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三章 洛汗

国王晨会结束后的当天,瑟兰迪尔召集了军中几个得力干将一同拟定了一份裁军人员名单。确定最终名单后,瑟兰迪尔从书柜里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木雕盒子,他小心地用钥匙打开盒子,里面那些金银首饰的光芒,即使在并不明亮的烛光下也是璀璨夺目。

“埃克西里昂,你和格洛芬德尔抽空想把法把这些东西卖了,折现以后,按照这些战士们家中的实际经济状况进行分配,如果不够,就先打欠条……”

“殿下这些都是你个人的存款,都送出去了你自己该怎么办?你接下来正是用钱的时候!那些大小贵族的支持率,都是靠钱砸出来的啊!”

埃克西里昂合上了木盒,推还给瑟兰迪尔。瑟兰迪尔抓着埃克西里昂的手,把木盒的钥匙塞在他的手心里。

“我当然知道钱财能收买人心。但是我们现在这样突然地裁军,甚至都没有及时给这些战士们安排好工作,你让他们怎么生活?埃克西里昂你不用劝我了,这件事情没什么好商量的。”

埃克西里昂知道瑟兰迪尔的脾气,他一旦决定了的事情,谁也劝不动他。将士们感恩于瑟兰迪尔的无私,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哎看看你们一个个,真是的,我又不是穷得要去讨饭了,不过是送掉点身外之物而已。”

瑟兰迪尔笑着说着,想把气氛搞热一点,那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严肃将士们被瑟兰迪尔逗笑了,尽管他们的笑容里仍然带着心酸。

“殿下,就算我们裁掉了这些确定了的战士和后勤人员,数字下降得还是不够明显,可是我们已经不能再做过多的人员调动了。”

伊兰迪尔向瑟兰迪尔提出这个严峻的事实。其实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只是大家都不忍说出来而已,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对这个问题无能为力。

“我有个想法,但是我希望得到各位的支持。”

瑟兰迪尔双手撑在桌子,看着对面的每一个人。

“我想出使洛汗,说服希优顿王以优惠的价格进口洛汗的马匹给多瑞亚斯。”

“我不同意!”

埃克西里昂第一时间拒绝了瑟兰迪尔的提议,他一步步逼近瑟兰迪尔,仿佛自己和他已经不再是君臣关系一般。

“洛汗……那种游牧民族,蛮夷之地,本来就不是可以谈贸易的地方!而且你忘了欧瑞费尔亲王曾经率兵出征过洛汗吗?当年洛汗血流成河,甚至连尸骨都来不及清理险些引发瘟疫!他们的王子伊欧墨也是在那场战役中牺牲的!你觉得他们会和你好好谈马匹出口吗?”

埃克西里昂几乎是指着瑟兰迪尔的鼻子在说这些话,可是瑟兰迪尔的双眼一直坚定地凝视着埃克西里昂,那份勇敢和无畏都快让埃克西里昂这个铁血硬汉都要心痛得落下泪来。

“当年Ada率兵出征洛汗都无所畏惧,如今我身在和平年代,如果连洽谈贸易这样的外交活动都这般惧怕,我还有什么资格登上王座?”

“这不一样,殿下……”

埃克西里昂还没说完,就双膝跪在瑟兰迪尔面前。

“自从我成年后入伍,从来都是受你差遣,无怨无悔。能成为你的骑士,是我这一生中最荣幸的事情。但是这次我必须阻止你,因为我没有把握我能保护你,殿下,只要活着,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可是你前往洛汗,在我眼里与送死无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而不阻止你。”

“请殿下三思。”

“请殿下三思。”

其他的将士们也跟着埃克西里昂跪了下来,只有伊兰迪尔站在一边没有动。

“伊兰迪尔爵士,你怎么想?”

瑟兰迪尔不理会那些跪了一地的骑士,看着伊兰迪尔问。伊兰迪尔抽出了瑟兰迪尔腰间的长剑,用剑身一个个点过骑士们的肩膀。

“你们还记得当初你们是怎么在殿下面前宣誓的吗?你们说着,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虔灵,可是当殿下真的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却一个个的跪在地上。你们都很清楚,这次削减军费对殿下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你们想看着安纳塔那样的人登上王座吗?你们的勇气去哪里了?!血性去哪里了?!这不过是一场外交活动,你们就怕成这样,恕我直言,你们没有资格成为殿下的骑士,殿下尚且不怕牺牲,你们却是这样一批贪生怕死之辈!你们的行为简直让殿下心寒!可能我说话难听你们很难接受,但是我希望这些话能警醒你们,唤醒你们内心深处的勇气和力量。”

伊兰迪尔在骑士们中虔诚地跪下,双手高高地捧着瑟兰迪尔的长剑。

“殿下,我愿意跟随你前往洛汗。曾经我没有保护好您的父亲,这一次,我会用尽我的生命保护你平安归来。”

瑟兰迪尔接过伊兰迪尔手中的剑,插回到自己腰间的剑鞘里。

“我再问大家最后一次,除了伊兰迪尔爵士,还有其他人愿意陪我一同出使洛汗吗?我不会勉强你们任何一个人,这项决定将完全出自你们个人的意愿。”

“我愿意跟随殿下去洛汗。”

埃克西里昂终于不再犹豫,抬起头望着瑟兰迪尔的眼睛。其他将士们面面相觑,许久过后,在场所有的骑士们都达成了共识,愿意陪同殿下前往洛汗。

“谢谢各位对我的支持,谢谢。”

瑟兰迪尔拥抱了他们每一个人之后,会议结束,所有的骑士各自回家。伊兰迪尔伴着月光晃晃悠悠地走在王城之中,看似轻松自在的他,手却始终没有离开自己腰间的剑。当他走进一条窄巷,宫殿的屋檐遮住月光的一刹那,他猛地抽出了长剑指在跟踪了他一路的埃克西里昂胸前。

“埃克西里昂爵士,我知道你和我之间有误会。可是现在这个关头,我们不能起内讧。”

“我不知道你这样支持殿下出使洛汗是不是别有用心,但是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无论你有什么阴谋都不会得逞。”

埃克西里昂没有惧怕把柄指着他的长剑,甚至往前跨了一小步。伊兰迪尔收起了剑,凌厉的眼神也随着收剑的动作变得柔和。

“我也是个骑士,如果我今天亲耳听到瑟兰迪尔殿下这般爱惜战士,维护战士们的利益我还无动于衷的话,那我简直愧对我骑士的身份。我知道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就让我用行动来证明吧。”

伊兰迪尔说完,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回头补充了一句。

“瑟兰迪尔殿下有您这样的朋友,是他的荣幸。”

埃克西里昂站在夜色中,目送着这个谜一般的骑士离开。

伊兰迪尔爵士,希望你能恪守你今天许下的诺言。

瑟兰迪尔即将出使洛汗的消息在明霓国斯传得沸沸扬扬,原本已经确立阵营的贵族们此刻突然又恍惚起来,尤其是原本站在瑟兰迪尔这边的贵族们。

“陛下的心思可真是越来越难猜了。之前对瑟兰迪尔殿下这么偏袒,现在倒好了,瑟兰迪尔殿下要跑去洛汗送死,他倒是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你说他是不是想借洛汗之手,除掉瑟兰迪尔殿下从而让安纳塔殿下上位啊?”

“我觉得不至于吧……陛下真不想让瑟兰迪尔殿下登上王座也不至于杀了他吧。毕竟他是欧瑞费尔亲王的独子,念着亲情也不会痛下杀手啊。”

“我们陛下何时念及过亲情,当年贝伦还不是被他……”

“嘘……你说什么呢快住口!可别把我连累了。”

“是我多嘴了。那就算不提亲情这方面,瑟兰迪尔殿下掌握兵权,如果陛下不让他登上王座,他一个起兵政变也不是不可能啊!陛下提前除掉他,也在情理之中。”

“你分析得有道理。这王城,怕是要变天了啊。”

贵族们的那些窃窃私语,美丽安的眼线们都会及时地回报给她和安纳塔。自从知道洛瑞恩联姻没有后续回应,庭葛对瑟兰迪尔颇有不满之后,美丽安和安纳塔就开始趁热打铁做出了一系列打压瑟兰迪尔的计划。他们原本只是想瑟兰迪尔或许会手足无措知难而退,但没想到瑟兰迪尔作出了这样大胆的决定。

“这真是天要亡瑟兰迪尔,我拦都拦不住。”安纳塔大笑着给美丽安斟茶,“洛汗的希优顿王,曾经在欧瑞费尔的手中痛失爱子,如今仇人的儿子送上门来,他们这种崇尚以牙还牙的蛮族,肯定不会让他活着回去,留不留全尸还是个问题呢!”

“我看未必有这么顺利,你别忘了我们并没有成功地得到他们的支持。这游牧民族国王的心思,和普通国王还不一样。”

美丽安没有安纳塔那般乐观,她这种谨慎至极的人,夺嫡不到最后一步,她怎么都是不安心的。

“对了王后殿下,陛下对瑟兰迪尔出使洛汗有什么看法吗?”

安纳塔见王后表情严肃沉重,也不敢过分的乐观了。

“他和在朝堂上的态度是一样的,他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总之我们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洛汗已经能让瑟兰迪尔焦头烂额了,我们可以暂时沉寂一阵子。”

“是王后殿下。对了,陛下这边……'药'还在吃吗?”

安纳塔小心翼翼地问,即使在自己的书房里也无比地担心隔墙有耳。

“当然。”

美丽安说完,优雅地掩口喝茶。安纳塔明白了王后的意思,他也举起了茶杯喝茶,只是手微微地有些颤抖。

“赠礼,如果你到现在还做不到淡定自若,我不得不重新开始考量你的能力。”

美丽安微笑地看着安纳塔,安纳塔深知这笑容背后的意义,他立刻起身在王后面前单膝跪下。

“王后殿下,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不会有任何的退缩。我要亲眼看着他们死去,为我的Ada陪葬。”

美丽安没有再回答安纳塔,只是慢慢起身,轻拍他的肩膀后,离开了安纳塔的书房。

王城内流言蜚语不断,埃尔隆德在梅格洛尔这边也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焦急的他即刻打包了行李想要回宫廷,却没想到一开门就碰到了来筹钱的格洛芬德尔。格洛芬德尔很意外地愣了愣,但是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他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殿下要我当掉一些他的财物。我想来想去,还是来这边卖给梅格洛尔亲王,以后还有赎回来的机会。”

格洛芬德尔打开木盒,如数家珍一般地和梅格洛尔和埃尔隆德讲述这些宝石和首饰背后的故事。梅格洛尔爽快地给出了自己能够给的所有财物,并且和格洛芬德尔交流了一下信息。

“瑟兰会带10个骑士一起去洛汗,不带侍从。他们会随身携带武器,但是一到洛汗境内就全部扔掉,以示对洛汗的尊重。至于能不能见到希优顿王,能不能谈成贸易,能不能平安回来,谁也不知道。”

格洛芬德尔低着头,沉重地说着。埃尔隆德从来没见过格洛芬德尔这样绝望的表情。

“你会去陪他的对不对?你还是想保护他的对不对?”

格洛芬德尔忧伤又期待地望着埃尔隆德的眼睛,埃尔隆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重地按了按。

“我会去的。只是,我要想一下我该怎么去。”

埃尔隆德说完,看了看梅格洛尔,又看了看格洛芬德尔。格洛芬德尔见埃尔隆德没有放弃瑟兰迪尔,心里欣慰了不少,带着募到的财物离开了。

“埃尔隆德,我把我最好的朋友交给你了。”

格洛芬德尔说完,匆匆地离开了绿龙药房。埃尔隆德目送着格洛芬德尔离开后,和梅格洛尔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看来我们得好好计划下了。”

梅格洛尔说。

—tbc—

#伊兰迪尔大叔拿剑身点骑士的肩膀这边参照《梅林传奇》中亚瑟王授予骑士头衔时候的动作。#

评论(18)
热度(47)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