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二章 思念

“梅路迪尔,瑟兰迪尔殿下吃午餐了吗?”

“没有,殿下说他没胃口。格洛芬德尔大人,殿下不喜欢我没关系,可是我真的很担心殿下的身体。”

瑟兰迪尔的新侍从,一个叫梅路迪尔的Beta说着,哀伤地叹气。

“好了我会劝劝殿下的,你呢,心理负担不要这么重,殿下最近心情不好,并不是真的不喜欢你。”

“我明白了格洛芬德尔大人,我先下去了。”

梅路迪尔向格洛芬德尔行礼后,恭敬地退下。

其实梅路迪尔是个很聪明又勤奋的侍从,他来到瑟兰迪尔身边后,几乎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地照顾瑟兰迪尔,除了日常起居照顾得井井有条之外,他甚至会在瑟兰迪尔寝殿的书桌上留纸条,提醒他兰花的花期,不要错过了赏花的时间。瑟兰迪尔一周所需的抑制剂,他也会定时定量地放在瑟兰迪尔的床头柜里,而瑟兰迪尔的长袍口袋里,也总是放着一瓶做成药丸状的抑制剂。梅路迪尔的贴心瑟兰迪尔一直都看在眼里,他不止一次当着梅路迪尔的面夸赞他,可是这个善于察言观色的敏感Beta,还是感觉到了瑟兰迪尔对自己的抵触。

格洛芬德尔明白,即使他介绍的梅路迪尔再体贴再机灵,永远都比不上那个曾经在瑟兰迪尔面前赖床又错过饭点的埃尔隆德。

格洛芬德尔轻轻地敲了几下书房的门,果然听到了里面瑟兰迪尔不耐烦的赶人的声音。

“瑟兰,是我。”

屋里沉默了一会儿后,门缓缓地打开了。瑟兰迪尔开门之后,很快就回到自己的书桌边。格洛芬德尔站在门口,背靠着门,笑着看着他。

“听说我介绍给你的侍从做菜不好吃,我这个介绍人心里惭愧得很,走吧,我请你吃顿好的去。”

“格洛芬德尔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止一次,梅路迪尔很好。”

瑟兰迪尔皱了皱眉,眼睛还是始终盯着桌上的文件。

“那不提他,我请你吃饭总可以吧?”

格洛芬德尔拖了张椅子,坐到瑟兰迪尔的对面看着他。

“我吃过了,我吃了洛瑞恩的魔法糕点。说起来还真得谢谢你,你在黄金森林大批量采购魔法糕点的事情连公主都知道了,她走之前送了我两箱,还让我分一半给你。呐,吃不吃?”

瑟兰迪尔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块糕点放在好友的手心里。格洛芬德尔冷漠地把糕点放在桌子上,瑟兰迪尔其实也料到了格洛芬德尔会不领情,他重新拿起文件看起来,把格洛芬德尔晾在一边。

“呵,你居然真的会指望这可笑的点心来治愈你的心伤……”

格洛芬德尔轻蔑地笑了笑,瑟兰迪尔扔掉了手中的文件,冷静地直视着他。

“格洛芬德尔我跟你不一样,当初你和埃克西里昂闹矛盾,你可以花一个星期来酗酒宿醉半梦半醒等他来回心转意,可是我不可以,我一分钟都没有办法松懈。”

瑟兰迪尔说着,起身指了指墙上的地图。

“你知道安纳塔最近在忙什么吗?他在私下拉拢孤山和洛汗!他和陛下说,虽然这些都是曾经战败的小国,但是在和平年代,多瑞亚斯作为大国,要学会和周边邻国维护好关系,促进贸易和文化的交流,达到双赢的目的。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拉拢的这些国家,哪个不是我Ada曾经征战过的?这些小国的领导人,一旦被他收服,日后即使我登上了王座,我也不能保证他不带着这些小国起兵谋反。可是我呢?我这边没有争取到洛瑞恩的联姻,刚铎……刚铎最近自己都在闹政变,河谷国又一向中立不热衷于对外关系。我能依靠谁?我最大的筹码就是我手里的兵权。而现在军队里是有人不服我的,自从联姻结束后,我是Omega这件事情就已经不是秘密了,你可以去问埃克西里昂我最近压力有多大,我现在甚至都不敢轻易使用军法,因为军法首先就不允许Omega参军……”

瑟兰迪尔不想再说下去了,他疲惫地重新坐回座位上,不停地用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格洛芬德尔走到他身后,把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

“正是因为我知道你这么辛苦,我才想为你做些什么。我给你介绍侍从,想请你吃饭,甚至我都想帮你把埃尔隆德抓回来。我不知道你和他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还是愿意相信埃尔隆德不是真的要离开你,因为我也经历过这些。瑟兰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种王室的小家族,其实更迫切地想和其他家族联姻来拉近距离,从而组成大家族来提高在宫廷的地位,我拒绝的联姻次数我自己都记不清,埃克西里昂也不止一次地和我提出分手,他会故意亲近其他Omega让我生气,会对我动粗,甚至会用信息素羞辱我……多少次我们都以为我们走不下去了,可是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一起。埃克西里昂告诉我,每次和我分手之后,他其实都会偷偷跑去王府附近看我,就是远远地望一眼,知道我过得好,他就放心了。我相信埃尔隆德也是这么想的。瑟兰,答应我,在埃尔隆德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不要放弃对他的希望,哪怕是只有一个盼头也好,因为我知道这个'盼头'有多大的力量。我希望你幸福,我不希望看到的是你和其他君王一样,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之后,放眼望去,那个曾经深爱自己的人,已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格洛芬德尔说完,走到瑟兰迪尔身边蹲下身看着他。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我好饿,我们能去吃饭了吗?”

格洛芬德尔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望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强忍了很久的眼泪最后居然是在破涕为笑的情况下流了出来。他把格洛芬德尔从地上拉起来,狠狠地用尽全力抱住他。

“谢谢你格洛芬德尔,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你会这么劝我了。”

“我不是想帮埃尔隆德说话,瑟兰,我只是舍不得你身边没有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人。就算最后,埃尔隆德也靠不住了,你记得还有我在你身后,至少还有我。”

“我知道。”

夏至日到来前夕,安纳塔在国王晨会上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提议。

“陛下,自从米尔寇亲王过世,多瑞亚斯已经数十年没有过战争了。然而我们的军费支出依然居高不下,所以我认为,这部分有整改的必要。”

安纳塔的话音刚落,贵族大臣们纷纷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其实谁都看得出来,削减军费开支是假,安纳塔殿下牟足了劲打压瑟兰迪尔殿下是真。

“陛下,安纳塔殿下说的有理,多瑞亚斯的确已经进入了和平发展时期。但是试问,和平时期就不需要正常的军费开支了吗?据我所知,多瑞亚斯的军费开支已经连年递减,只是还没有达到安纳塔殿下满意的数字罢了。”

瑟兰迪尔向前谏言,貌似自信,但内心的冲击有多大没人能体会。安纳塔拿不准瑟兰迪尔有几成的自信,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占着上风。

“瑟兰迪尔殿下你这话错了,什么叫'我满意的数字',这是我精心计算过后得出的数字,是我权衡了多瑞亚斯其他必要开支,甚至是和陛下讨论过后得出的数字。瑟兰迪尔殿下,你这是在藐视陛下吗?”

安纳塔自信地望着惊愕的瑟兰迪尔,眉梢眼角尽是小人得志一般的表情。瑟兰迪尔对着庭葛单膝跪下。

“我不知道陛下您也参与了此事,请陛下恕罪。”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瑟兰迪尔,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只想看到结果。好了散会吧。”

庭葛说完,起身拂袖而去。瑟兰迪尔一路小跑着跟上庭葛。

“陛下,陛下请您三思。这部分军费里除了日常军用开支,还有一些给曾经的伤残士兵和老兵的家用补贴,他们曾经和我Ada一同出生入死,不能到我这辈就没有了这些福利待遇。”

瑟兰迪尔双膝跪地,乞求地望着庭葛,但是庭葛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因为愤怒推了瑟兰迪尔一把。

“春天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不是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在这里跪我。你觉得我松口了这件事情就结束了是吗?好,就算我现在维持军费开支,那么如果国家这个时候遇上了天灾怎么办?你来跪我有用吗?只怕到时候,你得去我坟前跪我了。”

“陛下请您不要为了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瑟兰迪尔低下了头,惶恐地不敢抬头看庭葛此刻的表情。

“春天,这次不是我不帮你,我想看到的是,你能在绝境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次削减军费开支,是我给你的一项测验。夏天来了之后,我的身体反而越发不如从前,退位的时间可能要提前,所以我只得这样匆忙地为你出了这么一道棘手的题目。你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有两个好处,一能打压赠礼的气焰,第二,你的威信也将会大增,这些都是在你未来的王途上非常关键的加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完成这项任务,因为未来你遇到的困难只会比这个更加难以操控,毕竟这次的挑战,底线在我这边,如果你办不到,没关系我可以继续放开军费的额度,但是如果你办成了,你也知道你将会得到怎样的礼遇。”

庭葛弯下腰,牵着瑟兰迪尔的手让他站起来。

“陛下对不起,是我曲解了你对我的厚爱。”

瑟兰迪尔赶紧道歉,庭葛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脸颊后,转身离开。瑟兰迪尔望着庭葛那蹒跚的背影,回想着他刚才的那些发自肺腑的言语,不禁眼睛发酸。

陛下,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tbc—

评论(20)
热度(50)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