做药师,还能兼作您的厨师。”

埃尔隆德说着,撸起了袖子走进厨房,他干劲十足地开始洗菜切菜,完全没有了早上时候的迷茫和无助。

或许,这是目前情况下,最好的当下。



—tbc—

评论(24)
热度(64)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